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如意小郎君下載
  3. 如意小郎君
  4.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上元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上元

作者: |返回:如意小郎君TXT下載,如意小郎君epub下載

從丐幫收集了一些信息,唐寧準備去天然居再看看。

今日是元宵,京中的各大店鋪生意都十分火爆,天然居客流更是巨大,就連門口都有許多小商小販,想要趁機蹭些生意。

這幾天事務繁忙,沒有來過天然居,唐妖精變成他三夫人的事情,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們。

上次已經送了她一隻鐲子,這次倒是不用再送了,唐寧偶爾會想想,那鐲子是不是有什麼魔力,唐妖精戴上沒多久,就變成他的夫人了……

想想這可能也是巧合,畢竟那鐲子唐水和蘇媚也有,總不可能她們也會------他扯了扯嘴角,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搖了搖頭,準備走進天然居。

剛剛走到門口,還沒來得及邁進去,就被人拽住了衣袖。

唐寧看著拉住他的那名青衣老者,問道:「有事?」

老者指了指身旁一個寫有「鐵口直斷」的招牌,說道:「老夫劉半仙,人稱「賽神仙」,我觀公子天庭飽滿,印堂隱現紅光,近日必有桃花……」

這老傢伙的一身行頭要比蕭珏專業的多,唐寧忍不住笑了,看著他問道:「這你也看的出來?」

老者心中一喜,面色卻嚴肅起來,說道:「公子不要高興的太早,桃花應的好就是桃花運,應不好就是桃花劫,老者這裡有一計,可幫助公子……」

「行了……」唐寧揮了揮手,隨手扔了一錠銀子給他,他還有正事要做,沒空聽這老者在這裡胡謅,如果娶唐夭夭就是桃花劫,那麼就算是應一輩子桃花劫,他也願意啊……

這種人無非就是想說個吉利話,討個彩頭,正好他心情不錯,隨手賞他幾兩銀子也無妨。

看著唐寧走進去,老者身旁的一個年輕人走上來,看著老者手裡的銀子,眼睛裡面滿是崇拜。

「看到了嗎?」老者將銀子收起來,看著他剛收的徒兒,說道:「這些貴公子,無非就是想聽一個吉利話,你要是看他們滿面春光,就誇他們桃花泛濫,前程似錦,這些人很願意聽好話,要是看他們心事重重,就說他們時運不濟,難逃血光,這些人往往願意花錢消災……,記住了嗎?」

年輕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說道:「記住了!」

唐寧走進天然居,從湖邊緩步而過,正要去蘇媚的小院時,前方某處,唐璟抬頭望了一眼,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邁步走過來。

他走到唐寧身前,腳步頓住,看著他,戲謔的問道:「怎麼樣,心情如何?」

唐寧看的出來,唐璟好像很開心,和上次見他的時候截然不同。

不等唐寧回答,他便冷笑一聲,繼續道:「你不用在我面前故作淡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姦情,心愛的女人嫁給別人的感覺,不好受吧?」

唐璟的表情有些猙獰,似乎在心中壓抑很久的東西在此刻才終於宣洩出來,嘲諷道:「外面那些傳言,也是你放出去的吧,你以為憑藉那些,陛下就會收回成命,你高看了你自己,也小看了唐家,等著吧,你的痛苦,才剛剛開始!」

唐寧沒有搭理唐璟,反而覺得他這副瘋狂的近乎癲狂的樣子很可憐,將唐家從京師抹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將他抹去,卻是輕而易舉。

他只是想看看,陳皇對於趙蔓,還有沒有一點作為父親的憐惜與疼愛。

如果沒有,他以後就要加倍的珍惜她,愛護她,盡量去彌補她心中缺失的另一部分。

唐寧看著雙拳緊握,額頭上暴出青筋的唐璟,上前一步,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低聲道:「她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

說完,他便乾脆的轉身離去,唐璟站在原地,呼吸急促,胸口起伏,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他從唐寧臉上沒有看到他想看到的表情,他從始至終都表現的十分淡然,胸有成竹,似乎一切盡在把握,自己反而像是一個跳樑小丑……,可是,他憑什麼?

這是陛下賜婚,他難道敢公然違抗聖旨不成!

雖然唐璟很期待唐寧那麼做,但他也清楚,他沒有那麼蠢,那麼他的自信到底來自哪裡?

暢快的將心裡話全都說出來之後,唐璟不僅沒有感受到絲毫的快活,反而更加憋悶難受,一腔怒火無處抒發,唐寧那淡然的表情和宣誓一樣的話語,不斷的在他腦海中回蕩。

他咬緊牙關,一臉陰沉的向外面走去。

剛剛走出天然居,衣袖就被人拉住,一名青衣老者看著他,說道:「公子,老夫觀你印堂發黑,血光瀰漫,近日必有大禍,嚴重時甚至有性命之憂,老夫劉半仙,公子不妨……」

唐璟本就滿心憤怒,聽到這番言語,猛地甩開他的袖子,看了看身後的護衛,說道:「給我打!」

老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唐璟的護衛踹倒在地,只能抱頭大喊。

「老夫劉半仙,外號賽神仙,你們打神仙是要造報應的!」

「你們再打老夫就要念咒了,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老夫真念了,九天玄剎,化為神雷……,別打了,別打了啊!」

……

唐璟的護衛對這老者一陣拳打腳踢,他身邊的年輕道士遠遠地看著,不敢上前,周圍眾人也站的遠遠的,議論紛紛。

「連唐家人都敢騙,賽神仙這次怕是要變成真神仙了……」

「有眼無珠啊,那位可是唐家大公子,未來駙馬,活該他倒霉!」

「可駙馬下手也太狠了,這把老骨頭不知道能不能熬得過去,要是打死人了就不好了……」

許久之後,唐璟冷冷的望了地上的老者一眼,轉身離開。

幾名護衛也跟著離開,那老者躺在地上,雖然不住的呻吟,但也還有精神,等唐璟走遠了,才指著他的背影,大聲道:「連老人都打,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

剛才聽唐璟歇斯底里的時候,唐寧一臉淡然,但其實心中的小本本上,已經記上了他的名字。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今日之前,唐寧也不知道,唐璟對他的恨意,已經到了此等地步。

現在不解決掉這個麻煩,以後或許會釀成大禍,作為京師唐家的下一任掌舵人,唐寧遲早會和他對上,解決這個麻煩,宜早不宜晚。

他向蘇媚的小院走去時,目光不經意的一撇,腳步忽然一頓。

不遠處,一道拄著手杖的佝僂身影一深一淺的走在路上,不小心踩到一塊凹陷處,身體一晃,頓時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上。

唐寧快步上前,將武烈侯扶起來,問道:「侯爺,您沒事吧?」

「是唐將軍啊,多謝了。」武烈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道:「沒事,我這把老骨頭,還經得起摔。」

他左右看了看,臉上的皺紋堆起來,看著唐寧,問道:「今天這裡的人怎麼這麼多,之前來的時候,似乎沒有這麼多人的……」

唐寧看著他,問道:「侯爺您忘了嗎,今天是上元,這裡的人多些也正常。」

武烈侯怔了怔,這才恍然道:「原來已經上元了啊,你看我,日子都過糊塗了……」

他拄著手杖,緩緩地向前挪動,喃喃道:「上元是個好日子,好日子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