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農門痞女下載
  3. 農門痞女
  4. 54 韻事

54 韻事

作者: |返回:農門痞女TXT下載,農門痞女epub下載

不過,周明昊想到京城這麼多事,楚明睿還能尋空來陪圓圓,自己也要給他準備點「禮物」,這樣也免得他再出現在普濟寺。

他低沉的聲音,帶著說不出的陰森刺骨:「讓人把周旗旗殺了,嫁禍給那些天山上下來的人,這件事也要讓周宜歡知道,這段時間那些人在尋醇親王府的茬,周宜歡也可以趁機……」

有人低低的應了一聲。

……

周旗旗還是怕死的,說真的,要是可以的話,她現在只想回到安親王妃身邊,這樣才能安全。

可是她帶來的侍衛只有二十多人,她不敢上路,只好把自己變成縮頭烏龜,躲在安慶王府里,也享受著歌舞昇平,美男相伴的奢侈日子。

哪怕她也知道,周明昊心裡不待見自己,可是只要自己在安親王府,他就不得不護著自己的安全,要不丟的是安慶王府的面子,打的是他安慶王世子的臉面。

晚上,她聽了會曲子,又和自己剛勾搭上的一個俊俏的侍衛一起喝了幾杯酒,隨後就很自然的滾了床單,累極而眠。

她現在喜歡抱著男人睡,這會讓她有點安全感。

雖然趙友辛這個人不怎麼樣,可是不能否認他的武功很不錯,被他抱著的時候很有安全感。

但是,她現在怕的就是他們這些武功高強的二愣子,怕他們心裡不平,弄死自己。

可能是先前的歡愉讓周旗旗累了,她睡得很香甜。

迷迷糊糊里,她發覺邊上的人動了動,這讓她的心情很不好,皺著眉頭睜開眼睛:「做什麼……」

還沒熄滅的兩盞夾紗燈發出淡淡的亮光,這也讓周旗旗看見了自己面前兩個黑衣人神色冷冷的看著自己,忍不住驚呼:「來人啊……」救命啊,這三個字還沒喊出來,她就發現自己喊出來的聲音真的很輕。

恐懼,害怕,讓她瞬間淚流滿面,流著眼淚看著他們求饒:「你們別殺我,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有銀子,我把銀子都給你們好不好?」

一個黑衣人動手把睡在她邊上暈死過去的侍衛拎起來放到地上,又不知從哪兒端來了一盆水,裡面浸泡著幾張特殊的油紙,一張一張的覆在周旗旗的臉上。

周旗旗渾身動彈不得,可是卻又明白他們在做什麼,對於死亡的恐懼,讓她心跳的飛快。

這種死法,她也見安親王妃對著美麗的女人做過,就算是死了,也查不出什麼來。

未知的恐懼固然讓人害怕,可是這知道自己要死了,也是讓她嚇得渾身顫抖,可是嘴巴被薄薄的紙蒙住了,她的眼睛裡帶著恐懼流下來的淚水,卻沒有讓那兩個黑衣人動容。

他們一張紙的把紙覆上去,過了一會兒,見她哭都哭不出來,這才放下幾樣東西,隨即轉身悄無聲息的離開。

……

與此同時,醇親王府的小郡主帶著侍衛匆匆趕來,卻發現周旗旗已經死了。

這一刻,周宜歡的心裡有了兔死狐悲之感,明明前一天兩人還在一起喝酒,下一刻卻是天人兩隔,她走上了黃泉路,這要是有一天,自己……

她揮去腦海里不好的想法,隨即,眼神狠厲起來,陰森森的道:「快去順天府衙和大理寺,就說安慶王府的四小姐被人謀害了。」

第二天早上,楚明睿來到衙門裡的時候,時慕棠快步的迎向他,沉著臉道:「出事了,昨兒晚上周旗旗被人用濕紙悶死了,醇親王府的小郡主手裡有周旗旗的求救信,說是自己被前夫盯上,日夜難安,要是她出事了,就讓小郡主殺了趙友辛替她報仇血恨。」

說完,嘆了口氣:「今兒早上有四五十個人都被傳到大理寺去了,這一時半會也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樣。」

無論周旗旗怎麼不起眼,可她畢竟是安親王府的四小姐,這事關皇家顏面,一個處理不好,那就是被人趁機說事。

楚明睿聽了劍眉一皺,菲薄的唇瓣噙著一抹鋒芒過甚的弧度,冰涼入骨的桃花眼,充滿晦暗幽深的陰冷:「這明顯是個局,現場肯定有遺留下趙友辛的東西是不是?」

他本來對這些是不怎麼懂,可是這見得多了,覺得自己也是快變成圓圓嘴裡的「老油條了」。

時慕棠點了點頭,也是眉頭驚鎖,眼神犀利的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人特意看著他們,這才低聲道:「現在這個局勢,醇親王府是肯定想藉機鬧起來,他們手裡糧草充足,兵強馬壯的,這京城不能出亂子。」

楚明睿桃花眼裡閃過暗芒,低低的道:「我先進宮去一趟,對了,有四師兄的消息嗎?」

雖然他們也偶爾偷偷摸摸的和於家誠見面,可是於家誠落腳的地方太多了,狡兔三窟在他那根本不能看,這要找人就要看幾分運氣了。

「我也兩天沒有他的消息了,不過今兒早上景誠來過,說是年前,皇后和太子就會有個說法了。」

楚明睿神色緩了緩,低聲道:「那就是師兄有可能在宮裡,你和我一起進宮去。」

……

圓圓可不知道京城的風起雲湧,送走楚明睿后,她就陪著楚老夫人去前面的大殿上香,過了半個多時辰,這才回到院子服侍著楚老夫人歇下。

這邊懂醫術的大師又來給楚老夫人把脈,確定她沒事後,這才告辭離開。

「祖母,您先歇歇吧?」圓圓替她蓋好被子,關切的看著她笑:「您先好好的睡一覺,等下午我們再出去拜佛。」

楚老夫人畢竟年紀大了,也覺得自己走了這麼會,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之感,閉上眼睛道:「好,你也去歇歇吧,對了,去看看你二妹妹在做什麼。」

圓圓應了一聲,見吳嬤嬤親自守著,自己才起身悄悄的出門。

她來到門外,看著身邊的初夏問:「又看見過二小姐嗎?」

楚芝晴沒有和她們一起去大殿燒香,她心裡實在是想再見到周明昊,因此在祖母她們出門后,自己就悄悄的出來找周明昊。

她去的時候,周明昊不在,可是一個婆子卻很殷勤的請她留下喝茶:「小姐,我家主子很快就會回來。」

楚芝晴見這婆子穿著整齊,還帶了金簪,就知道她肯定是周世子面前得用的人,說不準還會是奶娘什麼的,就想從她的嘴裡知道些周世子的事,比如說世子有沒有未婚妻或者是通房什麼的。

周明昊是悄悄的跟著圓圓她們去燒香禮佛的,等確定她們回房休息了,他也準備自己帶著點禮物去拜訪,

踏進大門,看見楚芝晴和姜媽說的正歡,嘴角一翹:這可真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自己連借口都不用找了,只要她出點事,自己這「救命恩人」,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出現在圓圓面前了嗎?

最主要的是,楚芝晴一出事,圓圓就一時半會不能下山。

他神色溫潤,笑容溫和的道:「二小姐,你身子好些了嗎?」

「世子,」楚芝晴趕緊起身行禮,這才羞澀的看了他一眼:「多謝世子挂念,我已經無事了。」

周明昊心想:你現在無事了,等一下就會有事了。

他翩翩有禮的道:「不必多禮,二小姐請坐。」

「我此次是有事相求,」楚芝晴見他在上首坐下,自己這才坐下,看著他不好意思的道:「世子,我出門的時候忘記帶蕭了,偏偏祖母又想我吹曲子給她聽,我就想借公子的蕭一用。」

周明昊笑著應下,眼神溫柔的看著她,讚歎:「二小姐真是孝順,這蕭就送給二小姐吧?」

隨即,又看著她道:「不知我是否也能去聽聽二小姐的蕭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