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嬌女有毒:腹黑王爺輕輕撩下載
  3. 嬌女有毒:腹黑王爺輕輕撩
  4. 後記

後記

作者: |返回:嬌女有毒:腹黑王爺輕輕撩TXT下載,嬌女有毒:腹黑王爺輕輕撩epub下載

齊國太上皇楚正元崩,太后李媛「歿」。

雖然他們生前是夫妻,但是,新皇楚旭並沒有將他們葬在一起。

他放出話去,太後生前已經挑好了自己的歸宿之地。

所以,對於先帝先後分葬,人們並沒有疑心什麼。

楚旭厭惡楚正元,楚正元的墓葬中,一件陪葬品也沒有,更別說有守陵的人了。

李媛的「墓」中,當然只是衣冠了。

李媛死遁這件事情,只有楚譽夫婦楚旭兄妹幾人知道,長寧夫婦知道。

李太師一家子知道。

林伯勇知道。

其他人,全都不知道。

楚旭在閑暇之時,時常會帶著弟弟妹妹到鎮江的鄉下,看望李媛和墨離。

當然了,他們全都是喬裝改扮一番後去的,去時低調,走時也是靜悄悄,不驚動任何人。

看到兩個早已不太年輕的新婚夫婦,將日子過成了老夫老妻的樣子,看到李媛原本瘦削蒼白的臉,漸漸地變得紅暈,臉上一直掛著微笑,李媛的兒女們,是欣慰的。

顯然,墨離將李媛照顧得很好。

他溫文爾雅博學多才,對於五個孩子向他請教的問題,他全都能一一解答,沒有半絲的不耐煩。

相處沒幾天,他和李媛的五個孩子,儼然像是真正的父子幾人。

在沒有外人在場的時候,只有他們一家子七口在的時候,楚旭會帶著弟弟妹妹們,對墨離喊一聲「父親」,並恭恭敬敬地磕了頭。

這麼一喊,便是不認楚正元的意思了。

誰叫楚正元,從沒有關心過兄妹五人的死活呢?

兩下一對比,楚旭兄妹幾人,更加厭惡起了楚正元,也紛紛慶賀暴君楚正元死得正好。

才讓他們有了「父親」。

起初,墨離驚訝了一瞬,經李媛一勸,他便欣然應聲,回稱一聲「孩子們」。

李媛依舊是,什麼也不記得。

不過,她不再糾結於失憶這件事情了。

因為她從旁人的口中已經得知,她的過去,有大半時間是不快樂的。

既然不快樂,又何必想起?

至於少女時期的快樂,她可以從舊畫中,一一找尋出來。

……

左青玄嫉妒楚譽,所以,報復著楚譽身邊所有的人。

悄悄下了咒術,令楚旭一直無法讓皇后懷孕。

但朝臣們不知道是左青玄算計了李媛的兒子,以為是楚旭的皇后不能生育,在楚旭登基的第二年春天,紛紛上摺子,要求皇帝楚旭廣納妃子充實後宮。

可就在這時,傳來皇後有孕的消息。

原來,左青玄死時,以血解咒,消除了玉嬌體內的咒術之外,也消除了其他人的咒術。

楚旭的弟弟,李媛的另一個成年兒子楚曜,見皇帝兄長快做父親了,他羨慕之餘,也開始尋媳婦了,不知幾時,看上了葉家九個女兒中的一個女兒。

他和景昀,以及楚譽的好友公孫霸,還有李太師的孫子李炎一起,時常出入葉家。

外加一個,時不時悄悄溜進葉家看葉九兒的西門鑫。

他們的目的一致,——娶一個葉家女兒回去做媳婦。

葉家女兒個個貌美如花,才識過人,知書達禮。葉家又是有名的世家,家世家風好,因此,葉家女兒,便成了京城公子們,人人想娶的理想娘子。

而經常上門拜訪的幾位,又都是京城有名的公子。

有顏,有錢,有地位。

一時之間,葉家老爺被人稱為,京城最有面子,地位最高的老丈人。

這令一直想生女兒的楚譽,十分的羨慕,每天都想著,他要是有九個女兒就好了。

只可惜,玉嬌的年紀太小,長寧說,她還不到生孩子的年紀,再等兩年再說。

於是,等待的日子裡,楚譽將自己等成了怨夫。

——他怕玉嬌提前懷了孩子,對身子不好不說,還會被長寧責怪,已經分床睡了。

對於分開睡,玉嬌是很滿意的。

楚譽心情卻不好了。

這一天,他早早地下朝回王府,朝服也沒有換,就將自己扔在書房的椅子里,悶坐著。

玉嬌端著茶水點心走進來,見他拉長著臉,一言不發,便將手裡的托盤放下后,走過去摟著他的脖子笑道,「你皇帝侄兒又為難你了?給你安排了為難的差事?」

玉嬌的袖子拂過,一股子好聞的氣息直撲鼻內。

令楚譽心神一漾。

可想到長寧的警告,楚譽心情又不好了,忍著一股子衝動,將玉嬌的袖子拿開,十分君子的端坐著。

惹得玉嬌抿唇一笑。

「楚禎和景姑娘的婚期訂下了,他們五月大婚。」楚譽幽怨著開口。

楚旭於今年年初,宣布國喪提前結束,理由是,齊國國內人口劇減,要添丁添口以防戰事突發,不能因國喪,而阻了齊國的人口添增大事。

於是,人們該娶媳婦的接著娶,該嫁女兒的接著嫁。

該生孩子的趕緊著生。

玉嬌眨眨眼,「我還以為皇上又給你塞差事了呢,原來是這件事……。瑞王妃終於肯接受蓁兒了,這可是今年最大的一件喜事。不過,他們要成親了,你怎麼不高興了?你反對?」

「不反對。」楚譽口裡說著不反對,心中卻在冷哼。

他反對所有在他面前秀恩愛的男女。

明知他和玉嬌分開在睡,一個個故意在他面前眉來眼去的秀恩情。

呵呵——

他要不要拆散幾對去?

玉嬌好奇了,「那你為何還生氣?」

楚譽沒回答玉嬌的話,自顧自地又說道,「阿旭再過幾月,要做父親了。」

玉嬌點頭,「這我早就知道了,你忽然提這個做什麼?」

「葉家老爺要在今年六月,同時嫁出三個月女兒。」楚譽看著屋頂,幽怨著又一嘆,「景昀,公孫霸,楚曜,都做了他的女婿。哦,還有個女兒,和李太師的孫子李炎訂婚了,只等及笄了就完婚。聽說西門鑫和葉九娘和好了,他們不久可能也會訂親。」

他什麼時候,也能同時嫁三個女兒?

風風光光大擺一場喜宴?

幾個女婿同時給他磕頭,那場面一定十分熱鬧。

玉嬌好笑地看著他,「你東一言,西一語的,究竟想說什麼?」

「我們什麼時候,能有九個女兒?……呃,少點也行,七個五個也可以。」楚譽拉著玉嬌的袖子,將她往身邊拽,幽怨說道,「實在生不出那麼多,三個我也不嫌少,只要是女兒就行。」

玉嬌用力一抽,將袖子抽回去了,紅著臉笑道,「等我娘批准,我這身子還沒有長全呢?」

長寧說她,奶孩子的包子都沒有發起來,生什麼生?

趕緊先將包子發起來再說。

楚譽:「……」

長寧對玉嬌身體的抱怨,傳到楚譽的耳內,他便想著各種法子,尋盡天下美食補藥給玉嬌「發包子」。

並且,每晚都認真檢查,玉嬌的包子是否長大了。

另外,好種子需要良田,這是宮裡的老嬤嬤們,對他的提醒。

因為玉嬌太瘦了,他得養壯實些。

兩年後,當玉嬌的「兩隻包子」終於長得白白胖胖,能抓取自如時,玉嬌懷孕了。

楚譽擔心自己的診脈有誤,只是空歡喜一場,他忙命人將宮中所有的太醫女醫全都請到了王府,輪番給玉嬌把脈。

得出了一致的結論,玉嬌懷孕兩月有餘了。

「賞賞賞……」心情大好的楚譽,命紀管大家賞他們。

雖然玉嬌才懷孕兩個多月,但是心急的楚譽,已經命人準備起了產房和嬰兒房。

玉嬌笑道,「還早呢,還有七個月的時間準備,你急什麼?」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女兒明天就出來喊我一聲爹。」楚譽摸著玉嬌仍是平平的小肚子,如是說道。

眉眼裡,儘是藏也藏不住的喜悅與激動。

他等玉嬌懷孕,等得都快白頭了。

明明他最早娶媳婦,卻最晚做父親。

他能不心急嗎?

這之前呢——

景昀做父親了。

楚禎和景蓁成親后,次年就有了孩子,小傢伙已經能口齒清晰地喊他一聲叔公了。

侄兒皇帝楚旭的兒子已經會滿地跑了,皇后又懷上了第二胎。

公孫霸的媳婦下月就生。

楚曜的娘子據說也懷上了。

如今,終於輪到他揚眉吐氣了。

玉嬌聽他一直說女兒女兒的,笑他,「你怎麼知道是女兒?萬一我們生的是兒子呢?」

「我有預感,她就是女兒。」楚譽信心滿滿說道,「因為我幾乎每晚都夢到,一個穿粉色衣裙的小姑娘叫我爹。」

玉嬌:「……」

也不知楚譽從哪裡聽到的消息,說,小童對著孕婦的肚子念著「女孩兒」,孕婦將來就會生女孩兒。

於是呢,楚譽便尋來了他的小舅子——長寧生的第二胎,三歲的小不點,玉筱。

長寧和玉衡大婚後,時而住在北蒼國,時而來齊國京城小住。

因為玉嬌懷孕了,長寧和玉衡,馬上帶著小兒子來了京城看玉嬌。

楚譽一指玉嬌的肚子,對三歲的小舅子說道,「玉筱,你姐姐肚子里有個寶寶,是女孩兒哦。」

玉筱正蹲在地上,翹起小屁股,玩著楚譽送他的一堆木頭疙瘩玩具,聽到楚譽說話,他頭也不抬,說道,「不對不對,我不要女孩兒,我要男寶寶。」

楚譽臉一黑,「不不不,男寶寶不好,女寶寶好,女寶寶好看。」說完,又補充說道,「會和你大姐姐一樣好看。」

玉筱繼續擺弄木頭玩具,「不不不,我不要女寶寶,我要一個男寶寶跟我一起玩,我一個人玩好無聊。」

「男寶寶會跟你搶玩具,是不會和你一起玩的。」楚譽陰沉著臉提醒他。

「那你再買一副玩具給他,我們一起玩。」

「買了他也搶你的。」楚譽心說,這小舅子好倔。

「那你再買啊,你錢很多啊。」

「再買他也會搶。」

「那我將我的全給他,我看著他玩也行啊。」

楚譽氣得臉黑:「……」跟三歲娃子,就是沒法好好說話,好氣。

他氣得將小舅子又扔回長寧身邊去了。

不省心的小舅子跟他道別時,還不忘提醒他,「我一定要一個男寶寶跟我玩,姐夫不要忘記送男寶寶來啊。」

楚譽:「……」他能不能將小舅子的嘴巴封起來?

男寶寶男寶寶,這聲音不停地在耳邊盤旋著,如同蜜蜂在嗡嗡叫一般,令他頭疼。

小舅子不配合,楚譽就另尋他人。

比如楚旭兩歲多的兒子。

可無論他怎樣引誘,侄孫子就是不配合他說話。

鬱悶中的楚譽,將他打發走了。

楚譽呢,又將其他人家的小不點孩子騙來,哄著他們說,玉嬌的肚子里,藏著個女寶寶。

可是,不管他找來的是男童還是女童,沒一個聽他的。

全說喜歡男寶寶。

楚譽除了鬱悶,只有鬱悶。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

楚譽不希望什麼,來的便是什麼。

長寧從產房走出來,喜滋滋告訴楚譽,玉嬌給他生了個小世子時,楚譽扭身就走了。

楚譽儘管很努力很努力了,求女娘娘拜了又拜,玉嬌生的卻全是小崽子。

小崽子們長得全像玉嬌,卻不像玉嬌恬靜斯文,一個比一個鬧騰。

半大小子的他們,總是打來斗去,沒一刻安寧。

每天的日常便是——

老大告老二弄壞了他的一本書。

老三告老五偷吃了他的點心。

老五告老大,不帶他玩兒。

老四說老三取笑他寫字難看。

老二告老四昨天踢了他一腳,他的腿現在還疼……

楚譽呢,每天要忙著升堂,給兒子們審案子裁判誰對誰錯。

鬧心得很。

每天看著一屋子上竄下跳的五個小崽子們,楚譽認命了。

他怕再生下去,第六個也是小崽子,鬧騰起來,會將王府屋頂掀了。

雖然玉嬌說,不生出閨女不罷休,但每回看到她生孩子時,痛得死去活來,他實不忍心叫她生了,悄悄讓姬無塵給他配了一副絕子湯。

「楚一,楚二,楚三,楚四,楚五!」楚譽站在書房前,大聲喊道。

玉嬌說他懶,兒子的名字也不好好取一個。

他不以為然,一二三四五,不是名嗎?

又不是閨女,有個稱號區別就可以了。

他想好了許多好聽的女孩兒的名字,卻一個也沒有用上。

看來,得用在孫女兒的身上了。

五個半大小子聽到楚譽的喊聲,從各個地方,飛快跑來,在楚譽面前整齊站好,齊聲應道,「父王,兒子們來了。」

楚譽涼涼的目光,在他們臉上掃了一遍,聲音冷沉,「收拾齊整,一個時辰后,跟為父出門拜訪去。」

鬧心啊,要開始給他們尋媳婦了。

帶兒子們出門多走動走動,說不定被哪家有閨女的看上,比如,生了許多女兒的西門鑫。

……

這一天,林伯勇來城郊祭拜亡妻景氏之後,下山時,已經到了晌午時分。

他沒有帶乾糧,便決定,到附近的村子中買些吃的當午飯,再趕路回京城。

林伯勇騎著馬,沿著山道一路尋找,小半個時辰后,他尋到了一個位於山腳下的小村子。

有個素衣婦人,提著個小籃子,在村中的小路上行走著。

大約是走累了,她抹了把額頭的汗水,在路邊的一個樹樁上坐下來歇腳。

林伯勇翻身下馬,牽著馬兒朝婦人走來,「這位大娘子,我是過路的,想進村裡買些吃的……」

婦人聽到聲音,猛然回頭,睜著一雙驚愕的眼睛,怔怔看著林伯勇。

「你……,你是?」她心中狂跳起來,這中年男子,怎麼這麼像她前世的夫君林伯勇?

她是景纖雲。

她記得她早已死了,昨天卻忽然又活了。

活成了這村中的一寡婦。

不對,這一世的她,沒真正嫁人,是一戶人家給自家傻子兒子買的童養媳。

上個月的一天,那傻子在打雷時爬樹,被雷劈死了。

她就成了寡婦了。

「你叫林伯勇嗎?」景纖雲問,十幾年不見,她不敢確認。

林伯勇詫異地點頭,「大娘子怎認得在下?你是誰?」

「我是景娘啊?」

——完——

------題外話------

就到這裡吧,林伯勇景纖雲開放式結局,寫下去的話,就無窮無盡了~

感謝大家的一路陪伴,冉冉會繼續努力!

也請大家收藏一下冉冉的新文《農門紀事》,二月一號開填。

謝謝大家!╰( ̄▽ ̄)╮

大家收藏之後,到新文留一下評論,冉冉根據大家在《嬌女》的粉絲值情況,給予不同的獎勵。

愛所有正版的親們。

群么么!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