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皇后在位手冊下載
  3. 皇后在位手冊
  4. 018中秋

018中秋

作者: |返回:皇后在位手冊TXT下載,皇后在位手冊epub下載

趙氏看著他像沒了骨頭的樣子,嘆口氣,又心疼他喝多了,將他往裡面推了一點,再過一個時辰還要把他叫起來喝點醒酒湯,否則第二天肯定要頭疼。

端木瑞察覺身邊的人躺下,翻個身哼哼唧唧的伸手抱過去。

趙氏無奈的搖搖頭,幫他蓋好被子。

端木瑞無意識的呢喃著:「夫人真軟……」

……

六皇子的生母是蕭淑妃,年輕時也曾榮寵一時,傳聞六皇子出生時,東南之地下了半個月的暴雨,突然放晴,險情消失,朝中官員對六皇子一片讚譽之聲,說六皇子是天降祥瑞,為皇上解憂來的。

皇上一高興,曾激動要立此子為太子。

皇後娘娘極力反對,不惜鬧到了娘家,弄的皇上萬分不悅。

蕭淑妃也曾為此感動不已,後來發現,皇上對每位『幫』他解決過麻煩的皇子都是如此,最近鬧出第一次立儲荒唐是,是三年前,一位皇子出生時,正巧房裡的花開了,迷信的皇上立即命欽天監占卜,並興緻高昂的要立一個奴才生的皇子為太子。

如今蕭淑妃色衰愛弛,不比當年寵冠後宮的你風光,但因為體貼會做人,倒也沒有完全失了聖心,能在顏色時時新的後宮佔有一席之地,蕭妃自然不簡單,為兒子尋一個得力的岳家,一直是她的心中所患,靠女兒拉攏徐家已經不可能了,那將徐家嫡女娶過來呢?

娶徐家嫡女哪有那麼容易,皇后就不會答應。

蕭淑妃坐在涼亭內,閑適的看著泡好的茶,皇上昏庸且年事已高,如今又痴迷煉丹女色,眼看也就是這幾年的事,若是皇后的兒子被立為太子……她也不得不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六皇子臉色難看的看著屬下傳回來的消息,徐家與端木府的婚事他當然知道,可那又怎麼樣,他是皇子,未來更有無數可能,什麼事不是他能掌控的!

但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事中間冒出個徐家,就算以後想辦法弄到手心裡也是彆扭!何況那樣一個人……

六皇子想到每次進宮時乖巧的跟在端木夫人的小女孩,想到她聽從長輩的話向自己問安的樣子,想起她柔嫩的聲音,纖細的腰肢……

明明再過幾個月就是三年一次的大選,到時候——到時候——

「殿下……」

六皇子冷哼一聲,身為皇上寵愛的皇子,最有希望問鼎皇位的人,他總要有些特權的不是嗎!

……

城南的河提連著青麥山環繞,正是中秋前夕,湖面如平鋪著三萬頃瓊玉的天地,波光粼粼,無風無浪,三五船舫順流而行,吟詩作曲,賞景看雲,別有一番天高海闊的心性。

端木徳淑自從定親以來,便乖乖的聽母親的話在家裡學規矩,誰不想到了婆家,被人高看一眼,被夫家贊一句通達明理、禮節周全。

端木徳淑心氣也不低,既然夫君這樣好,她自然也能做的更好。

趙氏明面上不說,心裡對女兒最近的表現卻是滿意的,老夫人更是心疼不已。

何況這種事,也不是一蹴而就,哪還能真將姑娘束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性子,就是小仙願意,她也狠不下那個心。

何況十五在即,正是天高水清的時候,出去散散心,也總比在家裡憋著好,以後真去了別家,可就沒有在家裡這麼輕鬆了,能在『頑劣』幾年,還是希望孩子在家裡別委屈了自己的。

何況,小仙從來有分寸,明日就是十五了,『祭月』又是國典,大姑娘、小媳婦的要求也額沒有那麼多,讓徳禹、德輝看顧周到了,也沒什麼。

端木瑞手裡拿著書,看著又在唉聲嘆氣的娘子,心中不屑:「往年她天天往外跑,也沒見你如此擔心,行了,別亂操心了,有徳禹呢,徳禹那孩子穩重。」

穩重?他是能看顧小仙還是能管住:「也怪我考慮不周,要不……還是不要出去了。」

端木瑞不高興了,晚飯提的時候孩子多高興,你現在突然說不去了,孩子受不受的了,何況,天天學規矩,學規矩,他家仙兒規矩已經很好了,祭月典這樣的大日子還不能出去了!他徐家真成了金窩窩,他家姑娘什麼都要向她家看齊了。

當初反對的是他夫人,現在什麼都要求小仙的又是她,女人啊!不知道當初在反對什麼,現在卻奉行徐家那一套當聖旨了!「去!為什麼不去!不就是出去走走!還走不得了!」

趙氏掃端木瑞一眼,懶得搭理他,后宅的事,就沒有擔心在點上過,不過,說起來,她千照看萬照看著,還不是沒有照看好大兒子的婚事,匆匆定下的這個門第到底是低了,哎……

左右都不是盡善盡美,她也就是亂操心。

……

端木徳淑覺得自從定親以後,自己脫離小姐妹的世界已經三百年了,說往日的邀請、京中小姐妹的聚會、誰家的宴席,都默契的繞開了她。

往日自己不再給定親的小姐妹們下帖子還不覺得有什麼,輪到自己了,她幾乎要忘了定親帶給她的喜悅,提前進入了另一個身份。

可想想,待嫁的女兒卻是忌諱多了一點,萬一出一點事,都是不好交代的,自己現在怎麼也算是身上有兩重身份的人了,除了自己還背著那個這麼多日子都沒有聯繫過自己的笨瓜!

都已經定親了,隔幾日給自己寫封信怎麼了,誰還能不給他遞書信嗎!自己這麼漂亮這麼辛苦,他就不敢動的不得了,捨得幾月聽不到自己一點音訊!

端木徳淑換好衣服,憤憤的在心裡數落著徐子智的不適,他就是太遵循守禮,一板一眼,萬事要尋個章法,稍微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放縱那麼一小下下,也是可以的嗎。

端木徳淑照照鏡子,欣賞著怎麼著也好看的自己,她沒有穿男裝,一來,今日她是跟著大哥二哥,二來也是怕人衝撞。

今晚放燈、祭月,沒有那麼多講究,端木徳淑一身錦緞新成的直筒華服,非常方便行走出遊,袖口、衣領的顯眼位置綉著端木府的標誌,就算有那不長眼的想打主意,也得衡量衡量自己的斤兩,遇到那綁人的,也能為了不觸及世家小姐背後的勢力,及時止損。

但若是故意針對端木府的……這樣的人畢竟少數,而且,問題也就大了。

……

除了端木府所在的獨門獨巷,外面已經是熱鬧非凡,叫賣聲一片,明亮的月色半掛在天上,街上人潮湧動。

端木徳淑立即興緻勃勃的看著兩位哥哥:「看,看,不是我要求,是現實如此,兩位哥哥,請下車吧。」

端木德輝立即就要往下跳,誰八月十五上街還坐在這種東西里,憋死了。

端木徳禹一襲新裝,整個人沉穩英氣,他按住二弟:「我們掉頭,從後街過去。」

端木徳淑頓覺無趣,這樣還不如不出來嘛,回家好了!可到底又心癢好久沒出門了,又不想為難哥哥,畢竟自己也是定親的人了,謹慎些總是好的。

端木徳淑心裡哼著火氣,乖乖的任馬車繞行去了後巷,從後巷繞路去拜月路。

端木徳禹看著妹妹掀開半簾車簾向外看的樣子,心裡忍不住一笑,到底是大姑娘了,若是以往,非要鬧的所有人頭大不可。

街上的商販越來越多,避無可避,端木徳禹親自撫了妹妹下來。

街道兩旁賣著當下炙手可熱的物件,孔明燈,各式各樣的小扇子,拜月扇,嫦娥、玉兔,琳琅滿目的各色小飾品大型登天燈,在熱鬧的街市上穿插著精彩的叫好聲,雜耍玩意,每一個都精彩紛呈,讓人眼花繚亂。

這邊的小吃零嘴,那邊的柿餅果子,彷彿整個人都洋溢起節日的熱鬧。

端木徳淑誇張的靠在大哥身上,呼吸急促:「我覺得我又活了。」

「我以為你被人氣熏死了呢!」

「端木德輝你說話能不能矜持一點,怎麼說也是要說親的人了,你這個樣子我二嫂什麼時候能有著落。」

「你別娘一樣事多,走,去前面看看!」

端木徳禹立即拉去要衝出去的小妹:「跟我後面,你要進去做什麼,擠嗎?」

端木徳淑無辜的看著大哥,不擠叫玩嗎?不鑽叫出來瘋嗎?不會吧?大哥的意思不會是……

端木徳淑四下看看這條寬廣的正路,大哥不會是讓她走一遍就去樓上,等著日落後的拜月典吧,現在可還有一個時辰才到拜月時呢。

端木德輝看著小妹的慫拉下的腦袋,頓時心疼:「大哥——」

「你也不小了,你看看你這次的課業……」

「好好好,別念了。」無趣!

無趣!

端木徳淑、端木德輝無精打採的跟在大哥身側,無聊的從鼻孔里噴氣,均衣服早知道這樣老子寧願在家裡吃月亮的樣子。

端木徳禹看眼小妹像沒吃飽飯的樣子,笑了:「有沒有覺得,今年和往年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

「街道更整潔了,有沒有?同樣是人多,你不覺得今年行走格外順暢嗎?」

端木徳淑聞言,想想:「大哥這麼一說,確實耶。」但跟她有什麼關係。

端木徳禹彈彈她的榆木腦袋:「今年拜月典負責人是徐子智。」

端木徳淑凝滯的目光一點點亮起,既而光芒萬丈:「你是說——」

端木徳禹將她激動的欲摘下的面紗,給她按回去:「這回有意思了嗎?」

端木徳淑急忙點頭,有意思了,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她家子智哥哥好厲害,她還就是逛個廟會的小理想,她家子智哥哥已經為這麼多人勞心勞力了,她家子智哥哥怎麼就這麼優秀呢!

端木德輝冷哼一聲!

「二哥也優秀。」

端木德輝立即抖了起來。

端木徳禹當沒看見,自家二弟幾斤幾兩他自己沒有一點自覺嗎!若是跟他那些臭味相投的朋友比比也就罷了,誰給他的勇氣與徐家長子站在一起,並肩同氣!

端木徳淑頓時覺得到處是人的街道一掃前一刻的無趣無聊,煥然一新的非凡不俗,彷彿每一處都是他的心血,每一處都凝結著他的呵護,才能呈現如此完美的拜月之夜。

端木徳淑不禁拍拍自家大哥的手臂,同樣是男子,看看人家,在看看子家的兩位,哎,不能比啊。

「你嘆什麼氣?」端木德輝雙手放在妹妹肩上,隨手從一旁的攤位上給妹妹買了個大帽子,反手扣妹妹頭上,抖好邊緣的翹起,隨眼緣的裝一些他看中的小玩意。

端木徳淑默契的扶正帽子:「嘆你聰明,我告訴你不能掛吃的。」

「放心,你做出來的事,不見得被人做的出來。」

不遠處,茶樓三層的雅間內,徐知乎負手而立,青色的衣衫嚴謹服帖的穿在他身上,意思多餘的綴飾也沒有,整個人散發著冷漠肅然的的嚴厲,次么清冷的目光落在人群的三人身上后便沒有離開。

辭詭看了一眼,又收回視線。

徐知乎神色十分不悅,端木府的規矩總是行不到正路上,他端木德輝的爪子就不能離她一尺遠!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