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下第九下載
  3. 天下第九全文閱讀
  4. 第四九二章 狄九的怒火

第四九二章 狄九的怒火

作者:鵝是老五


  狄九睜開眼睛坐了起來,以他的修為,就算是被人隨便怎麼殺,那都不可能殺的死,能殺他的只有那毒道紋。而現在他明顯的沒有隕落在毒道紋之下,而且毒道紋還以非常迅速的速度被他的規則周天剝離。
  可這是什麼地方?狄九的神念掃出去,方圓數里都是一片雪林。他好像在一個洞中……
  狄九的神念再次落在了洞外埋在雪地中的五頭獨角獸屍體上,瞬間明白過來,他被人救了。可是誰會救他?還帶著他躲在這個地方?
  洞中還有淡淡的幽香傳來,這種香味有些熟悉……
  狄九很快就想起來了,這是單秀琪身上的香味,應該是單秀琪救了他……
  在狄九的腦海中很快就勾勒出單秀琪怎麼救的他,單秀琪是在離開后,有些不忍心他被單家的人殺了,這才掉頭回來,正好遇見他暈倒在戴呈市單家駐地的樓外。這很正常,當初單秀琪走的時候,就反覆勸過他逃走,只是他不想浪費時間而已。
  一想起單秀琪,狄九的記憶瞬間清晰起來。他被毒道紋壓制住的時候,神智完全陷入沉迷之中,僅存一絲意志控制規則周天和毒道紋抗衡。
  後來他感受到了一絲炙熱滲透進他的身體……
  狄九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嘴唇擦的很乾凈,可是嘴裡那淡淡的血腥氣息,再加上洞府外面的那幾頭獨角獸屍體,狄九哪裡還不明白,這是單秀琪每天出去獵取獨角獸,然後喂他獨角獸的血。
  單秀琪可不知道,他就算是幾萬年不吃不喝也不會餓死。不過狄九肯定單秀琪餵給他的血,也起了一點作用。
  他的規則周天和毒道紋抗衡,哪怕一點點幾乎不可查的作用,那也是非同小可。
  謝謝了……單秀琪應該出去獵取獨角獸了,狄九心裡暗自感謝了一聲單秀琪。
  若不是單秀琪,一旦他的肉身被毀掉,或者是精神被剝離開來,將來就算是他能恢復,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後的事情了,甚至永遠陷入沉淪之中,再也醒不來。
  在單秀琪的幫助下,他漸漸的康復,規則周天也開始慢慢壓制毒道紋……
  狄九皺起眉頭,這也不大對勁啊。他的規則周天就算是壓制了毒道紋,他也不可能這麼快醒過來。而且現在他的規則周天,比之前清晰的更多,似乎他的精神中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那是一種對生命的詮釋,也因為這個,他對基礎法則理解的更為透徹。
  對了,是因為他想到了甄蔓……
  狄九嘆了口氣,甄蔓是他的初戀,他明明已經將這個初戀忘記了,為什麼還有這種執念,在精神陷入沉迷的時候想起這個女人?
  可是後面回憶起來的東西,狄九的臉色徹底變了。
  他竟和甄蔓做過夫妻之事,哪怕是在沉迷之中,狄九也覺得這不應該。
  只是那就好像真的一樣,他似乎真的和甄蔓……
  狄九忽地站起,那絕對是真的,因為那件事之後,他的規則周天才更是清晰,就好像讓他完成了自己尋常道途中的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一般。
  狄九的神念立即落在自己身上,他愈發肯定,自己真的做過這種事情。
  然而甄蔓絕對不可能在地球,更不可能出現在這裡和他做這種事情的,除了單秀琪還有誰?
  狄九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是單秀琪。這也太對不起人家女孩了,人家救了他,他還乘人之危。
  嘆息一聲,狄九想到了和自己有關係的女人,甄蔓,一個他的初戀,他以為忘記了,卻還在記憶深處有一絲執念的女人。最後這一絲執念,讓單秀琪為他畫成了句號。也許因為單秀琪為他去了這一絲執念,才讓他的規則周天更是清晰,才讓他對天地規則的認知更為明確。
  沈梓語,一個和他前世有關係的女人。景沫雙,和他成過親的女超人。墨雨媗,那是天凈門的弟子……
  最後他腦海中的畫像定格在了單秀琪的清秀面容上,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妻子會是單秀琪。
  長長的吁了口氣,狄九決定帶走單秀琪。除非她不願意和自己一起走,若是對方願意的話,那他就帶走她。
  命運這種東西真是很奇妙,在不經意之間,他就有了一個和他再也無法割捨的女人。愛情對他來說一樣很奢侈,自從他斬斷了對甄蔓的那一絲懵懂的初戀后,他就再也沒有去想過自己的愛情,更是沒有打算過和一個女人談一場戀愛。
  雖然他沒有談過戀愛,單秀琪卻幫他斬了對甄蔓的那一點點他自己都沒有覺察到的執念。謝謝你了,秀琪。
  一旦定下心來,狄九再也不願意想其餘。單秀琪出去尋找獨角獸了,她剛剛經歷過那種事情,身體肯定很是虛弱。
  想到這裡,狄九趕緊移開了石塊,衝出了這個洞穴。
  神念之下,沒有單秀琪的影子。
  狄九皺起了眉頭,因為對天地規則的理解更為透徹,現在毒道紋每時每刻都在被剝離著,而他的神念也是每時每刻都在進步著。
  以他現在的神念強度,方圓十里也在神念之下,而方圓十里也是沒有單秀琪的影子。
  單秀琪絕對不會跑出太遠,狄九再也無法停留在原地等候。神念範圍的一切動靜,盡皆被撲捉到。
  很快,狄九就看見了一些凌亂的腳步。
  他從這些腳步中判斷出來,其中一個人先停在一株枯樹下。隨後這個人開始轉了方向迅速逃走,另外兩個人跟著這個方向追了上去。
  前面的人並沒有逃出多遠,就被後面的人追上,然後還進行了一番打鬥。狄九落在打鬥的地方,神念在雪地中找到了一些血跡。
  他的眼神冷了下來,受傷的人很有可能是單秀琪,單秀琪還很有可能被抓走了。
  狄九跟著腳印,直到進入了戴呈市。
  ……
  戴呈市單家的駐地,幾天前,狄九在這裡殺了一個底朝天,今天這裡再次來了一幫人。
  和前幾天不同的是,這次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名鷹眼老者。在大廳中間,跪著一名披頭散髮的少女,正是單秀琪。
  單秀琪臉上的易容藥物早已被洗掉,露出了驚人的美麗容顏。只是她的眼裡有些驚恐,臉上更是一片蒼白。
  「你雖然是一個野種,但單家也算是給了你一口飯吃,你不但不思圖報,還逃出單家,聯合單家的仇人殺我單家子弟。給你三秒鐘時間,說出那個叫狄九的人去了哪裡?否則的話,我會將你剝光了,丟到冒險者酒吧去。」老者的語氣平淡,但是那語氣中透露出來的殺氣,卻是讓單秀琪渾身都打冷顫。
  冒險者酒吧,是一群亡命之徒喝酒的地方。自從地球出現了大群的妖獸和凶獸后,一些將腦袋提在手中的人就開始進入凶獸區冒險。他們都是活一天就賺到一天的人,所以有了錢大都全消耗在了冒險者酒吧。
  冒險者酒吧除了提供喝酒娛樂之外,還提供各種各樣的女人。這些女人有些是自願的,有些是被強迫過來的。這些冒險者連自己的生死不放在心上,豈能將這些給他們提供娛樂的女人生死放在心上?
  所以來這裡的女人,只要是被強迫的,幾乎是沒有活著出去的,而且每一個女人死的都很是凄慘。
  「說吧……啪!」一名灰衣男子說了兩個字,手中的長鞭直接打在了單秀琪的後背,這一鞭就將單秀琪單薄的衣服唰出一道血槽,碎布橫飛。
  單秀琪臉色愈發蒼白,她搖了搖頭,「那狄九和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他去了哪裡我並不知道。」
  「騷蹄子,給我打!將她衣服打光了,然後直接送到冒險者酒吧去。」老者一聲怒吼。
  那名灰衣男子手中的長鞭,再次一鞭打在了單秀琪的身上,這一鞭從單秀琪的後腦勺唰下去,直接將單秀琪打暈了過去,長鞭帶出一片血花和一些碎布。
  儘管單秀琪暈了過去,這名灰衣男子顯然沒有就此罷休,他的長鞭再次一鞭打了下去。
  很顯然,他要將單秀琪的衣服全部打光。
  只是他第二鞭只是剛剛打下來,就突然失去了力道,隨即這名灰衣男子驚恐的看著他的手臂,他的手臂從肩膀斷裂,跌落在地。
  等他發現后,鮮血這才狂涌而出。
  「真氣刃芒……」坐在上首的那名鷹眼老者第一個反應過來,盯著出現在門口憤怒的狄九驚駭出聲。
  真氣刃芒就算是他也打不出來,傳聞只有到了半丹境界才可以打出真氣刃芒。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裡,朋友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