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四重分裂下載
  3. 四重分裂全文閱讀
  4. 第二百五十四章:附加問題

第二百五十四章:附加問題

作者:微葉梧桐


  「這是我準備的一些資料,希望大家熟讀並背誦全文~」
  雙葉站起身來,將第一張羊皮紙交到克萊沃的手中:「恕我冒昧,陛下,我覺得比起空口無憑的夸夸其談,這些邏輯清晰、內容詳盡的具體分析會更有說服力一些,所以請讓我在這次會議正式開始前分發一下它,您就當真的聽。」
  平易近人的皇帝陛下微微頷首,將那張密密麻麻、字跡工整的『資料』放到自己身前的桌面上:「你有心了。」
  「舉手之勞,陛下。」雙葉離開了自己的座位,緩步走到了費爾南大公身後,將一張一模一樣的羊皮紙放在了他面前,悠然地說道:「儘管陛下已經派遣信使將大部分情況都告訴諸位了,但我還是想再大致說明一下,總而言之,就是帝國北部的米莎郡爆發了一場非常恐怖的瘟疫……」
  正漫不經心端詳著自己那份『資料』的克萊沃忽然渾身一震,那雙有些滄桑卻依然明亮的淺灰色眸子忽然凝住了,他原本以為這份資料對已經從雙葉口中得知過全部情報的自己並無大用,但事實上似乎並非如此。
  「沒錯,非常恐怖的瘟疫。」雙葉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輕輕推了推眼鏡,然後便走到了坐著跟自己站著差不多高的巴洛卡大公身旁,將另一張羊皮紙放到後者的手中,微微欠了欠身:「那是一場任何良知尚存之人都無法忽視的災難,常規的治療魔法和神術幾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就算是價值超過百枚金幣的高級煉金藥劑也只能起到延緩作用,嗯,大概就是把感染者的死期推遲一兩天的程度吧,運氣好的話。」
  巴洛卡嚴肅地對雙葉點了點頭,沉聲道:「如果你所言非虛,那麼我們確實應該伸出援手。」
  坐在他右手邊的汞芯?費爾南忽然顫抖了起來,面色蒼白而驚恐。
  「謝謝你,巴洛卡大公,您當然不會坐視不管。」雙葉意味深長笑了笑,輕輕拍了拍弗農?巴洛卡的椅背,然後從他身邊緩步走過:「據我所知,巴洛卡大公有著難能可貴的高尚品格,無論是天災、人禍、陰謀還是收買,都無法讓他動搖,對么?」
  「我想是的。」弗農沖背對著自己的少女挑了挑眉,然後低頭看向面前那張羊皮紙。
  雙葉又將一張羊皮紙遞給了年輕的水晶狼大公,和對方交換了一個親切的微笑後繼續說道:「死亡與恐懼籠罩了那片土地,無數種惡疾在瘋狂地蔓延,當地人努力過了,他們建立了封鎖線,儘可能地不讓這場災難的規模再次擴大,可依然有漏網之魚;米莎郡北邊的聖教聯合也努力過了,他們派去了兩位聖女與五百名低階聖騎士,但只是杯水車薪……」
  她繞過長桌,走到斯科皮?海珊的身邊,將一張羊皮紙輕輕放在了他面前。
  對面的巴洛卡大公與水晶狼大公交換了一個極度震撼的眼神,前者的拳頭在桌下死死地攥起,而後者則猛地抬頭看向雙葉。
  但雙葉卻沒有回頭看她,也沒有看那個用鼻孔發出輕哼的海珊大公,只是宛若幽靈般無聲地從他背後走過,將倒數第四份『情報』遞向鄧蒂斯大公,後者笑眯眯地接了過去,親切地沖雙葉點了點頭。
  「如果諸位有好好關注過自己領地之外的事,就會很清楚地發現,我們火爪領的地理位置與米莎郡南部並不遠,就算是平民用兩條腿來走,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幾天的腳程而已。」雙葉悠悠地嘆了口氣,然後走向了西暮?西蒙大公:「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已經出於人道接納了許多被瘟疫感染的逃亡者,冒著極大的風險……」
  哐啷!
  斯科皮?海珊猛地站起身來,他揮舞著手中的那張羊皮紙,兩隻狹長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雙葉:「你……這上面是什麼東西……你不是說……」
  雙葉頭也不回地問道:「我說什麼?」
  斯科皮死死地攥著那張已經變形了的羊皮紙:「你說的東西跟這張紙上的內容有什……」
  「海珊公爵。」克萊沃皇帝忽然打斷了這位神態有異的大公爵,他輕輕敲了敲桌子,語氣中充滿了疲憊:「或許我們心中都有著相同的疑惑,但現在不妨先讓雙葉小姐把她想說的話講完。」
  斯科皮地扭頭看向這位老皇帝,驚訝地發現對方眼中的疑惑和震驚似乎並不比自己少:「但是陛下……」
  「儘管你所表達出來的尊重有限,斯科皮……」克萊沃的語氣忽然變得有些凌厲,他又敲了敲桌子:「但你仍然在叫我『陛下』,這是否代表著你仍然承認紫羅蘭家族是這個國家的治理者呢?」
  斯科皮愣了一下,然後擠出了一個假惺惺的笑容,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微微垂下了頭:「當然,陛下,剛才是我冒犯了。」
  「如果我是你的話,海珊公爵。」從剛才起一直在原地沉默的雙葉忽然嘿嘿一笑,充滿惡意地轉身對斯科皮眨了眨眼,用一點都不含蓄的音量大聲道:「哪怕只是做做姿態也好,我一定會為自己無意中對陛下的冒犯買單,這樣大家才不會覺得我是一個腦袋裡裝滿了糞石的白痴。」
  斯科皮惱火地瞪著她:「你說什麼?」
  「我說冷靜是很好的品質。」雙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小白牙:「尤其是對一個頗具影響力且胃口有限的大貴族來說。」
  斯科皮?海珊敢對天發誓,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聽人隱射自己的胃口有限。
  但他卻在下一秒露出了微笑,並在對雙葉微微點頭後轉向了克萊沃:「親愛的陛下,這位……嗯,雙葉女士說的沒錯,我必須要為自己之前的冒犯,嗯,具體來說是兩次冒犯買單,下個月海珊家族會無償向薩拉穆恩捐贈三十萬金幣用來修葺城牆。」
  「感謝你的慷慨,斯科皮。」
  克萊沃欣然接受,但他並沒有抬起頭來,只是繼續研究著自己面前那張羊皮紙,停頓了十幾秒后才輕聲道:「繼續吧,雙葉顧問。」
  「不客氣,陛下。」雙葉笑嘻嘻地點了點頭,不僅完全沒有被克萊沃那變得冷淡起來的態度影響到,甚至還讓別人覺得那位皇帝剛剛彷彿在跟自己而不是斯科皮道謝一樣,她溜溜達達地走到了西暮?西蒙大公身後,將倒數第二張羊皮紙輕輕放在了他面前,忽然止住了腳步:「剛才說到哪兒了,嗯,我們冒了極大的風險?」
  克萊沃定定地看著雙葉那異常明亮的眸子,緩緩開口道:「是的,前段時間在三色庭院的時候你已經告訴了我,我派去火爪領的使者也發回了相同的反饋,但是……」
  老皇帝將自己那皮膚已經有些鬆弛的右手放在了那張『情報』上:「這又是什麼?」
  「當然是這次瘟疫事件衍生出來的麻煩啊,也就是所謂的附加問題,嗯,需要我們同步進行處理的附加問題啦~」雙葉輕輕拍了拍手,忽然傾著身子對旁邊眉頭緊鎖的西暮?西蒙問道:「尊敬的西蒙大公,您知道什麼樣的人會被瘟疫感染么?」
  穿著一絲不苟、髮型一絲不苟、鬍子一絲不苟的中年暗精靈用他那古井無波的猩紅色眸子細細打量著雙葉,過了好一會兒才淡淡地回答道:「皇帝陛下派來的信使告訴我,實力越低微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越高,而低階職業者則很難會被感染,除非傷口與含有瘟疫的血液進行直接且長時間的接觸,中階職業者以上可以做到完全免疫。」
  「沒錯,看來您果然是一個認真的人。」雙葉莞爾一笑,然後又扭頭看向她右邊的拉烏爾?鄧蒂斯:「那麼鄧蒂斯大公,您知道北邊那場瘟疫的傳播速度有多快么?」
  白髮蒼蒼的拉烏爾攤了攤手,俏皮地睜大了眼睛:「很抱歉,雙葉女士,並非我沒有西暮聽得認真,但那位信使並沒有告訴我這麼具體的事情,不過我猜它絕不會傳播得太慢,否則陛下也不會時隔多年重新召開最高會議了,對么?」
  「當然,您的分析完全正確。」雙葉站起身來,臉上的笑容慢慢斂去,隨後用一種低沉哀婉且極富煽動力的聲音緩緩道:「短短半個月的時間,米莎郡已經被全境感染,那些無法用元素與信仰驅逐的惡疫似乎能夠通過所有媒介進行傳播和增殖,它們無所不在、無孔不入,一個被感染者可以在短短几天內將瘟疫擴散到整個村子,一百個感染者可以在一夜之間讓瘟疫席捲全城,請諸位想想看,如果那些就連聖教聯合的神眷者都至今沒有解決的東西在帝國擴散開來……」
  她聳了聳肩,捲起手中那最後一張羊皮紙敲了敲自己的額頭,發出了一聲幽幽地嘆息。
  面色蒼白的費爾南大公在抖了一下。
  水晶狼大公愛米琳眉頭緊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巴洛卡大公低頭看著手中的那張紙,眼中隱隱閃爍著憤怒的火光。
  海珊大公面色陰沉地抽動了兩下嘴角,幾乎攥爛了那張羊皮紙。
  鄧蒂斯大公也不再笑眯眯地左看右看。
  西蒙大公一絲不苟地坐在座位上,正眯著眼睛看著剛拿到手中的情報。
  克萊沃皇帝眼眸低垂,似乎比之前蒼老了一些。
  只有至今沒有拿到那張羊皮紙的馬紹爾大公有些著急,這位雖然有些微微發福卻依然顯得英俊儒雅的中年人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先是低聲呢喃了一句『必須要控制住』,然後有些艱難地咽了下口水,轉向克萊沃大聲道:「陛下,如果雙葉女士所言非虛,那麼帝國即將面對一場規模空前的災難,我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我覺得……」
  「親愛的巴菲。」克萊沃並沒有去看這位坐在自己右邊的大公爵,只是低垂著眼眸輕聲道:「我想雙葉顧問應該還有話沒說完,而且她帶來的問題似乎並不只有這麼一個……」
  巴菲?馬紹爾有些困惑的『咦』了一聲,然後扭頭看向跟自己隔了一個西蒙大公的雙葉,沖她微笑道:「對了,親愛的女士,您好像忘了我的那份資料,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可以跟西蒙大公共看一份,我們小時候一起在騎士學院讀書時經常這麼……」
  「抱歉,巴菲。」西蒙大公卻是抬手按住了自己面前的那張羊皮紙,對馬紹爾搖了搖頭:「我想雙葉女士並不是『忘了』你的那份資料,而是並不想現在就給你。」
  巴菲驚訝看著自己這位老同學,表情很是茫然。
  「不用擔心,馬紹爾大公。」雙葉卻是忽然對他展顏一笑,揮了揮最後一張羊皮紙:「我再說幾句就把它給您,我自己是用不著的,上面的內容我已經全背下來了,所以請稍安勿躁。」
  馬紹爾大公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從善如流地點了點頭:「沒問題。」
  「好吧,既然我們的馬紹爾大公趕時間……」
  雙葉甩了甩她那頭垂及腰際的橙色長發,用一種十分慵懶的、與之前截然不同的語氣不緊不慢地說道:「那我現在就對帝國即將要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做下總結,那就是攜帶瘟疫的感染者正在不斷湧入火爪領,他們極度危險,只有少數強大的戰士可以毫無顧忌地看管他們,而且我們也不能隨心所欲地殺掉那些被感染者,因為變成屍體后的他們就算埋在土裡或是用火燒掉也會造成污染,我那位倒霉的哥哥在爛掉之後所散發出來的臭氣甚至能把許多精銳戰士熏出病來,何況大量屠戮本就不是長久之計,還要考慮到人性和名譽問題,至於放任和驅逐,在座的每一位都不會願意的……」
  愛民如子的愛米琳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所以這就導致了第二個問題。」雙葉攤了攤手,挑眉道:「火爪領的人手不足了,是的,人手不足……」
  她可以在最後四個字上加了重音,許多人的面色都嚴肅了起來。
  「至於人手不足的原因,我覺得至少有百分之一是因為火爪領民風樸素,對於夜生活並沒有太多熱忱。」雙葉被自己逗得咯咯發笑,然後走到巴菲?馬紹爾面前,將最後一張羊皮紙輕輕放到了他的面前:「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則是因為我們的好鄰居這幾年實在是太勤奮了~」
  馬紹爾渾身一僵,機械般地低頭看向了那張羊皮紙,然後整個人都陷入了懵辶狀態,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張紙哪裡是什麼有關瘟疫的資料,它根本就是一份比西蒙大公的頭髮還要一絲不苟的、被高度濃縮過的……
  捕奴調查日誌!
  雙葉戲謔的聲音在旁邊悠然響起……
  「這就是我之前說的——附加問題~」
  第二百五十四章: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