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絕色毒妃:冷麵寒王傲嬌寵下載
  3. 絕色毒妃:冷麵寒王傲嬌寵全文閱讀
  4. 第四三九章:殺金紅綃?

第四三九章:殺金紅綃?

作者:會雲珠


  上官元極眉頭緊鎖,想到那去游氏族地的嚮導是游笑天,心中就開始不安起來,那游笑天,很明顯是墨靈犀一夥的,若是他真的與游氏一族關係匪淺,豈不是非但不能給他幫上忙,還成為了他的阻礙?
  上官元極忍不住哼了一口氣。
  「大哥,怎麼了?」白九夜問道。
  上官元極收斂心神,低聲道:「無事,回去再說!」
  白九夜如善從流的點了點頭,眼神也瞟了一下後院的方向,若是他沒聽錯的話,昨夜那個與上官元極密談的女子,就是剛剛見過的晴女。
  晴女與上官元極密談,那就是說靈北辰與上官元極有了秘密接觸,他們二人,在謀划什麼?
  白九夜微微收斂心思,看向長街的另外一個方向,忽然有些擔憂起金紅綃來,若是游笑天取了金紅綃,也算皆大歡喜,若是游笑天負了金紅綃,該怎麼辦?
  ——
  客棧。
  「公子,主子既然放了晴女,晴女以後就陪伴公子身邊不走了。」晴女柔柔的靠在游笑天的肩膀上,呢喃的說著。
  游笑天點頭道:「好,等我辦完事,我就帶你離開這裡,我們二人逍遙自在的去開茶園。」
  晴女微微垂眸:「公子還有何要事?」
  游笑天眼神轉向客棧門口,開口道:「靈犀是我妹子,我不能眼看著她身陷龍騰危機四伏而置之不理,我要帶她離開這裡,讓她回到屬於她的四方大陸。」
  「可她是靈族公主!」
  「那又如何,身不由己的公主之位,不做也罷!」
  晴女微微抿唇,柔聲道:「可她雙眼中有靈泉的泉眼,就算南王和靈皇都肯放她離去,這龍騰的百姓也不會允許的。」
  游笑天嘆了口氣,關於墨靈犀雙眼中的靈泉泉眼一事,晴女已經跟他細細說過了,他沒想到墨靈犀竟然會有這樣的境遇,也不知是好是壞。
  「那就想辦法把泉眼拿出來,我相信醜丫頭不會貪圖那點東西的!」游笑天顯得對墨靈犀十分有信心。這種信心在晴女眼中看起來尤為刺眼。
  晴女暗暗咬了咬牙,繼續道:「若是能拿出來,南王也不必將公主隱藏在四方大陸這麼多年了。此事啊,絕非易事,除非……」
  游笑天本來眉頭深鎖,一聽到「除非」二字,連忙將晴女扶正,開口問道:「除非什麼?」
  晴女看到游笑天眼中的急迫,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讓他急是自己的目的,可真看到他如此著急,似乎她心中並不如想象中那麼高興。
  晴女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游笑天捏著晴女的手勁兒加大了幾分:「晴女,你快說啊,除非什麼?」
  晴女嘆口氣道:「不是奴婢不說,是說了也沒有用,那上官家的大公子在萬民面前承諾,可以到游氏一族守護的冰研埋骨之地找到冰研的另外一隻眼珠,可那游氏打從靈族建國以來就已經隱世而居,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兒!」
  「游氏?」游笑天聽到與自己姓氏相同的人本能的詫異起來。
  晴女點點頭:「是游氏,你的姓氏也是來自於這個游氏,主子……」
  「他不再是你的主子!」游笑天打斷晴女的話。
  晴女怯怯的抿了抿嘴唇,開口道:「是,他不再是奴婢的主子,奴婢從此都只伺候公子一人。」
  游笑天無奈的嘆口氣,摟住晴女的肩膀,開口道:「你也不是我的奴婢,晴女,我們兩情相悅,應該成親,」
  晴女聽到這話心中一陣欣喜,可只是片刻,又聽到游笑天繼續道:「可是現在時局不對,待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我一定給你名分好好照顧你!晴女,快說說,那個游氏,與我可有關係?」
  晴女的心瞬間沉了下去,看來她終究已經站不穩在游笑天心中第一的位置。
  晴女開口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相關,但是我聽靈北辰提起過,四方大陸的五行水,和龍騰大陸的游氏,是屬於同宗同脈。」
  「游氏也是鮫人族?」游笑天問道。
  晴女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畢竟游氏,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見過,比隱世而居的上官氏更加神秘千倍百倍。」
  「好,那我們就去尋找游氏,幫靈犀找到另外一個泉眼!」游笑天信心滿滿。
  晴女臉上擠出一抹微笑,柔聲道:「好,你去哪,我就去哪。」
  可她心裡早就已經翻江倒海,本以為要靠自己來說服游笑天去尋找游氏,沒想到根本沒有給她說服的機會,游笑天一聽到要為墨靈犀做事就已經當仁不讓了。
  晴女靠在游笑天肩膀上閉上了眼,緊緊攥住的手心暴露了她複雜的心思。
  ——
  當天夜裡,上官元極一夜沒睡,他再等晴女來給他解釋,只可惜空等一場,晴女壓根兒就沒有出現。
  白九夜也一夜未眠,他在觀察著上官元極的動靜,也在擔心金紅綃的情況。
  墨靈犀就更加難以入睡了,因為冥魑一直沒有回來。
  直到天空破曉,墨靈犀才猛地驚醒,一睜開眼,果然冥魑已經坐在她房中了。
  「桀桀,警惕性越來越高了,我才剛剛坐下,你就醒了。」
  墨靈犀氣憤不已,從床上彈坐起來,怒聲道:「你到底在搞什麼鬼,游笑天和金紅綃,是不是你……」
  「是!」不等墨靈犀問完,冥魑竟然就坦白了。
  墨靈犀愣了片刻,然後起身走到冥魑面前,質問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冥魑意味不明的笑笑:「他們很般配不是么?」
  「般配?」墨靈犀不明白這倆字是什麼意思。
  冥魑繼續道:「一個是金鮫一族的小公主,一個是……呵呵,好了,你放心,金紅綃我帶回來了,在廂房,帶上她會對你此行有好處的。」
  冥魑神神秘秘的不再多做解釋,說完便消失不見了。
  「哎!你……」墨靈犀想叫住他都來不及,窗戶微動,一團黑氣消失不見了。
  這邊墨靈犀對冥魑的暗罵還沒結束,那邊游笑天已經帶著晴女找到了這間大宅子。
  ……
  「你說什麼?你可以帶我去找到游氏族地?」墨靈犀驚訝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游笑天。
  游笑天點點頭:「四方大陸的五行水游氏,與龍騰大陸的游氏隸屬於同宗同脈,我或許可以幫你找到游氏!」
  「要如何找?」靈無劍急切的問道。
  游笑天看了一眼靈無劍,冷哼一聲,沒有理會他,而是繼續對墨靈犀說:「醜丫頭,按照龍騰大陸的天地規則,七大家族都有自己獨特的氣息,我雖然還不知道那氣息要如何尋覓,但是直覺告訴我,我們應該南走。」
  墨靈犀皺眉,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天地規則?」墨靈犀反問道。
  游笑天點點頭:「沒錯,天地規則,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天地之間自成一法,順天而生,逆天而亡,天地規則給人以約束,也給萬物以平衡。」
  游笑天說完下意識的看向晴女,雖然動作迅速而細微,可墨靈犀仍舊捕捉到了這個細節,墨靈犀明白了,這些說詞,應該是從晴女那聽來的。
  靈無劍看向上官元極,開口道:「上官元極,現在要跟你走,還是隨游公子去?」
  上官元極苦笑一下:「我找的人還沒出現,我們在此苦等也是浪費時間,不妨就陪游公子走這一趟,或許真有意外收穫,也說不定。」
  游笑天看著上官元極和靈無劍皺了皺眉,開口道:「我想你們搞錯了,我只答應帶靈犀去,並沒有想帶著你們這些閑雜人等。」
  上官元極也不惱怒,輕笑一下開口道:「你應該知道,我們要跟著,你是攔不住的!」
  「你……」游笑天怒氣沖沖,卻被墨靈犀攔了下來。
  墨靈犀對著游笑天搖了搖頭,上官元極雖然討厭,但是他的話卻沒錯,想擺脫他和靈無劍,根本不可能。而且墨靈犀也不想擺脫「上官元修」那麼只帶著弟弟,不帶哥哥,實在沒有什麼合適的理由。
  「就一同去吧,前路未知,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墨靈犀說了一個不痛不癢的理由。
  「那我們現在就起程!」游笑天對於能幫上墨靈犀,表示很欣喜。
  墨靈犀點點頭,開口道:「好,不過還要帶上一個人。」墨靈犀轉身走向廂房,片刻后將金紅綃帶了出來。
  金紅綃紅著臉低著頭,一種無地自容的羞恥感包裹著她,眼前的幾個男子中,有她叫了幾個月夫君的「上官元修」有剛剛與她有過夫妻之實的游笑天。她真不明白,為什麼那個怪人要把她虜劫過來。還給她下了蠱。
  金紅綃心中的怪人就是冥魑,冥魑找到金紅綃的時候,金紅綃正打算自己再試試去南海,可冥魑卻不由分說的給她抓了回來,不僅如此,他還在金紅綃身上下了蠱,告訴金紅綃一定要跟墨靈犀他們同行,否則她就會腸穿肚爛而死。
  待墨靈犀他們此行回來之後,冥魑就會給她解蠱。金紅綃本是不受威脅的,可當她看到自己的指甲里竟然爬出來細細的黑蟲之後,就再也無法壓制心中的恐懼了,終究還是妥協了。
  金紅綃的忽然出現,果然讓眾人都變得有些尷尬。
  白九夜想了想「上官元修」應該做出的反應,片刻后直接朝著金紅綃舉劍,怒斥道:「水性楊花的賤人,我上官家的清譽,豈容你來玷污!」
  白九夜舉劍刺向金紅綃,那一劍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金紅綃又驚愕又傷心,完全忘了躲避和防備。
  墨靈犀此刻受蠱蟲影響沒有武功,自然也無法去幫金紅綃擋開這一劍。她剛要喊冥魑的時候,一道水柱沖向白九夜的劍,直接將劍打偏,白九夜這一劍便擦著金紅綃的耳畔而過,帶下她一縷長發。
  金紅綃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上,好在游笑天及時扶住了她。
  「竟然對一個女人動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游笑天怒斥道,甚至有些開始懷疑自己之前的推測,難不成這上官元修不是白九夜假扮的?若是白九夜假扮的,剛剛那一劍,至少不應該是沖著要害而去。
  游笑天可以確定,如果他不出手擋開那一劍,金紅綃現在十有八九已經變成一具沒有溫度的屍體了。
  白九夜冷哼一聲,嘲諷道:「姦夫淫婦,若不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今日你也要死在這裡!」
  「你!你放屁!我們是被人算計了!這根本就是一個意外!」游笑天爭辯道。
  「哼,意外?世上豈有牛不喝水強按頭的道理?背夫偷漢的賤人!」白九夜也絲毫不落下風。
  「上官元修!你住口,金姑娘她白璧無瑕,根本就還是處子之身,她不曾委身與你,又何來背夫偷漢一說?」
  「白璧無瑕?你確定那不是她的伎倆?哼,要知道,當初她在我身下承歡的時候,也是白璧無瑕的很呢!」
  ……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不相讓,墨靈犀淡淡的看著眼前兩個爭吵的男人,心中不得不說一句,白九夜的演技還真是不錯。
  不過她看的出來,白九夜是想讓金紅綃徹底恨上他,而游笑天嘛……倒是不知不覺中透露了幾分關懷和呵護。
  墨靈犀挑了挑眉,覺得這場大戲也看的差不多了,開口道:「好了,不要吵了,辦正事要緊,金姑娘從今日起就是我妹子了,她跟著我,不需要你們來照顧!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墨靈犀拉著還沒有回過神的金紅綃快步走出了院子。
  院子里剩下的幾個男人,面面相覷之後跟上了墨靈犀的腳步。
  ——
  眾人再次上路南行,因為亢龍城已經是邊陲城池了,所以除了亢龍城的南城門,就來到了南海的海岸上。
  「穿過這亢龍灣,就是南海了,南海繼續往東南方向,就能回到四方大陸!」游笑天開口道。
  墨靈犀看了看東南方向,心中有些惆悵。
  「你們無法經過亢龍灣?」靈無劍問道。
  游笑天點點頭:「我們可以進入亢龍灣,可在入海口的地方,就被攔住了,無法繼續前進入海,不知為何。」
  「先去尋一條船吧,我們總要過去看看才知道為何。」上官元極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