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夜不語詭異檔案下載
  3. 夜不語詭異檔案
  4. 第2146章 右手沒了(4)

第2146章 右手沒了(4)

作者: |返回:夜不語詭異檔案TXT下載,夜不語詭異檔案epub下載

我嘆了口氣:「可憐天下父母心。老兩口省下來的錢,八成都拿去給兒子宅了。」

李子軒的計算機配備不錯,不過主機里的硬碟已經被警局帶走調查了。書架上有大量價格不菲的珍藏版遊戲和手辦。我搜尋了一圈,並沒有找到可疑的東西。

「他嘴裡提到的老婆,到底是怎樣的存在?」我站在房子中間,覺得有些一籌莫展。宅男口中的老婆,大約都是一些宅男女神以及人氣動漫女性,甚至有可能是一款戀愛遊戲的女主角。

這範圍太大了。

而李子軒又很博愛,他的手辦,基本上熱門的動漫、遊戲女性人物都有。難道真如張哥所說,在這個屋子裡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線索?

我頹然地走出李子軒的房間,準備另想辦法,從另一個方向入手尋找沈科一家的下落。就在我踏出房門的一瞬間,自己整個人都呆住了。

怎麼回事。幾分鐘前進來時,客廳明明除了傢具空無一物。可是現在,居然有一個漂亮的倩影直直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明明是白天,屋子由於採光不好的原因,顯得很是昏暗。暗淡的光線下,那個坐著的人影有著藍色的短髮,精緻的五官。她低著腦袋,手裡端著一杯空著的茶杯,象是正在喝水。

我嚇了一大跳,心臟砰砰跳個不停。不是因為闖空門被人抓了現行,而是因為一個人都沒有的屋子,怎麼突然就出現了一個大活人?

自己瞇著眼睛,注視著那低著頭的女人。女人一動也不動,甚至端著茶杯的手也靜靜的,猶如凝固的一幅畫。

「這,不是真人?」我疑惑地看了一會兒,才確定坐在沙發上的女人,確實不是真的人類。那只是一個等身手辦。

自己三兩步走上前,觀察著這大約有一百五十公分高的手辦。整個手辦應該是按照一款最近大熱門的動漫女配角打造的,製造得惟妙惟肖。吹彈可破的皮膚、被窗外吹來的風吹動的藍髮絲,都賦予了它一種生命的力量。

難怪連我都被唬住了,以為是真正的人。

可是自己進門的時候,客廳里明明沒有這個手辦。我很相信自己的記憶,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何況手辦上那一頭藍色的短髮和這個灰暗老舊的家本就截然不同、反差明顯。我怎麼可能注意不到?

「房間里還有人,不止我一個!」我迅速地轉動身體,試圖想要找到將手辦擺到客廳的人的蹤跡。

只不過是移動了幾下頭,再看向手辦的時候。我頭髮都要炸毛了。剛剛還低著腦袋,手裡端著茶杯的等身手辦,不知何時抬起了腦袋,小嘴微翹,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眼神里,全是陰冷。

我被這手辦看得後背發毛,皺眉道:「這該不會還是電動的吧,高科技。」

說著正準備去檢查一下手辦究竟是怎麼回事,突然手機震動了起來。設置在門外的紅外線門鈴被人觸動了。

「趕緊溜。」我連忙朝客廳盡頭的陽台跑。自己進門的時候就已經擬好了逃生路線,陽台雖然有防護欄,但是出於防火逃生的概念,防護欄有一個可以從裡邊打開的小窗戶。從小窗戶爬出去,就能順著鄰居家的防護欄逃進走道里。

雖然是二十幾樓,不過並不危險。

就在自己衝到陽台的途中,手機不停地在震動。屋外來的人不止一個,而是好幾個。不象是房子的主人回來了。

隨著手機震動不停,我的心湧上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預感。我更加拚命的想要逃出去,就在自己爬上陽台防護欄,打開小門正準備往外探出身體的一瞬間,防盜門居然被整個撞開了。

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涌了進來,當頭一個人用手槍指著我:「你,跑什麼跑。下來!」

被黑洞洞的槍口對準,我無奈的苦笑,雙手抱頭從防護欄上跳下來。當自己看清楚了用槍指我的人的模樣時,自己猛地打了一個激靈。

張哥,居然是我的熟人張哥。這才一個小時沒見而已,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哥,發生什麼了?」我抬頭看著他。

張哥的臉抽了抽,當做不認識我的模樣,偏頭對手下說:「先銬起來。到屋子裡找找看!」

他身後的幾個手下當即走進了屋裡,沒幾下功夫就全都沖了進來。

「死人,有死人。一男一女,兩個人都是六十五歲左右。」其中一個警察嚇得上氣不接下氣:「剛死不久。」

我被人猛地按在了地上,戴上手銬。有人在我耳畔吼道:「你叫什麼名字。」

「夜不語。」

「夜不語,你現在被懷疑謀殺兩位老人。你可以聘請律師,也可以保持沉默……」

我稀里糊塗地被押到了爛棺社區附近的派出所,心沉到了谷底。

大意了,實在是大意了。老子肯定是掉入什麼陰謀中了!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我被關進去的偵訊室里,也有光。強光。

現在應該是中午十二點左右,由於手機和手錶都被收走了,我沒辦法準確地判斷時間。但是做一個大概的推斷,還是沒有問題的。

用來審問,類似檯燈的東西一直照著我。刺眼的光線照得我只能將眼睛瞇著,不太敢用力睜開。

這東西我熟悉,看到過許多次。只不過之前的每一次都是對準別人,而自己被對準,這還是第一次。過度的強光會打散人的注意力,瓦解一個人的頑固意志。這是心理學上的東西。

「張哥,這破燈對我沒用。要不,關了吧,浪費電。」我坐在審問桌后,戴著手銬,一臉平靜悠閑,彷彿只是進來旅遊的。

「嘿,浪費不了多少點。」張哥乾笑兩聲。

我撇撇嘴:「總歸還是納稅人的錢。」

「別嘴貧了,你殺了人知道不!」張哥大聲道:「兩個人。」

我也乾笑著,自己沒有開口說老子是被冤枉的。也沒有問屋子裡我老早就翻了一遍,根本就沒有人更沒有屍體。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