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山匪之妃要種田下載
  3. 穿越山匪之妃要種田全文閱讀
  4. 番外 故地重遊

番外 故地重遊

作者:冰河時代


  嘉平十年夏,某日午後,高林鎮與往日不同,小鎮入口處,停了好幾輛精美而華貴的馬車,引得鎮民們紛紛好奇上前,可惜被武裝整齊的官兵擋在外圍。
  高林鎮鎮長有些見識,看到馬車裝飾,暗自吃了一驚,這是王候極別的馬車,難道來人是位王爺?
  可小小的高林鎮在自己印象中,朝中職位最高的也就是個七品京官了,難道是路過?
  路過?那也是特意路過。
  站在路口,今年剛剛三十歲的林怡然,攜家帶口,感慨萬千!天啊,我到這異世已經整整十六年了,那個盛夏午後,彷彿就在眼前!
  林怡然抬眼看過去,小小的鎮子早已不在破敗,整齊而立的鋪子,乾淨的街道,人們的生活顯得安逸自在。
  「真好!」萬千感慨最後只匯成兩個字。
  「是啊,真好!」夏宗澤滿臉笑意,看了眼已經很老的戰馬小白,伸手拍了拍它的馬鬃,「老兄,還記得此地嗎?」
  小白抬眼看了眼主人,連響鼻都懶得打,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夏宗澤六歲的幼子夏立文,小名立立,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說道:「父親,你別跟老白說話了,他懶得理你。」
  「臭小子,你咋知道老白不想理我?」夏宗澤笑問。
  「我一看就知道,他就理我。」立立小頭昂起,小嘴一撅。
  長子小白瞪了一眼小弟,「怎麼對父親說話呢?」
  不怕老子的立立,聽到大哥說話,立馬縮頭,小跑到老白腿邊,「我天天陪老白,當然知道了,他嫌父親換了年輕的坐騎。」
  「哈哈……」夏宗澤仰頭大笑。
  小白又氣又好笑,不過情形卻是真的,老白都快二十歲了,在馬兒當中確實已經到老年了,父親體恤老白,不捨得再騎它,失落吧!
  林怡然笑笑,「孩子們,咱們到鎮上吃頓飯,下午繼續趕路。」
  「母親,你大老遠的趕來,就為了看小鎮路頭?」女兒寶琳不解的問。
  林怡然點頭,「母親在這裡差點餓死,是你們父親一袋水救活了我。」
  「哇,父親,你的水是神仙水嗎,能救活人?」
  「臭小子,少給我貧嘴。」夏宗澤笑罵了一句三子夏廣言,這孩子,這張嘴,真如他的名字,整一個話癆。
  老三厚皮般笑笑,「趕緊去吃飯,吃完了,我們還要趕路去看爺爺呢。」
  「父親,母親……」小白請示。
  夏宗澤抬手搭在林怡然的肩頭,「走吧,然兒!」
  林怡然深吸一口氣,「此刻的風跟那日不同,清新宜人。」
  孩子們體味不到母親的話,丈夫夏宗澤明白,那時,戰事頻繁,殺戮無常,風中常有血腥味。可如果沒有戰爭,他根本不可能到如此僻避的小鎮上來,當然也不會遇到然兒,緣份啊!
  「走吧!」夏宗澤再次對嬌妻說道。
  「好!」林怡然留戀的看了眼自己穿越時空的地方,此生順遂,幸福美滿,她也無所求了。
  小半個時辰后,華貴的馬車離開了高林鎮。
  鎮口那個買疙瘩湯的老漢,鍋里的湯全部都被馬車上的貴人吃了,而且給了不少銀子。
  樂得他連忙收攤,「發財了,我發財了。」
  「老漢,你積了什麼德,能得如此金元寶?」
  老頭瞪眼:「你們剛才沒聽到嗎?那貴人說,他哥哥來買疙瘩時,我多舀了一勺。」
  「去,就一勺麵湯,算什麼恩情?」圍觀之人不屑。
  老頭得意說:「那你就不懂了,十多年前,那時,天下不太平,一口湯就能救活一個人,可不就是天大的恩情。」
  「也是喲……」
  ……
  人們的議論聲在風中悄悄飄散。
  一天一夜后,寧王爺一家到達了讓孩子們渴慕以久的太平寨。一場大雨過後,天空如澄,彩虹掛天邊,美妙絕倫。
  「天啊,這裡也太美了吧!」老二夏寶琳驚嘆。
  老四立立哼道:「你們女孩子家家的就知道美。」
  「那你知道什麼?」夏寶琳回哼一聲。
  「當然是打鳥逮野兔啦!」
  「出息!」夏寶琳撇嘴,「有本事去打狍子,去打野豬。」
  「不跟你這個嬌小姐講,你不懂。」
  「呵,我咋就不懂了……」
  ……
  姐弟二人鬥嘴斗得不亦樂呼。
  「三哥,你那麼會說,幹嘛不幫我?」
  「我會說,那是對外人,可不對自己姐姐。」
  夏寶琳得意挑眉。
  「哼,你不幫我,下次我也不幫你遞……」立立的嘴被老三堵上了。
  林怡然皺眉,「老三,你又出什麼幺蛾子……」
  話還沒有說完,外面有人叫車。
  三和道,「王爺,王妃,清風帶人迎過來了。」
  「快……快下馬車。」
  「是,王爺,王妃!」
  「我父王可好,山真道人可好!」夏宗澤有些激動,已經十年沒有見到父親了。
  「二位老人家一切都好,正在瓜架下等候諸位。」
  「有勞了。」
  此刻的清風,真是神清骨秀,氣宇軒昂,淡然平和中透著高雅翩然,像是誰家貴公子,讓人渴慕而不敢褻瀆。
  夏家四個孩子都驚訝的看向這樣的清風,真沒想到,山野間竟有如此高潔之人。
  「王爺、王妃,公子、小姐請——」清風領著眾人到了老太寨的小木屋前。
  「父王——」夏宗澤撲通一聲跪到了前寧王夏禹禾跟前,眼中含淚。
  夏禹禾看著面前跪著的兒孫,一時之間也老淚縱橫,「老三,好……好……」
  「父王,你過得好不好?」
  「好,為父過得很好!」夏禹禾抹了一把眼淚。
  「父王,這次跟兒回京都吧,皇上,太子都很想見你。」
  「好!」夏禹禾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夏宗澤驚喜的叫道:「父王,真的?」
  山真道人失笑:「剛才見到你的前一刻,夏老頭還說不回去,沒想到……」咂咂嘴,「果然是孫兒們的面子大啊。」
  夏禹禾別了眼山真道人:「那是自然!」看到面前齊齊站了四個孫子孫女,個個都如玉人兒一般,他的心都化了,早把自己說過的話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哈哈……」山真道人大笑,「得了,回吧,讓我也清靜清靜。」
  「別想,山老頭,你得跟我一起回去。」
  「你回去看兒子、孫子,我去幹什麼?」山道真人反問。
  「當然是一起作伴啦,咱們不是說好了嗎,有好東西一起分享!」
  「……」
  「……」
  眾人相視一眼后,齊齊大樂。
  當然大樂之人之中,不包括夏小四立立。
  「我還沒玩呢,你們就說回去,我不幹!」夏小四漂亮的大杏眼圓瞪。
  「啊……」夏禹禾不解,「小孫子這是……」
  夏宗澤無奈笑道:「這皮猴想上山打獵玩。」
  「玩啊,我的小孫子要做的事,誰敢不讓玩。」夏禹禾老當益壯、豪言馬上出口。
  「真的,爺爺?」
  「當然是真的,爺爺還陪你一起去玩。」
  「太好了,太好了!」夏立文高興的跳起來。
  商量過後,夏氏夫婦決定在太平寨呆一個月,一個月後起身回京里。
  陪完父皇,又到新寨陪林家人。整整一個月,夏氏夫婦都在新、舊兩寨陪父母、孩子,享受天倫之樂。
  享受當下,珍惜當下!人生最美的風景不過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