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爸,這好像是北宋下載
  3. 爸,這好像是北宋
  4. 第四百九十章 決戰

第四百九十章 決戰

作者: |返回:爸,這好像是北宋TXT下載,爸,這好像是北宋epub下載

在世人眼裡,楊業父子倆應該算是孫悅夾帶中的人,一開始楊延昭投降便是折太君與孫悅見面談妥了的,這天然就是政治紐帶,後來北征楊業更是乾脆留在了孫悅的帳下聽命,所以二者間雖無實質從屬,卻有上下之實。

更何況楊業實際上的領導潘美也欠著孫悅好大的人情,談不上舊部起碼也是舊友,也不太可能多說什麼。

所以孫悅將楊業調走回雲州,美其名曰防範耶律休哥,無論怎麼看都是在為了顧全大局自砍臂膀,趙光義自然不會反對。

楊業還來特意找過他,從各個角度給他分析,說明耶律休哥襲擾雲州的可能性不大了,就算去了潘美也足以擋得住,反而很有可能會突然出現在幽州城下,希望可以將他留在此處為國分憂。

結果孫悅一意孤行,為了不讓他誤會,只是將楊延昭留下了而已。

不得不說這貨雖然打仗很猛,但政治智商真的不怎麼高,註定了是頂級的將才而不是帥才,同樣的,這貨腦子裡的忠君觀念也確實挺讓人害怕的。

這是個把忠誠刻在骨子裡的人,他是劉崇的義子,但後來卻對劉繼恩劉繼元兄弟忠心耿耿,給契丹人當狗也當的沒什麼脾氣,原本歷史上投降趙二以後,對趙二那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在五代十國這樣皇帝輪流做的大時代下,這貨也真稱得上是一朵奇葩。

所以為了預防萬一,還是讓他滾的遠一點吧。

孫悅也不是聖人,如今以他和趙光義的關係,秋後算賬之後兩個肯定是只能活一個的,未免夜長夢多,還是讓他死在這吧。

再之後,又是平靜的幾天過去了,眼看著天氣逐漸開始回暖,遼國王庭都已經做好戰敗的準備了,開始集結軍隊退守古北口,儼然是一副要依託長城阻擋宋軍別滅了我家王庭的意思。

而在這幾天中,孫悅等頂級武將之間的通信越來越頻繁,內容也越來越露骨,而隨軍的趙德昭卻發現,原本不怎麼愛搭理他的那些軍中宿將,對他越來越熱情了。

趙光義卻絲毫不知,反而越來越驕傲自滿,居然封了潘美當幽州知府。大哥這幽州城還沒打下來呢!

這貨,說實在的真是沒什麼軍事經驗,你不能說他笨,甚至他其實特別聰明,只是經驗這種東西,真不是天賦二字就能彌補的,或許他看過許多的兵書,也跟著趙匡胤學習了很多的經驗,但這卻是他第一次親上戰場。

宋軍諸將也並沒有真的去密謀一個除掉他的計策,頂多也只能說是基於一種對趙光義的憤怒而達成的共識而已,歷史上能搞出那樣的局面,真的只能用因緣際會來解釋,至於趙光義傷而不死,並被降將楊業所救,或許真的就只能用天命來解釋了。

而這次,有孫悅摻和的現在,到底還會發生什麼,那就真的是不太好說了。

當天黃昏的時候,耶律沙突然繞過了孫悅的防線,以一種完全不惜性命的勇烈姿態,直襲宋軍的中軍大營,韓崇訓反應過來結陣之後居然被他們給衝破了,這幫人好像返了祖似的,重新變成了三十年前耶律德光手下的那群狼,根本攔截不住。

李繼隆請求帶著騎兵追敵,孫悅卻道:「遼軍今日悍勇至此,必是狗急跳牆,耶律休哥定然就在附近,你召集手下騎兵準備,隨時面對他的沃羅鐸。」

「可是……」

「怎麼,你覺得憑他們這點人馬破得了我軍中軍?」

李繼隆想想也覺得有道理,便不管耶律沙了。

事實上趙光義見此景象還挺興奮的,他也看出這遼軍是狗急跳牆了,當即他便下令全軍壓上,由党進率領手下新軍,死死地將其擋住。

耶律沙也是真急了眼了,手下將士全都不惜生死一般,打的要多猛就有多猛,然而戰場上若是僅憑拚命就能勝利,那還要訓練幹什麼,況且新軍打起來其實也不怎麼怕死,於是這一戰打的那叫一個慘烈,不到半個時辰,契丹就扔下了一萬多具屍首,終於,遼軍撐不住了,他們崩潰了。

党進看準了時機一矛就將耶律沙給刺死,大吼一聲,便帶著手下騎兵追敵去了,趙光義騎在馬上哈哈大笑,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勝利。

嘖嘖,收復燕雲啊,兄長都沒能做到的事情讓我給做到了,看以後誰特么還敢不服我?於是趙光義毅然下令,追!

李繼隆用望遠鏡看到了這一幕,問道:「咱們追么?」

「追什麼?你還要去和官家搶功不成?你看這軍中諸將誰動了?守好咱們自己的這一攤,等命令吧。」

因為交戰的時間是黃昏,所以很快的,天就有點黑了。

宋軍打仗,全靠陣型精妙,除了一些特殊的情況,極少野戰,反正現在也已經贏了,追殺了一個時辰差不多也累了,趙光義就下令後退了,窮寇莫追的道理他還是懂的么。

然而夜色下他想退,可有人不讓他退。

突然間,夜幕中升起了一條長長的火龍,無數的契丹人打著火把,突然出現在了趙光義的眼前,像一把鋒利的刀子,直直就切進了宋軍原本就有些鬆散了的戰陣,為首披堅持銳親自衝鋒之人,正是契丹的北院大王,耶律奚底,以及耶律賢幾乎全部都交給他的,無敵的五千沃羅鐸!

趙光義這下可有點慌了,他哪見過這個,夜幕之中他連自己的將士都看不起,連忙派人去命令東邊的那些老帥們過來救援,然後命令自己的中軍緩緩的往回撤,而包括孫悅在內,所有人其實不等他收到信,僅僅是遠遠看到火光,就已經弄明白了戰局的情況,於是紛紛整裝部隊,要去救援他。

可是誰也沒想到,被包圍了將近一個月的幽州城突然間就城門洞開了,韓匡嗣領著遼漢混合兵種,毅然決然的就沖向了宋軍的軍陣,一時間整個戰場亂作一團,因為天太黑了,宋軍的各軍之間也沒了配合,只得紛紛穩固自己的陣型,生怕什麼時候再冒出一支伏兵出來。

契丹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人家連幽州城的城門都給打開了,很明顯這是不成功則成仁,決戰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