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墨爺有令:乖乖受寵下載
  3. 墨爺有令:乖乖受寵全文閱讀
  4. 481、你要敢把我丟下了(24)

481、你要敢把我丟下了(24)

作者:銘希


  還說要回去看爺爺。
  這個理由,還真是讓人沒有辦法挽留。
  「你送什麼送,沒看到家裡有客人嗎?」祁國民語氣不悅,「你就乖乖待在家裡,哪裡也不許去。我會讓司機送她的。」
  「都不用麻煩了。剛才我已經約了車,司機一會兒就應該到了。」紀悠夢堆著笑,「各位,新年快樂!你們,好好玩。我,就先走了。」
  祁超走上去,「我送你。」語氣,格外的強勢。
  紀悠夢看了一眼其他正盯著他們的人,搖頭,「不用了。」
  「我說,我送你!」祁超直接拉起她的手,就往外面拽。
  「誒,這,他們這……」樂丹丹急了。
  祁國民的臉色,沉了下來。
  蘭家一家三口,面色也變得不太好看。特別是蘭初柔,兩條秀眉纏在一起,暗暗的握緊了手。
  祁超把紀悠夢塞進車子里,氣呼呼的甩上了車門,自己坐上駕駛室,啟動引擎,一腳踩下油門,就沖了出去。
  「祁超,你停下來。」紀悠夢盯著他,「你這是在做什麼?停車!」
  「你說不讓他們知道我們的關係,好,我同意了。就算是朋友,也不可能一個眼神也不給,一句話也不多說。你說你要去看爺爺,為什麼說都不跟我說一聲,就突然要走?你到底在想什麼?昨晚我說的話,你都當耳旁風了嗎?」想到她這兩天的所做所為,他真的很想把她關起來,按在床上好好的教育一番。
  也只有這樣,她才能夠消停。
  紀悠夢蹙著眉頭,「我是真的要回去看看爺爺,沒有想其他的。」
  「好,那我陪你一起。」
  「祁超,你別鬧了。你家裡還有客人呢,你這樣走了,像什麼話?」
  「我陪我老婆,怎麼就不像話了?難道你回爺爺家,我這個做孫女婿的不回去,那又像什麼話?」祁超臉色依舊不好,「你別再說了,我告訴你我現在心情非常不好。」
  紀悠夢:「……」
  車子開了一段路,祁超的手機沒有消停過。
  「你還是接個電話吧。」這會兒,祁家肯定不平靜。
  他就這麼把人給丟下,然後拉著她跑了,是個人都能看出他們之間有點什麼。
  祁超拿出手機,直接關機了。
  紀悠夢:「……」
  「祁超,你都三十歲的人了,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本來之前還沒有什麼,可剛才的事一出,前兩天做的戲,可都白做了。
  「你以為他們都眼瞎嗎?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我們之間有一腿。你是能忍,我是忍不了。反正讓他們知道也是遲早的事,現在也算是給了他們一個預告。等去了爺爺家裡回來,再回來好好的說說。如果說不好,我們就回普洛市。以後過年,你不想回來,就不回來了。」
  紀悠夢緊蹙著眉頭,「你這樣做,只會讓你和你家裡人的感情起衝突。也只會讓我的處境更為難。」
  「有什麼可為難的?我們已經是領過證,合法的。」祁超盯著她,語氣很急促。
  「你現在情緒不好,等你冷靜下來再說。」
  「我不想再說這個問題了。總之,我們是夫妻,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就這麼簡單明了。」祁超問她,「爺爺家怎麼走?」
  紀悠夢抿了抿唇,「先回郡橋別墅吧。」
  祁超開車直達郡橋別墅。
  到了之後,紀悠夢就上了樓。
  過了一會兒,她拿著一個行李箱下來了。
  「你幹什麼?」祁超盯著她。
  「難得回來一次,我想在老家多待兩天。」紀悠夢站在他面前,「如果你執意要去的話,我也不攔著。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你今天的做法,已經讓我在你家裡人的面前,刷掉了之前積累的好感。你現在要是跟我走,只會讓他們更不喜歡我。」
  「所以,你自己好好想想。」紀悠夢很理智的告訴他,「如果你真的希望你家裡人接受我,並不是像今天這樣,拉著我就跑了。」
  祁超緊蹙著眉頭,「那你告訴我,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只是想回鄉下小住幾日,也好理順一些困擾我的事。」
  「有什麼困擾著你,你可以告訴我啊。為什麼你不願意跟我說?在你眼裡,難道我就這麼擔不起事兒?」
  「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想清楚,想明白。」紀悠夢不想再跟他多說了,「你一會兒把我送到路邊就行了,我打車回去。」
  「紀悠夢,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想退縮?」自從說要回來,她就心事重重的。那天父親跟她說過話之後,表現的更是明顯了。
  紀悠夢輕蹙著眉頭,「現在不要說這些事了,好嗎?」
  「為什麼不說?你真的想要退縮了?我爸是不是跟你提起了你家裡以前的事,是不是說你現在的身份跟我不符合?」祁超微眯著眼睛,一步步靠近她,「你在憂慮的是這些事?」
  紀悠夢沒想到他竟然猜到了。
  深呼吸,「我現在真的不想跟你說什麼,等我去爺爺那裡回來了,我們再好好談好嗎?」
  「好,既然你想要去冷靜理清,我答應你。但是……」祁超盯著她,「你最好是想清楚了。如果,你回來的時候還像現在這樣的話,或者你又要跟我撇清關係,那我告訴你,你只要把我丟下了,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再也……不會找你!」
  咬牙切齒,帶著隱忍慍怒的話激起了紀悠夢內心的波瀾,比起任何時候,都要來得兇猛些。
  她看到他眼裡的堅定,知道他是個說一不二的人,輕咬了咬唇,「走吧。再不走,天黑了我都到不了。」
  祁超深呼吸,拿過她手上的行李,提著往外走。
  紀悠夢看著他的背影,心上的那塊石頭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
  她長長的嘆了一聲,走過去。
  坐在車上,兩人一言不發。
  「就在這裡放我下來吧。這裡好打車。」紀悠夢開口。
  祁超停靠在路邊,下車把她的行李提下來。
  又給她招了一輛計程車,然後把車牌記了下來,也把司機的工作證給記下了。
  紀悠夢看著他這一系列的動作,鼻子有些酸,「你回去吧。」
  祁超拉開車門,等她坐上去后,才把車門關上。
  他已經不打算跟她多說一個字了。
  紀悠夢知道他現在很生氣,心裡很窩火。
  也不想看到他這樣,便跟司機說了地址。
  「我跟你說的話,你最好想清楚。」在車子開啟的時候,祁超聲音沙啞,再一次提醒她,「我說到做到。」
  紀悠夢點了點頭。
  車子,已經緩緩開出。
  車子開離的那一瞬間,紀悠夢一直忍著的淚水一下子就掉下來了。
  從後視鏡里,她還能看到男人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她知道他還在給她機會,知道他是再三的提醒和警告她。
  越是這樣,說明他的心裡越害怕。
  害怕她,真的會選擇了另一條路。
  回到老家,爺爺看到她很意外,很驚喜,拉著她說了好些話,但從來沒有提起過父親家裡的事。
  紀悠夢清楚,爺爺是不想讓她想起那些事,會讓她傷心。
  爸媽的事,對於家裡的任何人來說,一提只會心傷。
  她回來,村裡的人都看著她,他們對爺爺倒是不會說什麼,畢竟父親是爺爺的養子。
  但是她不一樣,她是父親的親生女兒。
  父親在村裡人看來,是白眼狼,不知感恩圖報,反而為了自己的利益,殘害兄弟。
  作為白眼狼的女兒,少不了被人指點,詬病。
  她想著回來看爺爺就已經想過會遇上些什麼事,她承受得起。
  在村子里待了三天,想著該回去了。
  跟爺爺道了別之後,便回了帝都。
  她沒有去郡橋別墅,只是找了另一家酒店入住了。
  也沒有告訴祁超,在酒店裡待了一天。
  門,被敲響了。
  以為是服務員,她開了門。
  「伯父?」看到祁國民,紀悠夢很意外。
  他竟然找到這裡來了。
  祁國民點了點頭,「有沒有時間,好好聊一聊?」
  「好。」
  樓下的咖啡廳,紀悠夢坐在他的對面,攪拌著咖啡,靜靜的等著他開口。
  祁國民仔細的觀察著她,不急不緩,很淡定。
  「你跟祁超,並不只是朋友的關係那麼簡單吧。」祁國民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伯父想說什麼,可以直言。」她隱約覺得,祁國民要說的話,應該比上一次要更加的直白一些。
  祁國民放下杯子,「看得出來,上次我說的話,你是聽進去了。祁超對你,是有感情的。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倆之間發展到了哪一步,也不想去做拆散有情人的惡人。但是,我希望你能再好好的考慮一下。」
  「如果是以前,你和祁超在一起,我絕對不會說別的。我們祁家在帝都這麼多年,憑的就是別人對我們的敬重才站得這麼穩。當然,這些敬重可不是隨隨便便就來的。一是我們祁家心存善念,做了善事,積了德。二來,因為我們祁家的人,從來沒有一個身份不清白的。哪怕是我現在的妻子,她也是家世清白,沒有一點污點,別人找不到一句話說。」
  「我們這樣的家庭,對外的印象從來沒有差過,也沒有做過半點讓人能拿話柄的事。祁超是我的兒子,將來是要繼承祁家的事業。一個家世清白的妻子,不說會帶來什麼前途,但至少不會阻礙他。」
  「說這些話,可能是有些讓你心裡不好受。本來這些事情應該是當媽的人來說比較合適,但祁超的媽媽走得早,現在他小媽也沒有怎麼管他們的事。這種事情,由我來說,確實也不太好。」
  祁國民看著她,「我知道你這些年經歷了不少事,家裡的變故對你也是有影響的。不然,你也不會離開這麼多年。我跟你父親相識一場,也不想做得太難堪了。如果以後你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能幫的,幫得到的,我一定會幫你。」
  「謝謝伯父。」紀悠夢再次聽到這些話,並不如最開始那麼難以接受了。
  她在老家也想過很多,有些事情,她本就不該去觸碰。
  是她妄想了。
  「您說的話,我都明白,我也知道該怎麼做。您放心,我不會讓您為難,也不會讓他被人說三道四的。」她面露笑容,「我打算明天一早回普洛市了。」
  「你要回去?」祁國民皺眉。
  「嗯。畢竟,那裡我已經生活了三年了。認識的朋友,新的朋友圈,都在那邊。」紀悠夢笑笑,「那算是我的第二個家。」
  祁國民抿了抿唇,「你能不能,不回去了。」
  紀悠夢好奇,「為什麼?」
  「祁超在布達國做了那麼大一個項目,肯定會經常出現在那邊的。你們這樣……我是怕你們再相見,會不好。」祁國民把自己的擔憂說出來了。
  紀悠夢咬著唇瓣,她明白祁國民的意思,微微輕嘆,「伯父是怕我去了那邊,天高皇帝遠,跟他不清不楚吧。」
  被說的這麼直白,祁國民也不客氣,點頭,「是的。到了那邊,祁超沒有我們看著,說著。去了那邊,又是另一個態度了。」
  「您其實是怕我會纏著他,到了那邊,你管不著我。」紀悠夢見祁國民的臉色微變,不由笑了,「那您是希望我留在帝都嗎?」
  「我知道這樣的要求有些無理了。或者,你等參加完祁超和初柔的婚禮再走也不遲。」祁國民還是放心不下。
  紀悠夢深呼吸,笑了笑,「我既然答應了伯父您,自然不會再做違背諾言的事。您愛祁超,自然是為他好。而我,也會為了祁超的前景考慮的。」
  她喜歡的人,自然也不希望因為自己而陷入謾罵之中,也不想讓他有任何的危機。
  祁國民略有些尷尬,「我只是希望一切順利。」
  「伯父放心,他在那邊的事有人盯著,就算是不常駐在那邊,也是沒有關係的。我明天走,反而會好一些。畢竟您在,他也不會真的丟下一切,跑去找我。等到他跟蘭小姐結婚了,到時帶著蘭小姐一起去那邊,您也不會再擔心了。」
  紀悠夢站起來,「伯父,你說的事我都聽懂了,我也會他考慮的。這件事,您無需再擔心。我會好好處理的。」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便再多說什麼。你是個好姑娘,在那邊生活也好。希望你也能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伴侶,能夠護你一生。」
  「謝謝。那,我先走了。」
  「你不跟他打個招呼嗎?」祁國民問。
  紀悠夢搖頭,「見了面反而說不清楚,不見面,乾乾淨淨的好。」見了面,她怕自己沒有那麼狠心。
  也不想,說那些絕情的話去傷他的心。
  「好吧。那,祝你一路平安。」
  「謝謝。」
  紀悠夢走出咖啡廳,她以為自己會哭,沒有。
  早已經有所準備的事,又怎麼會哭呢?
  走回酒店房間,開始收拾東西。
  看了一眼已經關機幾天的手機,想了想,開機了。
  果然,一些來電提醒信息跳滿屏。
  還有信息,一個個跳出來。
  全是祁超的。
  心頭,狠狠的沉了一下。
  坐在床邊,看著那一條條信息,都是問她在哪裡,在做什麼,問她什麼時候回來,問她是不是要拋棄他了……
  看著這些信息,眼眶就熱了。
  拿著手機坐了好久,突然就又震動了。
  身子抖了一下,看到來電,莫明的心慌。
  她深呼吸,吸了吸鼻子,接聽了,「喂?」
  「你這幾天怎麼電話都打不通?信息也不回。」祁超聽到她的聲音,是又急又鬆了一口氣。
  「在老家,信號沒有那麼好,索性就關機了。」她解釋著。
  「那你現在回來了嗎?在哪裡?」
  紀悠夢看著手邊的行李箱,她說:「我已經在去往機場的路上了。」
  電話那頭,沒了聲音。
  紀悠夢咬著唇,她忍著心痛,憋著淚。
  「所以,你是已經想好了嗎?」終於,那頭出了聲。
  ------題外話------
  啊哈哈,真的沒有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