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武俠世界俠客行下載
  3. 武俠世界俠客行
  4. 第六百九十四章 道前論道

第六百九十四章 道前論道

作者: |返回:武俠世界俠客行TXT下載,武俠世界俠客行epub下載

「上清教主親傳道法?」

李俠客吃了一驚:「我這何德何能,竟然勞煩上清教主,混元聖人親自傳法受道?」

這上清教主,三清之一,神話的起源之一,傳說中的傳說,開天闢地的存在,那是何等的大人物?

現在竟然託夢張欽輔,傳法李俠客,這是大機緣,也是大危機,尤其是他竟然還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讓李俠客出手幫他一次,言外之意,連他這個混元教主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李俠客竟然能解決的了。

「他是混元聖人,他都應付不了的問題,我有什麼辦法?」

李俠客在初始的吃驚之後,瞬間平靜下來,心道:「無妨!他既然覺得我能幫他,那麼日後我即便是幫不了他,安成就也不會太差!況且這等機緣,舉世難尋,卻是不能錯過!」

他正想到這裡,對張欽輔道:「得蒙天尊看重,鄙人誠惶誠恐,張兄,有勞你出示天尊傳來的經書法寶,也好讓我開一下眼界。」

張欽輔道:「且稍等!」

他來到大殿正中央香案旁邊,將香案上的一個黃皮包袱緩緩解開,露出裡面的一柄金如意來,雙手捧起,來到李俠客面前:「這是天尊的七寶金如意,能令你逢凶化吉,遇難成祥,更有諸般妙用,存乎一心。你手下罷。」

李俠客雙手接過,對著大殿正中的上清教主微微施禮:「多謝天尊賜寶!」

張欽輔見他收了金如意,當下又從包袱里取出一張金箔,遞給李俠客:「這是天尊傳給你的道法,要你沐浴更衣之後,四下無人之時,誠心正意之後,才能打開金箔,接受傳法。」

李俠客接過金箔,只覺得這金箔其薄如紙,觸手溫涼,不像是金子所鑄,反倒是像某種不知名的獸皮,與他腰間的獸皮襁褓略有些相同之處。

他將獸皮接過之後,再次向大殿內的天尊塑像拜謝,之後方才將獸皮收起,向張欽輔道:「張兄,我這幾日要閉關靜修,你這裡可有閉關之所?」

張欽輔此時對李俠客驚為天人,自然是有求必應,道:「後山有金霞洞,十分清凈,沒我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入其中。李兄,你若是閉關的話,這金霞洞最為合適。」

李俠客笑道:「那好,勞煩張兄帶我過去!」

那金霞洞就在上清宮的後山,在洞口修建有一處大殿,供奉的乃是上八洞的八位上仙,穿過大殿,便是一處洞穴,裡面開闢有幾座靜室,設有蒲團等物,正是上清宮中高手前輩們閉關之所。

這等要地,本來非是上清宮人,決不允許進入其中,可是李俠客竟然能得到上清教主親自傳法,聖人賜寶,這幾乎已然是聖人門徒了,無論是身份地位,已經尊貴到了極點。上清宮本來供奉的就是上清靈寶天尊,真要是論起來,他們恐怕還得喊李俠客祖師爺才行。

況且能讓天尊親自傳法賜寶之人,日後成就不可估量,張欽輔腦子進屎了,才會不讓李俠客進入後山。

能跟李俠客這等前途無量之人結下善緣,那是許多門派中人都求之不得的好事情。

李俠客在後山密室里收拾妥當之後,張欽輔不再過多打擾,只是說道:「小道這段時間會有弟子在洞口大殿處服侍門中前輩,李兄若是有什麼需要,只管吩咐他們便是。」

待到他走後,李俠客引來清溪之水,沐浴全身,穿上織女之服,更換舊衣,之後誠心正意,打坐調息。

一直到身心空靈之時,這才將金箔取了出來,端在雙手之間,一股真氣隨之灌入其中。

轟!

在李俠客真氣灌注金箔的一瞬間,這金箔陡然大放光明,如同一團火焰一般,將李俠客整個兒籠罩起來。

李俠客的意識瞬間抽離,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這是一片海域,茫茫大海,無有邊際,而在不遠處正有一個巨大的漩渦發出隆隆巨響和無窮吸力,似乎連光線都逃不過這漩渦的拉扯,整個漩渦足有萬里方圓,卻是看不到顏色,只能看到無盡的海水向下涌動。

這漩渦吸力實在太大,使得李俠客這一團意識都難以支撐,不由自主的向這漩渦處靠近。

他正吃驚之時,便看到一名出現在其面前,這道人一出來,漩渦的絕強吸力忽然消失。

李俠客訝然抬頭,向這道人看去,只見其身形偉岸,五縷長髯,長眉細目,面相威嚴,他見李俠客看向自己,笑道:「這裡是北海眼,天開地辟之後,無盡天河水,流經天柱,又從天柱上流入大海,大海之水又會從海眼處流入虛無。」

他取出一桿魚竿,遞給李俠客:「我幼年得道之時,曾多次來此觀看,一直都好奇這海眼裡面到底有什麼,也曾親自進入其中查探究竟,卻是一無所獲。後來便在這裡釣魚,倒是釣到不少靈物,這些傢伙年歲也都不小了,我不忍殺之,便點開其靈慧,傳其道法,養在了島上。」

李俠客皺眉道:「這些畜類,當寵物還行,卻不能當弟子,否則本性難馴,因果糾纏之下,怕是影響氣運。」

道人笑道:「畜類向善,乃是大功德,如何影響氣運?」

李俠客搖頭道:「根性有深有淺,靈獸也有好有壞,道化賢良釋化愚,非根性深厚之輩,先天純良之體,還是少收為妙。畜類交由西方度化便是,修道之人,貴精不貴多。」

這道人看了李俠客一眼:「小子,豈不聞有教無類?」

李俠客道:「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

道人聞言默然半晌,道:「教化眾生,行天之道,何錯之有?」

李俠客道:「大道無情,視眾生如芻狗,天之道,與眾生何干?」

這道人訝然道:「小子,你前兩句言語,好像我二師兄之言,這兩句卻又像是我大師兄之言,一個將世間萬物分出品類高低貴賤,一個冰冷無情,視眾生為芻狗木石。一個高高在上,一個太上忘情,嘿嘿,把天下蒼生當成豬狗貨物一般,算什麼道德之士?也配有道自之人?」

他說到這裡,收斂情緒,深深看了李俠客一眼:「年紀輕輕,還想跟我論道?小子,你還要教訓我不成?」

李俠客被他看了這一眼,便覺得有無窮念頭順著他的目光注入了自己的腦中,一霎時千百種念頭,無窮道法充斥了他的腦海,令他頭痛欲裂,整個意識體都爆散開來,化為四色光芒,在北海眼上盤旋片刻之後,方才消失。

「小孩言語!」

這道人見李俠客化虹而去,啞然失笑:「跟一個小屁孩論什麼道?不過剛才心血浮動,覺得此子可能是我日後成就無量,可助我一臂之力,現在卻發現原來道不同。嘿嘿,不過把他招來,倒也不能食言,剛才傳道,他能領會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