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醫痞農女:山裡漢子強勢寵下載
  3. 醫痞農女:山裡漢子強勢寵全文閱讀
  4. 第559章 大結局

第559章 大結局

作者:農家妞妞


  「陽陽,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當時是情非得已。我找了你這麼多年,從不曾停止過。而且我們也不是故意,要把你弄丟的,你就不能……」
  陽陽掙扎不開,只好瞪著他。
  「我剛才說了,我姓溫,我是溫家的孩子。」陽陽一臉冷酷,沒有半絲可以商量的餘地。
  「你真要認我的話,那不是將我再次放在那些想殺我的人的面前嗎?再來一次,你能護我?或者,你能為死去的人報仇?」
  說著,陽陽笑了下,滿臉諷刺。
  「這麼多年了,她不是好好的活著嗎?你連為死去的人報仇都做不到,如果她堅持讓我死的話,你能護得住?呵呵,我真的不相信。」
  趙澤宇鬆開手,不敢置信的看著陽陽。
  「陽陽,那是你祖母,你不會想讓我去殺了她吧?」
  陽陽不再看他,別過臉。
  「夜深了,我想休息了。」
  趙澤宇嘆了一口氣,抱著他往隔壁院里走。
  他總是不忍心將陽陽逼得太急。
  而且,他也知道,越逼陽陽只會讓他越生反感。他想要父子相認,就更沒可能了。
  陽陽雖小,但他的心智並不只是孩子。
  「你休息吧,你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說。」
  陽陽側過身,直接不看他。
  趙澤宇幫他掖好被子,在床前站了好一會兒,然後,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這才離開。
  陽陽聽到房門關上了。
  這才翻坐了起來,兩眼瞪得大大的,再沒有了睡意。
  他覺得自己挺煩惱的。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曦兒夜裡睡得不安穩,翻了幾下,便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哥哥?」
  陽陽看過去,伸手揉揉她的腦袋,「睡吧,哥哥在這裡。」
  曦兒往他懷裡鑽了一下,找了個舒服的睡姿。
  「哥哥,我想娘親了。既然我們在京城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去找娘親?宇叔叔可以帶我們去找娘親的,對不對?」
  「嗯,是的。」
  陽陽點點頭。
  「那我們明天就讓他帶我們去找娘親,好不好?」
  「好!」
  曦兒想到明天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娘親了,終於心滿意足的睡了。
  陽陽看著她的睡容,輕嘆,將被子給她拉好。
  第二天一早,趙澤宇就去上早朝了。
  陽陽和曦兒吃過早飯後,一直在等他,可一直都沒有等到他回來。
  「哥哥,宇叔叔不回來的話,我們能不能讓他府上的人,帶我們出去找娘親?」
  陽陽搖了搖頭。
  「應該不行的。」
  其實陽陽,猜的沒錯。
  趙澤宇千方百計,把他們帶到了京城,肯定不會輕易讓他們出府門。
  「可是,我想娘親了。」
  曦兒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別著急,既然咱們到了京城,一定很快可以看到娘親的。」
  曦兒雖是著急,但聽到陽陽這麼說,也沒有再說別的。
  「好吧,我聽哥哥的。」
  趙澤宇很忙,忙著出城調查皇帝交代的事情,一直到晚上才回來。
  曦兒和陽陽坐在他的院子里等他,見他回來,曦兒立刻像只蝴蝶一樣的朝他跑去。
  「宇叔叔,你終於回來了。」
  趙澤宇有些受寵若驚,連忙伸手將她抱了起來,「曦兒,你們怎麼還在這裡?這麼晚了,怎麼還沒有休息?」
  「宇叔叔,我們等你一天了。」
  趙澤宇聞言,心中有些歉意,他朝著陽陽看過去。
  陽陽立刻擺出了,那張毫無波瀾的臉,冷冷淡淡的,比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還要冷淡。
  「曦兒找宇叔叔有什麼事嗎?可是府中有人怠慢了曦兒?」
  「沒有沒有!」曦兒連忙擺手。
  趙澤宇抱著她往花廳里走去,一邊走一邊問,「那是怎麼了?」
  他可不會認為,這兩個孩子在這裡守著,是因為想他了。
  「宇叔叔,你明天有空嗎?能不能帶我們去找娘親,我們知道娘親就在京城裡,對不對?」
  聞言,趙澤宇暗暗的苦笑了下。
  果然如此。
  幸好他沒有自作多情,不然現在得有多失落。
  「明天不行,明天宇叔叔還要出去辦事。等過兩天忙完了,宇叔叔帶你們去找你們娘親,可以嗎?」
  趙澤宇搖搖頭。
  這幾天,他的確是有許多事情要忙。
  「那能不能讓府里的人,帶我們去找娘親呢?」曦兒又問。
  趙澤宇面露難色。
  陽陽看著他的表情,便已知道答案。
  他拉下了曦兒。
  「曦兒,走吧,咱們回屋去。」
  「哥哥,宇叔叔,還沒說什麼時候帶我們去找娘親呢?」
  曦兒沒問到答案,不想走。
  陽陽牽著她,往前走,「不用問了,他不會帶我們去的。」
  趙澤宇站在花廳里,看著兩個小人兒消失在眼前。
  回到隔壁客院里,陽陽一番勸慰才把曦兒的情緒撫平。
  外面,依舊在翻天覆地的尋找著,阿正的下落。
  唐府。
  舒同峰和唐喬二人,站在花園裡的樹下說話,兩人都神色凝重。
  「你說什麼,靳叔也不見了?」
  「是的,聽鎮國公說,靳叔帶人去宇王府查找阿正的下落,結果人就沒有回來。」
  「那你的意思是說,宇王府很有問題?」
  唐喬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白天,趙澤宇還來府中找了宋暖,一起商量了,官商民三方合作的事情。
  唐喬有著重的觀察趙澤宇,並沒有發現他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跟往常都是一樣的。
  舒同峰很肯定的道,「不是很有問題,是一定有問題。我會繼續派人去查。」
  舒同峰四下看了看,「對了,小宋呢?怎麼沒有看到小宋?」
  「暖暖出門去了。你也是知道的,這件事情,咱們又不能直接跟她說,但她知道鎮國公在找人,也想盡自己的力,所以她和紫葉也在張羅著,派人四處尋找。」
  舒同峰點了點頭,「這倒是小宋的性子。」
  說著,他嘆了一口氣,「如今,朝堂上面,以恆王和宇王為首的勢力,越發的嚴峻起來。皇上也沒有鬆口的意思,恆王爺繼續在府中反省。我真怕接下來,宇王會出更大的招……」
  唐喬拍拍他的肩膀。
  「朝堂中的事情,我不懂,恆王這邊的事情,你們這些人多費心商量就行。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阿正,他的情況,非常緊急。鎮國公說,這段時間正好是他最緊要的時候,如今人不見了,靳叔也不見了,我真的擔心。」
  唐喬簡直不敢再往下想,那個不好的結果,五年前,他們就已經承受過一次了。
  眼下,連想一想都覺得膽戰心驚。
  舒同峰點點頭,「時候不早了,我先去忙。最近事情比較多,如果有事的話,你讓人帶信給我,我就先走了。」
  「好,你去忙吧。」
  夜幕降臨,宋暖和紫葉才匆匆回到唐府。
  唐喬收到消息之後,帶著辛夷匆匆來到客院找她們。
  「暖暖,你這一天是上哪去了?現在外面的情況不明朗,你還是盡量別外出。」
  宋暖搖搖頭,「喬姐姐,你別擔心!我沒事!我就是出去辦些事情,查探一下宇王府那邊的消息。不巧,還真讓我查到了一件事。」
  唐喬聽著,心突突一跳,「什麼事?」
  「我查到了,宇王爺這些年明著是雲遊四海,實際上,他在江湖上建立了一個門派。我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各處的官府,那些官府帶著官兵剿滅了不少分門。」
  說著,宋暖冷冷的笑了。
  「讓官府的人出面,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樣反擊?我就是要讓他吃一個悶虧,虧到吐血,也發作不出來。」
  「你是怎麼知道這事兒的?」唐喬好奇極了,「宇王爺他在江湖上有什麼門派?」
  宋暖笑著問她,「喬姐姐可還記得,當時在臨海城的時候,我曾經被那李騰飛給擄走了,後來被那玉音閣的閣主玉衡所救?」
  「記得!」唐喬點頭。
  宋暖嘴角的笑意,就更濃了。
  唐喬突然明白了,她驚訝的道:「你是說,那個玉衡就是宇王爺?這事你是怎麼知道的?這太不可思議了,那玉音閣黑白兩道通吃,算不上是什麼名門正派,有時也會做一些殺人的勾當。」
  宋暖臉上的冷意漸濃。
  「前些天,我出去的時候,正好在街上遇到了一位熟人。我想過去跟他打聲招呼,沒想到跟著跟著就發現了,這麼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誰?」
  「藍子軒。」
  「居然是他?」
  「就是他,本來想跟他打一聲招呼,沒想到看到他偷偷摸摸的與趙澤宇見面。」
  玉衡,趙澤宇?
  唐喬漸漸的明白了。
  「怪不得,阿峰說,這個宇王爺深不可測。看著似乎對朝堂中的事情,絲毫不在乎,卻不知他在背後,已經準備了這麼多年。連江湖上的勢力,也已經建立的這麼緊固。」
  宋暖也點頭,「是呀,其實也不奇怪,身為皇子,身在帝王家,哪一個不是心有千千結,城府有九十九道彎?哪是那麼容易讓人看透和猜透的。他如果真是那麼簡單的一個人,估計都活不到這麼大了。」
  這些天,她利用溫崇正留下的那些江湖勢力,迅速查出了玉音閣的分門,然後全部都舉報了到官府那邊。
  一夜之間,就被剿了不少分門。
  據宋暖所知,這幾天趙澤宇忙得團團轉,可出手的是官府,他也無可奈何。
  有氣都發作不出來。
  「那你們今天出去做什麼了?」
  「沒什麼,只是去見了個老朋友。喬姐姐,時候不早了,不如先休息吧。這幾天在外面跑,我也有些累了。」
  宋暖打了個呵欠,眼眶烏青,看起來的確是累壞了。
  唐喬起身,「那行!你先休息,我先回院里了。再有什麼事情,可不能自己一個人出去。」
  「行的,我知道了,喬姐姐放心。」
  唐喬出去之後。
  宋暖與紫葉相視一眼,紫葉匆匆離開,不久后就拖著一個麻袋進了屋。
  「紫葉,你先回屋休息吧。有些事情,我想問問他。」
  「夫人,這個人可不是一般的人,還是讓紫葉在這裡陪著你吧。」
  紫葉搖頭。
  宋暖知道紫葉是擔心自己,便沒有再讓她先退下去。
  宋暖剛點頭,紫葉就蹲下身子,把麻袋打開。
  藍子軒終於恢復了視線。
  紫葉蹲在他面前,惡狠狠的威脅,「等一下,我就拉開你的塞嘴布,如果你膽敢大喊大叫的話,可別怪我們翻臉無情。」
  藍子軒抬頭看去,看到宋暖時,不由一愣,眉頭輕皺。
  紫葉拉開他的塞嘴布。
  藍子軒立刻就問,「溫夫人,這是何意?」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你家主子的真實身份,我已經知道了。所以為什麼請你來這裡,你應該也不難猜了吧?」
  聞言,藍子軒尷尬的笑了一下。
  「溫夫人,果然是聰明人。」
  「不是我聰明,而是藍公子聰明。」
  藍子軒古怪的看著她,「溫夫人,此話何意,藍某如果聰明的話,又怎麼會落在溫夫人的手中?又怎麼會現在這樣的境地?」
  宋暖示意紫葉幫他打開繩子。
  她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推到一旁,「藍公子,坐吧,這樣子請你過來一趟,實在是情非得已。」
  藍子軒拂了拂衣袖,理了理衣服,走到桌前坐下來。
  他落落大方的端起茶,抿了一口,然後擱在一旁,看向宋暖。
  「溫夫人,此話何意?」
  「前些天,如果不是藍公子故意在街上繞一圈,讓我看到你的話。我又怎麼會跟上去,又怎麼會知道,你與趙澤宇的關係呢?」
  聽著這話,藍子軒忍不住的低笑出聲。
  「溫夫人,實在是聰明。」
  「我宋暖就是再聰明,也聰明不過藍公子。只是,我想不明白,藍公子為何要讓我知道,趙澤宇與玉衡之間的關係呢?」
  藍子軒緊盯著她,落寞的笑了下。
  「如果我說,因為嫉妒呢?」
  「嫉妒?」
  宋暖一頭霧水,饒是她再聰明,也想不通,藍子軒在嫉妒什麼?
  藍子軒看向紫葉。
  宋暖立刻會意過來,「紫葉,你先到外面等一下,藍公子想必有什麼話要私下跟我說。」
  紫葉皺眉,不悅的看著藍子軒。
  「不!我不出去!我不放心夫人和他在一起。」
  藍子軒看下宋暖,問:「溫夫人,你身上可有攜帶什麼毒藥,服下之後,一兩天後才毒發的,而溫夫人又有解藥的。」
  「藍公子這是?」
  「我想向溫夫人討一顆毒藥。我服下去,紫葉姑娘也就不用擔心,我對溫夫人有不良企圖了。」
  宋暖擺擺手,「我相信藍公子。」然後,看向紫葉,「紫葉,你先出去吧,沒事!」
  紫葉惡狠狠的瞪著藍子軒,「我可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你敢傷了我家夫人,我絕對與你拚命。」
  「紫葉姑娘放心,我既然有心,讓溫夫人發現宇王爺和我們門主的關係。自然也就不會存有要害溫夫人的心思。」
  「哼!最好是這樣。」
  紫葉冷哼一聲,最終還是出了房門。
  宋暖看向藍子軒,問:「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有什麼難言之隱了嗎?嫉妒我是什麼意思?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誰知道藍子軒卻是落落大方的點頭。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我忌妒,我們門主心中有了你。」
  這下宋暖整個人都愣住了。
  在現代有很多同志。
  她沒想到古代,在自己的身邊就發現了這種。
  而且,還是如此出色的男子。
  「我能不能好奇一下,你和他之間?」
  聞言,藍子軒苦澀的笑了下,「自然是我對門主有愛慕之心,門主對我可沒有那方面的想法。如果有的話,他也不會對溫夫人一往情深了。」
  宋暖嘲諷的笑了幾聲。
  「藍公子,你們門主所謂的一往情深,宋暖可不敢當。我甚至都不清楚,你們一個二個都說,他對我有那方面的意思,為什麼我自己卻感覺不到?按說,這種事情,不是當事人更能夠感覺得到嗎?」
  「後來,我想了很久,仔細的捋了捋,他與我相處的時候的情景。我覺得,你們的定義錯了,他並非對我一往情深。他對我,或許有些欣賞,但絕對不是愛意。他或許是想透過我,抓住一些他想要的東西。」
  聞言,藍子軒愣住了。
  突然間,他似乎什麼都明白了,也有些贊同宋暖的意思。
  宋暖看著他的表情。
  「藍公子,也贊同我的說法,對不對?其實仔細推敲一下,他真的對我沒有愛意,你們都看錯了。」
  「不過,我覺得藍公子似乎知道,他想透過我,抓住什麼東西?這正是我一直疑惑的地方,不知藍公子可否解我疑惑?」
  「藍公子,要是我知道了這個真相,便知他用意何在。最近事情多,我實在不願意,凡事都要自己去猜,實在是太累了。」
  「大概是因為陽陽吧。」
  「陽陽?」
  「是的。」藍子軒抬頭看著宋暖,將陽陽的身世說了出來。包括,趙澤宇這些年一直不停的尋找陽陽的下落,全部告訴宋暖。
  聽到最後,宋暖點了點頭。
  「你這麼說,我就能理解了。因為陽陽對我的感情,對我的依賴,所以,他的確是想通過我留住陽陽。」
  藍子軒也不太確定,但聽宋暖的話,似乎就是這樣的。
  他有些不太願意相信,趙澤宇愛上了宋暖,所以宋暖用這個來解釋的時候。
  藍子軒很願意相信,事實就是這樣的。
  通過宋暖留住陽陽。
  比趙澤宇愛上宋暖。
  藍子軒更願意接受前面的。
  突然,宋暖手中的銀針扎了過去。藍子軒一陣錯愕,滿目疑惑的看著她。
  「藍公子,接下來,對不住了!我想用你去換一個人,正好,趁這個機會讓你看清楚,他心裡有沒有你?而你也正好理理你,該不該繼續?」
  話落,藍子軒雙眼一閉,趴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紫葉。」
  宋暖喚了一聲,紫葉便推門進來。
  「夫人。」
  「把他綁起來,看好了。」
  「是,夫人。」
  紫葉如同來時悄悄的,把藍子軒弄到了一個秘密的地方,將他關在那裡。
  宇王府。
  趙澤宇幾天都沒回來。
  陽陽越來越安撫不住曦兒,沒辦法,為了分散曦兒的注意力,陽陽便陪著曦兒到後院去玩耍。
  兩人追逐著,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一處梅花林的深處。曦兒突然說要玩捉迷藏,陽陽只好同意。
  兩人剛躲起來,就聽到有人從小路那邊走來。
  陽陽怕曦兒發出聲音,引人注意,連忙將她拉到樹后藏了起來,並交待她不要出聲。
  兩個丫鬟提著食盒,從那邊走來。
  一路小心謹慎,四下查看。陽陽看著那兩個丫鬟的神態,感覺她們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丫鬟一路走進了林子深處,那裡的一個破院子里。
  陽陽拉著曦兒跟了過去。
  「曦兒,小聲一些,別讓人發現了。我們跟過去看看,看看她們在做什麼壞事?」
  陽陽可不相信,這麼一個破落的院子裡面,還能住著什麼主子。
  曦兒點了點頭。
  兩人一直跟著,悄然的跟進到了院子里。最後,看著兩個丫鬟打開暗道的開關,從那裡走了進去。
  陽陽聰明,只看一次便記住了,那開關的要領。
  他們耐心的躲在外面。
  一直等到兩個丫鬟離開,陽陽才拉著曦兒來到了開關前。
  扭動開關后,只聽見轟隆一聲響,門就打開了。
  陽陽的心怦怦直跳。
  他不知道下面有什麼,但是,他覺得有一股力量,在吸引著他往下面走。
  「曦兒,你害怕嗎?」
  曦兒搖搖頭,「有哥哥在,我就不怕!」
  「好,那你等一下,全聽哥哥的,可以嗎?」
  「好,我聽哥哥的。」
  兩人在地道里,七繞八繞的走著,不一會兒,兩人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點。
  曦兒有些不安的拉住了陽陽。
  「哥哥,這個地方,我們好像剛剛已經來過了,我們走了這麼久,怎麼又走回來了?」
  陽陽皺緊的眉頭,拍拍曦兒的手。
  「曦兒,別怕!讓哥哥想想,既然這裡是人家的暗道,這麼秘密的地方,應該是布置了玄門之術。讓咱們走迷路了。」
  曦兒一聽著迷路,不由得抖了一下身子,心都懸了起來。
  陽陽立刻安撫,「曦兒,別擔心!哥哥,從爹爹的書房裡,看過幾本這個方面的書。你先站在這裡,別動!哥哥好好的觀察一下。」
  「好的,哥哥。」
  陽陽低頭四下看了看,這裡摸摸,那裡瞧瞧。
  沒過多久,他就一臉興奮的回到曦兒身邊,拉著她的手。
  「走!曦兒,跟著哥哥來。千萬不要鬆開哥哥的手,知道嗎?」
  「好的,哥哥。」
  陽陽牽著曦兒,一路往地道深處走。這一次,他們再也沒有迷路。
  越到深處,耳邊傳來的談話聲。就越是清晰。
  「哥哥有人?」
  「噓!」陽陽輕噓一聲,「曦兒別出聲,咱們先去看看。」
  曦兒再不說話,只是點頭。
  二人漸漸的靠近地牢,突然,聽到了裡面在談論的人,竟是他們所熟悉的人。
  慕容靳被木西元折磨的一身是傷。
  阿正正端著水喂他。
  「靳叔,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你?這事是不是與我有關?」
  「不!這事與你無關。那個熊藤,想要從我手中得到鳳棲族,已經很久了。他的野心,我從來都一清二楚,只是沒有想到,他藏得這麼深,最後。我還是栽在他的手裡。」
  鳳棲族?
  陽陽是知道這個地方的,這是他們外祖父的地盤。
  陽陽很快的從那話中找到重點。
  他拉著曦兒,跑到了地牢前。
  慕容靳和阿正看著兩個粉雕玉琢的孩子,突然出現在面前,不禁愣住了。
  「小孩,你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難道那些人這麼沒人性?把你們也抓到這裡來了嗎?你們的爹娘呢?」
  慕容靳立刻就問。
  陽陽緊緊的盯著慕容靳,看著他的五官,隱隱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老前輩,我剛剛聽你提到鳳棲族,你可認識鳳棲族的族長慕容靳?」
  這下輪到慕容靳傻眼了。
  他打量著眼前的兩個孩子,也覺得輪廓有些熟悉。
  「孩子,你們是?」
  「老前輩,你認識鳳棲族的族長慕容靳嗎?他是我們的外祖父。」
  慕容靳一聽,不禁瞪大雙眼,聲音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你們是陽陽和曦兒?」
  陽陽點頭,看著慕容靳激動的表情,他覺得自己猜對了。
  難怪家裡人與外祖父失去聯絡這麼久?
  難怪外祖父這麼多年都沒有消息?
  原來他被關在了宇王府的地牢里。
  陽陽拉出曦兒頭上的一支銀釵,插進鎖孔中,輕輕的轉動幾下,咔嚓一聲鎖就打開了。
  「曦兒,走,咱們進去。」
  陽陽拉著曦兒來到了慕容靳面前,「外祖父,你怎麼會在這裡?是不是趙澤宇把你們抓到這裡來的?這位叔叔他是?」
  阿正看著眼前的兩個孩子,一直沒有回過神來。他沒有意識的一直念著他們的名字。
  陽陽,曦兒,陽陽,曦兒……
  為什麼這兩個名字這麼熟悉?
  為什麼看到這兩個孩子,他有一種心疼的感覺?而且有一種跟他們認識很久很久,而且與他們很親近的感覺。
  「叔叔,你也認識我們嗎?」
  陽陽聽到了他的聲音,以為他在喊他們兩個。
  慕容靳扭頭看向阿正,見他神色迷離,連忙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阿正,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阿正搖搖頭,一臉疑惑的看著慕容靳,「靳叔,在我的腦海里,好像有這兩個名字。我看到他們的時候,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可是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突然,他的腦袋疼了起來,他彎下腰,緊緊的抓住自己的頭髮。
  慕容靳見他出現異狀,緊張極了。
  「阿正,你到底怎麼了?可是頭疼的厲害?」
  阿正痛到沒辦法回答他,感覺腦子像是要裂開了一樣。
  有很多畫面不停的往他腦子裡面涌,尤其是他夢中,夢到的那一切,變得更加清晰起來。
  只是,每每看到臉的時候,就迅速的閃了一下,一閃而過,總是讓他看不清。
  陽陽,曦兒……
  他不停的念著這兩個名字,突然間,他鬆開手,瞪大雙眼看著兩個孩子。
  「我記起來了,我在夢中夢見過你們。你們生活在高山村的正陽居里,對不對?你們姓溫對不對?」
  兩個孩子看他這麼痛苦,眼睛赤紅著,眉頭緊蹙著,臉色煞白著。
  真是有些嚇到了,可又覺得莫名的心疼。
  「叔叔,你到底哪裡不舒服?可是頭疼的厲害,你說的沒錯,我們是姓溫,我們的確是住在高山村的正陽居里。」
  「啊……」
  阿正突然嗷嗷的叫著,倒在地上打滾。
  陽陽嚇壞了。
  曦兒直接哇哇的哭。
  「哥哥,這位叔叔他怎麼了?他很痛,哥哥,你快幫幫他吧,他很痛……」
  陽陽只看過一些醫書,根本就不懂醫術。眼下曦兒讓他幫人止痛,他是做不到的。
  他連忙求助的看向慕容靳。
  「外祖父,你快幫幫他吧,這位叔叔他究竟是怎麼了?」
  慕容靳掙扎著上前,蹲在阿正面前。
  他抓住他的手腕,為他撫脈,可卻被阿正不小心的甩開了。
  慕容靳知道,這個時候,如果直接把他穴道點了,讓他靜止下來。
  這是不可以的。
  這樣只會適得其反。
  他瞧著阿正的樣子,似乎是記憶在蘇醒。
  他扭頭看向陽陽和曦兒。
  心想著,或許這就是血緣親情。
  兩個孩子的到來,正好打開了阿正記憶的閘門。
  「孩子,你們別著急!他痛是因為他的記憶在蘇醒,他慢慢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這個時候,我們也幫不了他,等一下他就能好起來了。」
  陽陽緊緊的抱住曦兒,聽得不是很明白。
  「外祖父,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位叔叔他是不記得以前的事了嗎?這位叔叔他是誰呀?」
  「陽陽。」
  地牢外面傳來了趙澤宇的聲音。
  陽陽抬頭看去,連忙將曦兒護在身後,眸底滿是恐懼和防備。
  慕容靳冷冷的看著趙澤宇,「宇王爺,你終於願意來這裡一趟了?」
  趙澤宇只是看了他一眼,隨即就將目光落在了,在地上痛到打滾的阿正身上。
  「他現在這樣的情況,到底是記憶蘇醒了,還是命不久矣?你們為什麼就喜歡逆天而為呢?他早就該是一個死人了,五年前就該死了。你們為什麼還要做這種徒勞的事情呢?」
  慕容靳蹲在了阿正面前,無形中像是護住了他。
  「宇王爺說的話,我們聽不懂,什麼叫逆天而為?」
  趙澤宇瞥了陽陽一眼,並不打算藏著這事。
  「五年前,在仙女島的時候,溫崇正就已經被海盜給殺了。你們居然還想用這種禁術來為他續命,這不是逆天而為嗎?眼下,他這麼痛苦,這都是你們給他的。」
  陽陽聽到這話,不禁瞪大雙眼,他吃驚的看著在地上打滾的男子。
  情不自禁的喚了一聲,「爹?」
  曦兒尖耳聽到了,也朝那男子看去,「哥哥,你說什麼呢?你剛剛說什麼?」
  趙澤宇打斷了曦兒的話。
  「陽陽,曦兒,他不是你們的爹,你們的爹,五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事已至此,慕容靳也不想再藏著。
  「陽陽,曦兒,你們別聽他的,你們的爹爹還在。他一定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和你們團聚,和你們一起生活,看著你們長大。」
  陽陽撲上去,緊緊的抱住阿正。
  「爹,你怎麼樣了?」
  曦兒也跪在一旁哭著,「爹,我終於找到你了。」
  趙澤宇看著陽陽,聽著陽陽一聲一聲的喚那男人叫爹,他的心都在流血。
  「夠了,陽陽,你不要逼我!」
  陽陽被他一喝,嚇到打了個冷顫。
  「你想做什麼?」
  「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只要你乖乖的留在我身邊,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陽陽不敢置信的看著他,此刻,他終於明白,趙澤宇把他們擄到京城來的用意。
  他把曦兒帶到這裡,想必也是想著用曦兒來壓制他,讓他聽話。
  「哥哥,你不要聽他的,不要留在他身邊。他是壞人,他把外祖父關在這裡,打成這樣子,爹爹也這樣子,他是壞人,壞人……」
  陽陽第一次沒有聽曦兒的話,而是緊盯著趙澤宇。
  「如果我聽你的,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他們離開?」
  「可以!」趙澤宇很是乾脆。
  「現在就放他們離開,我要跟著他們一起到安全的地方,我要親自送他們出京城。」
  陽陽也不是省油的燈,很是謹慎。
  趙澤宇看著這樣的陽陽,滿心的驕傲,可就有些無奈。
  這就是他的兒子呀,多聰明。
  這就是他的兒子呀,與他多生分。
  但是沒關係,只要他願意留在自己身邊,父子之間的關係,他遲早可以修補起來。
  「可以!」
  「那好,現在就帶他們出地牢。」
  趙澤宇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
  地上打滾的阿正,慢慢的平息了下來,他抱緊了自己的腦袋,痛到全身都已經被汗濕透了。
  慕容靳看著他,已經平靜下來,心也漸漸的安定了。
  只要衝過了這一關,阿正就能完全的好起來了。
  陽陽和曦兒蹲在阿正身旁。
  「爹,你好了嗎?」
  聞言,阿正猛的抬頭,赤紅的雙眼,已經恢復了清明。
  他看著眼前的兩個孩子,伸出手去輕輕的揉著他們的腦袋,然後將他們帶入了自己懷裡。
  「陽陽,曦兒。」
  兩個孩子聽著他的聲音,哇的一聲就哭了。
  「爹,你終於好了,我們終於找到你了。」
  阿正也不禁淚流滿面。
  「別哭,爹,對不起你們,也對不起你們的娘。」
  他終於想起來了,想起了一切。想起了五年前落海那一刻的不甘心。
  前塵往事,幕幕清晰的印在他的腦海里,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夜夜夢回高山村的正陽居。
  原來,那是他的歸處。
  趙澤宇滿目陰沉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多希望,自己能夠取而代之,兩個孩子能夠依偎在他的懷裡。
  阿正把兩個孩子哄住了。
  然後,抬頭看向趙澤宇。
  「宇王爺,好久不見!想不到我們竟以這樣的方式相見。」
  趙澤宇沒說話,但他的表情很臭,足以看出他的心情很不好。
  陽陽低聲問,「爹?你可以站起來走路嗎?我們走,我們離開這裡。」
  阿正點點頭。
  「好!」
  他撐著身子站了起來,此刻他剛剛恢復,身子很虛弱。走起路來,腳步都沒有什麼力氣,身形有些晃。
  慕容靳扶著他,兩個人相互扶著對方,兩個孩子一前一後的護著他們。
  這一幕,讓趙澤宇又是妒忌得要發狂。
  一行人出了梅林,卻發現外面站滿了人。
  宋暖,紫葉,唐喬,鎮國公他們,全部站在那裡。
  趙澤宇身邊的侍衛連忙抽出劍。
  「大膽狂徒,你們居然敢闖入宇王府?究竟想要做什麼?」
  「狂徒?」鎮國公低笑一聲,諷刺的勾唇,「究竟誰是狂徒,還是交給皇上來定奪吧。」
  話落,他大手一揮。
  幾個被人押制著的人,被推到了人前。
  藍子軒,還有一系列以宇王為首的官員。
  趙澤宇眯了眯眼,沒想到事情,突然如此大的變化。難怪這些天,皇帝一直派他到京城外面去處理事情?
  原來如此!
  原來是趁著他在外面,把他京城裡的力量,全部都清剿出來。
  他說呢?為什麼官府突然對他的玉音閣分門,全部清剿了。
  原來,這裡面,還有皇帝的手筆。
  慕容靳扶著阿正離開了趙澤宇的範圍,陽陽也把曦兒推了過去,他自己倒是一直站在趙澤宇的身旁。
  紫葉連忙把曦兒抱出人群外。
  舒同峰和顧信走走過去,扶著慕容靳和阿正。
  阿正的目光落在宋暖身上。
  宋暖也朝他看來。
  四目相觸,皆是淚眼婆娑。
  他沒有想過,還能再相逢,再相守。
  她沒有想過,他日再相逢,竟是這般。
  容顏易改,歲月易逝,他們的心,從未離開過彼此。
  鎮國公看向宋暖。
  「小宋,你們先走吧。」
  宋暖點點頭,目光落在陽陽身上,「陽陽,過來,到娘這裡來。」
  陽陽抬頭看著趙澤宇。
  「我娘從小就教我,男子漢大丈夫,敢做就要敢當。」
  說完,他就大步朝宋暖走去。
  趙澤宇看著他的背影,移目看向宋暖。
  「陽陽,就拜託你了。」
  宋暖輕輕搖頭,「他一直是我最驕傲的孩子。」
  趙澤宇也微笑著點頭。
  有宋暖的這句話,他就安心了。
  ……
  三天後,皇帝再次召見他們。
  不過,這一次,皇帝沒有上一次的意氣風發,反而有一種,一瞬間就老了十歲的感覺。
  誰都沒有再提溫崇正的身世。
  皇帝只是再次下令,讓他們進行官商農三方合作的事情,並且把這事交給了舒同峰。
  同時,舒同峰被封為戶部尚書。
  關於趙澤宇的事情,這是皇家秘事,沒有對外公布。宋暖只知道,趙澤宇被幽禁在宇王府。
  而他的黨派,全部都進行了一次大洗牌。
  安定侯府的權力,也全部收回。
  溫良一家人,被流放。
  安定侯府空著,但皇帝下令,那裡的主人是溫臻。派了不少下人去看護院子,也向天下告示當年溫家軍的冤屈。
  還溫家軍一個清白。
  追封溫臻為安定候。
  京城中的事情,不用他們去操心。
  而此刻,宋暖最掛記著的是高山村的一切,還有,她的家人。
  拜別了鎮國公。
  宋暖一家人和唐喬主僕一起回秦縣。
  半個月後。
  高山村的村口,全村人都站在那裡,靜靜的等待著宋暖的歸來。
  他們早已經收到了消息。
  這一次,宋暖不禁帶回來了,官商農三方合作的喜事,不僅被封為皇商,她還帶回了溫崇正。
  噠噠噠……
  馬蹄聲響起。
  村民都雀躍了起來。
  溫家姐妹扶著溫老太,翹首往小路這邊望著。
  「祖母,二哥,二嫂他們回來了。」
  溫老太抹了抹眼淚,哽咽著道,「嗯,他們回來了,我們一家人終於團聚了。」
  馬車上。
  宋暖靠在溫崇正的懷裡,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圍繞著他們。
  溫崇正無法恢復以前的容貌。
  宋暖便用易容術,將他變成了以前的溫崇正。倒不是因為宋暖在乎這個,而是不想讓村民有別的想法。
  溫崇正緊緊的握著宋暖的手。
  宋暖發現他在微微的顫抖著。
  「阿正。」
  「我在!」
  「阿正。」
  「我在的!」
  「阿正。」
  「暖暖,我會一直在,一直在!這一次,我們再也不會分開。」
  陽陽與曦兒相視一眼,兩人咯咯的笑了。
  孩子的笑聲,總是最純粹的。
  宋暖和溫崇正。也忍不住的笑了。
  馬車外,他們的笑聲隨風飄蕩,傳到了山谷,傳到了大夥的耳中。
  唐喬撂開車簾往外看,看著熟悉的景,聽著熟悉的笑聲,她忍不住咧開嘴角。
  「辛夷,你聽到了什麼?」
  「小姐,我聽到了幸福!」
  唐喬重重地點頭,開心的笑了。
  「是呀,幸福,我也聽到了!」
  「阿喬……」
  後面傳來了馬蹄聲,還有楊安焦急的聲音。
  辛夷看向唐喬,彎唇笑了,「小姐,你的幸福來了!我也聽到了,你的幸福!」
  【正文結束】
  ------題外話------
  各位親:
  感謝一路相隨,感謝你們的陪伴。
  正文寫到這裡,就要結束了。
  感覺結得急了一些,但該交待的,我也盡量的交待了。
  這一路,訂閱很差,真的,這算是妞妞寫文生涯中,最差的一本,但也是寫得最長的一本。
  我一路寫,一路在總結原因。
  這中間,一定是我寫的不夠好,這是無需置否的。
  未來,我會繼續前行,希望你們還會一直在。
  愛你們!
  想看誰的番外,也可以留言。
  推薦顧輕狂《女帝歸來:暴君榻上寵》
  人前,他殺伐果斷,殘忍冷血,人人戰慄。
  人後,他寵妻如魔,護短專情,不容許任何人傷她分毫。
  白天,他溫潤如玉,謫仙出塵,一本正經。
  夜晚,他化身為狼,一遍遍索取,不知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