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武俠之神級捕快下載
  3. 武俠之神級捕快
  4. 第四百八十八章 終見

第四百八十八章 終見

作者: |返回:武俠之神級捕快TXT下載,武俠之神級捕快epub下載

跟著馬世勇,項央和郭慧玉兩個最終來到一處怪石嶙峋的山坳處,裡面扎了大約十幾頂帳篷,有兩個大型猛獸被扒皮拆骨,做了食物,大抵是野豬之類的。

只是還沒進山坳,就被兩個武功很不錯的高手給攔在外面,一個是和馬世勇一樣穿著黑衣,刺繡紅色殺字的七殺使者,另一個則是草莽氣息更重一些的江湖客。

「老馬,這兩位是什麼來頭?你擅自離開大葫山,將他們帶到這裡,如果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只怕門主不會輕饒了你。」

這個七殺使者和馬世勇差不多大的歲數,不過神態桀驁,說話的語氣壓迫力十足,看著項央和郭慧玉兩個,也是懷疑中帶著深深的惡意。

「老方,快點帶我去見門主,這兩位有重要的事情和門主商談,耽擱了你承擔不起。

還有,大葫山最近有異動,正道人士可能要大舉進山,正在掃場,我們要提早做準備。」

馬世勇和這個方姓七殺使者應該很熟悉,老馬老方的叫著親熱,不過可能也只是表面兄弟,因為這個姓方的很明顯在挑馬世勇的刺。

「這可不行,身份不明,就是來歷可疑,我甚至懷疑你和他們勾結,要對門主不利,老馬,還是把身份亮明了的好,我這也是謹慎的做法。」

這人說完,就不再關注馬世勇,而是上下打量項央與郭慧玉兩個,嘴角冷笑,似乎在打著什麼壞主意。

「憑你也想知道我的身份?接下我一刀再說吧。」

項央對馬世勇所言的正道將要大舉進山,也是有所觸動,覺得很有道理。

再加上他急於見到楚河,好查清楚趙青峰兩個的行蹤,對這個兩次阻攔的方姓七殺使很是不感冒,甚至帶著不耐煩。

項央如今的刀法可以算的上大家,刀道造詣驚人,以手作刀,手掌彷彿刀身,一記劈出,宛如大刀開山,威猛霸道,又帶著隱隱不可窺見的變化。

這一刀實則不過發揮出項央自身五成的力量與刀法,和那日斬殺花不同的驚艷一刀根本無法相提並論,然而威力仍舊不是七殺使這一級別的人能夠接下的。

就像面前的這個方姓使者,驅動身體想要迎擊迎面而來的掌刀,卻發現自身周圍似乎被一股股無形的氣流纏住,動也不能動,而就算能動,也覺得自己實在接不下這一刀。

好在項央並沒想著殺人,他只是來找楚河的,刀氣外放快要劈死方姓七殺使的剎那,倏而消失無蹤,顯得舉重若輕,收放之間盡顯武道修為與造詣。

「好厲害的刀法,方兄,你沒事吧?」

那個江湖草莽氣極重的大漢詫異的看了眼項央,一記手刀有如此威力,必然是碾壓七殺使一級的人物,看他又沒有傷人,應該沒有惡意。

「沒事,好,這一刀我記住了,門主現在就在中營之中,你們自己去吧。」

這人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驚疑不定的看著項央,他自問修為不俗,像馬世勇這種走歪門邪道的人根本不放在他眼裡,卻沒想到項央一招就能將他擊敗,看樣子還沒發揮完全,這差距太大了。

「或許這是一個類似門主一樣的後天絕頂高手,難道他們知道門主找到了通脈藤,想要分一杯羹?」

馬世勇蒼白的臉色微微一笑,方恩此人向來自負,不把他放在眼裡,這下子該知道天外有天了吧。

進了山坳,項央眉頭微皺,難怪這馬世勇敢帶著他來這裡,這麼多的高手聚在一起,再有武功莫測的楚河,他想要全身而退都有些懸,更別說帶著郭慧玉這麼一個拖油瓶。

「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我和郭慧玉沒看錯楚河,他沒有行險一搏的勇氣,不然我們就危險了。」

項央想到的,郭慧玉自然也想到了,不過她自問還算了解楚河,有她的身份,再加項央手上的名捕令,策動他說出趙、竇二人的行蹤,應該並不難。

經過層層通稟,項央和郭慧玉兩個終於見到了楚河,一個名震延熹,實力勢力都是旁人不可及的人生贏家。

楚河年歲不小,應該也有三十多了,然而項央與郭慧玉眼中的男人卻很年輕,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圓眼鷹鼻,天庭飽滿,一眼看去並不是很英俊,但越看越有魅力。

楚河坐在寬敞營帳的正北方向,身前是一個方形的案桌,右側一個簡易的兵器架上掛著一柄闊刀,刀鍔宛如虎口,刀身雪亮,刀刃暗紅,顯然是一柄殺戮武器。

「你們兩個想見我?為什麼不以真面目示人?楚某向來好客,兩位大可不必擔憂。」

此時楚河已經將馬世勇打發下去,帳篷之內只有他們三個,看起來也有些好奇,手裡端著一碗清茶,吹了吹說道。

山上艱苦,然而他卻是享受的性子,每天一杯喜歡的茶水雷打不動。

項央和郭慧玉互相看了一眼,點點頭,同時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下,露出真容。

「在下神捕門銀章捕快項央,這位是紅衣名捕郭泰山郭大人的二千金,見過楚門主。」

項央恢復原貌,一改之前醜陋容顏,雖然也不是極端英俊,倒也說得上剛毅十足,讓顏控的楚河舒服不少,嘴裡的茶水也越發香甜。

尤其是郭慧玉的容貌,十分為滿,怎麼也能打的上八分,精緻細膩,要不是現在一身男人裝扮,肌膚被藥粉變黃,影響了美感,九分也能夠的上。

只是聽到項央的介紹,楚河有點淡定不起來了,猛的從案桌後站起,手上的茶杯因為心緒激動,直接被捏碎。

項央也就罷了,神捕門的銀章捕快,不高不低,論身份勉強能和他說的上話,不值得他如何重視。

郭慧玉就不同了,這女人背後站著一尊先天高手,還是神捕門的紅衣名捕,他可不能怠慢。

他能混成亦正亦邪,在黑白兩道中左右逢源,神捕門的高層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當然,真假先不說,該有的姿態還是要表現出來的。

「哈哈,原來是項捕快和郭姑娘,二位乃是貴人,怎麼有空來山野之中尋楚某呢?

若是早知兩位要來,前日宰殺的兩隻野味就多留一些,好款待二位貴賓。」

楚河驚訝之後就是滿面笑容,比起之前的拿捏架子,瞬間轉換風格。

當然,項央也知道大部分原因來自郭慧玉,當初他竭力救出郭慧玉,也跟聽到她身份大有關聯。

如果楚河十分冷淡才是怪事,要當心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