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下載
  3.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4. 310.陸錦城的心理陰影面積(二更)

310.陸錦城的心理陰影面積(二更)

作者: |返回: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TXT下載,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epub下載

見王縣長說知道,江奕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其實有些事情,我也不想說的太明白,更何況這桐城我也是初來乍到的地方,不能出面的事情,我也是盡量的不想出面的,可是這韓家村裡,有一戶人家跟我的關係不一樣,先前王縣長你要是留意的話,就應該知道,我剛來這邊,便總是往那裡走動。」

這事情,王縣長當然是知道的,畢竟江奕的身份特別,他還特意批了假期出來,就怕江奕來這裡窮鄉僻壤的地方,舟車勞頓的太辛苦,之後看江奕去了韓家村,他還有些奇怪著,就讓人觀察了一下。

知道了韓家村裡頭,有他的朋友在。

只是這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麼誤會不成,王縣長是真的不想得罪了這江奕,雖然說現在人還需要自己照料在這邊,可是要是得罪了,往後自己真的就算是走到頭了。

王縣長勉強笑了笑,道:「江同志,這事情你還是說明白一些比較好,我這還是聽得雲里霧裡的。」

「我看您還是問問您媳婦來的好,」看王縣長這樣子,全然不知道,也不像是跟自己裝的,不然的話,早就應承下來了,看來這其中還是李桂英搞的鬼,「我也不在你面前杜撰什麼,只是我先說一句,那韓家村裡有我的朋友在,我絕對不會容許,有這種欺負他們的事情存在。」

一聽這話,王縣長就知道,十之八九,就是自己的媳婦給自己惹麻煩了,他心裡頭暗叫不好,自己這會兒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自己是煩惱的要命了。

他擦了擦頭上的汗,連連點頭,「行,江同志說的話,我自然知道,肯定不會是故意針對我家那口子的,我這件事情肯定給你查清楚,絕對不會讓你朋友受委屈的。」

「那就拜託王縣長了,明天我再來找您。」江奕也不在逗留,反正把該說的話,都給說清楚了,那就行了,自己也不想再說別的,現在最好就是先幫忙解決了這件事情,這樣的話,自己就能見到韓曉笑了。

這放高利貸,本來就是不合法的,江奕要鬧起來的話,依照她的身份,也沒人敢攔下來。

王縣長總算是把這個小祖宗給送走了之後,顧不得在上什麼班,交代完事情之後,就趕緊回家去了。

這一路急匆匆的回家,已經入秋的天氣,卻依舊悶熱,不過比起之前自然是要好上許多,只是這卻並不能讓王縣長覺得舒坦,越發的覺得熱了起來。

回到了家裡頭,用鑰匙把門一打開,正好看到三個人坐在李桂英的面前,瞧見這三人,王縣長的眉頭一皺,他當然是認識的這幾個人,知道這是家裡頭放高利貸出去的人,靠著這利息,自己的日子也算是過得不錯。

這事情幾乎都是半公開的事情,看這三人來似乎是有什麼事情。

正好聽到領頭的黑子道:「……嬸子,對方直接報警了,那韓家有個厲害的孕婦,現在人全都跑了,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韓家?

孕婦?

王縣長的手一哆嗦,冷汗瞬間冒了出來,該不會湊的這麼巧,正好是江奕的朋友吧,要真是如此,自己可就真的被李桂英給害死了。

而李桂英聽到回來的動靜,本來是正想要說話的,結果就看到了王縣長回來,眼底劃過一絲詫異,便朝著另外三人使了個眼神,「你們先走。」

說完話,她就站起來,走過去幫王縣長把衣服拿了過來,給掛到了掛鉤上,回頭瞧了眼自己的丈夫,眉頭蹙起,「怎麼這麼多汗。」

三人收到眼神,已經先走了。

此時便只剩下了王縣長兩夫妻。

聽到李桂英的問話,王縣長瞅了她一眼,把門給關上后,才把自己雲里霧裡的妻子,拉到了沙發上坐下,問道:「你老實跟我說,最近你是不是在問韓家村的一戶人家,在那討債來著?」

見王縣長猜中,這倒是讓李桂英奇怪了,她不免納悶,「怎麼了,這事情你可是從來不過問的,不過你知道了也好,這人的債的確難討,現在人都跑了,本來我還想要把對方的地契和那牲畜全都給拿到手的,這樣做事情也方便,只是可惜了,還得再等等。」

說到這,她就覺得有些可惜了,自己本來的話,一旦把這些給拿到手之後,可就能賺上一筆了,只是可惜,一直都拿不到這筆錢、

不過重點是,自己的丈夫是怎麼知道的,她還從來沒說過。

一聽果然有這筆賬目,王縣長的臉色已經黑了下來,又問,「是不是韓建華那一家?」

「對啊,你這是從哪裡知道的,那家人的那塊地不錯,之前咱們兒子,娶了秦家那小賤人的時候,我就看中了那塊地來著,只是沒有這個機會,不過你不知道,那戶人家的二女兒,竟然來問黑子借錢了,這一借可就是一千塊錢,現在就拿回了一千多點,我要是不趁機多拿點,那可就虧了。」李桂英毫不在乎的說道。

若是以前,沒有江奕來說的話,那王縣長肯定是不會來參與這些事情的,畢竟能賺點錢到家裡頭,日子也能好過一些,只是現在偏偏對方是江奕的朋友,他這個臉,已經是越發的黑了。

果然是自己這媳婦,給自己鬧出來的事情,怎麼就會有這麼恰好的事情呢,正好那韓曉琳問了黑子借錢,又正好這江奕認識這家人,最湊巧的是,江奕現在到了這邊來實習,自己這個面子肯定要給。

要是早知道的話,他絕對不會讓李桂英去要錢的,既然都已經拿回了本金了,還有點利息,也不是虧本,還賺上一些的,就不能再去要了,一想到自己媳婦早告訴自己的話,他就能夠用這件事情,跟江奕做一個談判,讓她許自己一些好處,可是現在全都沒有了,全都完蛋了,想想王縣長就恨得要死。

這會兒,順帶把自己的媳婦也恨上了一道。

王縣長對著李桂英,真是恨鐵不成鋼的很,「你這事情怎麼也不先跟我交代一下,你真的是想要氣死我,然後去改嫁不成?!」

「怎麼了,你怎麼突然發火了?」對於王縣長突然發火的事情,李桂英更是覺得納悶,自己這什麼都沒做啊,以前那也是這麼要錢的,可也沒見人發火啊。

這會兒,她也有些委屈了起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怎麼就引起了自己丈夫的怒火了。

還說自己是想要把他氣死,然後去改嫁,這都是什麼混賬話!

王縣長看她一臉不知道的樣子,頭疼的很,「你知不知道那韓家,跟新來的那個同志,是朋友的關係。」

「新來的同志?」李桂英有些懵,並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這新來的同志,怎麼又跟韓家扯上關係了,現在李桂英是覺得,自己真的是委屈的要命,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說,光是想在那為了自己家賺點錢,謀划謀划罷了,怎麼就做錯了事情。

這一千塊錢借出去,拿回來的可是五千啊,要是能再要上五千,那他們家的日子,可就不要太好過了。

見李桂英如此,王縣長無力的躺在沙發上,閉了閉眼睛,隨後才睜開來說道:「你個愚蠢的東西,這新來的同志,可是京都來的,江家啊,那是什麼樣的人家,是我們這樣的人能得罪的起的么,我就這麼跟你說吧,但凡這個江奕,一回去說我幾句不好的話,我這縣長也就是做到頭了,到時候你還想要賺這些利息錢?簡直就是做夢!」

他一想到,自己妻子這事情做的,都把人給逼走了,他的心臟就是突突的疼,怎麼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呢,平日里哪怕自己不過問,可遇到難搞的,還是會跟自己知會一聲。

現在人為了不還錢,都出逃了,偏偏就打算瞞著自己了,要不是江奕親自找上門,估計自己還什麼都不知道。

一聽到這話,李桂英這才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丈夫這麼說自己了,她頓時急了,「這韓家怎麼認識這麼大的人物,當時黑子也沒跟我說啊,我要是知道的話,哪裡會去找,那現在怎麼辦,這筆錢是不要了么?」

「你說呢,要錢還是要我的官?真的是婦人之仁,愚蠢的很,還有,那韓曉琳不是嫁出去了么,你怎麼還跑到娘家去要錢,真的要錢的話,那就去問婆家去要錢,現在韓家使我們能得罪的起的么?」王縣長怒瞪了一眼李桂英。

自己要是真的因為這件事情,得罪了江奕,那他這筆賬鐵定要算在李桂英的頭上。

李桂英手足無措,「我這不也是為了家裡頭么,那姓秦的小賤人,算是她跑得快,我這口氣一直出不了,這正好都是一個韓家村的,也是怪我,想事情簡單了,都忘記了查對方的背景,鬧出了這事情來,你到時候就去跟江同志好好說說,我這邊絕對不會去討債了,這筆錢我就當是……當是……不要了!」

說了好幾遍,李桂英才把剩下的話給說出來,這心裡頭足足的在滴血,好在是要回了本金,不然的話,自己的心那可就更痛了。

王縣長點頭,「錢肯定是不能要了,明天我再跟江奕說說,這事情你吩咐下去,跟黑子他們也說說。」

說到這,他頓了頓,思考了一下,隨後看向李桂英,說道:「最好問問,韓家和婆家的關係怎麼樣,到時候我看看能不能去做點彌補。」

這就是王縣長聰明的地方了,要是人跟婆家關係不好,自己去要債的話,也算是送了個人情過去,彌補一下,現在也就只能這樣了,本來的話,要是早知道,自己還能做談判的資源,現在是完全沒用了。

只能盡量的去彌補。

李桂英趕緊點頭,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抿了抿唇,又小聲道:「還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別吞吞吐吐的,要說什麼就趕緊說出來,你要是再給我惹事情,你看我饒不饒你。」王縣長一看李桂英這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算是自己的媳婦,沒事情給自己惹了事情出來,他現在的心情,真的是說不出來的鬱結。

見王縣長不耐煩,李桂英便直接道:「前幾天,我去了媽那裡,然後媽讓我查一個人,查的就是那韓家,是韓建華住了院,正好跟媽一個病房,然後韓家大姐跟媽吵了幾句嘴,媽上了心,要讓我給人使絆子來著……」

這話說完,看到王縣長的臉黑了,李桂英的心裡頭卻是有些竊喜,這老東西,平時在自己丈夫面前,可沒少說自己的壞話,現在總算是逮到一次機會了。

要知道關於自己的娘,王縣長心裡頭清楚的很,因為自己是縣長的關係,所以她在桐城裡是橫行霸道,自己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算了,反正這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要是都去管的話,一是管不過來,二是自己的老娘,他沒辦法說什麼重話。

現在倒好。

這不管事情不管事情的,倒是給自己惹出麻煩來了。

他咬牙切齒的,「趕緊去,把媽給我接出來,直接送到二弟那去,要是媽不肯去,就送到小姑那裡去,這幾天讓她消停,別給我惹事情,特別是韓家的人,改明兒我得帶著媽和你,去親自道歉去。」

聽到前面的話,李桂英還在暗自偷笑,想著自己算是出了一回氣了,結果後面的話,就讓她的臉色垮下來了,自己竟然還要去道歉,真是的,她可什麼都沒有做呢。

想到這,她轉了轉眼珠子,說道:「我去不成,我要是去了,不是明擺著,我就是背後的人了么,對你影響不好,要是對方抓住這個錯處,去跟江奕說什麼,對你的仕途也是有影響的,我看就讓黑子他們到時候去道歉,你就帶著媽去,你看怎麼樣?」

李桂英多少是個聰明的,自己可不想做那種丟人的事情,老太太惹事情,那是自己惹事情,跟她沒什麼關係,這放高利貸去討債的人,也是黑子他們,跟自己也是沒什麼關係,她要是去道歉了,那多難看啊。

這番話說下來,王縣長考慮了一下,覺得自己這妻子說的也是有幾分道理,皺著眉頭,點了點頭,「行,就按照你說的辦,不過你先去把媽給弄出來,別再給我惹事情。」

「知道了。」

*

陸錦城這幾日里來的事情,可不算是少,光是之前江家宴會上死人的事情,就是讓他們一頓子的查,關於韓非深的話,因為沒有具體的證據之類的,也是不會往她身上定罪,只是暫時出不去罷了。

得等事情都結束了。

周日是回家吃飯的日子,等到了陸家,這一大家子可都在,包括江奕的父母,也就是自己的姐姐和姐夫。

瞧見陸錦城,陸瑤笑著上前,「最近看你忙得很,想找個機會跟你說說話,都找不到。」

「現在我不是在了么,」陸錦城回了一句,隨後四處看了一眼,發現江奕不在,不由問道:「江奕那小子呢,怎麼沒來?」

陸瑤道:「你忘了?不是你說的,要讓人去小地方鍛煉鍛煉么,已經走了有一段時間了,也不知道這小子吃不吃得了苦。」

說這話,作為母親的,也是有點心疼了起來。

聽到人走了,陸錦城的心情都是舒暢了一些,他微笑安撫了一句,「男人就是要吃得苦中苦,方得人上人,姐你就別擔心這些了,那這小子現在是去的哪裡?」

「桐城,這小子自己選的地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情,竟然選了這麼偏僻,又那麼遠的一個地方。」陸瑤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而這話一出,下一秒陸錦城的微笑就凝固在了臉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