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子
  4. 第八百二十七章 李白的詩

第八百二十七章 李白的詩

作者:

「你和特凡警員熟悉嗎?這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jasmine正在搖動試管中的血液試劑,檢測血型的玻璃片和試劑放在桌面上。

「我是來弗洛斯姆雪鎮認識他的,他曾經是法警,後來成了特警。」

「法警之前,他是幹什麼的?」

「不清楚,好像在陸軍中呆過一段時間,對了,他好像是個軍號手。」

王燈明啞然失笑:「怪不得他喜歡夜半吹軍號,該死的!」

「你和他發生衝突了,他的脾氣不怎麼好,但人不壞。」

「沒發生什麼衝突,需要我幫忙嗎?」

「暫時不需要....啊!」jasmine手裡的試管幾乎掉落在地。

王燈明上來的時候是背對著房門,房門並沒關,jasmine的臉對著房門。

紅眼人!

王燈明的首先反應是紅眼人。

沒等他反應,jasmine驚叫:「羅南!你想幹什麼?」

王燈明轉過身,只見羅南的兩隻手抓著手槍,好像是福爾亞遜的那支配槍。

槍口對準王燈明。

「親愛的,你背叛我了,你背叛我了,你背叛我了,我果然背叛我了,你無恥,你不是人,你是下水道的蟑螂!我殺了你,你,jasmine,我也要殺了你,你勾引福爾亞遜,這麼晚了,你們在幹什麼,你們在幹什麼.....骯髒的女人,別碰福爾亞遜,你別碰他......」

羅南此刻的樣子,雖然還是在迷離之中,但雙眼的殺機卻讓人害怕。

她憤怒的像只受到攻擊的小刺蝟,全身的毛刺都豎起來,她會隨時開槍的,尤其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

她的魔怔看起來更加的嚴重了。

王燈明再不能說自己是王燈明,他只能說他是福爾亞遜,就算是跳屍也得說。

他的反應極快。

羅南的手指放在扳機上,她正打算開槍,毫不猶豫的,她似乎決不能容忍福爾亞遜對她的背叛,絕不!

該死的福爾亞遜,如果你的女人用這種離譜的方式把老子幹掉了,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寶貝,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的,不是的,我是深愛著你的,你是我的前全部,我的摯愛,沒有你,太陽也失去光輝,沒有你,月亮也將不會升起,哦,寶貝,別這樣,我們在在工作,你知道的,jasmine是法醫,她是法醫,我們抓到兇手了,這是兇手的血液.....」

羅南在流淚,眼淚一滴一滴掉在堅硬的地板上,很奇怪,王燈明似乎聽見了眼淚掉在地板上時發出的滴答聲。

「不,該死的,你騙我,你剛才打我,你剛才打我,你從來不打我的,你從來不.....」

奇怪,

她剛才還記得王燈明揍了她。

「哦,no!親愛的,我剛才不是打你,不是的,你肯定看錯了,你先把把槍放下,放下,我是深愛著你的,永遠,永遠在一起,我們結婚吧,我答應你,我們結婚,天一亮我們就去教堂.....」

羅南哭起來的時候,女人的柔性和美麗顯現出來了,很吸引人,男人都懂。

「真的嗎?」

「真的,當然是真的,你不是已經看見了,jasmine手裡拿著的是試管,我們在工作,我們在工作,我和jasmine之間是同事關係,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不是的.....」

「哦,上帝啊,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當然,當然的....」

羅南的槍口已經往下垂了一點。

這是好現象。

王燈明正想靠近她。

羅南的槍口立刻抬高,她拿槍的姿勢很專業,她也許是個玩槍的好手。

「別過來,你這個該死的謊言家,你戒指都沒給我,你騙我....你沒戒指,你沒鮮花,你沒誓言,你什麼都沒有.....」

jasmine站在王燈明的身後,急忙將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下來悄悄的塞到王燈明的手裡。

「戒指,看戒指,我早就準備好了,看.....」

『哦.....真主.....』

槍口朝下。

「寶貝,把槍放下,放下.....」

王燈明極其小心的朝著羅南靠近了兩步。

「不,我看見了,戒指是jasmine給你的!撒謊者都該死!」

她的槍口剛抬起,王燈明已經到了她的跟前。

不等王燈明動手,羅南的槍掉在地上,抱著王燈明,送上了自己的小嘴。

沒想到是這樣。

王燈明的高高舉起的手不知道是不是要捶在她粉白的頸脖上。

剛才揍了羅南,王燈明都覺得有點暴殄天物,雖然羅南是個脾氣怪躁的女人,但事實上她真的是大美女。

「親愛的,吻我....」

jasmine這時說道:「親她,王警長,想要她的神經沒問題的話,你就當你自己是個醫生好了。」

有這樣的操作?

「你不覺得羅南已經接近進精神病院的邊緣了嗎?」

「但是....」

「你身邊的薩摩探長說你是美利堅美女的收割機,多收一個又算什麼?」

「我是原則的。」

王燈明說完,和羅南的嘴巴粘合在一起。

「親愛的,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我不該懷疑你.....」

王燈明扭頭問:「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種事還需要我教你嗎?」

「我去!」

王燈明把羅南送回了6號房。

他不知道怎麼辦,羅南勾著他的脖子不肯放手,嘴裡說著親愛的,親愛的....

jasmine站在房門口,肩膀依著門框,似笑非笑望著坐在床上的兩人。

「你幹什麼,jasmine,你沒事吧。」

「我在想,你會用什麼辦法把羅南從惡夢中驚醒。」

「你剛才不是說這種事還需要我教你嗎?」

jasmine想了想,笑道:「對的,是這樣,晚安.....」

她順手將房門關上。

發生什麼了,我在哪,我是誰,我要幹什麼,天哪,我到底要幹什麼?

誰來救救我?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王燈明不知為何會突然想起李白的這首詩,不知道怎麼就冒出這首詩,意境不對,環境不對,對象錯誤,意識錯誤,地點錯誤,搞事的人也是錯誤。

女法醫什麼意思?

如果她是清醒的話,這就是個陷阱。

如果她不清醒,這好像也是個陷阱。

羅南是福爾亞遜的女人。

房門突然被打開。

「你怎麼還沒繼續呢,治病要緊,福爾亞遜已經輸了,你不需要懷疑這件事合法性,我了解福爾亞遜,他是個賭徒,但他是守規則的賭徒,就這樣吧,王警長。」

房門再次被關上。

媽的!

我要清醒,找誰清醒一下。

就找秦大師吧。

「救命....大師。」

「王警長,不看看這是什麼時候,怎麼老是深夜打電話!」

「十萬火急!」

「說!」

「事情是這樣的......」

王燈明敘述的很詳細。

秦大師:「順其自然吧,傻帽!」

「什麼意思?」

「順其自然都不懂,真傻。」

「喂喂喂,別掛線啊.....」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