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下載
  3.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4. 第1496章 孫玉嬈篇:遷就

第1496章 孫玉嬈篇:遷就

作者: |返回:權少,你老婆要跑了TXT下載,權少,你老婆要跑了epub下載

孫玉嬈不太懂祁承天的意思。

「你什麼意思?」

他什麼時候會這麼遷就她了?

「你會來G市無非是看席微風以前也曾經到過這個城市,既然你喜歡他曾經走過的城市,那我們就留在這裡生活。」

祁承天自我嘲弄的扯著嘴角,「你不是心裡一直記著他嗎?我讓你離他近一點,不好嗎?」

孫玉嬈張著嘴無言以對。

「不說話我就當你是同意了。」祁承天挨著她的身子睡下,把她摟到懷裡,「明天我就去找房子。」

孫玉嬈不太願意讓他這麼抱著,總覺得太過親密了,掙扎了著扭動了幾下,許是這個舉動碰到了祁承天的傷口,他低哼了一聲。

孫玉嬈僵著身子不敢再動,卻也不敢鬆懈。

她怕祁承天會再次獸性大發。

但顯然她的擔心是多餘的,祁承天抱著她很快就睡著了,均勻的呼吸聲在她的耳後響起,熱熱的氣息吹在她的脖頸間,讓孫玉嬈忍不住的縮了縮脖子。

祁承天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用了不到三天就找到了合適的房子,帶著孫玉嬈和兒子住了進去。

初看到新房子的時候孫玉嬈很意外。

這新房子比在S市的房子要豪華得多了,居然是座別墅式的洋房,看著很高級。

「這樣的房子租金得多少啊?至於嗎?」

孫玉嬈對著懷裡的兒子低聲嘀咕著,心想男人就是不會過日子。

但她沒有想到祁承天的回答更讓她驚訝。

「不用租金,買的。」

「你有很多錢?」

這是孫玉嬈第一次問起祁承天的經濟狀況。

被迫跟著祁承天離開義大利將近一年的時間,她一直拒絕跟祁承天主動交流,如果不是不得已的對話她都不會開口跟他說話。

但是現在看到祁承天居然能在三天時間裡就買下這麼大一座別墅,孫玉嬈驚訝之餘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

「沒有很多,但養你和孩子足夠有餘。」

祁承天瞥了她一眼,淡淡的回答,摟著她的肩膀就進了屋。

屋子

(本章未完,請翻頁)

里的裝修也比在S市的時候要高級得很多,他甚至把S市那些孩子用過的東西都給搬過來了。

「本來想把月嫂也一起帶過來的,但是她顧忌著家庭,不願意過來,所以阿姨可能要重新找。」

祁承天這麼跟她解釋著。

孫玉嬈抿了抿唇,看著那些眼熟的物件,心裡五味雜陳。

三天時間,祁承天不但買了房子,還回去S市把需要的東西帶了過來,而她卻毫無所知,這一點真的讓孫玉嬈很意外,祁承天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孫玉嬈心情五味雜陳的看著祁承天,任由著他帶自己在房子里四處看著,最後回到卧室。

卧室里的裝修風格是西式化的,看起來很舒服,就跟席微風的單身公寓裝修風格相差無幾,孫玉嬈看著心情起伏。

卧室里放著孩子的搖籃,祁承天從她的懷裡抱過孩子就放到了搖籃里。

小孩子不曉得這是什麼地方,或者只是覺得新鮮,睜著眼睛四處溜溜的看著,一點也不認生。

「滿意嗎?」

祁承天問著,伸手摟緊了孫玉嬈的腰。

「我滿意不滿意又能怎麼樣?」

孫玉嬈反問。

她還有說不的資格嗎?

如果有,孫玉嬈肯定二話不說就拒絕,但顯然,這只是她的白日做夢。

「如果你不喜歡這種風格,我可以讓人再重新改。」

祁承天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是柔和的,跟他平時的那種冷厲是完全不相搭的。

孫玉嬈想,如果他不是臉上那道疤痕看著太過讓人懼怕的話,表情再柔和一點的話,也許就能給人一種對她無比寵溺的假象來了。

「我不想跟你住一個房間,我要讓你搬到另外一個房間去住,可以嗎?」

孫玉嬈冷笑著回了祁承天的話,就是故意不想讓他太好過。

祁承天的臉色果然就冷沉了下來,「孫玉嬈,我以為你已經學會了接受現實。」

「呵呵!」

孫玉嬈譏諷的笑著。

她就是不願意接受現實,就是不願意一輩子就這樣被逼著捆在他的身邊,難道他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知道嗎?

還是祁承天以為,憑著這幾天她不得不接受了他的索取,就覺得她已經妥協了?

不!

她永遠也不可能會對祁承天妥協!

祁承天早就習慣了孫玉嬈的態度,但他不在意。

他扳著孫玉嬈的肩膀過來迫使她跟自己面對面,挑著孫玉嬈的下巴就要吻了上去。

孫玉嬈在祁承天的吻落下來之前下意識的微后躲閃去,避開了他的吻。

「祁承天,我跟你沒有這麼熟。」

哪怕,到了C國后,他們就是以夫妻身份生活在一起,自己也為祁承天生下了孩子,但在孫玉嬈的心裡,他依舊是個半熟的陌生人。

她的心裏面不可能會有祁承天的半點位置,絕不可能!

孫玉嬈的話讓祁承天眯起了眼眸,眼眸里散發著幽幽的冷光,嘴角勾起令人寒冷到起雞皮疙瘩的笑意。

「那我們就多多交流,總有一天就會熟悉了。」

這話音未落,孫玉嬈就感覺整個人突的被騰空抱了起來,緊接就被祁承天放到了那張大床上去。

「祁承天,你混蛋!」

如果這樣都不能理解祁承天的意圖,那孫玉嬈就是愚蠢。

孫玉嬈手打腳踢著拒絕祁承天的親近。

「你怎麼敢在孩子面前這麼對待我!」

孩子還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倆呢!

「他懂什麼?」

祁承天冷哼,索性把搖籃給轉了過去,強勢把她的手交放於頭頂,不管不顧的就低了頭下去吻她。

孫玉嬈根本就沒有掙扎的力量,憤恨的瞪著他,只能無可奈何的看著祁承天在自己的身上作亂。

屈辱,不甘,以及惱恨等等各種情緒積攢在孫玉嬈的心頭上,讓她忍不住的狠狠的在祁承天的肩胛上咬了一口,深可見血。

祁承天這個變態非但沒有因為她的舉動而惱怒,反而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到頭來遭殃的還是孫玉嬈自己。

「祁承天,我恨你!」

完事後,看著祁承天若無其事的清理著他肩胛上被她咬傷的傷口,孫玉嬈恨恨的說道。

(本章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