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下載
  3. 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
  4. 終章

終章

作者: |返回: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TXT下載,稚妻可餐:世子爺請放過epub下載

伴隨著撞鐘的聲音,元昶琋和武慕秋兩個人在皇家祖祠內跪了一大圈,直跪拜磕頭的讓武慕秋頭暈眼花之時,才終於結束了。

在太祖殿內跪下,武慕秋的眼前有些發花,所幸身邊有個人一直撐著她,不然她非得趴在那兒不可。

「接下來就可以休息了,不過不能吃東西,可以喝水,再堅持堅持吧。」元昶琋看了她一眼,一邊輕聲安慰道。

「知道,嬤嬤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放心吧,不管多難熬我都會堅持的,今天是個極好的日子,我很高興。」因為高興,所以也能堅持。就算剛剛磕頭磕的頭暈眼花,她也覺得很開心。

失笑,元昶琋抬手拍了拍她僵直的脊背,「看來你是真的很開心,愛慕我到如此境地,還真是讓我感動。不過從今天開始,你就美夢成真了。」

無言,武慕秋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嬤嬤,隨後身子一歪靠在了他的身上,「閉嘴吧你,知道有很多人都說我撿了大便宜,走了狗屎運。不過別人說就說吧,你也在這兒說,我都替你臉紅。」

低頭看著靠在自己身上卻大放厥詞的人,元昶琋低頭在她腦門兒上快速的親了一口,「你的臉紅可以用在別的地方。」

「我倒是怕你臉紅。」武慕秋哼了一聲,隨後坐直身體,因為嬤嬤看過來了。

元昶琋輕笑,臉紅之事可以再議,不過他很期待倒是真的。

陷入安靜之中,因為有嬤嬤在守著,所以兩個人也不再說話了。

在武慕秋看來,嬤嬤也會很無聊的,因為要一直跪在那兒。

她的裙擺很寬,她倒是可以偷偷的坐下,反正在外也看不出什麼來。

倒是元昶琋一直跪的很直的樣子,看起來好像一棵不會倒的松樹似得。

許久后,武慕秋悄悄地看了一眼跪在後面的嬤嬤,她們倆瞧著好像也是要睡著的樣子。她不由得彎起唇角,但凡正常人就不會有人喜歡這種事情的。

視線瞥到了她和元昶琋被系在一起的一根紅綢帶,兩個人被連在了一起,此時看起來還真是無比的順眼。

「喂,琋兒啊,是不是所有皇室子弟訂婚都會在這裡。」她小聲開口問道。

元昶琋微微揚眉:「琋兒?」她這是開始學他母親了么?

彎起眉眼,武慕秋看著他,「我不可以這麼叫你么?再說,真的很好聽。好像,世子妃會叫太子爺宸兒,叫你琋兒,顯得你們特別可愛。」好像小孩子。

「我們是早產兄弟,母親也特別喜歡他,會叫的親切也在常理之中。」不過,從她嘴裡叫出來就不一樣了,透著一股調戲的味道。

「早產兄弟。」武慕秋不由得笑,笑出了聲音又猛然的收了回去,因為想起兩個嬤嬤還在後面呢。

「這是真的,我和太子皆不足月便出生了。你要知道,這世上有多少孩子早夭,其中因為早產而身體不好的更是很多。我和太子能夠健康的長大,也算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也可以說很是命大了。

「琋兒真是可憐啊。來吧,抱抱,給你個安慰。」壓低了聲音,她一邊揚起一條手臂來,示意他過來,她可以給他個愛的抱抱。

「確定不是在調戲我?」一口一個琋兒,他好像變成了她兒子似得。

「這也能聽出是調戲來,到底是我說的話有歧義,還是你的心不幹凈。」再說,她若是真有那個調戲的意思,不知他會不會配合她,管她叫一聲娘。

「可能是都不幹凈。」瞧她那笑就知道了,心裡沒想什麼好事兒。

眯起眼睛,武慕秋快速的瞄了一眼後面的嬤嬤,然後狂點頭,「你說對了,我現在的想法的確不幹凈。」

「收斂,待訂婚禮過後,隨便你如何不幹凈。」摸了摸她的頭,元昶琋一副淡定的模樣,但揚起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心事,他就是很期待,極其期待。

看了看那供奉的太祖像,武慕秋又扭頭看向他,「你還沒回答我呢?是不是所有皇室子弟訂婚都要在這裡?」如現在這樣度過一天一夜,什麼東西都不能吃。

「嗯,沒錯。包括皇上,還有父親和母親,皆是如此。太祖會保佑我們元氏子弟的,血脈不斷,子嗣多多。」元昶琋歪頭靠近她輕聲說,聽得武慕秋耳朵痒痒。

「子嗣是否會多多我不知道,但只要想到之前世子爺和世子妃也在這裡度過了一天一夜,我的心裡就舒服多了。在我看來,他們真是一對兒神仙眷侶,其他人只有羨慕的份兒。希望我們在這兒也能沾到他們的光,日後也做一對兒讓人羨慕的夫妻。」挑高了眉尾,武慕秋說的句句真心。她現在連自己親生父母的至死之愛都不羨慕了,最羨慕的反而是元極和秦梔。

「真的羨慕他們?能得來今日,其實也並不容易。說來話長,到時有時間,我可以將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元昶琋輕笑,如此羨慕別人的愛情,其實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不過,她終究會有信心的,因為他不會是一個讓人失望的人。

「把咱們送到這裡來之後,他們去了哪兒?」不會也要在這祖祠陪著吧。

「肯定早就下山回府睡回籠覺了,他們一向如此恣意,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元昶琋搖搖頭,也難怪世人這麼羨慕他們倆,看來這世上還真沒什麼人能像他們夫妻倆這麼逍遙自在。

好多人想任性都任性不起來,因為肩上的擔子太重了。看來,人還真得在前半輩子腥風血雨,這樣後半輩子才能逍遙的起來。

**

皇家祖祠這邊還在進行甬長且沒盡頭的訂婚禮,而帝都西郊的一座府邸卻靜悄悄的。

時近新年,這府邸也在進行洒掃,不過,下人們的動作卻很輕很輕,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以免吵到了那一大早便起床的兩個人。

主居室里,的確是沒什麼動靜,因為下人都不在。

二樓,倒是有很輕的說話聲傳出來,不時的穿插一聲嘲笑,長耳朵都聽得出那是秦梔的笑聲。

樓上,秦梔姿勢鬆散的靠在軟榻上,身後的窗子是關著的,因為這個季節總是會有些涼風。

而對面的桌邊則坐著元極,他正在給秦梔展示這段時間搜集來的古畫。

都是十分有名的畫家所畫,且好多以前都消失蹤跡了,但經過了不懈的努力,終於翻找了出來。

而且,越久遠的畫就越有意思,前朝較為崇拜繁衍,所以很多畫看起來都很露骨。不過秦梔覺得特別有意思,越看越覺得古人的想象力真的是很超乎想象,他們真的為了崇拜,什麼都能想象的出來。

元極一幅一幅的給展示,他覺得自己特別像個下人,而且他很不喜歡這些古畫,太粗爛了。

就這種水平居然還能被稱為名家,簡直是誰都能做名家了,名家的門檻太低了。

看了一眼那滿臉都是津津有味兒的人,元極幾不可微的搖頭,「接下來的是小冊子,很過分,你還要看么?」

一聽這話,秦梔眼睛都在發光,「我喜歡過分的,快快,我要看。」說著,她坐直身體,臉上的興奮都藏不住了。

元極很無言,認真的看了看她,隨後拿起那古舊的小冊子,展開,裡面褪色的圖畫也露了出來。

秦梔眯起眼睛,一邊探出身體,仔細的盯著那冊子上的圖畫瞧。眼睛都要瞪出來了,才看清那上面畫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兒,就是一些半遮半掩的春宮圖而已。而且,關鍵部位根本就沒露出來,只能靠看的人去想象的那種。

不由幾分失望,收回身體,她一邊嘆口氣,「我褲子都脫一半兒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元極盯著她,薄唇動了動,最後卻什麼都沒說出來。

只是將那冊子嘩的合上,扔到了桌子上,隨後才低聲說道:「見我時脫褲子的速度都沒那麼快。」看個不知從哪個陵墓里挖出來的冊子反倒要脫褲子了。

一聽這話,秦梔忍不住笑出聲,「那倒沒有,我有時見你脫褲子的速度也挺快的。」

無言以對,元極起身將那些東西全部收起來,「那不如你現在就表演給我看,到底能有多快。」

「不然咱倆比賽吧,看誰比較快。」大上午的無緣無故脫褲子?精神有問題。

元極手上動作一頓,「蕭四禾要來了,今日無法陪你比賽。你先脫著,我計算著時間,下回再比。」

「你這屬於作弊,我是不會上當的。不過,蕭四禾來帝都幹嘛?他不是在青州么。」他可是極其的忙,忙到不想回家的那種。估計一年之中,在家能待上半個月?那都是最多的計算了。

「帝都最是逍遙,他來這裡做什麼,顯而易見。」元極淡淡的回應,對於蕭四禾的生活作風問題等等,他從不會多說一句,畢竟那是他的自由。

發出了一聲鄙視的笑聲,秦梔就知如此,不是她不能高估蕭四禾,而是他的人生高度就擺在那裡了,這輩子都不能再往上走了。

「那你去吧,我在這兒補眠,真是好累啊。可能真的是年紀大了,所以身體疲乏的也這麼快。」直接躺在了軟榻上,秦梔決定要不動如山。一想自己那臭兒子在皇家祖祠,她就更覺得自己年紀大了。想當年她和元極在那兒的時候,今日想想似乎只是昨天的事情一樣,真是讓人覺得時光如白駒過隙。

如果她死在了這個世界,不知下輩子會是什麼模樣,還會不會遇到元極。

思及此,她目光一轉,看向了元極。正好他也走了過來,他的臉上除了因為歲月而留下的沉穩之外,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了。

他的駐顏湯是有效果的,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喝,眼下就瞧出效果來了。

「你要做什麼?快去吧,不要想著把我也帶下去。興許我不在,蕭四禾還會帶你去青樓里轉轉呢。這麼多年你也沒去過幾次,你就不覺得好奇的么?」看他過來,她立即伸出雙手揮舞,拒絕他接近。

元極俯身,輕鬆的控制住她亂揮的兩隻手,然後另一隻手穿過她的脖子下面,直接將她抬了起來。

「放開我,不要抱我,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你這樣胡亂的抱我,小心閃了你的腰。」秦梔掙扎,但一想到他的年紀,她就又不掙扎了,免得真閃著他。

「我的腰很好,你不用擔心。」元極抱著她往樓下走,一邊淡淡道。

翻了個白眼兒,秦梔任他抱著自己下樓,下人都不在,這主居清凈的很。

到了樓下,元極才將她放了下來,「下人都在洒掃,不過你今年打算在這裡度過新年么?」往外走,他一邊問道。

「兒子會帶著小花回朱城見父親和王妃,按理說我們也應該回去,因為也算是過一個團圓年吧。不過,我還真是不想回去,咱們回翎山吧,很久沒回去了。」秦梔搖了搖頭,她並不想回朱城。因為王府里人太多了,一點都不清凈,尤其新年的時候,會煩死的。

而且現在元霖宗的身體很不好,又因為幾年前二夫人和四夫人相繼離世,導致他記憶有些錯亂,有時會犯糊塗。王妃就顯得十分心焦,繼而整個人就特別的多事,比以前還要苛刻。

她是個精神矍鑠的老太太,一般女人鮮少能活到這個年紀,但她可不一樣,簡直就是活久了變成了妖怪一樣。

也幸好蓓蓓這麼多年和她同處在一個屋檐下已經習慣了,秦梔卻是堅持不了多久,因為她現在的耐心也不比那時多了。

「好,不回去就不回去吧。不過,倒是王府傳來消息,父親這段時日糊塗的更厲害了。我想,他的身體可能撐不住了。」元極輕聲的說著。生老病死乃是自然,再說這麼多年他也見多了。不過,聯想到父親的身上,他心裡還是有幾分難過,明明印象之中他一直都十分的偉岸剛硬。

「這個世界里,能安然到這個年紀的,真的是很少。父親這一生忠君愛國,應當是沒有遺憾了。」按古人存活的平均年齡來算的話,王爺和王妃兩個人真的算是奇迹了。

「但凡是人,都會想長命百歲的,哪有會覺得無憾的時候。」元極卻不苟同,如果有一種葯能讓人長生不老,這世上的人都得瘋了一樣的去爭搶,因為誘惑太大。

「難道你也想么?」歪頭看著他,秦梔倒是想聽聽他的說法。人活那麼久幹嘛?浪費糧食浪費空氣。

「活的久一些,才能見證你脫褲子的速度會有多快。」看了她一眼,元極如是道,很正經的樣子,似乎他就是這麼想的。

秦梔無言,「我說世子爺,麻煩你大庭廣眾之下能不能不要說這種話。你以為他們的耳朵都是假的么?靈著呢。」下人就在不遠處,耳力都好得很,想聽到自然會聽到的。

「難道不是你要和我比賽的?如果能讓你開心,我可以裝作比不過你的樣子,讓你脫的更快。」元極微微揚起下頜,帶足了驕傲。

秦梔哈了一聲,隨後緩緩的挽起衣袖,一邊轉眼看向他,清澈的眸子裡帶著刀。

元極回頭看了她一眼,漆黑的眸子里也染上了笑,但下一刻便腳下一動,快速的跑走了。

秦梔立即跟上去,速度也十分快,「不想丟臉就給我站住,活了這麼久了,你還想做什麼丟人的事兒?元極,你給我站住,這麼大年紀,你就不能顧念一下你的老胳膊老腿兒么?哎呀,等我。」

元極回頭看了她一眼,卻是慢下了速度,不過秦梔依舊是追不上他,始終差了那麼一兩米的距離。

所過之處,繁忙的下人們無不轉身躲避,當做沒看見這場面。只不過,他們也算有生之年了,什麼事情都在這對夫妻身上瞧見過,也不愧這大魏諸多人羨慕他們,真的是前所未見。

這麼大年紀了,還有如此興緻,有時下人都覺得他們不止要擔心身體問題,更應該擔心擔心腦子才對。

(番外完)

------題外話------

番外完結啦,謝謝親們一直在追文,同時也不斷的鼓勵著聽風,讓聽風也有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新文《極寵無雙:正室指南》已開坑,不日即正常更新,希望喜歡的親們收藏追文。

聽風也會努力的寫好,儘力讓喜歡聽風的親們不失望!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