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鑽石寵婚:妻色似火下載
  3. 鑽石寵婚:妻色似火全文閱讀
  4. 172她卻不需要追逐我的腳

172她卻不需要追逐我的腳

作者:葉清歡


  郁霆舟的聲調並沒有起伏,也沒有停下餵食陸清漪的動作,甚至給人一種不悅的感覺。
  梁子韻忽視著這一點,還是揚起微笑:「二哥,我的演奏會是明天晚上七點半,希望你和姐姐能來給我加油,我們是一家人不是嗎?」
  他們是一家人,所以用這個理由無非是地提醒他做為兄長應該出席她這個妹妹的演奏會。
  「明天我要在家照顧漪漪。」郁霆舟說得很簡潔,更多的是考慮陸清漪的身體情況,而不是在乎梁子韻的邀請。
  由此可見,在郁霆舟的心裡自然是陸清漪更為重要。
  梁子韻的目光微微向了陸清漪:「姐姐可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非常希望看到姐姐可以來給我打氣。」
  「子韻放心吧,只要我身體允許肯定會來的。不過最近是真的太累了,也只能看明天的情況了。」陸清漪也沒有把話說滿,而是留有餘地,「天色太晚了,子韻妹妹明天還要演出,那就趕緊回去睡個好覺,明天能美美的。」
  梁子韻唇角的笑弧加深,然後點了一下頭,這才離開。
  李嫂也默默退開身去,並替他們帶好了門。
  一室安靜下來,郁霆舟彷彿沒有受到一絲的影響,繼續專註地餵食著陸清漪。
  「人都走了。」陸清漪盯著那勺粥,提醒著他。
  郁霆舟卻把粥送進她的剛好張開的嘴裡,眉眼間透著一抹清冷:「你認為我對你好是的演戲?」
  「不是,我是想說我可以自己來了。」陸清漪伸手去,想要接過他手裡的碗。
  她剛才也是想在梁子韻面前表現出她和郁霆舟恩愛的加的模樣才這麼矯情的,現在人走了,自然也別這麼作了。
  她本是一向獨立慣的人,被郁霆舟這樣高高在上的男子如此溫柔寵溺以待,她還真有些不好意思呢,可心裡卻又因為他如此貼心的舉動而心悸,她覺得自己怕是會一直貪戀這樣的溫暖,從此沉溺。
  「我做事都是有始有終,半途而廢不是我的風格。」郁霆舟深淵般的眼潭盯著她的眼睛,一語似乎雙關。
  陸清漪被他的眸光盯得有些心跳加快,她不敢再直視他的眼睛,輕斂下了濃密的長睫來抵擋這份讓她有些無法招架和炙熱。
  最後一口粥喂完,郁霆舟把碗放下:「夜深了,填飽了肚子就趕緊休息。」
  郁霆舟起身,彎著腰,扶著她躺下,並替她把立起的枕頭放下,讓她能睡得舒服。
  郁霆舟拿碗準備轉身時陸清漪拉住了他的手:「你……不睡嗎?」
  他照顧她到半夜也沒有休息好,他的眼下有著一絲倦意,還有一頭利落的黑髮有些凌亂,但卻不失他的帥氣,更是透露出一種男人的慵懶與性感。
  這個男人什麼模樣都是最撩人的。
  「我收拾一下就來。」郁霆舟輕輕握了握他的手。
  陸清漪這才鬆開了握住他的手,看著他拿著碗走到茶几邊上把空碗放下。
  郁霆舟又折回來,取了灰色的絲質睡袍,卻見陸清漪的視線就一直盯著他。
  他命令著她,卻飽含著溫柔:「閉上眼睛,睡覺。」
  陸清漪彎了彎唇角,然後點頭,這才在他的目光注視下閉上了眼睛。
  郁霆便去了浴室,陸清漪聽著嘩嘩的水聲,彷彿催眠曲一樣,她漸漸地陷入了迷糊之中。
  過了好一會兒,陸清漪感覺到自己的身邊的位置陷了下去,一具溫暖的身體散發著讓她熟悉的體溫與氣息。
  陸清漪本能地翻了一下身,伸手去摸郁霆舟,掌心下是他結實有力的背部。
  她緩緩睜了一下眼,發現他是背對著自己睡的。
  以前很多次不都是他主動抱著她睡嗎?
  而且剛才他明明還對她溫柔有加,這會兒怎麼就背著她了,難道是不想看到她?
  這樣的落差讓陸清漪的心裡很不平衡,她用食指輕輕地戳了戳男人的背肌:「你轉過身來啊。」
  「累了。」郁霆舟的聲音有一絲暗啞。
  陸清漪微微咬了咬唇,他白天工作,晚上照顧她,肯定是累了,那她還是不要吵他了。
  她盯著他寬闊的背脊看了好一會兒,這才乖乖的閉眼重新入睡。
  可是她卻怎麼也睡不著,她平躺著睡,又翻身背著他……折騰了好幾個回合,雖然有些困,但就是睡不著。
  陸清漪這麼動來動去,自然是會影響郁霆舟休息,甚至把被子大半都拽到了自己這邊來了。
  郁霆艏被晾著,依然保持著背對她的姿勢:「你在幹嘛?」
  「我突然睡不著了。」陸清漪指尖揪著被子。
  「閉上眼睛乖乖睡,別動來動去。」郁霆舟拉了一下被她奪走的被子把自己蓋著。
  陸清漪就順拋靠了過去,將臉貼在他的背上:「你抱著我睡,我就不動了。」
  她話一出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才說這麼不矜持的話來,竟然主動邀請郁霆舟抱著她睡。
  不過以前都是他主動抱她,她在他的懷裡覺得安全無比,所以也能很快就睡著。
  「別鬧了。」郁霆舟道。
  「我沒鬧,我……」陸清漪一手撐著他的肩,微微抬起自己的上身,看著他刀刻般的容顏,他閉著眼睛,睫毛很長很誘人,「是你幹嘛突然對我這麼冷淡?」
  郁霆舟突然就睜開了利眸,陸清漪這個姿勢讓她淡粉色的睡袍領口更低更松,春光隱現,讓他眸色如墨幽深。
  他一個轉身就把陸清漪給壓制住,長腿壓在她的腿上:「看來你是很喜歡我對你熱情。」
  陸清漪眨動明眸,在他抱住她的那一瞬間,她自然也感覺到了他所說的「熱情」。
  她也無法淡定的臉紅了起來,很是小心翼翼地道:「我就是想你抱著我睡而已……沒有別的企圖。每天晚上你都會抱著我睡……」
  她細如蚊訥的解釋,反倒是讓人覺得她很是心虛。
  郁霆舟無奈:「今天情況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陸清漪不明白,「還是你不想抱了?」
  「你難道不知道小別勝新婚嗎?我們已經一周沒有同床共枕睡在一起了。」郁霆舟的手指撫過她的髮鬢邊,語氣幽幽,「而且你身體不適,我沒有那麼好的控制力,怕傷到你。」
  他不是不想,只是在隱忍自己,只為護她周全。
  一周不長,但對於一對年輕的夫婦來說已經算長了,他碰到她就怕會是乾柴遇到烈火,不能自抑。
  「郁霆舟……」陸清漪因為動感,又因為誤解他,而感到羞愧,她的眼裡水波涌動。
  他怎麼可以這麼好,處處都替她著想。
  「好了,別太感動了。」郁霆舟將她的頭按在他的懷裡,「你這樣的狀態,也只會讓我不盡興,所以先放過你。」
  「流氓。」陸清漪嘴上這麼罵著,心裡卻是暖暖的。
  「所以休息好把身體養好,別讓我等太久。」郁霆舟醇厚而磁性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擁有著蠱惑人心的力量。
  她抬起頭,看著他堅毅好看的下巴,陽剛而優美的線條讓人無論從任何角度看他都能感受到他高顏值的衝擊,讓人無挑剔的完美。
  「郁霆舟,你對我這麼好,我怕如果有一天我離不開你了怎麼辦?」陸清漪抬起纖細的素指,指腹輕輕觸碰著他的下巴線條,帶著眷戀。
  「離不開就抓緊我。」郁霆舟教她。
  「萬一你要鬆開我的手怎麼辦?」陸清漪的心裡浮起小擔心,「或者說我們不得不分開怎麼辦?」
  「那裡有那麼多的怎麼辦?」郁霆舟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扣在一起,用行動來證明他會牢牢握緊她的手,不離不棄,「能不能對我們的婚姻有點信心,不要對我存有疑慮,只要你全心全意相信我,所有的一切都交給我,你所害怕的都不會發生,因為有我在你的身邊,只要你不離開,誰也趕不走你。你就是我的郁太太,我的妻子。」
  他的聲音輕柔緩和,但卻充滿了力量,也給人無比的安全感。
  陸清漪聽著他的這番話,心湖平靜:「好。」
  「這就對了。」郁霆舟低頭,在她潔白的眉心落下了一個輕吻,彷彿蝴蝶的翅膀輕輕地撫過般溫柔。
  陸清漪輕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份美好的悸動。
  下一秒,她感覺到他的離開,自己的身邊空空的。
  她猛地睜開眼睛,看到郁霆舟退開身準備下床,她抓住他的手:「郁霆舟,我突然發現我好像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空氣靜默,他們四目相對。
  陸清漪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這樣的動情搞亂來
  「喜歡自己的老公就對了,否則你還想要喜歡別人嗎?」郁霆舟的唇角勾起來,眼底的愉悅像星光一樣絢麗璀璨。
  陸清漪也微微一笑,是啊,自己的老公不喜歡,難道讓給別人女人喜歡嗎?
  「乖了,睡覺。」郁霆舟安慰著她。
  陸清漪再一次努力入睡,卻又再一次到浴室門打開,響起了嘩嘩的水聲……
  等到他再一次回到床上,她能感覺到他肌膚上的冷意。
  剛才他是去沖了冷水了……
  陸清漪這一次不敢再妄動了,而郁霆舟則主動握住她的手,陸清漪彎著唇角滿足地笑了。
  早上,7點整,郁霆舟穿著一身灰色的運動衣出了郁宅,他多年來一直都堅持晨跑,除非生病起不了床,或者趕早機出差可能會調整。
  郁霆舟剛跑出門不久,就聽到後面有人叫他:「二哥,晨跑嗎?今天好巧遇上,不如我們一起吧。」
  郁霆舟只是輕回了一下頭,看到染子韻也是一身灰色的運動服,扎著高馬尾,空氣瀏海顯得她整個人更加甜美可人。
  他收回視線,彷彿沒看見她一樣,繼續邁著著長腿。
  梁子韻以為自己郁霆舟后,他會停下來等她和她一起,結果他只是淡淡看她一眼后就繼續加快了步伐,完全沒有要等她的意思。
  梁子韻跑上前去,和郁霆舟並肩跑著:「二哥,我也喜歡早上跑步,以後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跑步?」
  郁霆舟沒有說話,只是專心跑步。
  梁子韻見自己搭話被郁霆舟給忽略了,有些小心酸,可是她卻還是很高興的,畢竟可以陪著郁霆舟跑步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也只有這樣的時間才會真正是屬於他們的,就好像她是擁有他的。
  自從郁霆舟蜜月回來住在郁宅后,她就一直暗中觀察著郁霆舟的一切,比如習慣,喜好,忌諱等等。
  她發現郁霆舟每天早上七點準時出門跑步,而陸清漪則沒有陪同,她觀察了一段時間確定了郁霆舟是一個人後她可以說是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非常的高興。
  她終於可以有和他單獨相處的時間,而不被人打擾,尤其是陸清漪不會橫在他們中間了。
  她計劃了許久,終於在今天主動上前。
  梁子韻覺得就這樣陪著他,看著他也是滿足的。
  有過往的人看著他們,因為俊男美女所以回頭率也是挺高的,甚至有被吸引的女生道:「你看他們是情侶耶,好般配的一對。」
  「你怎麼知道他們是情侶?」另一個女兒問道。
  「你沒看到他們穿的是情侶裝和情侶鞋嗎?」那個女孩子對同行的女孩子給了一個「你怎麼這麼笨」的眼神。
  「那也不一定啊。」女孩子反駁。
  「這麼般配怎麼可能不是。」
  女孩子一邊爭論一邊跑遠,但那句他們是的話讓梁子韻的心裡發甜。
  她就知道她和郁霆舟才是最配的。
  反觀郁霆舟已經加快了自己腳步,不一會兒就把沉浸在自己情緒里的梁子韻丟在了身後,等她發現后已經被郁霆舟給甩得有些遠了。
  梁子韻只能加快跑去在後面追著郁霆舟:「二哥,你能不能慢點……等等我。」
  郁霆舟依舊充耳不聞,沒有等她,反而將她越拋越遠。
  梁子韻跑了一段后,已經追不上郁霆舟了,她累得站在原地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氣。
  梁子韻咬牙,看著他的背影,心裡自然是不甘就這麼放棄的。
  休息了一會兒,梁子韻又開始繼續追,可是卻一直沒有追到郁霆舟,直到在郁宅的大門內,郁霆舟在那裡做著一些拉伸運動。
  他看到梁子韻回來了,便停下了動作,用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郁霆舟運動過後依然那麼帥氣不減,流下的汗水都在增加他的男性魅力,迷人到荷爾蒙爆棚,讓梁子韻那一顆小心臟都快承受不住那樣劇烈的心跳了。
  反而她自己因為追著郁霆舟跑,漂亮的妝容都有些花了,秀髮也那剛才那個一絲不苟了,一臉一身的汗,讓她難受,而且與他的優雅相比,她顯得有些狼狽。
  「二……二哥。」梁子韻的眼底閃過一絲的驚喜,他是在等她嗎?
  「如果沒有這個體力不如回去多睡一會兒,少玩那麼多心眼兒。」郁霆舟冷冷地說完便大步走開。
  梁子韻卻跟在他的後面:「二哥,我會努力追上你的腳步的。」
  「現實點吧。」郁霆舟冷冷瞥了她一眼。
  郁霆舟邁著長腿往屋裡走,一直上了樓。
  梁子韻則跟上了樓,郁霆舟在卧室門前擰開門,梁子韻卻在此時大聲道:「二哥,謝謝你今天和我一起晨跑,我會加油的。」
  她這話是故意說給屋裡的陸清漪聽的。
  郁霆舟卻回頭,用冰冷的目光瞪了她一眼,那股寒氣彷彿要讓她凍結。
  「梁子韻。」郁霆舟生氣了才會這樣直呼其名。
  「我……我說的是事實。」梁子韻忍著身體的顫抖,想要在陸清漪面前挽回一點面子,「只是跑步而已。姐姐不陪你,我陪你,每天都陪你。」
  「那又怎麼樣?你根本追不上我的腳步,也永遠不可能。」郁霆舟擰眉,「而她卻不需要追逐我的腳步。」
  ------題外話------
  又耽誤了兩天,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