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前妻歸來:邵醫生好久不見下載
  3. 前妻歸來:邵醫生好久不見全文閱讀
  4. 511 有葯,未必也能上

511 有葯,未必也能上

作者:格子蟲


  邵正謙抬頭看向那個替代自己的人,見他一副隨時準備替他們英勇就義的樣子,也不好說什麼了。
  那人在約定好的時間,就去了周妍所在的包廂。
  邵正謙起身要離開,被方言給拉住了,「嘿,你就不想看看,那個女人是不是想對你霸王硬上弓了?」
  邵正謙瞪了方言一眼,「你最近這戀愛談的你很開心啊,既然這麼開心,趕緊給人家的女孩負責起來,把這婚禮給辦了?」
  「放心吧,那遲早的事情。」方言倒是承認的蠻坦蕩的。
  「看你一臉春心蕩漾的日子,你這要結婚了,我就給你放一年的大假,讓你把孩子也一併給生了,怎麼樣?」邵正謙就覺得男人還是要有女人才會比較有人氣味兒。
  「我這新老闆對我就是好,給我這樣的福利,放我一年大假,那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方言感嘆著說。
  邵正謙瞪眼,「噢,你這是對我爸他不滿啊,要不要我把你的投訴告訴他呢?讓他好好的反省反省。」
  「得了吧,你這是想要剝我一層皮啊?行了,看看吧。」方言讓他留下來。
  他讓他留下來,不是想要噁心他,而是讓他見識下女人的直覺到底有多厲害,童欣樂跟齊桑不是都覺得這個女人對他有不軌齷齪的心思嗎?
  邵正謙留下來了。
  不知道是方言找來的人所做的人皮面具太厲害了,還是因為周妍的眼睛太拙,總之,她真的一點兒都沒有懷疑過她面前的那個人。
  方言找來替代他的那個人,也很專業,他把他跟周妍過去的相處,整理好了的資料,全都背熟了不說,還能與周妍想談自若。
  甚至,他在周妍的面前,說話的方式跟態度,拿捏的真的很好。
  可以說,一點兒錯處都沒有。
  不過那酒紅色的藥粉,藥效很的很厲害,褚家培訓出來的人,邵正謙相信,那自制力跟控制力可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比擬的。
  很快,周妍便將那個『邵正謙』扶到床上去了,在那個房間里,他們也裝了攝像頭,只是沒有那麼高清而已。
  但是,鏡頭裡,周妍的動作很明顯,脫了衣服,就直接上床了。
  兩人在被窩裡,那動作幅度很大,除非是瞎子,否則,沒有人不知道那床單底下的兩個人在做什麼。
  邵正謙眼底漸漸發冷,他的失望很明顯。
  如果他真的對她沒有任何的防備,那麼,周妍做的這些事,真的是會徹底噁心到他。
  他這輩子沒有得罪過她吧?
  並且,他所記得的,他對她還算好。
  可是,她卻這樣恩將仇報,用這麼惡劣的手段來噁心她。
  那就活該她有這樣的下場了。
  「我先走了,找人把那瓶酒里的酒給取點出來,我想要研究下。」邵正謙臨走之前,又吩咐了一件事。
  「得咧,這件事你不交代,我也會做好的。老闆,我今天的工作,結束了么?我家那小女人等我很久了。」
  「回去吧,什麼時候帶出來一起吃飯?樂樂肯定對能入你眼的女人,特別感興趣。」邵正謙難得將自己的八卦臉展露出來。
  「老闆,我說您能別丟分么,太八卦了。」方言無語極了。
  他現在是沒有從前那麼冷了,能開玩笑,能八卦,也像個正常的男人,而不是執行的機器了。
  「八卦點,有什麼不好,至少有血有肉,有激情啊。」邵正謙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得得得,好有激情啊,走吧,回了。」
  邵正謙拿到了紅酒的液體后,直接回了。
  到家后,童欣樂一直在等他回來,他回來后,童欣樂就一直在觀察著他臉上的表情,冷靜自持,可童欣樂並不認為他這樣的反應是什麼好現象。
  「怎麼了?今天讓你失望了?」童欣樂柔聲的問著,就是想要安慰他。
  「她得到了應有的下場。」邵正謙平靜的說著,他相信,如果周妍對他真的有感情,那麼,她知道那個人其實不是他,她所做的一切都付諸東流后,她想她會失望吧。
  「那就是失望了,好了,別多想了,明天之後,她的真面目大概就會慢慢的顯露出來了。」童欣樂安慰著他。
  邵正謙點點頭,他總有個預感,他們的生活不會太平靜了。
  這也是他當初猶豫著要不要認褚馳烈父親,認了,是有很多的好處,孤島的資源很好,他們夫妻在青雲市的地位穩固,有褚家撐腰,他們就是青雲市的大鱷。
  青雲市的那些小魚小蝦就不敢欺負他們。
  但是,那僅限於是青雲市,可褚家所接觸的圈子,不止是青雲市的,還有很多未知的人跟圈子,這些人跟圈子,會不會因為褚馳烈的關係而來找他一家人的麻煩。
  對他來說,那是一個更大更未知的世界,他在那個世界里,簡直渺小的就跟個小蝦米似的。
  他原本以為,認了父親,他跟童欣樂的生活,依然會跟從前一樣,甚至還過的很好。
  可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這樣的麻煩會找上門來。
  現在是已經暴露出來的周妍,那些沒有暴露的人,到時候又會不會將焦點放在他們一家人的身上。
  他是不怕,但是他老婆孩子呢。
  他必須得保證他們的安全。
  這個圈子,他似乎逃不掉了。
  邵彬,他的大兒子都送到了孤島,就算為了彬彬,他似乎也不該這樣坐以待斃。
  這次周妍的突然出現,讓他開始有了警醒。
  那些人,可不會在意,他是不是姓褚,那些人要對付他,肯定有他們自己的理由。
  「老婆,你說,我認這個父親,我到底是得到的多,還是失去的多啊?」邵正謙的情緒低落了起來。
  「不就是一個周妍嘛,怎麼就讓你這麼多愁善感起來了啊?」童欣樂將他抱著,不理解他心裡所擔心的。
  邵正謙抿唇笑了下,「是啊,畢竟她曾經是我挺看重的一個學妹,一個天分很高,前途也不錯的人,就這麼走了歪路,你能夠理解那種心情吧?」
  童欣樂點點頭,「嗯,我能夠理解,甚至能夠感同身受,好了,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她要選擇那條路,誰都阻止不了啊,只要她沒真正的傷害到你,她怎麼樣,我一點兒都不在意,你說我自私也沒辦法,我就自私了。」
  邵正謙點點頭,他才不會說她自私咧。
  他喜歡她的這份自私。
  「好了,時間不早了,孕婦要睡覺了。」
  這次,童欣樂沒有拖延,乖乖的站起來,「好吧,睡覺了。」
  此時此刻。
  酒店的房間里,周妍幸福的裹著一條浴巾,深情款款的看著邵正謙的那張臉,想到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她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她原本以為一切不可能這麼順利,但是卻真實的發生了。
  這張臉,是她朝思暮想的,那雙漂亮靈巧的手,剛在就這樣在她身上不受控制的探索著,她想想就覺得心顫,這會兒身子都在抖。
  她不得不承認,喪的那款葯,真的是太厲害了。
  邵正謙這人有多克制,自制力有多高,她是知道的。
  能夠讓這麼一個自制力高的人,可以銷魂到這個地步,她簡直佩服那款葯的藥效。
  她見過那些被下了春藥的人,似乎都沒有這麼厲害的。
  眼下,足足五個小時過去了,她身上都是甜蜜的痕迹。
  如果不是要立即彙報結果,周妍真想與他一同睡到第二天,然後通知童欣樂。
  只可惜,這個心愿完不成了。
  她看不到童欣樂臉上精彩紛呈的表情了。
  周妍俯身,在『邵正謙』的臉上,深深的親吻了一下,然後強迫自己立即起身,去浴室洗澡,稍後,喪就要來了。
  周妍剛洗完澡,喪就來了。
  周妍還穿著睡衣,就出來見喪了。
  喪看到她穿著性感的睡衣也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坐在那兒,他身邊都是穿著黑衣黑褲的手下,比黑西裝還有氣勢。
  「事情成了?」周妍走過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喪就蹙眉的問著。
  「成了,人就在裡屋躺著,您要去看看嗎?」周妍知道他不相信自己,所以直接提議讓他進去親眼看看。
  她這樣的女人,不是自己看上的男人,那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不可能會是此刻這種閑適輕鬆的心境。
  一個她不喜歡的男人,她是不可能讓他碰她的。
  只有邵正謙,才能讓她如此心甘情願的躺在他的身下。
  「不用了,我對裸男沒有絲毫興趣,只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成的太順利了,你不覺得嗎?」喪反問道,他這人向來疑心比較重。
  「喪,我大概沒有告訴你,我跟邵正謙之間的關係,他是我大學的學長,我是他最重視的學妹,況且,在他眼裡,我是一個天使般的存在,哪怕我們今天晚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一切只會歸咎於酒後做錯事罷了,所以,喪,這件事成的並不是你所想的那麼順利,我之前所付出的努力,你就算沒有看到,也該聽說了。」
  周妍與他之間,是一場交易,而不是主人跟僕人之間的關係。
  她並不像他的手下那些人,需要對他畢恭畢敬的。
  她之所以會替他辦事,不過是因為他抓了她的命脈來威脅她,她需要完成這次交易來換取她弟弟的自由。
  現在,她做到了,她覺得,也到了該喪履行他的承諾的時候了。
  「行吧,那就等他醒了,我再來。」喪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喪,什麼時候放了我弟弟?」周妍追問著。
  「等你這個寶貝學長進了我實驗室的那一秒,周坤就可以得到自由。」喪冷冽的一笑。
  周妍:「……」
  周妍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果,用邵正謙的自由去換她弟弟的自由。
  當初可不是這樣說的。
  「喪,當初……」
  周妍不服,追了上去,想要討一個說法,只是,她才跑了兩步,就讓人給攔了下來。
  她壓根就不能靠近喪。
  喪轉身,冷眼看著周妍,「我還沒有見到人,也沒有威脅到我要的人,所以,這件事還不算成了,等到成了的時候,我自然會兌現我的承諾,否則,你弟弟就是我最需要的試驗品。」
  周妍氣急:「你……」
  這人簡直就是惡魔,她怎麼就跟這麼一個惡魔做上了交易了呢?
  周妍氣悶。
  喪冷笑,無關緊要的人,他從來都不會多給一個眼神的。
  邵正謙居然真的跟周妍發生了關係,他知道,邵正謙是一個自律性非常強的人,況且,他還是褚家的後人。
  這樣的一個人,在吃了他最新研發的藥丸后,都控制不了自己,那麼,他對自己的這款葯還是挺有信心的。
  當然,還得看接下來的效果。
  如果達到了他的預期,那麼,他會打量生產,這樣,他將又賺一筆。
  他的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賺錢。
  除了賺錢,任何人跟事情,在他眼裡都是渺小的,不值錢的。
  他能讓周妍幫他做事,也是因為周妍跟邵正謙之間的學長學妹的關係,如果不是有這麼一層關係,這個女人,壓根就沒有機會與他做交易。
  沒人敢這樣跟他叫板,他沒跟周妍計較,無非是因為她做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否則,她很有可能會被他給掐死。
  喪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周妍卻拿他沒有辦法。
  她不確定喪最終是不是能夠放了周坤,這會兒,她有點後悔,可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她也沒辦法了。
  人,她已經毀了,也餵了他那種葯,眼下,她除了進不能再退了。
  喪走了,但是他還留了幾個手下在這兒看管著他們。
  『邵正謙』所在的房間,周妍不能再進了。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連再看一眼邵正謙的機會都沒有,她要進那個房間就被攔著,她真的是瞬間就炸毛了,「你們幹什麼?」
  「主上的指令,這個房間,你不能再進了。」喪的手下冷冷的回復,聲音冰冷的就像是一個沒有絲毫溫度的機器。
  這些回復,就跟他們是機器人似的,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周妍的表情有些抽搐,她不能再進了。
  也就是說,她現在連看他一眼的機會都沒有了,是嗎?
  看著那些殭屍人的殭屍臉,周妍知道,她這是問也白問。
  眼下,只能等『邵正謙』醒過來。
  周妍絲毫沒有睡意,這會兒到天亮不過也就兩個小時的時間。
  她給庄昕打電話,讓她過來,並且幫她帶了一套衣服。
  庄昕趕來,周妍換好衣服,天就亮了,天亮了沒多久,喪再次出現在這個房間里,像個魅影似的,簡直無聲無息。
  要不是這人會說話,周妍肯定會以為他是一個戴著面具的活死人。
  「人還沒有醒?」喪的耐心不夠,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也沒聽到房間里有任何的動靜。
  「來人,把人給我弄醒。」喪直接下令。
  周妍不捨得,「別,再給他一點時間,讓他自己醒。」
  她知道,喪讓人弄醒人的方式肯定是不好受的,她捨不得,他受這樣的折磨。
  「你倒是挺心疼人的,只可惜,人家對你可沒那麼用心,如果沒有我的葯,你以為你能爬上他的床么?」喪的怨懟,可是一點都不客氣。
  周妍不吭聲,這是實話,但是她管不了那麼多,反正,她如今心愿完成了就成。
  「有葯,未必也能上。」驀地,房間內的『邵正謙』不僅醒了,還走了出來。
  這個邵正謙看著他們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來。
  周妍跟喪兩人一時都不太明白他這話的意思,就在這時,『邵正謙』一把摘了自己臉上的人皮面具。
  ------題外話------
  今天就一更了哈,今天要去醫院,這邊小吃節開始了,格子要浪幾天,明天估計也是一更,盡量字多哈,么么噠,愛你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