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封神問道行下載
  3. 封神問道行全文閱讀
  4. 第338章 就這麼說定了

第338章 就這麼說定了

作者:莫問初心


  桃花嶺。
  哪吒和黃天化躲一株桃樹上,位於半山亭斜側面,亭子中的一切盡收眼底。
  「來了來了,天化,花籃給楊師兄了吧?」
  哪吒看到天上落下的人影后趕緊小聲問道。
  黃天化道:「給了,但是楊師兄沒要。」
  哪吒頓時對身旁的隊友無語了:「沒要?你不會硬塞給他呀,攢心釘那麼厲害,沒花籃誰防得住?」
  黃天化只好不做聲了。
  哪吒只好道:「小心盯著,一有不對,我們馬上出去幫忙,明白了嗎?」
  黃天化無奈的嘆了口氣:「知道了。」
  這時亭子里的兩人談了起來,他覺得倒也不信要動手的樣子呀!
  半山亭。
  楊戩道:「不能!」
  對於陸川的反問,他答的堅決而果斷,沒有一絲的猶豫。
  陸川道:「所以我也不能。」
  楊戩嘆了口氣。
  在問這句話之前對於陸川的答案,他心裡其實已經有數了。
  可在陸川真正說出來之前,他其實還懷有一絲希望的,希望是他猜錯了。
  畢竟和最好的一個朋友在戰場上兵戎相見,絕對不會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陸川伏在了半山亭的圍欄上,道:「你是為什麼不能?」
  楊戩道:「為了我師父,也為了我娘。」
  這次陸川的臉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你娘?」
  封神中說,十二上仙因一千五百年都未曾斬卻三屍,所以遭逢這場殺劫。
  可是他們前期又不能下山,另外,他們貌似並不願在凡間久留,每次下山幫完姜子牙后都要很快回山。
  所以,他們需要有人留在人間替他們出戰,以完劫數。
  這也是他們早不收徒,晚不收徒,偏偏在封神前紛紛下山收徒的原因。
  楊戩替玉鼎真人入劫他理解,可是這又關雲華女神什麼事?
  「我娘雖然不用再受風火冰凍之刑,但畢竟觸犯了天條,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楊戩道:「天庭答應我,只要我能湊足十萬功德,便可以抵消她的罪過放她出來。」
  陸川點點頭,恍然道:「十萬功德?原來是這樣。」
  這麼一說他就明白了。
  這是將功折罪,天庭要他立下功去贖清母親的罪過。
  「我這幾年在灌江口,只要一有時間就去斬除為禍人間的妖魔,功德大小也有兩三百件了,但離那十萬之數還太遠。」
  楊戩嘆息道:「可是我娘在之前的刑罰中受創,神體已經變的極為虛弱了,我真怕她堅持不下去。
  這次興周伐商是一樁大功德,為了我娘還有我師父,我沒有選擇。」
  「我懂了。」
  陸川輕輕嘆了口氣,咧嘴笑道:「你楊戩活的還真不容易。」
  楊戩口中的功德並不是天道或者人道的功德,而是給天庭立下十萬功勞。
  天庭也要借商周之戰找齊正神,那他們當然也是支持興周滅商的。
  十萬功勞,如果在平時的確要干到猴年馬月,可在商周戰場上這立功機會就多了。
  除去本身行周成功外的功勞,想想原來楊戩在封神中的戰績和表現……
  「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去。」
  楊戩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現在大商什麼處境別說你心裡沒數,你想保商,呵呵,螳臂當車而已。」
  陸川一聽跟踩了尾巴般叫了起來:「楊戩,你這話可扎心了啊!」
  楊戩不禁笑了起來。
  陸川道:「能從你的臉上看到笑容,還很不容易啊。」
  楊戩的過去太苦了,所以導致這傢伙很高冷,又不苟言笑。
  楊戩道:「你是為了申師叔吧?」
  「除了這個還有別的理由嗎?」陸川翻了個白眼反問道。
  師徒關係,拋去裡面的師徒情誼外還有因果。
  還是這世上最大的因果之一。
  十二上仙是大劫的引子,申公豹是這場大劫的重要人物,作為他們的弟子,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楊戩望向前方的桃花嶺。
  只見除了枝頭桃花朵朵開外,地上也鋪了一層花瓣,顏色深淺各部相同。
  「看來這次,我們註定要做彼此最大的對手了。」
  楊戩道:「今日出了這個亭子,我們之間便是敵人,日後戰場再見,各憑所能,互不留情,生死各安天命。」
  「互不留情,各安天命!」
  陸川說道:「往日交情止於今日,等這場大劫完了,交情再續。」
  既然已經為敵,那再留情就是對彼此的不尊重了。
  這點他們兩個人心裡都明白。
  然後,陸川笑著站起身,道:「這裡還真是個不錯的地方,這桃花我看得很滿意,多謝今日相邀!」
  說完他向楊戩伸出了一隻拳頭。
  楊戩向他看來,瞬間解其意,很有默契的握拳伸出手。
  一聲輕響,兩隻拳頭碰了一下。
  桃林中。
  哪吒蹲在樹上罕見的安靜,只是伸長了脖子豎起了耳朵,側耳小心去聽。
  「哪吒,你在幹嘛?」
  黃天化冷不丁看過來時無語了,你這是來幫忙還是來偷聽的?
  哪吒道:「噓,別吵,我聽一下他們倆在說什麼,這倆傢伙有點問題啊,你看好了啊,你負責看,我負責聽。」
  黃天化道:「那你聽到什麼了沒有?」
  哪吒道:「快了快了,你別打擾我,盯好自己的就行。」
  黃天化抬手一指道:「可是人家已經走了啊!」
  「什麼?」
  哪吒趕緊去看時,卻見陸川的身影在地上的花海中已然走遠。
  再看楊戩時依舊一動不動,筆直的站在亭子里望著桃花,沒有移動過。
  「走!」
  兩人奔入涼亭中,哪吒趕緊問道:「楊師兄你沒事吧?」
  楊戩搖頭:「沒事,我們走吧!」
  轉身向外走去。
  哪吒道:「你不是說要跟他做了斷嗎,做了嗎?」
  楊戩看了眼那個方向,點點頭。
  說真的,他們兩個人活的沒有一個是輕鬆的,身上都背負著很重的東西
  也許他們倆是這世上最懂對方的一個人。
  既然那麼累了,所以也就沒必要再讓那份情誼互相給予壓力了。
  從今以後,他們兩人的身上都會輕鬆很多,該打打,該殺殺。
  一切都等到事情結束的那一天再說。
  陸川在桃嶺上大步而行,往嶺下走去,走著走著,輕鬆的笑容就慢慢的沒有了。
  「軍師,你沒事吧?」魔禮紅和魔禮海出現在陸川的身邊。
  「我能有什麼事,這不全身的零件還夠數嗎?」
  陸川笑道:「走吧,天快黑了,別讓元帥他們等急了。」
  幾人駕雲趕往殷商的大營。
  大營中,見到平安歸來張桂芳和魔禮青他們才放下心。
  「事不宜遲,魔禮青,魔禮壽,你們二人速速趕回佳夢關鎮守好關隘。」
  陸川下了命令:「元帥,對付西岐你有計策了嗎?」
  張桂芳滿臉愁容,搖搖頭,道:「看來只有向太師求援了。」
  陸川點點頭。
  好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