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護國公下載
  3. 護國公
  4. 第四二三章 護國公夜探洛陽

第四二三章 護國公夜探洛陽

作者: |返回:護國公TXT下載,護國公epub下載

下午時候楊慶就收到了回復……

「還是拒絕?」

楊慶有些愕然地說。

李自成再次拒絕了他的君子之戰提議,很顯然上過一次當的老李不準備上他第二次當,當年揚州之戰的教訓記憶猶新啊!雖然那次是因為多爾袞背刺,但如果不是在揚州和楊慶打什麼君子之戰,順軍全線進攻說不定他就能進南京城了,那樣就算多爾袞奪了北京也沒什麼。

李自成的八十萬大軍一樣可以迅速控制江浙,然後憑藉財力優勢重新打回去。

揚州之戰卻讓他進退不得。

所以這次他不準備聽楊慶的鬼話忽悠了!

君子之戰?

裝逼是要付出代價的啊!

李自成又不是不知道雙方軍隊的差距,楊慶的精銳可是全燧發槍,桂軍和明軍的戰鬥早就證明了,哪怕訓練有素,火繩槍加長矛的步兵也頂不住燧發槍線列的齊射,雙方同一時間火力投射量不是一個級別。

更別說明軍的大炮更多。

旅級單挑他毫無勝算,既然是必敗的結果,那為何還要被楊慶牽著鼻子走?

馬寶有些尷尬地向楊慶告辭,他和部下幾個將領匆忙返回虎牢,準備接下來雙方不可避免的大戰,看得出他們也很失望,但作為李自成的部下他們只能服從首領的意願。而楊慶則頗有些無語地看著前方這座著名的關城,他實在想不通李自成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了,他這其實就是給李自成一個和平解決雙方關係的機會。

輸了李自成以藩王入朝。

他又活不了多久了!

「有洛陽的城圖嗎?」

楊慶問跟隨他的錦衣衛鄭州站站長。

「有!」

後者說道。

緊接著他從隨身攜帶的一個皮箱里拿出一副地圖。

「這是洛陽站畫的,圖上時間不超過一年,參謀總部,南衙,鄭州鎮守府,鄭州站各一份。」

他說道。

楊慶打開看了看。

這幅地圖很有抗戰前日本間諜在各地畫的城市圖風格,實際上錦衣衛有專門的測繪學堂,甚至有不少簡陋的儀器。測繪員也是由那些工筆畫家專門進行教導的,配有專用的畫筆和繪圖儀器,錦衣衛在重點城市的情報站都配有。他們這些年繪製了大量重要城市的地圖,甚至包括北京城的地圖在參謀總部也有,而且都是極其詳實的。

「帶你的部下回陳州!」

楊慶揣起地圖然後對李占春說道。

「護國公,您是要?」

鄭州站長小心翼翼地說。

「李自成不想見我,那我就去見他好了!」

楊慶說道。

說完他上馬緊接著向氾水而去,留下後面一幫目瞪口呆的手下。

的確,李自成不想見他,那他就去見李自成好了,護國公光明正大地進虎牢關還有些麻煩,但翻山越嶺潛入就很容易了。實際上第二天上午他就已經看到了洛陽城,換了一身普通老百姓衣服的他,說著洛陽方言堂而皇之地走進這座古城。這裡的確已經大軍雲集,到處都是穿著順軍或者說秦藩灰色軍服的士兵,這些軍服還是在江浙一些小制衣廠訂做,不過讓楊慶意外的是,他能看到的絕大多數都是公社兵。

公社兵和常備軍很好區分。

看身體狀況就行。

李自成的常備軍待遇絲毫不比明軍正規軍差,畢竟他的常備軍數量並不多,至少相對於他目前的實力來說並不多,而充足的財力讓他在士兵待遇上可以足夠大方。那些公社兵只是能吃飽而已,甚至一些地方還不會太飽,他們就是普通社員,或者說普通自耕農,只是定期軍事訓練,本質上並不是軍人。但常備軍可是經常吃魚肉的,李自成從南方購買糧食的時候也經常買魚罐頭。

這東西並不貴。

因為拖網捕撈的推廣,沿海漁業都是過剩的,在沒有冷藏技術和現代運輸的情況下,沿海捕撈的鮮魚賣不出多遠,夏天出不了海岸五十里。就算賣也不值錢,推一車馬鮫魚不一定換一袋子糧食,反正當天賣不出去結果也是扔掉,相反曬鹹魚或者製作魚肉罐頭卻可以大幅增加收入。後者都不需要馬口鐵罐,就是一個陶罐也能行,重鹽重香料高溫煮到稀爛再用黃泥之類東西密封。

無非就是保質期短一些。

畢竟這種密封手段,和軍用的馬口鐵罐不是一個級別,明軍現在的野戰鯨肉罐頭吃幾年甚至幾十年都沒問題。

陶罐肯定不行。

但半年以上還是毫無壓力的。

李自成的常備軍糧食管飽,鮮肉也不是稀罕物,他那裡有的是地方放牧牲畜,現在都跟楊慶學在秦嶺群山裡面牧豬了,魚和水果罐頭也經常吃到,營養水平遠超公社兵。

兩者身體狀況一眼就能看出來。

但楊慶在洛陽城裡卻極少看到常備軍,他不需要特意分辨,參照明軍普通士兵的標準就行,身體狀況和明軍差不多的肯定是常備軍,差得多的肯定是公社兵。這裡儘管有十萬以上的軍隊,但卻幾乎全是公社兵,而且他也沒看到順軍的重要將領,但在幾處軍營卻看到的是常備軍的旗幟,甚至包括本來就常駐這裡的袁宗第的旗幟。

所以……

李自成的精銳是假的。

楊慶迅速明白了為什麼順軍始終沒有出擊,這裡根本沒有李自成的那些精銳。

這裡全是公社兵。

李自成當然不可能出擊,他的公社兵就算真有十五萬,出擊也只能是送死,這些只是每年農閑訓練西班牙方陣的公社兵,如何與裝備精良的明軍主力野戰?他這是在玩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把戲,以公社兵換常備軍的軍服旗幟甚至部分裝備,在洛陽吸引明軍的注意力,但真正的主力卻在其他方向發動進攻。

只是,他的陳倉在哪兒?

武關?

鄖陽?

這個問題只有找李自成了!

楊慶站在客棧二樓是房間里,打開地圖看著上面的標註,緊接著從眼前的城市中找到了目標。李自成居住在原福王府,也是之前袁宗第的衛將軍府,就連具體居住的位置,錦衣衛也都早已經查了出來。

畢竟福王府很大。

這座城市是錦衣衛的樂園。

它相當於李自成的自由港,唯一允許朝廷控制區商人來居住貿易的地方,當然也是間諜們最喜歡的地方。

收起地圖的楊慶,緊接著開始做各種準備,很快夜幕降臨,他迅速換上一身順軍軍服離開客棧,在外面確定了潛入的位置,就這樣一直等到了宵禁。原本這裡沒有宵禁,但這時候情況特殊,還是實行了宵禁,不過這也更方便了楊慶,穿上黑色斗篷的他悄然翻過了原本福王府的高牆,仗著超越常人的聽力避開所有的巡邏隊不斷靠近目的地。到達錦衣衛查出的李自成住處后緊接著上了屋頂,藉助陰天的黑暗掩護,在屋頂上向四周觀察著……

他當然不可能知道李自成具體住哪個房間。

不過這並不難解決。

哪裡有侍衛專門警戒就是。

很快他就確定了目標,然後迅速溜下屋頂,在黑暗中無聲地穿過假山池沼靠近了目標,緊接著他脫下外面的黑袍,露出裡面順軍軍服,堂而皇之地走向侍衛。

總共四名侍衛。

這裡是李自成自己地盤,外面哪怕公社兵也是十幾萬大軍,兩道城牆保護,侍衛只是象徵性而已,看到楊慶的出現,他們也並沒表現出太過警惕。這座王府同樣也是軍營,十幾萬大軍湧入洛陽,超出這座城市的容納能力,福王府又佔了很大一片,實際上至少三萬順軍駐紮在這府里。有個關中來的士兵晚上不熟悉情況走錯了誤入這裡也是可能,那些公社兵第一次進入大城市,進入這樣的府邸本來就喜歡四處溜達,不過隨著楊慶靠近他們還是拔出刀做威脅狀。

「幾位大哥!」

楊慶笑著用關中話說道。

「滾!」

一個侍衛毫不客氣地低聲喝道。

「餓就是問個路,餓不奏死不認路嘛!」

楊慶一臉委屈地說。

這時候他距離已經很近,就在說完這話的瞬間,他閃電般躥出,一下子到了那侍衛跟前,後者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手掌就砍在其後腦勺。作為神醫對人體結構無比熟悉,隨著他手掌斬落這名侍衛立刻倒下,而楊慶順勢一轉身手掌砍在了第二名侍衛後腦勺。另外兩名侍衛終於反應過來,其中一個下意識地拔出短槍,但楊慶一拳打在他胸口正中間,心臟的驟停讓他立刻痛苦倒下。而第四名侍衛剛張開口,還沒等發出喊聲就被楊慶把下巴給推了回去,然後他也被一擊打暈倒下。

「別打擾大帥休息!」

一個侍女探出頭喝道。

但下一刻就被楊慶捂住了嘴,她瞪大眼睛驚恐地看著他,被楊慶拖著進了門,緊接著楊慶關上門,拖著她走向前面一張大床,半開的床帷裡面一個男人正向里側卧著。

楊慶徑直走到床前。

後者突然翻過身睜開了眼……

「呃,是我走錯門,還是你們叔侄在糊弄我?」

楊慶愕然說道。

床上的人是李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