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下載
  3. 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
  4. 141、我不同意!(一更)

141、我不同意!(一更)

作者: |返回: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TXT下載,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epub下載

山中漆黑,而且因為有人打鬥過,所以那些雜草小樹什麼的都被踐踏的倒在了地面上。

有那個護衛在前方開道,秦梔和姚清和也走的還算順利。

喬姬沒有跟上來,她留在了官道邊緣,等著元爍帶禁軍過來。

往山上走,秦梔的步子很快,反倒姚清和要更弱一些,和他一比,秦梔自信倍增。

很快便上了山巔,秦梔一手抓著樹榦,另一手朝後,硬生生的把姚清和拽了上去。

上到了山巔,借著火光,便瞧見了山下的打鬥。這一面山的樹木不多,使得人站在上面,能夠很輕易的看得到下方的情景。

山下,多出一片平坦之地,雖是被四面的山環繞,但那處卻螢火蟲亂飛。

眼下,天字衛還有姚清和的護衛都在下面,正在與一群黑衣人纏鬥。

而寇先生和柴文烈則在不遠處的半山之間時隱時現,這兩個人倒是勢均力敵。不過根據秦梔對寇先生的了解,若說爆發力和功夫的深厚程度,寇先生絕非一般。

但,他畢竟年紀大了,若是打長久戰,她不認為寇先生能佔到便宜。

眼見著那兩個人朝著山下輾轉騰挪,秦梔盯了一會兒,雖是有些看的眼花繚亂,不過卻覺得寇先生可能是有些撐不住了。

「咱們下去。」看了一眼姚清和,他也在盯著柴文烈和寇先生,他已將染血的帕子丟了,額頭上的擦傷很大一塊,但已經不流血了。

「走。」姚清和也同意,雖然他不懂武功,但瞧著他們倆移動的這個方向,很明顯那柴文烈是要跑。

兩個人開始往山下走,他的速度還真及不上秦梔。她不時的回頭看他一眼,顯然是擔心他會受傷或者摔倒。

很快的,接近山下,山下一大片平坦之地,雜草齊腰,這裡本來是螢火蟲的聚集之地,但因著外人的闖入,驚擾了它們,它們也在亂飛。

兩人站在山邊,瞧著打鬥的人群,其實他們倆都各自帶了不少人,對方的人數也顯然沒有那麼多,可是如今即便呈圍攻之勢,卻依舊無法將他們擒住。

而柴文烈和寇先生也從山上落了下來,兩個人對掌相擊,秦梔和姚清和眼見著寇先生朝後飛了出去。

不過下一刻他便身體停在半空,隨後再次朝著柴文烈而去。

寇先生長得不高,他此時身體靈活的樣子,著實不符合他這個年紀。

但秦梔卻覺得有些大事不好,向前走了一步,便眼見著寇先生和柴文烈的雙掌再次對擊一處。

一股無形的力量由他們二人之間傳遞出來,所過之處,雜草低頭,連那些還在糾纏打鬥的人都被摧的不由得伏下身體躲避。

站在最邊緣的兩個人什麼都沒看到,卻只覺得身體一輕,下一刻,疼痛由胸口傳來,兩個人雙腳離地,朝著後面飛了出去。

秦梔在前,姚清和在後,他先落在地上,隨後秦梔也砸在了他的身上。

發出一聲悶哼,姚清和抬手托住身上的人,卻發覺她好像在顫抖。

旁邊,那個舉著火把的護衛也同樣被剛剛那股勁力掃了出去,不過他的情況要比他們倆好得多,很快便重新跳了起來。

「相爺,您沒事吧?」將火把插在樹枝之間,他快步的跑過來,看了一眼秦梔,也不由得面色微變。

動手把秦梔從姚清和身上扶下來,她扭頭吐出一口血來,胸前的疼痛減輕了許多。

「秦姑娘,你感覺怎麼樣?」姚清和還好,只是落地沒有緩衝,砸的後背很疼。

「沒事。」抬手抹了一下唇邊,秦梔看了看手上的血。之前經歷過這種事,所以她當下並不慌張。武功高絕之人的確是能瞬間提升爆發力,在四周的人難免會受影響,而像她這種不會武功的,就會受到創傷。

「你呢?」看向姚清和,他倒是好好地,奇怪了,他也不會武功啊。

「我沒事,就是被你砸了一下,有些疼。」皺眉看著她,姚清和抬手用衣袖擦掉她嘴邊的血。

「相爺,快看。」驀地,站在他們旁邊的護衛忽然大聲道。

聞言,兩個人朝著前方看去,只見一些人如同黑夜中的蝙蝠一般從四周的山中飛躍下來,眨眼間便將這山下不大的地方徹底圍住了。

看著他們,秦梔和姚清和也不由得皺眉,天色太暗,根本看不出這些忽然冒出來的人是敵是友。

不過下一刻便明白了,他們圍住了那些殺手,然後代替了原本的天字衛以及姚清和的護衛。

就在此時,又一個人忽然的從茂密漆黑的林中躍了出來,他的速度要更快,而且直奔著終於甩脫寇先生朝著姚清和與秦梔所在的地方躍來的柴文烈而去。

柴文烈感知靈敏,覺得有人奔向自己,他迅速的身形一轉,迎面直向那個人。

來人來勢洶洶,與寇先生可大不一樣,柴文烈後退幾步,然後兩人交手。

兩個人躍上半空,身體就好像被吊起來似得,與地面呈平行狀態,然後快速的翻飛,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秦梔單手撫著胸口,一邊眯起眼睛盯著那兩個打鬥的人,她忽然笑了,「是元極。」別人她可能尚且認不出,但元極,她自然能看得出來。

姚清和一時倒是沒看出來,聞言,他不由得看了一眼秦梔,琥珀色的眸子漾出幾分意味不明來。

站起身,兩個人朝著山下走了走,那邊大肆圍堵的戰局已經差不多接近尾聲了,眼下只有元極和柴文烈還在激烈的爭鋒之中。

從來不知血肉之軀的人,可以將打架演繹的如此匪夷所思。

那兩個人一直都沒有落地,處於半空之中,在朝著對面的山挪移。

秦梔不眨眼的盯著,卻免不了擔心,這個柴文烈太厲害了。和寇先生纏鬥那麼久,如今和元極交手也不見落下風。

這時,踉踉蹌蹌的寇先生走了回來,「丫頭啊,老頭子這回也算將功補過了吧。你有時間和主子說一聲,叫他把扣押的餉銀都還給我,沒錢喝酒了。」走到近處,他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氣。

移開視線看向寇先生,秦梔也不由得搖頭,「你這段時間去哪兒了?」本以為他會去找她的,結果他就沒影子了。

「一直在等丫頭你啊。我這找了好久,才在帝都找到你。你這段時間各處走,老頭子可是一直在跟著你,暗中保護。」寇先生說的頭頭是道,好似別人若懷疑他的說法就是沒良心。

秦梔無言,不再聽他瞎扯,繼續看向已挪到對面半山上的那兩個人。

大樹都在搖晃,發出沙沙的聲響,如同暴雨來臨時,樹木好似已經承受不住這打擊了。

就在這時,身後的山上忽然傳來了響動,秦梔和姚清和回頭看過去,是禁軍來了。

元爍搬來了禁軍,他們速度極快的從山上衝下來,迅速的將這片地域佔領。

那些殺手被徹底的圍住了,插翅難飛。

但柴文烈和元極眼下卻越來越遠,已經到了對面山的山巔上。

兩個人的身影時隱時現,其實已經看不太清楚了,但能聽得清樹木搖晃的響動,驀一時還能聽到樹木折斷的聲音。

「小梔,你沒事吧。」元爍慢禁軍片刻從山上下來,雖步子也很快,不過卻單手捂著自己的腹部。和柴文烈交手,他被打了一掌,看起來有些嚴重。

「我沒事。你哥來了,和柴文烈在對面的山上交手呢。」看著他走過來,秦梔微微皺眉,有些擔心他的傷情。

「我哥來了?速度居然比我快。」一聽,元爍有些不太樂意,用手捂著腹部,他不樂意也沒辦法。

「這個時候還計較這個?你的傷怎麼樣,我看看?」瞧著他手不離開腹部,秦梔不免擔心,想要看看。

元爍卻搖搖頭,「沒事兒,死不了。」

轉頭看向對面的山,此時已經接近凌晨了,這個時候的天是最黑的。

什麼都看不到,那樹木折斷的聲音也好像越來越遠了。

禁軍負責掌控了這裡的情況,跟隨元極而來的鷹機和甲字衛則開始朝著對面的山上奔去。

姚清和舉步離開原地,朝著那些被已經被控制起來的殺手走過去。

秦梔看了一眼,隨後問道:「元爍,你還能不能看到你哥了?」反正她現在是什麼都看不到了,太黑了。

元爍盯著瞧了一會兒,然後搖頭,「已經落到山後面了,看不見了。」

秦梔不由得深吸口氣,眼下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在這兒等著了。

「給他賣命不好做吧,放心吧,到時我回了朱城,就想法子把你要回來。你也就不用整天擔心我了,還得給我頂雷。」說起這個元爍就心裡不痛快,不過秦梔說的是有道理的,傷了姚相,他肯定得受罰。但秦梔就不一樣了,她又不是官員,身上也沒什麼擔子,又不會武功,說是誤傷意外都會信的。

秦梔看了他一眼,隨後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是挺擔心你的。」話落,她繼續盯著對面的山,眼睛都不眨。

「我還好,聽你的話,也收住自己的脾氣,沒得罪人。」元爍說著,一如往時那般。

秦梔沒有回話,依舊還在盯著對面山。

沒得到回應,元爍看向她,「我說話你聽到了么?」他表現這麼好,她居然沒給一點反應。按照往時來說,肯定會鼓勵他的。

「嗯?哦。」秦梔點點頭,示意她聽到了。

「哦?一句『哦』就完了?秦梔,你怎麼回事兒,咱倆才分開幾個月,你就變成這樣了。」元爍皺著濃眉,她變化太大了,完全不像以前的她。

看向他,秦梔剛想說什麼,便聽到對面山上傳來樹枝刷刷的聲響,她立即扭頭看過去。

大批的鷹機和甲字衛從山上下來了,秦梔腳下一動,隨後便走了下去。

所有的殺手都被捆綁了起來,為了避免他們自殺,在抓到的同時便將嘴塞住東西了。

秦梔快速的穿過眾人,很快的,便瞧見了從山上下來的鷹機和甲字衛。

看見他們,她也不由得放下了心來,看他們的表情應該是沒事。不過,柴文烈大概是跑了,否則他們會比眼下更高興。

另一個人從後面走了過來,看見他的同時,秦梔便不由得笑了。不說其他,只是看到他完整的回來,她就覺得足夠了。

這時她好似才明白,那時元極與她說的,別的都不重要,她活著就行是什麼心態了。

看見她,元極便快步的走了過來,挺拔頎長,看著他走近,就好像一片烏雲翻滾而來,讓人充滿了壓力。

看著他走近,秦梔剛要說話,哪知元極卻伸手繞過她的肩膀將她摟入了懷中,低頭在她額上親了下,「沒受傷吧?」他問,聲音一如既往的很冷漠,但是卻又明顯帶有諸多的不同。

被迫仰起頭,秦梔笑了笑,隨後抬手環住他的腰,「我沒事。就是在路上我不小心傷了姚相,把他的頭弄破了。」

聞言,元極放開了她一些,隨後看向左側,姚清和就站在那兒,正在看著他們倆。

「此情此景,不知本相該如何反應?是當做看不見的好,還是要所有人都把嘴閉嚴了,都當做看不見。」他若沒記錯,他們之前好像有過婚約,但又解除了。眼下,這情況倒是充滿了諷刺之意了。

「誰又能管得住姚相的嘴?不過我倒是在這兒還得給姚相賠個不是,她沒有武功,又毛毛躁躁,弄傷了姚相,實為不小心,還望姚相大人大量不要計較。」元極放開懷裡的人,隨後走向姚清和,一邊沉聲道。

姚清和微微搖頭,「無事,小傷罷了,算不上什麼。和這回秦姑娘立下的功勞相比,這些失誤完全可以忽略不計。若不是有秦小姐出謀劃策,配合本相,怕是也找不出在這背後預謀挑撥本相與天機甲分崩離析的真兇。」

元極回頭看了一眼秦梔,「她就是腦子比較靈活,手腳很笨。姚相頭上這傷,我會找到最好的葯送到相府。」

秦梔聽得不由撇嘴,和姚清和相比,她簡直不要太靈活,自信爆棚。

姚清和指示著禁軍,快速的將抓住的那些殺手帶離山中。

看著眾人撤退,秦梔隨後深吸口氣,轉身走到元極身邊,「你沒受傷吧?那個柴文烈實在太厲害了,和寇先生纏鬥了那麼久,居然毫髮無傷。」

垂眸看著她,元極抬手摸了摸她的頭,「我沒事。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很對,他的確很厲害。若單純的論武功,我可能不及他。」這一點,元極承認的很痛快。

仰臉看著他,此時天邊也泛起了亮色,看著他時也能看得清楚了。

他鬍子沒刮,所以看起來有些疲累的樣子,儘管不知這些時日他去做了什麼在哪裡,但他安然無恙就是好的。

「你們、、、在做什麼呢?」驀地,元爍驚疑的聲音從後頭傳來。

秦梔也是這時才想起元爍來,轉身看向他,他單手撫著自己的腹部,正在盯著他們倆。眼睛本來就大,這會兒睜得更大了。

元極面無表情,看那樣子明顯懶得和元爍廢話。

「如果我說,世子爺是在看我有沒有受傷,你信么?」想了想,秦梔說道。

元爍立即哼了一聲,「我看起來很傻么?你們倆,背著我,真行!不過,今天我的話放在這兒,我不同意。」說完,他轉身就走,氣哄哄的。

元極幾不可微的眯起眼睛,「欠收拾。」

「行了,麻煩你不要再破壞這情況了行么?你都不知道這六年來我和元爍在一起說了多少你的壞話。如今見我們這樣,他定然心生一股背叛之感。你就別說話了,我自己來。」都忘記這茬兒了,秦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這麼一著急,她也忽然覺得有點疼。

元爍雖是氣勢洶洶的走,但他受了傷,走的也不快。秦梔很快的便追上了他,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元二爺,能不能大人大量的聽我解釋一番啊?」

「不聽。你認賊作父、、不對,認賊作夫,我鄙視你。」這幾年來,他們倆一直意見統一,這轉眼間就變成了這樣,他很不開心。

雖說他有時也調侃秦梔,但因為知道是假的,所以根本也沒當回事兒。

可眼下親眼瞧見了,那就不一樣了,心裡堵得慌。

聽他這麼說,秦梔也忍不住想笑,「認賊?你大哥是賊么?這事兒複雜,元二爺若是大人大量,就聽我給你解釋解釋。」

「我是小人小量,我不聽,不同意。」往山上走,元爍撫著自己的腹部,還是很疼,但嘴上也不耽誤。

搖搖頭,秦梔跟著他一起走,不再說這事兒了,反而問起了汪蓓蓓。

先前問兩句,元爍都不搭理她,不過之後就開始回應了,言語之間還挺高興的樣子。

很快的,翻過了這座山,又回到了官道上。

喬姬見他們安全回來,不由得鬆口氣,「那個人沒抓到是不是?」

「嗯,沒抓到。」秦梔點點頭,隨後看向元爍。

他撫著自己的腹部,卻在扭頭往山上瞧,下一刻,元極果然走了出來。

看見元極,他就哼了一聲,下巴揚的高高的,好像在給自己增加信心。

元極懶得理會他,與姚清和說了幾句,便轉身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走吧,回帝都。」天都亮了,不過也幸好他及時趕來了。

「嗯。而且元爍受傷了,和柴文烈交手,被他打了一掌。」他一直在捂著自己的腹部,顯然是很不適。

「我沒事,死不了。再說,我是男人,這點疼痛還是能忍受的。我可不像某些人,身為男人,出爾反爾,一點都不地道。」元爍硬氣的說著,臉也轉向一邊,諷刺的誰顯而易見。

元極盯著他,驀地抬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肩膀,輕而易舉的將他拎著就走。

秦梔追了兩步,想要阻止,但奈何元極走的太快,眨眼間便拎著元爍進了樹林。

「你就別管了,他們是親兄弟,世子爺總是不能把元二爺弄死。」喬姬搖搖頭,勸秦梔別管。

「唉。」嘆口氣,秦梔站在那裡,只希望元極能用對方法。元爍這二愣子雖說一直很怕他,但在她和元極之前婚約之事上,元爍是很唾棄元極的。

他們倆六年來,意見也是一致的,但她突然和元極在一起,他心裡肯定不舒服。

元爍是什麼心理,秦梔是清楚的。

等了很久,太陽都從天邊跳出來了,元爍才板著臉從樹林里出來。

看著他,秦梔忍不住笑,瞧他那模樣就知道是沒斗過他哥,不然也不會是這個表情。

走上官道,元爍看了秦梔一眼,那臉上諸多幽怨,「反正我還是不同意,打死我也不同意。」撂下最後一句話,他便上馬走了,背影都充滿了怨氣。

秦梔終是忍不住笑出聲,「好,我聽你的。」沖著元爍離開的背影大喊,可以肯定他聽到了。

「你又在亂答應他什麼呢?長了一顆榆木腦袋,油鹽不進。若不是一脈相承,我就把他埋在山裡了。」元極也同樣不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可見他真的忍了很久才忍住。

回頭看向他,秦梔輕笑,「他就賭氣呢,我順著他,他過幾日就想開了。你太不了解他了,他雖然有時挺慫的吧,但軸起來就一根筋,嚇唬是不行的。走吧,先回帝都,我要餓死了。」

垂眸看著她,元極抬手捏了捏她的臉,「倒是真的瘦了。聽說了你這段時間呼風喚雨的事,就知你可能是在表演給誰看。不過,我之前是不是說過,危險的事不許參與,你都拋到腦後去了?」說道最後一句,他驀地冷聲,不明所以的人定然會被他這樣子嚇到。

「所以,世子爺打算懲罰我么?」他這架勢,和當初把她扔進牢里時一模一樣。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