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仙官下載
  3. 大仙官
  4. 第五百五十章 內院的恐怖傳說

第五百五十章 內院的恐怖傳說

作者: |返回:大仙官TXT下載,大仙官epub下載

「舒坦!」楚弦看著寬敞的學舍,長長的通鋪,只有自己一個人睡,而那個監視自己的執法隊學生,卻是不睡,人家修鍊的功法奇特,站著或者坐著就可以整晚整晚的不休息。

有天楚弦聽到外面似乎有人在討論鐮青的案子,楚弦聽到一些『傳說』,『蜘蛛妖』之類的,就立刻推門出去,將外面討論的學生喊住,叫過來詢問。

那幾個學生剛才見楚弦出來,就不說了,想要跑,可哪裡能跑得掉,全部被楚弦叫回來。

楚弦讓他們過來,他們不敢不過來,一個個老老實實,低著頭,就和見到書院先生差不多。

楚弦是盡量表露出和藹之色,開口詢問:「幾位同窗,你們剛才討論的是什麼,我在裡面沒聽清楚,你們給我說道說道。」

幾個學生心裡暗道沒聽清楚就別聽了,又不是說給你聽的,但他們也只敢想想,哪裡敢反駁,而且一個比一個老實,將所知道的都講了。

原來,關於內院的綠柳潭,居然還有一個極為恐怖的傳說。

幾個學生倒還真有講故事的潛質,居然是將這個恐怖的傳說講的是繪聲繪色。

據說在五十年前,天元書院內院來了一個天資卓越的女學生,這個女學生一路從外院晉陞內院,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可以說已經是快到令人髮指,堪稱變態。

又因為這女學生生的如花似玉,所以也是得到不少書院學子的青睞和愛慕,但就從那時開始,內院開始發生怪事。

陸續有內院的學生無故失蹤。

而且這些失蹤的學生,都是男子,最重要的,都是追求那女學生的人。

當時這事情鬧的沸沸揚揚,引起書院高層的注意,後來,在綠柳潭下發現了一個洞窟,而且也發現了那些失蹤學生的,只不過,他們都只剩下腦袋,掛在洞窟之內諸多的蛛網上,腦髓都被吸食一空。

從發現洞窟開始,那女學生也失蹤了。

後來衍生出各種版本,說是那女學生根本不是人,而是妖魔化成人形來書院學法求道,本來已經學有所成,但不知為何,卻是爆發出妖魔凶性,開始暗中大開殺戒,那些失蹤的學生,都是被這個女魔頭殺死的,而且都被吸食了腦髓,至於身體,卻是被吃掉。

這件事,後來也沒有一個結果,時間久了,有人淡忘,而慢慢的,就成了一個恐怖的傳說。

不過這裡畢竟是天元書院,能來這裡的人,都是天之驕子,什麼情況沒見過,有的人妖魔都不知殺過多少,又怎會害怕這個?

但也有少部分人當中奇聞異事來聽,來傳,時間久了,也就只當成一個傳說,但每一個傳說里,關於那個女蜘蛛精,都是描述的十分厲害,至少都是仙人一級的存在,不然,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還能全身而退。

還別說,楚弦是聽的入迷。

「也就是說,在綠柳潭下面,是有一個隱秘的洞窟?你們誰下去過?」楚弦問了問,那幾個學生急忙搖頭:「我們也都是道聽途說,再說,那地方有這麼恐怖的傳說,我們就算是發現了,也不敢下去啊。」

楚弦看了看這幾個學生,修為都一般,的確,如果按照傳說里的故事,那女蜘蛛精是仙人一級,他們去了,只能是給人家加餐罷了,傻子才會去。

「後來呢,還有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楚弦好奇心爆棚,追問道。

幾個學生急忙搖頭:「沒聽說過,說起來,我們都當是一個恐怖故事來聽,基本上不會當真,這一次也是因為發生了極為類似的事情,所以才會聯想到這個恐怖傳說。」

楚弦聽明白了。

鐮青的死法,簡直和綠柳潭這個恐怖傳說是一模一樣,都是只剩下腦袋,身子不知所蹤,而且都是掛在蜘蛛網上,最重要的,都是在綠柳潭。

這麼一來,只要知道這個恐怖傳說的,基本上很難不將兩件事聯想到一起,就是楚弦聽到這個恐怖傳說之後,也同樣是第一時間將兩件事畫上了一個等號。

想了想,楚弦扭頭沖著一直監視自己的那個執法隊學生道:「李兄,你可知道這個傳說?」

別人怕內院執法隊,畏之如虎,楚弦可不怕,因為楚弦的本事,不比這個執法隊員差,雖說術修境界上差了對方兩個小境界,但楚弦還有武道修為,所以真打起來,對方十有八九會在十息之內跪下。

有自信,當然是要從容得多。

這個執法隊成員楚弦只知道對方姓李,所以此刻主動發問。

說實話,楚弦也只是突發奇想,所以問了一句,還真沒指望對方能回答,不過意外的是,這人居然回答了。

雖然只是點了點頭,但也算是回應了。

對方知道關於綠柳潭的恐怖傳說。

看起來,這個傳說的流傳性還挺廣。

楚弦興緻更大。

「李兄,來來,坐下說。」

對方沒搭理楚弦,楚弦一點都不放在心上,依舊是問道:「那徐晏先生知道這個傳說么?」

那李姓學生一臉看白痴的表情看楚弦,這次沒吭聲,不過對於楚弦來說,這也算是一個回答,對方表情的意思是說,徐晏先生絕對知道。

這麼一來,除了像自己這樣的新生之外,基本上來了有段日子的學生,包括書院的先生,包括歐陽先生,都應該知道這個傳說。

可之前,沒人提起過。

但沒人提起,不代表他們不往這邊聯想。

說不定,這件事裡面可能還有內情,要不然為什麼沒人提?肯定有內情。楚弦覺得,這件事開始有趣了。

放過了那幾個早就已經如坐針氈的學生,楚弦直接起身向外走去。

執法隊員攔住楚弦,然後道:「我知道你要去綠柳潭,那裡,你現在不能去。」

楚弦明白了。

書院的人早就知道那地方有問題,現在肯定在徹查綠柳潭,所以肯定是不然外人踏入的,包括自己。

不過這也從側面說明一個問題。

關於綠柳潭的恐怖傳說,也不都是杜撰,說不定,裡面有不少內容,都是真的。

現在不讓自己去,楚弦也不能硬來,所以退了回去,想喝茶,但沒心思,想修鍊,同樣靜不下心來。

楚弦發現,自己做推官時的職業病犯了。

遇到這種懸疑命案,就手痒痒,當然楚弦是有各種理由來支撐自己的這個想法,因為這件事,和自己有關係。

鐮青是偷偷約自己去綠柳潭時死的,而且自己也是第一個發現他腦袋的人,就沖著這兩點,這件事就和自己有關係,既然有關係,查查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就在這時候,外面有客人來了。

瑞成文、何長貴還有姜衡公來了。

之前就是這三位和鐮青一起來擺放自己,當天晚上鐮青就出了事,顯然,他們也聽到消息,估摸也是坐不住,跑來和自己商議的。

執法隊只是監視,並不會阻礙楚弦的正常人際交流,所以就站在一旁看著。

「楚大人,這位是?」瑞成文進來就問,不過看到那執法隊員身上特有的衣衫后,閉口不言,顯然是知道這是內院執法隊的人。

何長貴更是臉色有些難看,畢竟內院執法隊那是威名在外,內院學生,哪一個不怕他們,就算是官員來進修,也怕,以前就發生過官員不服管教,然後被執法隊的學生狠狠修理的先例。

最淡定從容的是姜衡公,畢竟這位是極州刺史,年歲也大,見多識廣,最重要的是本身修為很強,所以就算是遇到執法隊,他也不怕。

「沒事,咱們說咱們的,就當他不存在。」楚弦早就習慣了,所以拉過三人坐下,瑞成文、何長貴還有姜衡公果然是因為鐮青被殺的事情來的,畢竟現在這事情因為和綠柳潭恐怖傳說聯繫在一起,那是在內院傳開了,據說不光是內院,現在連外院的學生都知道了,以前綠柳潭就沒人去,現在,更成了『禁地』。

「我聽人說,綠柳潭的女蜘蛛精一直都潛藏在綠柳潭周圍,伺機殺人,這一次鐮青就是死在她手裡的,只是你說說,鐮大人他沒事幹,去綠柳潭做什麼!」何長貴這時候開口說道。

這話,楚弦不接。

鐮青去幹什麼?

只有楚弦最清楚,而且這件事,楚弦沒有告訴任何人,就算是對歐陽先生和執法隊,楚弦都沒有說。

因為楚弦明白,這件事,或許是一個關鍵。在事情沒有明朗之前,還是盡量保密的好。

「平日里,鐮大人雖然少言寡語,但為人還是很熱心的,怎麼就遭此不測,不過那兇徒絕對不可能逍遙法外,書院之內殺人,這是嚴重的違反了書院規矩,而且殺的還是聖朝官員,此事不可能善罷甘休的。」瑞成文這時候開口說道,語氣十分嚴肅。

旁邊姜衡公也是點頭:「不錯,先不說書院,至少聖朝不會善罷甘休,肯定會派人來徹查,相信要不了多久便可查出真兇。」

楚弦想了想,然後一臉神秘道到:「不知道三位有沒有聽說過綠柳潭的恐怖傳說?」

姜衡公搖頭,瑞成文神色一怔,而何長貴則是臉色一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