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華年下載
  3. 華年全文閱讀
  4. 第170章 早先的佛系少女

第170章 早先的佛系少女

作者:親親雪梨


  徐威差點兒坐牢,並不是喬璐說出來的,而是老徐來喬家控訴的。
  「孽障!冤家!不成器的東西!走到哪兒惹到哪兒!幹什麼都得讓老子給他擦屁股!」
  老徐痛心疾首地怒斥了一大堆,唾沫星子在初春的空氣中亂飛。喬琳很擔心,心想要不要勸勸他,生怕他再用力點,就跟媽媽一樣腦溢血了,然後直挺挺地躺倒地上抽搐。
  「這傢伙拜託我在國內給他註冊個公司,他要正兒八經地做個海外購物網站。」老徐控訴完后,喝了口茶,不疾不徐地說出了這個結果。
  喬建軍淡然一笑,心下瞭然——明貶暗褒,老徐這招玩得很溜嘛!痛斥兒子一番,但中心思想還是落在他要開公司上。兒子有幹勁,敢冒險,老徐想誇還誇不過來呢。
  「你家老曲開飯店,徐威從小耳濡目染,做生意是一把好手。」喬建軍附和道。
  「唉,家裡又不指著他掙錢,他應該趁著年輕,多學點兒東西。這次要不是喬璐在美國幫著他,不知道最後會鬧成什麼樣子呢。對了,老喬,該準備給兩個孩子訂婚了。去年年底,老曲又買了一套140平的房子,在高新區大學城那邊。不管他倆回不回來,反正房子先給他們準備好了,裝修你們也不用操心……」
  其實老徐說的也沒什麼,但喬建軍就是感覺怪怪的。徐家家境殷實,喬璐要是嫁過去,肯定不會過苦日子。喬建軍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連老徐他們都沒有意識到,他們的潛台詞就是——反正喬家沒多少錢,什麼都不用出了,我們看著辦就行。
  涉及到兒女的事情,尤其是女兒談婚論嫁的時候,父母總是比想象中更加敏感。
  老徐還在眉飛色舞地說著,喬建軍卻默不作聲。喬琳覺得這幅畫面有些詭異,她哪裡知道,爸爸心裡正錨著一股勁,他要給大女兒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讓她無論嫁到什麼樣的人家,都能將腰桿挺得筆直,不會因為經濟窘迫而被婆家人看扁。
  徐威、喬璐都沒有跟父母透露過實驗室爆炸事件,但是喬璐跟妹妹說過,她是苦惱了很久之後才說的,並讓妹妹保密。
  實驗室發生意外事故,如果是因為設備故障之類的外因,一般是實驗室負全責,或者承擔一大部分責任。但豆豆那次爆炸事故純屬個人操作失誤,所以她要負全責。化學設備、試劑的價格遠比想象中要貴,雖說那次意外損壞得並不多,但是雜七雜八加起來,也得人民幣七八十萬。
  豆豆曾找過喬璐,給她結算了醫藥費,但是暗戳戳地示意她,讓她不要說那是操作失誤,否則她家就要傾家蕩產了。
  喬璐很為難。說謊吧,她過不去心裡那道坎;說實話吧,又對不起中國同胞。她苦惱了很久,最終決定實話實說,她跟豆豆說:「實驗室有攝像頭,警察也可以取樣調查,如果發現咱倆說謊,那後果豈不是更嚴重?」
  於是乎,喬璐如實跟研究室做了彙報,豆豆從此就對喬璐心懷芥蒂——明明是一句話就可以瞞過去的,喬璐為什麼非要這麼軸?她越想越氣,甚至連喬璐後續的醫
  (本章未完,請翻頁)
  藥費都不給了。
  喬璐也沒有跟她計較,因為她有醫療保險,所以自己承擔的部分很少。徐威救了豆豆,甚至晚出來幾秒鐘,他們就可能被最後那次爆炸給炸死,但是豆豆居然恨上了自己,因為自己沒有說謊。
  喬璐給妹妹發了QQ:「難道真的是我做錯了?是我活得太死板了?」
  喬琳回復道:「是你跟我說了金斧頭銀斧頭的故事,你說因為我誠實,河神爺爺才給了我一把金斧頭。誠實是我們在幼兒園就學過的內容,誠實會付出代價,但河神爺爺都看在眼裡的。」
  喬璐豁然開朗,這個小朋友看得通透,難怪同學有什麼煩惱都願意跟她傾訴。
  「琳琳,其實我攢了一筆錢,想讓你們明年來美國玩。可是為了撈你徐威哥,支持他創業,全搭進去了……」
  「哈哈,還是徐威哥比較重要一點,他可是你的幸福呀!錢沒了可以再賺,徐威哥要是坐牢了,那就壞事了。」
  喬琳就像錦鯉一樣,轉發就會有好運。喬璐每次跟妹妹聊天會有好心情,也會有好事發生。沒過多久,研究室秘書讓她提供醫藥費收據,因為她救了研究室的人,搶救了實驗室財產,研究室理應報銷。
  與此同時,徐威的網站也辦得差不多了,看得出來,他憋了一口氣:「你們越是看我不順眼,我就越要好好乾!總有一天,你們會對我刮目相看!」
  在聽說徐威差點兒被抓起來之後,喬琳又冒出那個念頭來——編一本《吉祥路少年兒童安全手冊——以徐威為例》,他真是走到哪裡都能留下豐富的案例,供後人參考啊!不編一本書,都對不起他闖的那些禍。
  不過喬琳現在並沒有精力去編書,還有不到三個月就高考了,她有點小焦慮。本來去德國之前,她能考進全班前五,現在最好的成績也就徘徊在十名左右了。
  若換作以前,媽媽肯定會罵她,如果把喜歡卡卡的精力都用在學習上,那肯定能學好。現在媽媽完全不在乎了,反倒勸她不要焦慮,順其自然,沒有什麼比健康更重要。
  甚至在她熬夜的晚上,媽媽還會給她端一杯溫牛奶,勸她早早休息。
  在喬琳眼中,媽媽溫柔的樣子有些怪異,可能媽媽自己都不熟悉,但喬琳並不排斥這種生疏的溫柔。她逢人就說,生了一場大病,就像換了一個媽媽。
  大人勸歸勸,她骨子裡還是有爭強好勝的基因的,她以前的目標是考上北外,但對比了一下往年分數線,發現有點兒懸。她降低了一下目標,能考進北京的學校就好。
  在三月月考過後,小姨來她家看閔佳,順便問了一下喬琳的成績。那次月考喬琳只考了班級十五,本來就難受得不行,小姨還來了個火上澆油:「呵,敢情你們喬家的好基因都給你哥哥姐姐了?你這成績,怎麼好意思說你是喬家的孩子?」
  喬琳當即就被氣哭了,人一哭,戰鬥力就會大幅下降,伶牙俐齒的她也沒有回懟小姨,晚上躺在被子里耿耿於懷。要說優秀,閔佳還遠不如閔柔呢!但喬琳不會拿閔佳去攻擊小姨,閔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佳是她心愛的妹妹,她只想好好呵護她。
  喬琳也一次次做著心理建設——哥哥姐姐固然優秀,但他們是他們,她要學會接受自己的平凡,甚至平庸。她有自己的人生,不必事事都向他們看齊。
  她的成績考海大完全沒問題,但她一門心思想要去北京。不僅因為孫瑞陽,還因為那裡是首都啊!那裡孕育著無限生機,擁有無數可能。生命中最美好的年華,她想在那裡度過。
  對於她的想法,孫瑞陽舉雙手贊成。到了2008年4月,孫瑞陽發來消息說,他選上奧運會的志願者了,每天都要參加培訓;以前健美操隊的杜鵑學姐也在北京上大學,她從去年冬天就開始排練開幕式的節目了。雖說她只是萬千群眾演員中的一員,可能鏡頭都找不到她,但是能參與到這種重大活動,就足夠銘記一生了。
  每次跟他們聊完天,喬琳總是羨慕與失落並存,她會捶著桌子跟哀嘆:「生不逢時,生不逢時啊!要是我們在北京,也能參加了。」
  「放心吧,歷史總會輪到我們上場的。總有一天,也會有別人看著我們,像你一樣哀嘆生不逢時。」
  「多謝徐女俠教誨!」喬琳抱拳,渾身又充滿了力量。此生若是能將徐女俠的豪氣學到一半,喬琳也就知足了。
  高三接近尾聲,每個人的夢想都漸漸清晰起來。在藝考期間,連抱著MP4過日子的趙琳琳都將MP4交給喬琳保管,她要專心備考。
  在過去的二月份,她輾轉了三個城市參加藝考。她報的最高的是中央美院,因為這個目標太過宏大,她實在不敢跟別人說,只告訴了兩個最好的朋友。她說:「我一定是腦子抽風了,可能也是想見識一下最好的學校是什麼樣的?不知道,反正就是白往裡面扔錢。」
  喬琳、徐娜為她守口如瓶,但不知怎的,這個消息還是走漏了出去。在趙琳琳回到學校后,明裡暗裡受了很多嘲諷。她傷心不已,甚至沖著兩個好朋友發了脾氣。
  喬、徐二人發了毒誓,肯定不是自己說出去的。趙琳琳心裡也清楚,她的兩個好朋友才是最呵護她夢想的那個人,說不定是美術老師說出去的,所以三人很快就和解了。
  趙琳琳始終後悔,不該去考中央美院,即使專業課過了,她的文化課成績也遠遠不夠。而剩下的幾個學校,只要專業課過了,那她閉著眼睛也能把文化課給過了。
  既然中央美院無望,其他學校又勝券在握,她又拾起了MP4,並偷偷給筆友寫信。
  喬琳勸道:「你還是老老實實學習吧,反正就剩兩個月了,多學一點總是沒壞處的。」
  「不用了,我壓根不是那塊料,我看清自己了,能上個稍微好點兒的學校就行了。」
  喬琳無言以對,現在回頭想想,那時的自己和趙琳琳,都有點佛系少女的影子。她們對未來都沒有太大的野心,不同的是,喬琳還想儘力一試,然後坦然接受;而趙琳琳就是聽天由命,隨波逐流。那時的她們還很小,對今後的人生,都沒有任何把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