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扶一把大秦下載
  3. 扶一把大秦
  4. 第639章 誠服

第639章 誠服

作者: |返回:扶一把大秦TXT下載,扶一把大秦epub下載

嬴高這話說完,腓力五世只能是一點脾氣都沒有的低下了頭,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因為嬴高所說的話每一句都是有著十分的道理的,自己最後也看出來了,羅馬的騎兵是有著不小的進步的,但是自己則只不過是在心裏面的想法上進步了,但是軍士們的戰鬥力卻一直停滯不前。

特別是在馬其頓有了大秦這個強有力的盟友之後,更是在招兵買馬和訓練上不知道鬆懈了多少。

自己作死的,自己當然是要承擔後果了,現在正是腓力五世作死之後所產生的後果應驗的時候。

見腓力五世不說話了,嬴高當然知道他的心裏面大概是怎麼想的,於是又說道:「羅馬人如今的能力已經是和我們大秦不相上下,就算是真的打起仗來,我們也並沒有必勝的把握,而馬其頓的地界,既能夠直接進攻埃及,攻下整個地中海,距離羅馬的領土也是比塞琉和孔雀王朝不知道近了多少,所以我們想要滅了羅馬的話,馬其頓的一些領土還是要在我們大秦的掌控之下才行。」

嬴高這話說的還算是相當的含蓄的,但是要是翻譯過來的話,就是你們馬其頓的土地,應該給我們大秦一些了,而且這一些可一定不是小數目,嬴高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大秦要把馬其頓的土地作為是攻打羅馬橋頭堡的,這就需要在原來屬於馬其頓的領土上大量的駐軍以及運送物資。

「既然整個馬其頓都是大秦從羅馬人的手中救出來的,大秦想要馬其頓的領土,我們自然是沒有任何的阻礙之意,我么么馬其頓也是願意作為大秦的附屬,和大秦一同攻打羅馬人!」

腓力五世其實在來之前就已經基本上想好了,他這次來別的不說,就算是大秦想要所有的馬其頓的領土,他也是得點頭答應的,他想要讓自己的後半生正常的活下去的話,就必須得答應嬴高的條件,他已經打探的差不多了,不管是之前孔雀王朝的君主舍利輸伽還是塞琉的君主安條克三世,那都是在大秦的都城咸陽城裡面生活的相當的不錯了,特別是有一些真才實學的安條克三世,還在大秦的領土之上成為了一個客卿,自己要是不能被嬴高信任繼續留在馬其頓的地界上的話,無非也就是和安條克三世差不多的情況。

「好,既然如此,朕也不會將你對馬其頓人的控制權立刻就解除掉的,這幾日的時間之內,朕會讓蒙恬將軍把我們大秦想要利用的幾個城池羅列出來,之後大秦的軍隊就可能會接管這幾座城池,若是有何需要你們幫助之處,蒙恬將軍也是會告知於你的,朕此來,其實就是為了攻下羅馬,羅馬人不被朕擊潰,朕是絕對不會回去的。」

這一下子腓力五世對嬴高就是佩服的幾乎五體投地,人家專門就是來滅了羅馬人的,那得是有多大的信心才能說出來這樣的話。

腓力五世知道,嬴高這麼說的意思就是讓他在後面給大秦的軍隊做好後勤保障工作,雖然沒有把話說在明面上,但是卻擺明了已經把你當成是小弟來使喚了,但就是這樣,在腓力五世看來自己起碼還能以馬其頓君主的身份存在一段時間呢,比安條克三世和舍利輸伽不知道好了多少,所以這個差事他還是要乖乖的去做的,畢竟就現在這個情況下,自己要是不跟著大秦的話,也只有被滅掉一條路。

「君上儘管吩咐,滅掉羅馬不光是君上的夙願,我也是十分支持,不管君上有何吩咐,我們都是會竭力支持!」

嬴高當然也知道這不過就是腓力五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一種表現,但是他現在要的就是這麼一種效果,雖然原本嬴高的想法是腓力五世有點骨氣,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直接把他像是安條克三世那樣送到咸陽去,然後由自己人控制馬其頓的領土。

但是那樣做可能會造成的結果就是馬其頓的將領和百姓對於大秦十分的抵觸,那樣的話嬴高光是控制馬其頓可能就需要很長的時間,而現在這種情況之下,顯然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直接給腓力五世下命令,肯定是要比自己指揮那些馬其頓人要好。

又叮囑了腓力五世一番之後,嬴高並沒有多留腓力五世,而是直接就把他放回去了說是讓他回去好生準備,好讓在大秦有需要的時候能夠立即做出反應。

在回去的路上,一直跟著腓力五世的一個將領不由得在腓力五世的身邊說道:「這大秦對我馬其頓如何吆五喝六,我們回去之後整頓了人馬又何必聽從他們的意見,一旦他們真的想要將我們馬其頓的領土據為己有的話,我們何不直接讓他們看看我們馬其頓騎兵的厲害?」

顯然腓力五世麾下的這個將領對於他們目前的處境還是十分不滿的,而且他並不認為大秦能夠凌駕於他們之上。

聽了他的這話之後,腓力五世嘆息了一聲,搖頭道:「我們已經被證明了在羅馬人的騎兵的攻擊之下毫無還手之力,而大秦的騎兵,只可能比羅馬人的騎兵更加的厲害,我們要是回去之後就對大秦爽約的話,等待我們的將會是比上一次更加強悍的敵人,我們能夠在和這樣實力的敵人的戰鬥中取得勝利嗎?要是不能的話,馬其頓這個名字將再也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腓力五世這番話說完之後,他麾下的將領當時就啞口無言了,他不知道為什麼,腓力五世是個有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們也都是不錯的將領,馬其頓的騎兵也一直在按部就班的訓練,為啥這才短短的兩三年功夫,不但打不過羅馬,連大秦都打不過了,他們一時間根本就接受不了這麼大的改變,但是結果又殘酷的呈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君上,那我們……」

「這世界早晚都會是大秦或者是羅馬人的,我們要是不想就此滅亡,就只能暫時依附於其中的一個,成王敗寇,我們的戰士無法在站哦度中取得勝利,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就永遠都不會是主宰的。」

腓力五世也是站在雲端許久的人物了,這一切他看的十分的明白,各個勢力之間的爭奪說白了就是一點,那就是兵力上的爭奪,你麾下的軍士要是能打得過人家的話,你自然就能屹立在雲巔之上,要是你麾下的軍士不能打得過人家的話,留給你的路就只有兩條了,一條是成為人家的附屬勢力。另一條就是走向徹底的滅亡。

如今要是讓馬其頓走向徹底的滅亡的話,那肯定是這些人心裏面所不能接受的,所以腓力五世只能是選擇了第一條路,他知道,想要讓他麾下的將領,軍士還有馬其頓的百姓們認同這件事是十分不容易的,但是只有自己在,只要馬其頓這個名稱還在,那麼就總會有人銘記著馬其頓的那一段輝煌的歷史的。

「那君上以為,大秦和羅馬,到底哪一方能夠稱霸與世,如今君上選擇了大秦,依我看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羅馬人就算是我們服軟了也肯定是會對君上和我們馬其頓的將領行那殺之而後快之事的,但是一旦最終大秦在和羅馬人之間的戰鬥中不能取得勝利的話,等待我們的依舊會是滅亡的結局。」

「不錯,這個世界上,要是有我們馬其頓,就最終不會有羅馬,要是有羅馬人的話,最終也就不會有我們馬其頓,但是之前給我的並非是只有大秦一個選擇,我們之所以選擇大秦,是因為我在大秦將領和軍士的身上看到了一種羅馬人沒有的潛力,大秦人現在無疑擁有一個十分強悍的皇帝,他能夠在遙遠的幕後指揮著大秦的將士們攻下了孔雀王朝和塞琉的地界,就足以說明大秦將士們對於這個皇帝的忠心和這個皇帝的遠見,還有,他在大秦的地界上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沒有人能左右他的決定,更沒有人能夠撼動他的尊嚴,最重要的是,他還不到三十歲。」

腓力五世的腦袋顯然也不是白長的,他對於大秦的分析還是十分的透徹的,今天他雖然不過是第一次見到嬴高本人,但是一看嬴高的言談舉止,同為君主的他就知道嬴高是個啥樣的人。

「那羅馬這一代的執政官的據傳言也是十分的強悍,要是沒有他的屢次阻攔的話,我們這幾次也不會全部失敗,大秦的皇帝再厲害,看他的模樣好像也是不能親自帶兵出征,人家羅馬的執政官可是能夠親自在前線指揮的。」

「羅馬的執政官再厲害,他也並不是羅馬的君主,也不是羅馬的皇帝,在他的背後還有羅馬的元老院,一旦羅馬人遇到了大事的時候,元老院並不一定會一直跟羅馬的執政官一條心,要是他一直打勝仗還好說,一旦哪一天打了敗仗了,元老院可就會換成另外的一副嘴臉了。可惜我們馬其頓並不是那個能夠讓羅馬人打敗仗的勢力。」

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之後,腓力五世不再說話了,他知道,自己這輩子,應該是不會有什麼機會了,能夠最終保住馬其頓的名號,就已經是自己所能夠做出來的最大的成績了。

當腓力五世從塞琉回到了馬其頓之後,羅馬的執政官也從馬其頓回到了羅馬的地界上,對於這一次自己功敗垂成的經歷,他還是十分氣憤的,如果大秦不是在那個時候加入了進來,他是完全有機會把馬其頓的一大半領土都划入到自己的麾下的。

但是大秦人就是在這個時候加入了進來,不管是時機還是兵力都把握的是那麼的準確,以至於最終成功的摘了桃子。

這一戰對於羅馬人來說損失還是十分的慘重的,他們以近乎十萬人的代價收割了腓力五世不少於十五萬精銳騎兵的性命,要不然的話腓力五世當然也不會直接就跟大秦服軟了,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時代里,不管是什麼樣的勢力,都難以在損失了十五萬最為精銳的大軍的情況之下保持著對最強悍的勢力的戰鬥力。

羅馬人這一戰的目的非常的明確,那就是去攻打馬其頓,在這樣的目的下,這一次的行動顯然是失敗了,所以羅馬執政官回到羅馬的境內之後,得到的支持也並不是十分的多。

特別是羅馬的元老院,因為在他出發的時候曾經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有信心能夠滅掉腓力五世,但是現在卻是鎩羽而歸,顯然是無法讓元老院的人滿意的。

「為何大秦的軍隊一出現我軍就直接潰敗了,我們為何不像擊潰馬其頓人那樣將大秦的騎兵也擊潰?」

當羅馬的執政官面對著羅馬元老院的時候,元老們的第一個問題正是他們心裡的確不能理解的,為什麼羅馬騎兵能夠把腓力五世麾下的人給打的落花流水,但是在跟大秦騎兵交戰了一次之後直接就撤軍了,雖然羅馬的大軍的確是在和腓力五世麾下的戰士的交手中損失慘重,但是在那個時候並非是沒有一戰之力的。

面對這樣弱智的問題,羅馬的執政官心裏面有一種想要直接把問出這個問題的老頭子一刀砍了的衝動,他知道,在自己率領的大軍中肯定是有著元老院的人的。

而且元老院的人派去的人根本就不會摻雜任何的個人情感的將戰爭的情況告知元老院,他們只會陳訴事實,但是聽到了事實之後,他們又完全不知道執政官到底是為啥會做出當時的決定,所以他們會用自己腦袋裡面想象出來的東西去質疑他的決定,這無疑是十分愚蠢的行為。

「因為我們的騎兵在實力上並不能完勝大秦的騎兵,這些年我們在進步,大秦也在進步,再加上我們乃是疲敝之師,苦戰下去,只能一樣的結果。」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