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下載
  3. 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
  4. 【傲嬌462】陶夭的神秘新寵

【傲嬌462】陶夭的神秘新寵

作者: |返回: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TXT下載,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epub下載

季明禮、陶夭還有錢多多一行三人回到酒店。

錢多多這幾天吃撐了狗糧,實在有些消化不良,進了酒店電梯,就直接按了自己房間所在的樓層。電梯抵達所在的樓層,錢多多對著寶大外甥的臉蛋親了一口,跟陶夭還有季明禮揮了揮爪子,隨便找了個借口,不等兩人回應,就腳步特急切地邁出了電梯。那股急切的勁頭,彷彿房間里藏了一個小鮮肉,在等著與她春風一度。

季明禮只當小助理在片場這一整天是累壞了,這才急著回房休息,因此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陶夭「……」

論電燈泡的職業素養,她只服錢多多。

「晚上想吃什麼?」

陶小寶暫時由陶夭抱著,季明禮打開房門,將房卡插在感應槽上,亮了一室的燈光,轉過頭,問身後的陶夭。

兩人好歹在同一個屋檐下住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季明禮這會兒對陶夭的吃貨屬性有所了解。

片場的盒飯他之前聽陶夭吐槽過,跟美味兩個字是半點關係都沒有,估計以整天也沒吃過什麼好吃的。

今天只是個開機儀式,中午卻是的確吃的統一的盒飯。

「都行。酒店做的味道都差不多,膩味。」

陶夭抱著陶小寶進屋,回答得意興闌珊。

陶夭打小沒媽,陶忘機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生怕委屈了自家的寶貝女兒。陶夭三周歲時,一次因為陶忘機做的夾生米粒跟碎雞蛋殼的蛋炒飯而吃得上吐下瀉,當時就送了急診,住院了近一個星期才好。那之後,陶忘機就下苦功夫鑽研廚藝。只要是廚藝出色的人上武館想要學武防身或者是有家屬想要學武,陶忘機就分文不收,只要求對方能夠上門教幾天的廚藝。

起初也燒壞過幾個鍋,傷過幾次指頭,碰碎過瓶瓶罐罐,漸漸地,廚藝越來越精進。

陶夭的嘴巴,就是被愛女如命的陶忘機給從小養刁的。

陶夭嘴巴本來就叼,這一個多月又被季明禮精烹飪的菜肴喂著,口味之叼,更是呈幾何姿勢猛增。別說是這家五星級酒店的菜色確實平平,就算是以美食著稱的「閑苑」私廚掌勺,估計也很難令陶夭起興緻了。

哎,從儉入奢易,從奢入儉難啊,從奢入儉難。

想當初在劇組,她也是能夠臉色不變吃下兩大盒飯的人,今天在片場里扒拉扒拉,愣是沒下得去嘴。最後還是讓多多跑遠點,去給她打包了一份牛肉羹,勉強吃了個囫圇。

季明禮「嗯」了一聲,對陶夭所說的話頗為贊同,告訴陶夭讓她再稍微等會兒。他現在就去廚房做菜。

陶夭一聽,眼睛頓時為之一亮,「你買了菜了?!」

兩人現在住的是總統套房,裡面廚房器具也是應有盡有。陶夭昨晚就注意到了,只是她是個從來不下廚的人,自然也就當人家廚房是個擺設。何況,五星級酒店什麼吃的沒有,誰還閑得慌自己動手做吶。

陶夭是真沒想到,她家的季老師竟然這麼會過日子,竟然人都住進酒店了,都沒有放棄為她洗手作羹湯這一優良習慣。

「嗯。你抱著小寶去客廳看會兒電視,等好了我再叫你?」

季明禮沒有告訴陶夭,昨天晚上吃了那半碗的肉燕,到了晚上腸胃就有點消化不良。後來悄悄爬起床,吃了點胃藥跟促消化的葯。

季明禮腸胃嬌氣,中午就沒打算再委屈自己的胃,也是命酒店的工作人員送來食材,自己在廚房做的。

陶夭也知道季明禮口味比她還叼,對於他住酒店還自己動手下廚這件事半點沒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現在的電視劇沒什麼好看的,陶夭沒什麼興趣,索性抱著陶小寶回了房。

陶夭趴在床上,一隻手托著腮,一隻手戳了戳躺在床單上,自家鵝子的小胖臉蛋,「寶啊,你最近是不是又肥了?」

抱著就比月子里沉了不少。

陶夭又盯著陶小寶的臉蛋仔細觀察了一會兒,越看越覺得似乎是真比月子里圓潤了好幾圈,「得。看來,今後不能再叫你小寶了。叫你圓寶吧。圓滾滾的小寶。怎麼樣,哈哈哈哈?」

陶小寶自然是聽不懂自家親媽對自己的埋汰的,穿著小白襪的小短腿蹬啊蹬啊,嘴裡咿咿呀呀,啊啊嗯嗯的。陶夭拽住小傢伙的一隻小短腿,仔細看了看上面一節一節的小肉肉,噗嗤又是一通樂呵。

小傢伙腿被拽住,可不樂意,發出啊啊的叫聲,陶夭使壞,故意不鬆開,小傢伙那好看的眉頭一皺,嘴巴一扁,竟是要哭的前兆。

陶夭趕忙把他的小短腿給鬆開了,「嘖。一點經不起逗。跟你鬧著玩兒呢,玩兒,懂嗎?」

陶夭板著一著臉,可嚴肅。

不懂。

寶寶一點也不想懂。

陶小寶嘴巴還是一扁一扁的,眼睛里蓄著眼淚,隨時醞釀淚意。

陶夭沒敢再招惹這位小祖宗。

倒不是怕別的,關鍵是小傢伙嚎起來嗓門倍兒嘹亮。

陶夭托著腮,估摸著這嗓子估計是隨了他爸。

啊。

關鍵是,娃他爸現在已經長成了男人,那低音炮環繞音響在耳畔,就是生波型的春藥。哪像嬰兒,哭起來聲音都沒差。除了哭得人耳膜疼,沒別的作用了。

鵝子不僅玩,阿不,是不經逗,陶夭也不像季明禮那麼有耐心,很快就覺得有些無聊了。

隨手從床頭拿了個軟膠材料的小玩具遞給陶小寶,讓小傢伙自己玩,她自己則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開始刷微博。

一登錄微博,陶夭微博私信就險些爆了。

陶夭目露不解,今天的媒體記者招待會上盛銘不是給她解了圍了么,按說不應該出別的岔子才是。

通常,每次她私信被一堆人擠爆,也就意味著她又上了一回熱搜。

陶夭沒有去看那些私信,陶夭熟門熟路地點擊了微信的界面,在看見熱搜上飄著的三個跟她有關的熱門話題,後面一個紅色的「沸」字,兩個粉紅色的「新」字,久久無語——

陶夭私生子生父疑似浮出水面,陶夭姐弟戀關係曝光!沸

陶夭的神秘新寵新!

陶夭&聞人烜新!

陶夭:「……」

一看那什麼包養關係,神秘新寵之類的,陶夭還以為自己最近又是跟哪個小鮮肉有合作上的關係被媒體記者給拍到了。再一想,不對啊,從過年到現在,她也就今天出現在片場里,怎麼可能又冒出什麼小鮮肉?

想來想去,未果,陶夭索性點進自己的熱門話題。

倏地,一頂亮眼的黃色小黃鴨鴨舌帽出現在她的視線當中。

陶夭眯了眯眼。

這頂帽子,很是眼熟啊~

「陶夭私生子身世大揭秘!今日,有記者媒體在雲城影視城探班,無意間拍到陶夭與一生嘻哈打扮的男子形狀親昵,陶夭私生子身世疑似浮出書面!」

配圖就是季明禮來片場探班,兩人一起回酒店的照片。當然,錢多多本來也應該在畫面當中。

不過為了新聞的勁爆,錢多多按照國際慣例,自然是被P去了。

陶夭再看爆料里撰寫的,什麼據知情者稱,該嘻哈男子目前還是一名表演系的在校大學生,兩人是在夜店裡一見鍾情。

也有網友神通廣大,當真順藤摸瓜,找到了與爆料者相符的某某學校的在校大學生,還配了大學生的正面照。巧了,那名所謂的在校表演系大學生,恰巧,就是跟陶夭同一劇組,在劇中飾演齊思的弟弟齊小公子的小鮮肉聞人烜。

所謂瓜田李下。

兩人如今既是合作關係,保不齊之前就有過接觸。

於是,陶夭跟聞人烜是戀人關係的小道消息幾乎是坐實了。接近著,就有多媒體大V轉發,網友更是在陶夭微博底下冷嘲熱諷地留言,說什麼難怪之前要藏著掖著,原來是為了新戲做宣傳。

陶夭的微博下面罵聲一片,其中不乏聞人烜的粉絲來她微博下面大罵的,說她不要臉,一把年紀了捆綁他們的聞人小哥哥炒作,整齊劃一地在她微博底下喊著,抱走小哥哥,我們不約,不約。

吶,這就是所謂的刻板印象。

大眾心目中,陶夭就是一個沒什麼本事,靠緋聞跟炒作上位的三、四線女星,即便是既得利益者明明是聞人烜——也從一個演藝圈新人瞬間走進大眾的事業,漲粉更是實實在在的,從一開始微博粉絲只有幾十萬在跟陶夭捆綁上了熱搜后,直奔百萬而去,大眾還會逮著陶夭罵,口口聲聲心疼他們的聞人小哥哥。

陶夭心底直抽抽。

怎麼就沒人心疼她吶?

是她長得不找人疼?

媽蛋。

這麼一想,胸口就更疼了。

陶夭在這個圈子裡好歹也混了這麼久,如果說前面兩個熱搜是那些媒體看熱鬧不嫌事大,又在那裡看圖編故事,那麼第三個熱搜,明顯是有人刻意為之。

有時候藝人跟公司的關係很微妙。

公司需要通過藝人賺錢,但是往往也為了曝光率不折手段。

藝人未必知情,也未必會同意,但公司就是那樣做了,胳膊擰不過大腿,藝人也只有捏著鼻子人命的份。

陶夭不確定這件事里,那個聞人烜扮演怎樣的角色。

印象當中是個挺可愛的小男孩,只希望別是她看走眼才好。

陶夭從吃瓜的帖子里退出,果不其然,陶夭&聞人烜的那一條熱搜後面,已然是個大紅的「爆」字。

只要不是季明禮的身份曝光,對於被緋聞,陶夭其實並不怎麼在意。

陶夭私生子生父疑似浮出水面,陶夭姐弟戀關係曝光!沸

陶夭的神秘新寵新!

陶夭換了只手撐著下巴。

季老師穿嘻哈服的時候,有那麼顯年輕么?

姐弟戀,神秘新寵什麼的……

到底是她顯老,還是季老師太過蔥嫩?

這是一個嚴峻的問題。

這個時候,廚房傳來陣陣的菜香。

「咕嚕咕嚕——」

陶夭的肚子很是應景地叫了叫。

陶夭一隻手臂撐著床,下了床,出了廚房。

「哚——哚——哚」的聲音從廚房傳出。

陶夭走至廚房。

季明禮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然換了一套。他的身上穿著的不再是錢多多上午從隔壁劇組借的那套集齊「紅黃藍綠」於一身的嘻哈炫酷戲服,也不是他平時總穿的襯衫跟西褲,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黑色字母衛衣,下身也是黑色的休閑褲。

季明禮沒聽見腳步聲,背對著大門在切胡蘿蔔。

切片動作迅速,切片齊整,很是需要一點功夫。修長白皙的手在橘黃色胡蘿蔔的襯托下,簡直就是上帝最精心的傑作。

陶夭再一次感嘆自己的暴殄天物。

這麼漂亮的一雙手,她竟然捨得用它們來給她切菜。

當然,陶夭現在是心猿意馬,她的注意力,也不在這雙手上,一雙眼睛對著這雙手的主人的身形上下來回細緻地打量。

季明禮的在皮膚本來就白,這一身黑色的休閑裝扮更是稱得他肌膚賽雪,從身後看過去,微微露在外面的脖頸肌膚白皙如團,耳朵都是如玉的顏色。

減齡不說,關鍵是身上那股子禁谷欠的氣息更加濃了,叫人望之就心生……邪念。

陶夭咽了咽口水。

踏馬什麼叫色誘?!

這就是紅果果的色誘!

「我頭上有犄角,犄角。我身後有尾巴,尾巴……」

一陣手機鈴聲近在耳畔,季明禮切刀的手一頓,轉過身,果不其然,看見就站在身後的陶夭,「怎麼了?是不是餓狠了,茶几上有曲起跟蛋糕,先吃一點?」

陶夭擺了擺手,表示不用。

曲起跟蛋糕都是吃飽肚子的玩意兒,她的肚子,可是要留著品嘗她家季老師的廚藝的。

陶夭指了指手機,意思是她先接個電話。

季明禮點頭,轉身繼續做自己手邊的事情。

接電話之前,陶夭就猜到,多半是錢多多看了微博熱搜打來的。

電話一接起,果然,錢多多就是因為她上熱搜的事情打來的。

「愉年娛樂也未免太不要臉了!他們自己要推小鮮肉,蹭我們熱度是怎麼回事?還敢冒領小寶,當小寶的便宜爹!簡直媽媽能忍,小姨都不能忍!」

陶夭:「……」

聽著多多小姨顛三倒四的言論,完全沒有開口說話的慾望呢。

「幺幺姐,你打算怎麼辦啊?難道我們就這樣,任由對方蹭我們的熱度?要是我們這邊一點反應都沒有,外界多半就會認為你這是默認了跟聞人烜的戀人關係。他是沒什麼損失,還收一波關注,你去你的微博下面看了沒?我的天,腥風血雨,刀光劍影,我都差點沒能全身而退!」

「挺好的。有聞人烜這個煙霧彈,你姐夫的馬甲才能捂得更加嚴實不是?」

陶夭的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純粹是餓得狠了,沒什麼力氣。

「幺幺姐,難道你就這麼甘心被人這麼利用?」

被人利用了還這麼息事寧人的,她怎麼覺得,這不太像她家幺幺姐的行事作風呢?

莫非轉性了?

「誰說我打算就這麼算了?」

她是沒打算曝光季老師是一回事,有人踩著她腦袋炒作,還敢冒領小寶當個便宜爹,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放心,這事兒爺有主意。」

錢多多:「……」

完全沒有辦法放心。

不管錢多多在電話那頭有多一言難盡,陶夭這邊是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地掛了電話。

——「晚上六點,直播做飯。我做飯?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四海八荒的海水把雲城給沒了,陶爺都是不可能自己動手拿刀的。至於做飯的人是誰,晚上七點,鸚鵡直播視頻,陶夭直播間靜候各位的光臨!」

編輯好,發送。

發送這條微博后,陶夭就退出了微博。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距離六點,只有十分鐘的時間。

她微博通知的晚,估計到時候也沒什麼人進房間。

管它呢。

爺高興就好。

還有一點時間,陶夭回房間把身上好看但是不方便餵奶的紅色裙子給換了,也換了一身舒適的休閑服。

等時間差不多到了六點,陶夭拿上手機,去了廚房。

------題外話------

吼吼,聚光燈準備好,陶爺的神秘新寵季老師即將C位出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