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山匪之妃要種田下載
  3. 穿越山匪之妃要種田
  4. 第161章 商隊 假肢

第161章 商隊 假肢

作者: |返回:穿越山匪之妃要種田TXT下載,穿越山匪之妃要種田epub下載

楊思源朝林怡然看了看,嘆了口氣。

一直站在邊上的呂叔突然走過來,說道,「老爺,要不讓老奴帶著這位小兄弟去一趟南夷。」

「你認識路?」林怡然驚喜的問道。

呂叔回道:「我跟老爺去過。」

「真是太好了!」

姚氏和呂振宗相互看了一下,問道,「呂叔,你不嫌南去辛苦?」

呂叔說道,「老爺,能為你的恩人做點事,老奴萬苦不辭。」

「呂叔——」呂振宗夫婦感激的要給呂叔跪下。

「使不得,老爺使不得……」呂叔把呂氏夫婦扶了起來,「只是……只是我走後,這裡裡外外的事情怕是……」

姚氏連忙說道,「呂叔,你不必擔心,我們現在有銀子了,可以再買兩個人回來。」

「那倒是!」呂叔笑笑,「可我還是有點擔心……」

林怡然明白呂叔的擔心了,生意場合,很多事要東家或是掌柜出面主持大局,買兩個回來,只能頂雜事,卻不能頂掌事。

林怡然看了看呂振宗的腿,想起現代的假肢,如果給他裝個裝肢,一些門面之事他是不是就能出面解決了呢?

呂振宗見呂叔還是提心,連忙笑道,「這次這個大單是綉兒接回來的,以後有些場面,我想綉兒肯定也能解決。」

姚氏連忙回道:「對,呂叔,你放心,我肯定會做好的。」

呂叔點點頭,朝林怡然說道,「還請大人看在我帶路的份上,照顧一下我們老爺!」

「這個絕對沒問題,我會的。」

一個想去,一個願意帶著去。兩拔人馬坐在一起又討論了很多具體細節。

從呂家出來后,林怡然和楊思源兩人邊走邊聊。

林怡然笑道:「楊哥,你要是去南夷,今年怕是不能在家過年了!」

楊思源抬頭看向街道盡頭,哂然一笑,「我一個孤家寡人,在哪裡過年又有什麼區別呢?」

「楊哥……」

楊思源笑道,「別這樣,我已經習慣了!」

林怡然抿嘴說道,「楊哥,我看我年齡也不小了,不如找個適合的女人成家吧,有了家,就有了根,有了根,不管在何方,總有回家的路。」

楊思源轉頭看向林怡然,突然苦笑一聲,「也許這一輩子,我都註定無法找到回家的路了。」

林怡然轉頭看向楊思源:「楊哥你……」

楊思源低頭輕聲說道:「我的心裡,除了月蓉,再也容中下別的女人了。」

「楊哥你……」林怡然沒有想到楊思源竟是如此痴情。

楊思源苦笑幾聲,「你一定看不起我吧!」

林怡然不解的問道:「我為何要看不起你?」

楊思源苦笑一聲:「像我這樣兒女情長的男人沒什麼出息。」

林怡然搖頭:「楊哥你錯了,在我們女人心中,恰恰喜歡你這種女兒情長的男人。」

楊思源驚訝的看向林怡然,「你們女人不都喜歡蓋世英雄嗎?」

林怡然笑道:「蓋世英雄是用來崇拜的,不是用來嫁的。」

「我倒是第一次聽人這樣說。」楊思源說道。

林怡然笑笑,「這世上像我這樣的女人絕不是少數,他們都喜歡楊哥你這樣的男人。」

楊思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林怡然繼續說道,「楊哥不僅重情重義,能力也頂呱呱。」

楊思源被林怡然誇得心情好多了,笑道:「老天啊,我怎麼感覺,我好像比寧王爺還要好的樣子。」

「呃……」林怡然愣了一下,然後大笑,「對啊,你不比他差呀!」

楊思源被林怡然笑得不好意思了,撓撓頭說道,「要不是知道林當家的心上人是王爺,我都覺得你……」

林怡然連忙說道:「別……別楊哥……,欣賞和喜歡是兩回事……」

楊思源聽到這話鬆了口氣,說道,「我就說嘛!」

「哈哈……」林怡然大笑。

為了去南夷,林怡然和楊思源一起回了太平寨,回去招募去南夷的商隊。

結果按自願原則,幾乎沒有招到人。朱大叔拿著名單不好意思的站在林怡然的面前,「小然啊,你看……」

林怡然笑笑,「大叔,我能理解。」

「……」朱大叔不解的看向沒有生氣的林怡然,問道,「為何?」

林怡然回道:「小日子這麼好過,誰還願意出去奔波。」

朱大叔有些愧疚的說道:「小然……」

林怡然回道:「大叔,不要說了,我還是那句話,去,我歡迎;不去,我不強求。」

「可你的事怎麼辦?」朱大叔問道。

「我自有辦法。」

「那隻能這樣了。」朱大叔嘆氣。

林怡然擔醒說道:「大叔,為了趕上明年春季棉花播種,我得趕快回縣城了,太平寨的事,你和唐哥多多費心。」

朱大叔回道:「行,你放心去吧,唐小哥,上心著呢!」

「那就好!」

林怡然從議事堂回到家,發現明和主僕已經把飯煮好了。

「公主,辛苦你了!」

明和笑道,「我已經忘了自己曾是個公主了。」

「公主——」聽到這話,林怡然有些心酸。

明和卻輕鬆的說道:「我覺得這樣的日子挺好!」

林怡然笑笑,「凌大哥很想你!」

聽到林怡然說這話,明和既羞澀又開高興,不好意思的說道,「這種話,他也說得出口。」

林怡然笑道,「這有什麼,凌大哥還讓我把你帶去縣城呢?」

「他……他要我去?」明和驚訝的抬起頭。

「對啊,我們明天就去。」

丫頭瓣兒高興的叫道,「小姐,公子肯定一直想著你。」

明和高興的笑了。

看著桌子上的菜,林怡然暗暗想,古代的王爺見過了,公主見過了,竟還有幸吃公主做的飯,這一趟古代之旅不算白來了吧。

吃好晚飯後,林怡然把自己搗鼓的假肢圖紙送到了會做弓箭的邵伯處。

邵伯拿著圖紙驚訝的問道,「你讓我做假腿?」

林怡然笑道:「對啊,邵伯,你是我認識人當中最牛的人,我不找你找誰?」

「你……你這孩子……」邵伯笑了。

林怡然對邵伯說道,「邵伯,這假腿關鍵的地方是木肢裡面的三角架和彈簧,只要這個地方做好,其他都沒問題。」

邵伯問道:「這個一圈圈的叫彈簧?」

林怡然回道:「對,只要這個東西做好了,這假腿就能走了。」

邵伯笑道:「還真是希奇,我倒要看看這麼東西能不能讓人走。」

「肯定的。」林怡然笑回。

邵伯嘆道,「如果這東西做成了,寨子里不少人都能亨受到這個好了。」

聽到這話,林怡然汗顏,是啊,寨子里有不少這樣的人,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人果然是自私的。

林怡然想了想,又畫了一張輪椅圖紙,還有一個簡單木板下面裝四個輪子的滑板,這些都是為殘疾人準備的,戰爭中,這種事避免不了,自己也算為寨子做一件舉手之勞的事吧。

林怡然說道,「邵伯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具體尺寸,你自己琢磨吧。」

「行,我沒事就來琢磨。」

第二天一早,林怡然帶著寨子里幾個願意去南夷的人一起回縣城。

這次願跟楊思源一起去南夷的有五個人,林怡然覺得不夠,所以準備回縣城找願意去南夷的人。剛到河口碼頭,看到了拎著包袱的杜家兄妹。

杜昌晴見林怡然奇怪的看向她,一臉不高興,沉著臉說道,「我家小弟想爹了,難道不能去看我爹嗎?」

還真是人之常情,林怡然點了一下頭,「那一起上船吧。」

杜文磊朝林怡然笑了一下,「多謝林小哥!」

「小磊客氣了!」

杜文磊問道,「聽說估福在打仗,要緊嗎?」

林怡然回道,「還行!」

「聽說凌大哥是大將軍,他擋住了敵人?」

「對,是凌大哥!」

「凌大哥真能幹,我也做凌大哥這樣的人。」杜文磊高興的嘆道。

林怡然明白了,杜文磊更想見的人是凌齊軒,她幾不可見的瞄了一下杜昌晴,居然……

站邊上的瓣兒早就輕屑的瞪過杜昌晴幾眼,居然想跟公主搶男人,真是不自量力,根本瞅都不瞅她。

林怡然暗暗搖了一下頭,也罷,到先生身邊,能讓先生點拔點拔她,找個實實在在的男人也好。

傍晚時分,船終於到了縣城外的碼頭,等船靠岸時,碼頭邊上停了近千軍卒,領頭的人正是凌齊軒。

只見他穿甲戴胄,腰別佩刀,威風凜凜,英姿颯爽的立在碼頭之上,引人矚目。

林怡然笑道:「凌大哥,迎接的陣仗好大——」

凌齊軒嘴上回林怡然的話,「沒辦法,怕有小股敵人來襲!」,眼睛卻放在明和身上,見到心上人,他的眉眼都揚溢著滿滿的歡喜。

林怡然伸手把明和拉了一把,送到了凌齊軒面前,「凌大哥,趕緊把明和姐帶回去。」

「辛苦你了!」被林怡然調貺了一下,凌齊軒倒是不好意思了。

站在人群邊上的杜昌晴輕輕咬著唇,難過的低下頭。

十歲的杜文磊也不知懂不懂姐姐喜歡凌大哥的事,他一臉崇拜的看向凌齊軒,只等機會上前好好跟他說幾句話。

見大家不再寒喧,他趕緊上前,高興的叫道,「凌大哥,將軍大哥——」

凌齊軒笑道:「磊子。」

杜文磊癟嘴:「凌大哥你現在才看到我。」

「哈哈,臭小子,長高了!」

「真的嗎?」

「當然!」凌齊軒摸著磊子的頭說道。

杜文磊連忙問道:「那我能參軍了嗎?」

「……」凌齊軒頓了一下,搖了搖頭,「還不能!」

杜文磊問道:「為何?」

凌齊軒回道:「要到十四歲才能參軍。」

「哦!」杜文磊不高興的癟了癟嘴。

「走吧,臭小子!」

「好咧!」

一群人興高采烈的回縣城了。

江城

被凌齊軒打回去的陵太子一個人坐在書房榻上,手拿一把箭,眼神迷離,正在想著半個月前攻打小縣城佑福的事,他沒有想到,居然遇到了凌大將軍的嫡幼子,不僅如此,居然還是寧**隊的大將,手握萬人重兵。

果然是凌大將軍的後人啊,一萬人馬居然打退了兩股三倍於他的人馬,真是將才,可是……

想到人才旁落,陵太子內心一陣絞痛,生是凌國人卻效力於寧國人,竟拿刀對著生養的陵國,真是……

如果不是那件巫盅案,也許陵家就不會敗落吧,也許凌齊軒就是陵國的大將軍吧,也許他就會和自己一起攻打寧國吧……

世事真是無償!

這時,書房門口小廝叫門,「太子殿子,小的有事回稟。」

「進來!」

「是,太子殿下。」小廝躬著身子進來行禮。

「什麼事?」

小廝回道:「回殿下,有人查到了公主下落。」

「什麼?」歪坐在榻上的凌太子一下坐起來,「在哪裡?」

「據說,公主殿下在前凌將軍後人身邊。」

「後人……」那不就是凌齊軒嗎?陵太子連忙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小廝回道:「佑福縣那邊來剛傳來的飛鴿傳書。」

陵太子眯眼,「難道上次去攻打佑福時,明和被凌齊軒藏了起來?」

「這……消息沒說!」

「去打聽一下。」

「是,殿下!」

佑福縣城某市集,林怡然正在找去南夷的人手。

有男人問道:「去一趟給多少銀子?」

林怡然回道:「三百兩。」

男人看著林怡然的臉色小聲試探說道:「這有點少吧!」

林怡然看了眼準備獅子大開口的中年男人,扭頭就走。

「喂,喂,小哥,我開玩笑呢!」

林怡然轉頭問道,「二百五十兩,去不去?」

「剛才不是三百兩嗎?」男人驚訝的大叫。

林怡然哼道:「你要是還嘰嘰歪歪的,我出二百兩。」

男人的臉青一陣白一陣。

林怡然瞅都不瞅他。

中年男人的窘相引得圍觀的人一陣鬨笑。

有人叫道:「張把式,精得過頭了吧!」

「是啊,張把式,陰溝裡翻船了吧!」

「去,去……去,老子願意翻,你們管不著。」

林怡然眯了眼張把式,說道:「三百兩不去,二百兩高興去了?」

張把式連忙陪笑道,「這位小公子,小的有眼不識金鑲玉,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還是按三百兩給我。」

林怡然又仔細打量了一番他,說道,「想去?」

「想,當然想……」張把式搓著手小心翼翼的說道。

「想按三百兩?」

「是,小公子!」

林怡然輕點一下頭,說道:「那行……」

「小公子你真是個好……」

林怡然打斷他的拍馬屁:「停……」

「啊……」

林怡然說道:「你別忙拍馬屁,三百兩可以,但是這後面一百兩銀,我得看你表現,要是領頭的回來跟我說,你不聽話,這一百兩還是沒有。」

張把式一張臉糾成了網:「這……」

林怡然反問:「你想不聽話?」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那你怕什麼?」

「不是……小公子……」

「你要降銀子?」

張把式伸手就把自己的嘴捂上,死死的不讓自己的嘴出聲,只用表情和林怡然對話。滑稽的動作再次引得圍觀的眾人哈哈大笑。

等大家都笑夠了,林怡然才問道,「有沒有四肢建全,身體健康的人還想去的?」

有人問道:「危不危險?」

林怡然一本正徑的說道:「前面應城正在打仗,要不你過去體驗一下?」

「小公子,看你說的,我也就這樣一問。」

林怡然哼道,「別問我危不危險,有沒有命拿這三百兩,我只想說,你不去做,就永完不知道答案,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發這筆橫財。」

眾人相互看了看。

林怡然說道,「我最後再問一遍,有人要去嗎,不去,我就走人了,你們也就沒機會賺這筆銀子了。」

眾人又相互看了看,人群中有人叫道,「我去!」

林怡然說道:「報上名字,過來讓我們看看……」

「是……」

最後,楊思源出發時總計帶了六十人,一半在零工處找的人,一半是在夏宗澤軍營中抽調的人手,預計用時五個月到家。

也就是說,從十一月初出發到來年四月到家。

林怡然對楊思源說道,「楊大哥,種棉季節是四月,希望你盡量提前,不要推后。」

楊思源點頭:「好,我儘力而為!」

林怡然說道:「如果有其他新奇的蔬果瓜菜,包括我們想不到的東西,只要能買的種子,你都幫我帶一點回來。」

「好,我知道了!」

「辛苦你們了,祝你們一路順風。」

楊思源在眾人……不確切的說,只在林怡然萬分期待中離開了佑福,只能她覺得,商隊這次出行,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對於其他人而言,他們無所謂,這些出行人當中,一沒有他們的親人,他們沒什麼好挂念的;二他們也想不出南夷之地能有什麼東西,至於這棉花又是何物,他們對穿不穿細棉布沒多大感覺,只要能有飯吃就夠了。

根本沒有想到,南夷之行,會讓他們的生活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十一月底,十二月初,夏宗澤離開佑福的消息大概終於被陵、平兩國人知道了,佑福被陵、平兩國輪攻了。

當消息傳到寧國北部戰場時,已經是臘月底了,離過年沒幾天時間了。

范先生把飛鴿傳書遞給了夏宗澤。

夏宗澤一目十行,只消兩眼就看完了,看完后,臉上露出微微笑意。

范先生說道,「王爺,陵公子果然不負你所望,佑福被他守住了。」

夏宗澤點點頭,「是個將帥之才。」

范先生繼續說道,「聽說陵、平兩國輪攻了三次,都沒有攻下佑福,馬上就是年下了,估計不會再有攻戰了。」

夏宗澤輕輕哼了聲,「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耗不起。」

「王爺所言及是,聽說,林姑娘讓一萬大軍把佑福縣所有的荒地都翻耕了一遍,準備一部分讓大軍自種自給,另一部分讓流浪之人各領三畝到十畝不等。」

夏宗澤眯眯笑道:「希望來年,我們軍中的糧食能自給自供。」

范先生笑回:「按林姑娘的設想,估計應當不成問題了。」

夏宗澤點了點頭,看向范先生手中。

范先生卻明了,王爺要的不是自己手中的公文,而是等待某人的信箋,可是……他暗暗搖了搖頭,按道理不應當是女人盼男人的信嗎?

拋開這個不說,不應當是丑的那個期待漂亮的那個人嗎,再退一步來說,不應當是平民戀著權貴公子嗎?怎麼到王爺這裡全都反了,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難道那丫頭給王爺下藥了?

估福縣城臘月十五

林怡然穿著厚厚的麻衣,走在北風裡,懷裡抱著一個用布裹好的東西朝某條巷子走去。

大妮跟在她身後,不時看看大街上巡街的軍差,小聲問道,「小然姐,你說平國人還會來嗎?」

林怡然側過呼嘯的北風說道,「應當不會了?」

「凌大哥說的嗎?」

「嗯!」

她奶奶的,古代的冬天真冷啊,林怡然心想,明年有棉襖穿應當會好點吧,不……不……明年我讓老爹多養鴨、鵝,做個輕薄的羽絨服,豈不更美。

果然要轉移注意力,這天感覺起來,似乎不那麼冷了,終於到小巷衚衕了,大妮趕緊上前敲門。

呂嬸開門,驚喜的叫道,「林大人——快請進!」然後快速的回頭朝院子里叫道,「老爺、夫人,林大人來了。」

姚氏小跑著迎了出來,笑道,「林大人,你要是有什麼事,讓人說一聲,我去衙門找你。」

「無防!」

一行人邊說邊進了呂家正廳,呂振宗拄著拐棍剛走到正堂門口,笑迎道:「林大人——」

林怡然趕緊避進了正廳,順手就把懷中的東西放在門邊,哈了哈自己的手,「這鬼天氣,太冷了!」

「林大人,請到火籠這邊。」

林怡然連忙跟著姚氏到了火籠邊,伸出自己的手腳就烤起來,過了一會兒,總算活過來了。

等林怡然緩過來,呂振宗輕聲問道:「林大人這是……」

林怡然說道:「哦,凍得差點忘了正事,大妮,把門口的東西拿過來。」

大妮把布包的東西遞給了林怡然。

「這是……」呂振宗看著東西問道。

林怡然卻沒有回他話,打開包裹的結,三下兩下就把布打開了,裡面露出一個木雕刻的人腿。

呂家人不懂,還嚇了一下。

呂振宗在恍乎間,感覺有什麼念頭要從腦子裡出來,緊緊的盯著木雕刻的人腿。

林怡然抬頭看向呂振宗,笑道,「呂大哥,你猜到這是什麼嗎?」

「我的腿?」呂振宗突然冒出這句,話出口后,他自己也吃了一驚。

林怡然笑道:「對,就是你的腿,你記得我讓人來量你的斷腿嗎?」

呂振宗吃驚的問道:「就是為了這個木腿?」

「對,呂大哥,要不要試試?」

「他能讓我走路?」呂振宗簡直不敢相信。

林怡然說道:「開始時,應當會磨到,會很疼,等鍛練一段時間,應當可能,你裝上去試試。」

姚氏一直捂著自己的嘴,感到萬分不可思議,一直愣在震驚中,就算他夫君把腿裝上去了,她都未醒過神來。

見呂振宗很快裝上了假肢,林怡然問道:「是不是很疼?」

呂振宗試著動了一下,果然很疼,如針刺一般,可是自己居然能立在地上了,是的,立在地上,能立在地上了,他欣喜萬分,能立門戶了,能立門戶我依然是錚錚男兒。

呂振宗的淚水含在眼裡。

林怡然笑道,「呂大哥,我看這大小還算合適,那你就在家慢慢練著,不可急功急利傷了上面的半截腿。」

「好,好,我知道。」

林怡然隨手把裹布卷在手裡,說道,「那我先回去了。」

「林大人,在小的家裡吃頓便飯吧!」

林怡然搖頭,「不了,我跟爹娘說好了,要回去吃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