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撈屍人下載
  3. 撈屍人
  4.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仇人見面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仇人見面

作者: |返回:撈屍人TXT下載,撈屍人epub下載

我走上前去探了探默然的鼻息,雖然很微弱,但最起碼人還活著。

我叫了他幾聲,可是這傢伙一點要醒過來的意思也沒有。

「別折騰了!他昨晚睡前喝了不少醉生夢死,一時半會兒醒不來的。」

窈窕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將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

我有些意外,以為她要幹什麼?誰知她脫了衣服之後,直接進浴室去洗澡了!

我看到如此場景,內心竟然毫無變化。什麼臉紅心跳之類的,難為情之類的,完全不存在。

我知道這並不是因為我定力好了!而是沒有了靈魂之後,我失去了人性的情感和情緒。

感覺這樣似乎也不完全是壞事兒!這樣的定力,即便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再世,也不見得能比得上我。

我點了根煙,坐在椅子上慢慢地抽著。

窈窕女子很快洗漱完畢出來了!身上就裹了一層紗。那玲瓏有致的誘人身段,在薄紗下若隱若現。

這足以讓任何男人臉紅心跳的場景,我卻沒有絲毫不適。

我坐在椅子上淡定的抽了兩根煙,看著那窈窕女子褪去薄紗,然後穿上衣服,踩著輕快的步伐離開。

屋子裡只剩下我,和不省人事的默然。

真想殺了他。

我足足等了他兩個鐘頭,默然才幽幽轉醒。一臉的茫然和魂不守舍。

「我怎麼會在這裡?」

他揉著太陽穴,一副昨晚喝大酒的樣子!

「我也很好奇。」

我面無表情的說道。

「抱歉,把你一個人扔在靈魂當鋪。」

默然摸著腦門,歉意的笑著。

他以前可絕對不會表現出歉意,更不可能笑。

看來,他拿回了自己的靈魂,屬於他的人性,也回來了!

這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我沒有情緒,也沒有表情的看著他。

現在,換成我是他了!

默然一拍腦門。「得趕緊回去,我們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不然吸收了太多屬於這裡的氣息,身體會吃不消的。」

說完他就胡亂地穿衣服,然後草草洗漱一下,拉著我出了門。

大街上依舊空蕩蕩的,連個鬼影都看不到。

我跟默然沿著冷冰冰的街道,一直走到城門口。

城門是關著的,門口和城樓上都有那種帶著高帽子的守衛。

我正在琢磨要怎麼出城?默然已經上去交涉了!不知道他跟守城的人說了什麼?對方很快就放行了!

我也懶得去問,沒有所謂的好奇心了!

城門很快打開,我們出了城之後,默然還跟那些人友好的揮手告別。

我沒有想到我們竟然這麼容易就出了鬼城。不過這也並不奇怪。

要離開自然是原路返回,但我忘記了來時的路,不過好在默然知道。

我們很快又來到了奈何橋上。孟婆還坐在那裡。過去的時候,我跟默然又各自喝了一碗迷魂湯,然後假裝自己忘記了!

一切都很順利。

穿過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我們又一次鑽進迷霧,然後走了很久,又從迷霧當中鑽出來。

終於回到開始的地方了!那個從枯井裡跳下來的位置。

我抬頭看看上面,黑洞洞的,什麼也看不到。像是有一個無底的黑洞懸在頭頂上方。

這裡已經沒有了重力,默然輕輕一躍,人就向那個黑洞飄了上去。

我也跟著跳了上去。但是進入黑洞之後,卻給我一種錯覺。因為我並沒有覺著自己在往上升,而是無休止的下墜。

不知道又下墜了多久,等我從黑洞當中掙脫出來的時候,人已經出現在那口枯井裡了!腳下也不再是虛無,而是厚實的地面。

接近五米深的枯井,我跟默然輕而易舉的爬了上去。

外面依舊是黑洞洞的,處於深夜。

我讓默然看了看手錶,凌晨一點四十五分。

也就是說,我們在陰間總共停留了一天一夜。

可是回到旅館之後,我看到旅館牆上的電子日曆時間表。卻是十二月二號。

我們來到豐都的那天,是十二月一號。現在是凌晨,照理說今天應該已經十二月三號了!

我不知道是日曆表出了問題,還是我們去了一趟陰間,其實只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管他呢!我也沒有興趣去深究這個問題。

自打沒了靈魂之後,我發現自己似乎對很多事都失去了興趣。

生命變得枯燥乏味,彷彿活著就只是活著,沒有了其它人性化的東西存在。

「接下來要幹什麼?」

我竟然開始茫然了!

雖然我記得小九和小英都在西域鬼城。包括重生、婷婷、無名他們。但是不知為何,我竟然對他們沒有了本應的那種情感,或者牽挂。我只是有那麼一個念頭,覺著自己應該去那裡。至於其他的,完全沒有了!

我徹底成了一個沒有情感和情緒的人!

面對這樣的事實,我也沒有絲毫悵然或者失落。

我甚至都不知道要不要去西域鬼城救她們?彷彿於我而言,所有人都已經不再重要了!可有可無。

我茫然了一整夜,坐在床上一眼沒眨。

第二天早上,默然找到我,試探性的問我要不要回西域鬼城?

我問他為什麼說是回?

因為與我而言,西域鬼城從來都不是我的歸宿。那些人也不再是我的歸宿,所以根本不是回。而是去不去的問題。

我沒有過多的糾結。

也許在我的潛意識裡,我還是覺著應該去那裡吧!至於為什麼要去?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傀儡,行屍走肉。沒有目的可言。

生命的價值已經蕩然無存了!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如同我一樣的傀儡,行屍走肉呢?

我也不會去關心這個問題。

我們帶著簡單的行囊下來的時候。旅館大廳里有個男人坐在那裡。起初我沒注意,直到他一直盯著我看,我才認出來。這人竟然是奇門三長老風凌。

沒想到他找到這裡來了!

我沒有絲毫擔憂,或者懼意,只是站在那裡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風凌也定定的看著我,不過他臉上的神色,已經變換了好幾種。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