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下載
  3. 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全文閱讀
  4. 【傲嬌384】追妻是個體力活

【傲嬌384】追妻是個體力活

作者:陳小笑


  「阿嚏——沙沙沙」
  小柒寶身上就穿了一件春款的薄睡衣,慕臻才抱著小傢伙快要走到客廳,小傢伙就清脆地打了個噴嚏,手中的小沙錘也跟著發出幾聲沙沙沙的響聲。
  慕臻下樓梯的動作一頓,低下頭看著懷裡的小人兒,「感冒了?」
  小柒寶這會兒被自己的噴嚏聲給嚇了一跳,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傻愣愣出神。
  「小獃子。」
  慕臻彎了彎唇,指尖輕觸小傢伙的小腦門,直到現在,慕臻都還沒有完全適應父親的角色,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小玩意兒蠢萌蠢萌的。
  小柒寶不知道小獃子是什麼個意思,只是大約是真的有點冷,本能地一個勁地往慕臻的懷裡鑽。
  軟軟的,暖暖的小身子,身上還散發著一股奶香。
  二十八歲的慕臻,遠比十六歲的少年慕臻要理性得多。
  假如時間重來,當天在產房外等著的人是現在的慕臻,慕臻的心裡依然會充滿感動,但是絕對不可能會淚流不止。
  二十八歲的慕臻,真正豁出去命愛的,只有那個叫蘇子衿的女人而已。即便是小柒寶,對慕臻而言最大的意義,是小玫瑰生命的延續的意義要遠大於他成為了一個父親。
  「等著,小獃子,我去樓上給你拿件衣服。」
  慕臻在小柒寶的鼻尖上颳了刮,單隻手抱住她,步履穩健地重新上了樓。
  以前慕臻抱小柒寶時,總是怕把寶貝女兒給摔了,顯得過分的小心翼翼,並且,十六歲的少年慕臻,對新生命的到來遠比現在的慕臻要熱忱許多。
  慕臻當然是愛小柒寶的,只是他們對情感的表達方式,顯然不同。
  他就那麼單臂將小柒寶一抱,讓她坐在他的手臂上,另一隻手輕聲地推開房間的門。
  似乎很喜歡坐在粑粑的手臂,這個新姿勢讓她感到異常地新鮮跟好奇,小傢伙手裡握著沙錘,雙手乖巧地摟住爸爸的脖子,把屁股坐穩了一些。
  「噓——」
  進房門之前,慕臻沖小柒寶「噓」了「噓」,示意小傢伙保持安靜。
  小柒寶現在正是喜歡模仿的年紀,她也學爸爸的樣子,小食指抵住小小的唇,嘴巴撅起,「噓——」
  慕臻失笑,「小東西。」
  小柒寶歪了歪小腦袋,小東西是誰?
  嬰兒床上,就擺放著昨天晚上蘇子衿為小柒寶準備的今天要穿的衣服。
  慕臻把小柒寶重新放在嬰兒床上,徵得她的同意后,暫時拿走她手中的沙錘,到底是這一年多的記憶沒丟,三下五除二地就替小柒寶把衣服給穿好了。
  粉紅的娃娃領連衣裙,外面是淺黃色的薄款春衫外套,下身搭的是白色的連體襪,儼然從漂亮的小奶娃,變成了一個漂亮的小公主。
  「嘖,可以嘛。慕小柒,就穿這一身,走出去,還不把全小區的小崽子們給迷得五迷三道的?」
  小柒寶眨巴眨巴眨著黑葡萄般的眼睛,唔?
  「誇你漂亮那呢,寶貝兒。」
  小柒寶遺傳了慕臻的天然卷,慕臻她的小捲毛上揉了揉,觸感不要太好。
  漂亮兩個字,小柒寶聽懂了,她咧開嘴,露出四顆白白的小乳牙,兩隻小手高興地拍著。
  「噓,祖宗,輕點兒聲。」
  慕臻趕緊在小傢伙拍手前,抓住她的小手,下意識地去看床上的蘇子衿,冷不防地,對上一雙清冷的眸子。
  慕臻「……」
  媳婦兒是什麼時候醒的?
  「抱歉,寶貝兒,是不是吵醒你了?」
  左右蘇子衿已經被吵醒了,慕臻索性單手抱著小柒寶,走至床邊,在床邊坐了下來,彎下腰,親吻蘇子衿的唇瓣。
  小柒寶有樣學樣,也從慕臻的懷裡掙脫出來,奶香奶氣的小身子,趴在蘇子衿的身上,「吧唧」一聲,親了蘇子衿一臉的口水,因為沒有趴吻,小屁股朝天,小腦袋險些摔媽媽在腦袋上,慕臻趕緊把人給抄了起來,彈小柒寶的額頭,「祖宗,小心點兒。注意點我老婆,別把我老婆給磕疼了,OK?」
  小柒寶大約是知道自己差點闖禍了,也沒敢哭,委委屈屈地被爸爸抱在懷裡,一雙黑葡萄般的眼睛不安地望著媽媽。
  「媽媽沒事。」
  蘇子衿坐起身,安撫地親了親小柒寶的臉蛋。
  小孩兒的情緒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
  上一秒還有些不安的小柒寶,因為媽媽的親吻,再一次綻開笑臉,張開手臂,就撲到了媽媽的懷裡,小手親昵地摟住媽媽的脖頸,小腦袋在蘇子衿的懷裡輕蹭。
  蘇子衿的眼神柔軟了下來,身上周遭都縈繞著母親特有的溫柔的氣息。
  慕臻「……」
  總感覺被無視了是腫么回事?
  慕臻發現,不是他的錯覺,而是他真的被媳婦兒給無視了!
  蘇子衿把小柒寶放在床上,穿衣服,洗漱,全程都沒有跟慕臻有任何的眼神交流,更別提說話了,就連慕臻主動問她,要不要再睡一會兒,蘇子衿也充耳不聞,徑自去了洗手間。
  「我好像惹我老婆生氣了。寶貝兒,你乖乖地在這裡玩。OK?」
  卧室里有嬰兒爬行墊跟圍欄,慕臻把小柒寶放在圍欄當中的爬行墊上,彎著腰,跟她打著商量。
  慕臻才把小柒寶一放在爬行墊上,小柒寶的眼睛里就迅速地盈了一層晶瑩的水花。
  小柒寶有點粘人,很少有自己玩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要粘著蘇子衿或者是慕臻,尤其是慕臻在家時,她就是慕臻的小尾巴,小掛件,爸爸走哪兒,她跟哪兒。
  當然,這也絕對跟之前慕臻的育兒方式有關。之前慕臻每次放假回來,是恨不得把小柒寶拴在褲腰帶上才好,走哪兒帶哪兒,又因為平時的工作日都待在部隊里,難得回家,基於一種補償心裡,更是寵小傢伙寵得沒了邊,是個十足的女兒奴。甚至有些時候,會忽略蘇子衿的感受而不自知。事實上,慕臻之前的行為,會給蘇子衿帶小柒寶時帶來一定的困擾。
  小柒寶太過粘人,必然會導致她佔用蘇子衿太多的事情,也不利於她以後的獨立。
  小柒寶紅著眼睛,伸著手,要慕臻抱抱。
  要是之前的慕臻,肯定一看小柒寶紅著眼睛,就要把人小傢伙給抱起來了,但是現在,面對小柒寶的索抱,民慕臻依然沒有要抱她起來的意思。
  二十八歲的父愛,總是比十來歲,二十來歲出頭的父親的愛要來得更為理性跟克制。
  慕臻與小柒寶的目光對上,「寶貝兒,現在呢,我媳婦兒,也就是你媽,生爸爸的氣了,我得去哄老婆才行。」
  小柒寶的眼淚蓄在眼眶裡,淚光閃閃的,看上去可憐極了。
  慕臻:「……」
  慕臻使出了必殺技,他從抽屜里,找出蘇子衿之前放在裡面的一盒兒童餅乾,打開來,遞過去,「自己吃。爸爸很快回來,嗯?」
  小柒寶就是個小吃貨。
  一見到吃的,剛才還可勁兒地踮著腳尖,伸手要爸爸抱抱的她,抓過慕臻手裡的餅乾,一屁股蹲坐在了爬行墊上,吭哧吭哧地吃了起來。
  慕臻看著吃著歡暢的小柒寶,眯了眯眼。
  以後會不會隨便有人拿吃的,就能把這小獃子給拐走了?
  這一盒餅乾總共也沒多少,以小柒寶的戰鬥力,很快就能見底。
  慕臻趕緊抓緊時間。
  洗手間的門是關著的,慕臻試著推門進去,嗯,果然,被從裡面反鎖了。
  慕臻:「……」
  媳婦兒果然生氣了!
  ……
  兩個人朝夕相處,時間久了,便會有一種別樣的默契。會對對方的言行、舉止、習慣、愛好等等都相當地熟悉。尤其是以蘇子衿的聰慧,即便是她從未將那個人裝在心裡過,只要是她跟對方相處過一段時間,她就能完完全全地將對方的脾性、愛好摸得一清二楚。
  更何況,那個人是慕臻,是她的丈夫,是她心繫之人。
  這一年多以來,隨著慕臻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恢復,他的行為習慣跟癖性格脾性也越來越有過去的影子,有時候,蘇子衿恍惚間,都會以為是失憶前的那個慕臻回來了。那個跟她一起歷經過生死,喚他小玫瑰,會將他捧在手心裡,愛到骨子裡的慕臻回來了。
  失憶后的慕臻愛蘇子衿嗎?
  自然是愛的。
  他依然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她,她也愛著這具身體里住著的更為年輕,更為純粹的靈魂,但是,終究是不同的。他的記憶里,沒有完整的他們共同經歷的那些曾經。明明是同一張臉,同一個身體,同一個人,她卻不受控制地,瘋狂地想念以前的他。想念那個在塔爾塔的黃昏,從灌木叢中忽然冒出,臉上塗著迷彩,唯有一雙風流的桃花眼熠熠若流光的男人。
  蘇子衿慢慢地坐在了地上,將臉埋在曲起的雙腿之間。
  她的慕臻回來了,她的慕臻,終於回來了。
  「咔噠。」
  慕臻撬開了洗手間的房門。
  原來,當高興到一定的程度,當真是會喜極而泣的。
  蘇子衿的肩膀輕微地伏動。
  慕臻一愣。
  他怎麼也沒想到,小玫瑰會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洗手間里躲起來偷哭。
  心臟像是被人倏地捏住,慕臻的心狠狠地抽疼了一下。
  他單膝跪在了地上,摟過蘇子衿,把她的身體,緊緊地扣在了懷裡,「寶貝兒,我回來了。別哭,嗯?你哭得我心都碎了。」
  這便是他們兩人之間獨有的默契。
  她無需張口問,他是不是已經什麼都記起來了,是不是過去她熟悉並且一直深愛的他回來了。
  他也無需問,她為什麼會哭。
  他懂她的眼淚,是為了他而流。
  蘇子衿伸手去慕臻,還是在氣他,為什麼什麼都記起來了,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他。
  他到底知不知道,這一年多來,她有多想他?
  蘇子衿將慕臻給推開,慕臻抓住蘇子衿的手臂,死命地把人給摟懷裡,親吻她臉上的淚痕,「寶貝兒,寶貝兒,你聽我解釋。我是昨天晚上,吹口琴那會兒,才都記起來的。我真不是故意隱瞞,不告訴你,我當時就想告訴你來的。只是吧,咳,那什麼,你知道的吧?你昨天晚上,表現得有多棒,嗯?」
  蘇子衿身體一僵。
  慕臻舔了舔唇瓣,半點沒注意到懷裡蘇子衿僵直的身體,完全沉浸在昨晚的綺麗回想當中,「又是玩捆綁普雷,又是自己來什麼的……真的寶貝兒,你昨天晚上的表現簡直棒極了。我當時腦海里就只有一個念頭,狠狠地……唔!」
  蘇子衿的手肘往後一擊,慕臻吃疼,雙臂脫力鬆手。
  蘇子衿把慕臻往門外一推,當著慕臻的面「嘭」地一聲,甩上了洗手間的房門,「滾!」
  慕臻「啪啪啪」在門外敲門,「媳婦兒!媳婦兒!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罰我吧!罰我下次捆綁普雷,堅決不能把手帕給解開!你說好不好?媳婦兒!寶貝兒!青青寶寶,寶寶!寶寶!」
  慕臻挨個把所有的昵稱,愛稱全部都給叫喚了個遍,只是無論慕臻怎麼敲門,怎麼叫喚,裡頭蘇子衿就是不應聲。
  「哇——哇——哇——」
  慕臻正打算故技重施,再撬門進去,小柒寶這個時候哭了起來。
  原來,小傢伙正在給她的洋娃娃餅乾吃呢,結果不小心,把餅乾全給灑了,洋娃娃的臉上全是餅乾屑,她自己身上那一身小清新的公主裙,也全給毀了。
  小傢伙一看,餅乾全灑了,立即嘴巴一扁,嚎啕大哭了起來。
  「祖宗,你哭的,可真是趕時候啊!」
  慕臻疾步走了過去,把坐在餅乾屑中間的小人兒給撈了起來,拍乾淨她身上的餅乾屑,隨手從柜子上給她拿了一套衣服,重新提她換上。期間小柒寶非常地不配合,顯然是還在為那一盒餅傷心呢,哭聲就沒停過。
  慕臻看著不停地動來扭去,哭得傷心的小柒寶,忽然來了靈感。
  「OK,你不喜歡換這一身衣服是吧?那爸爸帶你找媽媽,讓媽媽給你換,好不好?」
  慕臻把他從柜子里找來的衣服,也不費勁往她身上穿了,往小柒寶的身上一裹,也不等小傢伙同意,就單手在人小屁股上那麼一托,父子兩人去找蘇子衿去了。
  「等會兒記得哭得大聲點,可憐點,嗯?」
  從來都只聽爸爸媽媽哄著,「乖,不哭,不哭」,還是頭一回要求她哭得再大聲一點的小柒寶一呆,直接鼻涕、口水,流了慕臻一手背。
  「嘿!小獃子!」
  慕臻不得不返回床邊,去把手背給擦乾淨。
  「媽媽在裡面呢,叫媽媽。」
  慕臻抱著小柒寶來到了洗手間的門。
  聽說媽媽在裡面,這一次,小柒寶不用慕臻現場教學,直接抬起小手就「啪啪啪」地可使勁地兒敲著洗手間的門,「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慕臻偷偷地豎起了大拇指,給小柒寶點了個贊。
  小柒寶破涕為笑,鼻子里吹起了個小泡泡,敲得更加賣力了。
  小玫瑰能夠對他的敲門聲無動於衷,他就不信,小玫瑰也能夠不理小柒寶。
  父女兩人在門外敲了許久的門,小柒寶的小手都有點敲疼了,還是沒有見到媽媽。
  小柒寶嘴巴扁扁的,眼睛蓄了層眼淚,又是要哭的趨勢。
  「寶兒,你先下來。乖乖地在這裡站著,不許亂跑,爸爸開門進去看看,嗯?」
  慕臻把小柒寶放在了地上。
  小柒寶拽著爸爸的褲管,生怕爸爸也不見了似的。
  慕臻只好一邊任由小柒寶拽著,一邊用他在蘇子衿抽屜里找的髮夾再一次門鎖開打開。
  「咔噠。」
  再一次,洗手間的門開了。
  慕臻單手抱起小柒寶,推門走了進去。
  洗手間里,按摩浴室里,空空如也,哪裡還有蘇子衿的身影?
  慕臻的卧室在二樓,以蘇子衿的異能,從窗戶出去,借力縱躍,完全能夠毫髮無傷地離開。
  慕臻大驚。
  完球,媳婦兒該不會是離家出走了吧?
  慕臻趕緊抱著還在狀況外的小柒寶下了樓,跑去了院子里,往別墅的車庫一看,果然,院子里停著的他給小玫瑰買的代步車一輛兩廂的SMART不見了。
  「阿~阿~阿嚏——」
  小柒寶身上的衣服都還沒穿好呢!
  慕臻低頭一看留著兩條小鼻涕蟲的小柒寶,把她身上的衣服給裹了裹,只好先抱女兒回屋。
  ……
  陶夭現在跟季明禮已經同居在一起了。
  現在網路上,新聞上,關於陶夭被包養,住在XX高檔小區的緋聞傳得有鼻子有眼睛,沒有人知道這兩人早就已經領了證,並且從陶羨之出生后,就一直住在一起。
  當然,對於陶夭而言,她跟季明禮只是協議結婚,一旦她或者是他遇到了喜歡的人,這一紙婚書隨時都會作廢,也就沒有對外公開。
  至於季明禮是怎麼想的,怕只有他本人能夠知道了。
  在這種情況下,蘇子衿不可能會去找大力陶,因為一旦去了陶夭那裡,季明禮肯定會知道,季明禮知道,就跟通知他沒有任何的區別。
  蘇子衿既然有心想要躲開慕臻,自然也就不會去陶夭跟季明禮的住處。
  蘇子衿在雲城,也就只有陶夭一個閨蜜,剩下的就是溫遇這個「大舅子」了。
  慕臻倒是不認為蘇子衿會是去找溫遇這個前男友訴苦,或者是求安慰什麼的,更多的可能性,應該是跟義診有關。
  當醫生是蘇子衿的興趣所在,也是她畢生的追求。
  義診的時間比坐班醫生要自由,蘇子衿能夠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小柒寶。
  因此,蘇子衿偶爾會選在慕臻不在家時,隨醫療隊出去義診個一兩天。義診期間,小柒寶就交給她的爺爺奶奶。
  上一次,蘇子衿的義診就是被慕臻攪黃了的,慕臻猜測,這次小玫瑰很有可能,是去補上上次的缺勤記錄去了,哪怕對於義診的醫療隊而言,來去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規定,畢竟到了地方以後,吃不了苦,馬上就拎著行李走的醫生太多了。
  溫遇是沒有溫遇的聯繫方式的,不過溫遇依然還掛職在崇光醫院,跟以前不同的是,現在的他很少待在醫院裡,大部分時間都是去郊區或者是一些醫學不發達,交通不方便的地方做義診去了,想要到他的聯繫方式,對慕臻而言,不過是打個電話的事情而已。
  儘管慕臻並不是很想聯繫這位「大舅子」,為了追回媳婦兒,還是果斷給「大舅子」打了個電話。
  把小柒寶放在地板的毯子上,拿了幾個玩具給她,慕臻撥通溫遇的電話號碼。
  ……
  雲城邊境,松澤山區。
  溫遇隨雲城市區的各大醫院組織的醫療義診隊伍,在這邊做義診活動。
  手機鈴聲響起時,溫遇正在給一位老太太量血壓。
  聽見手機鈴聲,溫遇打了個手勢,將工作暫時交給邊上的同事,走到一邊較為安靜的地方。
  「HELLO,小舅子~」
  幾分浪蕩,幾分慵懶,即便是隔著電話,溫遇都能夠想象,此刻打電話的人必然是懶懶地斜靠在沙發上,唇角勾著一抹痞懶的笑意,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噙著春風般的笑意。
  慕臻的聲音本來就很有辨識度,更勿論那樣的說話語氣跟說話方式,那是其他人所不具有的。
  溫遇摘下醫用手套的動作一頓,眼睛緩緩地睜大,「慕臻?你恢復記憶了?」
  可能是又要長牙了,小柒寶這陣子總是習慣把拿到手裡的東西往裡塞。
  慕臻將小黃鴨從小柒寶的嘴裡給拽出,「嗯哼。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溫遇的眼底漾上溫和的笑意,「青青肯定很高興。」
  慕臻:「……」
  「怎麼了?是跟青青……吵架了?」
  敏感地察覺到當他提及青青之後,電話那頭慕臻詭異的沉默,溫遇遲疑地問道。
  如果是青青出了什麼事,慕臻不可能還會是這種不慌不忙的語氣。
  但是,以慕臻的性格,也不可能沒事會打電話給他,因此溫遇猜測,很大的一個可能是兩口子吵架了。
  「有什麼是我能夠為你們做的嗎?」
  溫遇沒有問慕臻跟蘇子衿是怎麼吵架的,而是直接妥帖地問,是不是有什麼是他能夠幫得上忙的。
  當從慕臻口中得知,蘇子衿離家出走了的時候,溫遇微微一愣,「離家出走?」
  溫遇怎麼也沒辦法將離家出走這四個字跟青青聯繫在一起,尤其還是,在丟下小柒寶的情況下,一走了之。
  「唔。就是,昨天晚上。咳,我可能把她折騰得太狠了。小舅子,你說,女人為什麼在下了床之後,就翻臉不認人了呢?」
  這人吧,在情敵的面前,總是會有幾分想要炫耀的意思,哪怕,對方現在已經是「前」情敵。慕臻倒不是為了炫耀自己多厲害,就是,逮著個人,就想要秀恩愛來的。
  並不想知道這兩人的閨房密事的溫遇:「……」
  當真是人在山中坐,狗糧從天上來。
  小柒寶沒有小黃鴨可以啃,就又啃自己的手指,慕臻只好把人小東西給抱在懷裡,「HELLO,小舅子,你還在嗎?」
  「嗯……在的。」
  他剛剛,只是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而已。
  慕臻本來還想再秀一下恩愛的,不曾想對方竟然沒有接話,慕臻也就只好深深地忍住了訴說的慾望,自己在心裡咂摸回味了,「青青應該遲一點就會聯繫你,如果她聯繫你的話,麻煩你暫時先把她給穩住,把定位發給我唄?」
  青青會聯繫嗎?
  溫遇對於青青會不會聯繫他這件事並沒有把握,但還是溫和地答應了下來,「好。如果她聯繫我的話,我就第一時間通知你。」
  「好噠。記住,不要打電話,直接發我定位哈。想必大舅子你也知道,青青的耳朵有多靈。如果你打電話給我,她肯定會聽見的。」
  到時候他要是再想找到人,可就難了。
  「嗯,好」
  溫遇這邊剛跟慕臻結束通話,手機里就有一個電話接入。
  溫遇看了看來電顯示。
  「青青」兩個字在手機屏幕里閃動著。
  「嘖。柒寶,你舅挺給力嘛~」
  慕臻手裡握著溫遇發來的定位,心情很是有些複雜。
  儘管對於小玫瑰去找大舅子的原因心知肚明,但是,對於媳婦兒離家出走,果然是去找了大舅子這件事,唔,心情終究稱不上愉悅就是了。
  「不管怎麼樣,總算是知道老婆的行蹤了,不至於滿世界跟無頭蒼蠅一樣的找人了,對不對?」
  慕臻捏了捏小柒寶的小臉蛋。
  小柒寶對發光的手機產生了興趣,小胖手要去拿爸爸的手機。
  慕臻故意手舉得高高的,小柒寶就從爸爸的腿上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小胖手伸手去夠爸爸的手機,卻是怎麼也夠不著,可把小人兒給急的,「爸爸,機,機,機……」
  叫傢伙還只會發簡單的因,手機的手字不會說,只會「機,機,機」。
  「噗嗤。」
  慕臻沒忍住,笑著捏了捏小傢伙的小俏鼻。
  虧得小玫瑰不在,不然,肯定要以為他教女兒耍流氓了。
  ……
  慕臻查過地圖,松澤山區距離市區還是挺遠的,開車至少也得大半天的行程。
  出遠門,不給小柒寶吃飽是不行的,當然了,他自己也得把肚子給填飽。
  追妻,是個體力活啊。
  蘇子衿經常要給小柒寶做輔食,因此家裡的冰箱常年都是滿的。
  慕臻在廚房裡做吃的,就把小柒寶放在客廳的圍欄爬行墊上。
  小柒寶早上喝的那點母早就消化完了。
  知道爸爸要給自己做吃的,小柒寶勉強接受了爸爸離開一會兒的這件事,她一個人,坐在爬行墊上玩玩具,只是會時不時地從爬行墊上站起來,小腦袋可勁兒地看向廚房。
  慕臻在廚房做吃的,只要是向外看去,十次,能有個七八次,跟小傢伙的眼神對個正著。
  也不知道小傢伙是在確認爸爸是不是在廚房裡呢,還是在看吃的到底做好了沒有,慕臻偏向於後者。
  小柒寶喜歡吃蛋羹,還有海鮮。
  慕臻就蒸了一碗蛋羹,炒一盆西藍花,還清蒸了幾隻九節蝦,切成塊,放在小柒寶的碗里,父女再配上兩碗,香噴噴的米飯,齊活了。
  慕臻對飲食不挑,他給小柒寶做的輔食都偏清淡,他竟然就那一碗蛋羹,沒什麼味道的西藍花,都吃了兩碗飯。
  父女兩人吃飽喝足。
  慕臻給小柒寶擦乾淨小嘴,小手,從餐椅里抱了出來。
  又把冰箱里蘇子衿存放好的母乳,以及桌上的奶瓶,保溫杯,拉拉褲,統統往沙發上的媽咪包里一塞。
  雙手把小柒寶放在了他的脖子上,彎下腰拎起媽咪包。
  「走咯!小柒寶找媽媽咯!」
  小柒寶高興地在爸爸的脖子上晃了晃,發出「咯咯咯」地銀鈴般的笑聲。
  小柒寶找媽媽啦!
  ------題外話------
  今兒有事,提前更。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愛你們。
  么么噠
  ……
  小可愛們,你們的月票是不是攢起來,26號開始給我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