1. 愛下電子書
  2. 老戲骨與小影后[重生]下載
  3. 老戲骨與小影后[重生]全文閱讀
  4. 186.消息

186.消息

作者:焦糖白茶


  霍清之捧著手機等了十分鐘, 任雨晴都沒有回復她的消息。
  她有點難過,看著對話框里只剩下半截的對話, 既想跟任雨晴再聊聊, 又想問任雨晴現在在做什麼,但她實在找不到再說下去到理由了。
  周佩看著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有點擔憂,再次說道:「其實……我還是覺得, 你真的沒有必要這樣。」
  周佩想來想去, 還是覺得現在的霍清之很委屈,以前沒有認識任雨晴的時候, 霍清之雖然看著沒什麼煙火氣,可是至少情緒穩定, 每天積極向上,拍戲看書上新聞, 生活得很有規律,可是看看現在呢?
  先是為了任雨晴好長一段時間不高興,又因為任雨晴哭了,現在就因為任雨晴沒有回復她的微信, 她就這麼難過,這還是霍清之嗎?
  這還是她那個冰山一般的小祖宗嗎?
  周佩有一種心疼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捧在手心裡的霍清之, 為了任雨晴已經改變了很多了, 但任雨晴絲毫不領情。
  周佩給霍清之倒了一杯牛奶, 說:「大不了我們不跟她好了嘛。」
  世界那麼大, 霍清之現在又開竅了,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女人沒有?
  然而,霍清之完全沒想到周佩的想法,她只是認真的搖了搖頭,說:「可是我喜歡任雨晴啊。」
  周佩好想跟她說,你現在喜歡任雨晴,你也可能會喜歡其他人,以前你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不喜歡的,可是現在你知道了,為什麼還是要弔死在任雨晴這棵歪脖子樹上?只要你肯出去看一看,外面有的是森林啊。
  可是,看著霍清之那雙眼睛,周佩說不出這些話來,霍清之的眼睛清澈得像是冬日的湖面,泛著清透的光線,沒有什麼東西能讓它變得污濁。
  周佩只好點點頭,說:「那過幾天我們去探班吧,不要難過啦,進組之後那麼忙,她可能只是有事,才沒回復你。」
  霍清之想了一下,進了劇組之後確實很忙,一個鏡頭拍下來要那麼久,任雨晴真的沒時間回復她吧。
  想到這裡,她又開心了一點,對周佩說:「我去看劇本了。」
  霍清之腳步輕快的上了樓,周佩看著她的背影,覺得她簡直像個幼兒園小朋友一樣,只要隨便哄一哄,就會相信你說的話,然後蹦蹦跳跳的走開,一點都不質疑。
  周佩有點擔憂了,以前霍清之拒人於千里之外,看著一副冰山的樣子,別人碰壁個幾次,也就自覺不來接近她了,看著好像沒朋友,但也沒人能傷害她。
  可是,現在她這種沒有戒心的樣子……任雨晴也就罷了,如果是別人趁虛而入,傷害了霍清之,又該怎麼辦呢?
  周佩搖搖頭,走進自己的房間,緩緩翻開一本教材,那是她從朋友那裡借來的《普通心理學》,她覺得自己為了提升業務能力,真的蠻努力的。
  與此同時,《影色》的劇組裡,安安正手持相機,給剛剛定完妝的任雨晴拍照。
  任雨晴擺出姿勢,無奈的說:「等會有攝影師來拍,我們拍這麼多幹嘛啊?」
  安安理直氣壯:「攝影師要拍那麼多人,萬一他拍不好呢!再說了,粉絲福利啊。」
  安安理由充分,任雨晴只好任她擺布,在定妝照開始拍攝之前,先拍了不少照片。
  等安安拍完,場務才匆匆過來找任雨晴,說是男主角的定妝照已經拍好了,現在輪到她了。
  安安把相機一合,跟在任雨晴後面,和場務一起走到攝影棚,今天的第一個任務是拍定妝照,因此這裡擺滿了燈具,聚光燈打在白色的幕布中央,攝影師正拿著相機等她。
  場務還沒說話,安安先催上了:「快去快去。」
  任雨晴站著讓化妝師看了看自己的妝容,確定沒有問題后,才無奈的說:「知道了知道了。」
  她的定妝照拍得很快,之前安安已經給她拍了不少照片,調動起了她的狀態,加上她現在對拍照已經很熟練了,因此不到一個小時,她的定妝照已經拍完了。
  導演見她從攝影棚里出來,一邊拍著她的肩膀一邊說:「小任拍得很快嘛,跟專業模特比不差了!先休息一下,晚點定妝拍好了,我們走個鏡頭,今天就結束哈!!」
  任雨晴笑呵呵的回答他:「好咧好咧,謝謝導演。」
  導演繼續去看其他人拍定妝照,任雨晴先脫了一身戲服,換上自己的寬鬆毛衣,長舒一口氣。
  任雨晴:「終於拍完了,我的天吶,拍照比拍戲累多了。」
  安安立馬給她遞上一杯溫牛奶,說:「休息一下,等下不是還要拍戲嘛。」
  「你從哪裡搞來的熱牛奶?」任雨晴端著杯子喝了一口,「拍戲是享受,拍照是工作,能一樣嘛?」
  「那邊自動販賣機買的熱飲,」安安面無表情的說,「你拍戲才是工作,謝謝。」
  任雨晴進了演員休息室,第一件事就是摸去飲食區,看著那些小蛋糕,悔恨的說:「要我今天只是工作人員,我就吃它十個。」
  「可惜,你只能吃這個,」安安已經熟練的給她盛了一碗沙拉,塞進她手裡,「而我這個工作人員呢,只打算吃一個。」
  她們端著盤子在桌前坐下,任雨晴剛吃了一口菜葉子,就問:「我的手機呢?」
  安安:「在我這裡,幹嘛?」
  任雨晴碰碰她的手肘,說:「給我看看。」
  「看什麼?」安安把包放到另一個座位上,「說好的在片場不許看手機。」
  「可現在是休息時間!」
  「休息時間又怎麼啦,導演說了,片場里演員不能看手機。」
  「我就看一眼。」
  任雨晴可憐兮兮的看著安安,眨著她的大眼睛。
  安安:「你為什麼要看手機?」
  任雨晴:「我剛剛在跟霍清之發微信。」
  「哦~」安安發出一聲意味深長的聲音,轉頭就給周佩發微信。
  安安:剛剛清之在和雨晴發微信?
  周佩:是啊,怎麼了
  安安:她們和好了?
  周佩:呵呵,離和好還有十萬八千里吧
  安安:哦~
  任雨晴看她發完了微信,繼續眨巴眼睛,說:「現在可以給我手機了嘛?」
  安安:「不行,你們又沒和好。」
  任雨晴:「……」
  安安還是從包里掏出了手機,給任雨晴看了一眼,說:「你看,沒有新消息。」
  任雨晴低下頭:「哦。」
  果然,如果她不回復的話,霍清之是不會繼續發消息過來的,霍清之還是那個霍清之,只是稍微有了點溫度,還遠遠未到能夠令她安心的程度。
  任雨晴嘆氣一聲,說:「我想吃小蛋糕。」
  安安大驚失色:「你不能吃,你可是女主角!」
  任雨晴:「吃一個不會發胖到不能上鏡到。」
  她現在還年輕,新陳代謝快,完全沒什麼問題,和她同齡的明星根本沒有控制得這麼嚴格,她不過是自制力格外強一點。
  安安:「今天媒體很多的。」
  任雨晴笑笑:「那就讓他們寫唄,劇組裡面吃蛋糕,究竟是太貪吃還是不敬業?」
  安安起身給她拿了一個小蛋糕,放在她面前到碟子里,說:「你不開心了。」
  任雨晴:「哪有啊,我就吃個蛋糕嘛。」
  她三口兩口吃掉蛋糕,感覺甜蜜的味道讓她的心情變得好了起來,說:「你給我個理由,我為什麼不高興呀?」
  安安:「因為霍清之不給你發微信!!」
  「怎麼會,」任雨晴隨口說,「你會因為周佩不給你發微信不高興嘛?」
  安安認真的說:「我當然會啊。」
  任雨晴:「……」
  小孩子真可怕。
  任雨晴摸摸她的頭,說:「我們大人就不會。」
  安安立即反駁她:「我二十你十九,我比你大!」
  任雨晴:「你剛開始實習我已經工作兩年,我比你大。」
  安安:「……」
  任雨晴得意的笑笑,跟她鬥嘴,安安實在太年輕了。
  兩個小時后,全部演員的定妝照拍攝完成。
  任雨走進片場,去拍攝《影色》的第一個鏡頭。
  江景別墅里,霍清之走出了自己的房間,看著一片寂靜的手機,坐在露台的鞦韆上,想了又想,發過去一條消息。
  霍清之:今天拍攝會不會很累呀?
  她等了五分鐘,果然,任雨晴沒有回復。
  霍清之的腳輕輕踢著地面,鞦韆微微晃起一個弧度,日落後的夜風有一點寒冷,霍清之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一下。
  一件外套披在她肩上,周佩輕輕在鞦韆上推了一把,說:「還在想任雨晴的事情?」
  霍清之點點頭,說:「嗯,只要不看劇本,她的事情就一直往我腦子裡面鑽,根本沒辦法做別的事情。」
  周佩嘆息一聲,說:「你真的喜歡上她啦。」
  霍清之:「那我怎麼辦……」
  她也很茫然,如果不是周佩這樣說,她甚至不能確定自己喜歡任雨晴。
  霍清之根本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有很多人聲稱喜歡她,但她從那些人的行為上感到的只是困惑。
  她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人千方百計就是想跟她說話,也不明白那些人為什麼想跟她一起吃飯一起出去玩,她明明拒絕了一次又一次,但他們還是會繼續自己的行為,絲毫不管她是怎麼想的,難道這就是喜歡嗎?
  喜歡如果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她希望自己不要喜歡任雨晴,她不想讓自己變成那麼讓任雨晴困擾的人。
  霍清之覺得很害怕,以前跟任雨晴在一起的時候,任雨晴說喜歡她,她也覺得自己喜歡任雨晴,想跟任雨晴呆在一起,但如果任雨晴不想跟她呆在一起,那她也願意給任雨晴空間,如果任雨晴不想跟她說話,她也願意保持沉默。
  可是,她現在發現,自己做不到了。
  霍清之覺得自己只想跟任雨晴說話,如果任雨晴不跟她說話,她就覺得很難受,像是百爪撓心,不斷的想著這件事情。
  她想見到任雨晴,這種願望強烈得要將她折斷,如果不是劇組還不能去探班,她現在就會坐上去劇組的車。
  霍清之真的覺得很困惑,如果說她現在的感情是喜歡,那以前的感情是什麼呢?那種感情不是喜歡嗎?
  周佩的話被吹散在晚風裡,霍清之問:「我這是喜歡嗎?」
  周佩篤定的點點頭:「這當然是了,如果這不是喜歡,那什麼才是喜歡?」
  霍清之裝作自己聽懂了,點點頭,她不知道怎麼描述自己的困惑。
  周佩推著鞦韆,說:「你別想太多啦,她們劇組不讓演員用手機的,所以任雨晴才不回復你呀。」
  「真的嗎?」霍清之問,「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安安告訴我的啊,」周佩理所當然的回答,「她們劇組不讓用手機,今天任雨晴休息的時候,還讓安安把手機給她呢,這不是想回你消息是想幹嘛呢?」
  霍清之:「這樣哦……」
  周佩:「是啊,但是安安沒給她,就讓她看了一眼,她說任雨晴看了一眼就好像很失望的樣子,還吃了個蛋糕。」
  霍清之雖然不明白吃了一個蛋糕和很失望之間的聯繫是什麼,但她覺得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早點給任雨晴發消息,所以任雨晴失望了呢?
  她再也不想讓任雨晴失望了。
  霍清之拿出手機,又給任雨晴發了一條消息。
  霍清之:之前你一直沒有回,是在拍戲嗎?我看你沒有回,也不敢再發了,怕讓你困擾
  她不知道任雨晴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會是什麼反應,霍清之只是想將自己的心情傳達給任雨晴而已。
  任雨晴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確實整個人都震驚了。
  任雨晴剛剛拍完了她的最後一個鏡頭,戲服都沒換,衝到場邊,低聲對安安說:「我下班了!手機拿來!」
  安安一邊給她手機一邊嘟囔:「什麼網癮少女啊……」
  任雨晴才不管她,一把抓起手機,看見微信顯示新消息兩條,已經心裡一喜。
  兩條都是霍清之發的!
  她覺得自己的心都要飛上天了,理智還在瘋狂喊叫,收到前女友的消息有什麼好開心的!
  任雨晴沒管她的理智,打開對話框,第一條還算正常,這第二條是怎麼回事啊?!
  她這輩子都沒見過霍清之這麼說話!
  霍清之居然說:我沒給你發消息,因為我怕你覺得困擾。
  任雨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是什麼人才會讓霍清之覺得收到她的消息是一種困擾?這世界上恐怕都不會有人這麼覺得吧!
  任雨晴回復她:我怎麼可能會覺得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