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農家財女:殿下快還錢!下載
  3. 農家財女:殿下快還錢!
  4. 第215章:聽姐姐的話么!!

第215章:聽姐姐的話么!!

作者: |返回:農家財女:殿下快還錢!TXT下載,農家財女:殿下快還錢!epub下載

「不是是專門針對我,還是……」

沈清韻俏臉微微發白,對著眼前的人著急地道:「紫雁,你快給夫君把把脈,會不會我們都中毒了?」

「歐陽將軍氣色很好,看不出來。」蘇紫雁打量歐陽無雙一眼,「我把把脈才能確定!」

「行,你把脈吧!」直接伸出手腕,歐陽無雙乾脆利落放在她面前。

同樣是兩隻手都把了脈,蘇紫雁搖頭,瞅著擔心的沈清韻說道:「歐陽將軍並沒有中毒,只有你身上有毒。」

「夫君沒有中毒就好。」沈清韻鬆了一口氣。

歐陽無雙的目光銳利無比,「蘇小姐,你實話告訴我,夫人身上的毒要不要緊?」

「暫時不要緊!」蘇紫雁淡淡一笑,「清韻身上的毒暫時不會致命,只會吞噬她的生命力,慢慢讓她病卧榻床,苟延殘喘最終離世。」

「下毒之人,其用心之狠毒吶!」上官千渲聞言露出同情之色。

「不錯!」歐陽無雙恨聲道:「找出兇手,本將軍必將其挫骨揚灰,否則能消我心頭之恨。」

「不必太擔心。」

蘇紫雁笑了笑,「清韻姐身體經過我調理已經好了許多,就算這次中毒也傷不了她元氣,不過稍微弱了一些罷了,慢慢解毒之後,再調養過來即可。」

「只要沒事就好。」歐陽無雙眼神很冷,「首先要將兇手找出來要緊,我先回去了。」

說走就走,三位帥哥很快離開。

留下兩女面面相覷,然後相視一笑。

「紫雁姐,你身邊有幾位貼身侍女?」蘇紫雁輕聲詢問。

沈清韻聞弦歌而知雅意,臉色微微變了變,「紫雁,你的意思是我身邊的人?」

「懷疑罷了,一切皆有可能。」蘇紫雁淡淡一笑。

「怎麼可能,她們都是跟隨我有好些年頭,特別是貼身照顧我的幾人,是我娘家帶過來的人,她們沒有理由害我。」

沈清韻不太願意去懷疑自己身邊的人。

「也許吧!」蘇紫雁並沒有反駁她的話,「不過我覺得能在你和歐陽將軍防備之下,叫你無聲無息中毒,除了你們親近之人,別人恐怕並不輕易得手。」

「何況,人心會變,只要有足夠的利益或者是籌碼,有些人還是輕易背叛自己的原則。」

「可是……」沈清韻動了動嘴唇,卻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蘇紫雁輕輕拍了拍她手背,繼續道:「以我的建議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自己心裡清楚即可,生活習慣一切照舊,以免打草驚蛇。」

「好,我明白!」輕輕點頭,沈清韻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藥方開好,我派人買葯熬好再送給你。」蘇紫雁說出自己的打算。

既然要預防身邊的人,乾脆就防備徹底,不留半點手尾。

沈清韻明白對方的意思,感激地道:「紫雁,謝謝你。」

「自己人,客氣幹嘛,走,我送你去休息。」

「好的!」

她帶著兩位貼身侍女和一位嬤嬤住入蘇家客房。

回到自己的主院,蘇紫雁吩咐身邊的人,「秋璃,安排人盯住清韻姐侍女和嬤嬤。」

「小姐,你懷疑是歐陽夫人身邊的人?」她和沈清韻一樣,不太願意去懷疑身邊的人。

「百分之八十。」

蘇紫雁明白她的心思,同樣身為貼身侍女的她,覺得被主子懷疑,心裡自然不好受。

「我這樣懷疑是有理由。」

坐了下來,蘇紫雁給她解釋:「清韻姐最大的問題就是體質弱,無法受孕產子,而且我發現她體質是這些年才開始病弱,應該說是這些年,有人特意使她體質變差。」

「小姐的意思是有人不想讓歐陽夫人懷孕?」秋璃神色嚴肅起來。

「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這樣。」

蘇紫雁眯了眯雙眼,「以歐陽將軍的身份給清韻姐請大夫診治,就算不是頂尖大夫,起碼也是名醫居多,以名醫的治療水平,怎麼可能讓清韻姐的身體越治越差,除非有人動手腳而不被發現。」

「紫雁言之有理!」

熟悉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一道身影出現,正是去而復返的上官千宸。

秋璃見到他出現后,立即行禮轉身離去。

望著邁步而入的人,蘇紫雁揚了揚秀眉,「你怎麼又跑回來了?沒出城?」

「想你了!」上官千宸勾起一抹淺笑,動作優雅撩起袍子,在她面前坐了下來,「剛才把人送去將軍府,我回來看你。」

「你們倒是自由。」蘇紫雁的話有所指。

有身份的人就擁有特權,若是其他在軍營里,豈能隨便進出和逗留城裡。

「暫時沒事,主帥不管我們行動。」上官千宸解釋了一聲。

「哦!」早已聽說了這事,蘇紫雁並不意外,問道:「遼兵準備撤退了?」

「沒有退,扎在三十裡外的草原上,不知他們準備不知退,還是不退。」

「沒打聽到他們的動靜?」

「一個月前以雷霆之勢滅了他們的幾萬兵馬,未搞清原因,他們只能按兵不動。」上官千宸露出譏諷的笑容,「此次征戰,他們沒有撈到半點好處,怎麼甘心就這樣撤退?」

「已經過了一個月的時間,他們按兵不動,你們便任其自由,沒有半點計策對付他們?」蘇紫雁疑惑地望著他。

「主帥和眾將曾經商議攻擊還是守城,卻沒有拿出完美的計謀,於是不了了之。」上官千宸的表情有些無奈。

「遼兵兵力如何?」

「二十五萬左右!」

「我們呢?」

「十八萬左右!」

「總共才十八萬?」蘇紫雁愕然。

「剩餘十八萬,已經犧牲六七萬士兵了。」上官千宸神色漸漸沉重,「若是主動攻擊,若無全勝把握,再損幾萬兵力,清遼城危險了,主帥亦是左右為難。」

「原來如此!」

蘇紫雁微微頷首,斜視著他又問:「霹靂珠,你們還有多少?」

「霹靂珠?你的意思是?」

「你知道我在沙漠被人摸黑伏擊之事吧!」

「知道!」

「若非我當時帶有足夠的霹靂珠,我們就算不被滅乾淨,恐怕也是死傷慘重。」

「我明白。」

上官千宸沉思了片刻,「再次用霹靂珠偷襲遼兵,確實是一條妙計,不過想要無聲無息潛入遼兵營附近並不容易。」

「看你們怎麼選擇。」

話題點到為止,蘇紫雁又問道:「我記得你們說過,越江王朝的王上有三個兒子,莫非你們沒有玩挑拔離間吶?」

「誰說沒有!」

嘴邊勾起了笑容,上官千宸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越江王幾個月前失痛幼子,才會不顧一切,發瘋似的向我們發兵。」

「哦,死了一個,怎麼死的?」蘇紫雁的眼晴亮了起來。

「越江王的大世子宴請眾人,當晚參加宴會的所有人都好好的,就是越江王的小世子中毒而亡,一切據證指上越江王的大世子。」

「越江王下令捉拿大世子,不敢受『委屈』的他逃出越江王都,在另一個部落擁兵為王,如今,越江王朝算是一分為二。」

「這場遊戲玩得不錯啊!」蘇紫雁給出評價,接著又道:「是不是越江王最後發現有你們派出去的影子,便將矛頭指向漢晉,這次他算是為兒報仇而來了?」

「確實如此!」上官千宸說道:「要不然,遼兵不會死守不撤,他們還想著報仇雪恨呢!」

「他想報仇,且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能耐唄!」

蘇紫雁眼珠子轉了轉,瞅著眼前的人,「我說你們這把個月就這樣獃獃的守著?沒有其他行動?」

「呃,什麼意思?」上官千宸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笨,你們忘記了越江大世子這號人物了?」

蘇紫雁忍不住吐糟,「越江大世子背了黑鍋,如今徹底與越江王反目成仇,你們就不想辦法利用一下他?」

「你的意思是讓越江王『後院』起火?」

「這把火能不能燒起來,咱們先不必管它,起碼熱鬧一下,給越江王找找麻煩,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不錯不錯!」

上官千宸猛然站了起來,「紫雁,我過兩天再來找你,現在我找歐陽和千渲商量一下這件事!」

說完后,他人也消失在蘇紫雁的視線之中。

今晚月色還不錯,喝了一盞香茗之後,蘇紫雁準備出去走一走。

順著迴廊而行,走到花園裡,見到一道身影矗立在其中。

「怎麼不去休息?」走到他身邊,蘇紫雁輕聲而問。

「不想睡。」蘇狼隨口回答道。

不過借著朦朧的月光,李璋還是發現野狗竟然眉頭緊鎖,就好像是有什麼心事似的。

蘇紫雁溫柔地開口:「怎麼了?有什麼心事不要憋在心裡,有什麼跟我說說。」

「他們~」蘇狼猶豫了一下回答道,「他們是不是都是高手?很厲害的那一種。」

隨著這一個多月的交流,他現在說話已經越來越流利,和普通人沒什麼太大的差別了。

「對,他們的武功很好。」

對於這個話題略感意外,蘇紫雁當下也好奇的追問道:「怎麼,你看出來了?你是不是覺得他們不喜歡你?」

「他們會喜歡我?」

蘇狼認真地看她一眼,「他們對你很好,對我應該不喜歡,不過無所謂,我也不會喜歡他們。」

「現在說這些為之過早。」

蘇紫雁當下考慮了片刻再次開口道,「蘇狼,我知道你感觀比較敏銳,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陌生人對你的情緒和敵意,這本是一件好事。」

「不過我想告訴你,露出喜歡你的人,未必是真的喜歡你,就算是真的喜歡你,也不代表永遠會喜歡你,不喜歡你的人,未必就是會害你,並不代表將來也厭惡你,以後多經歷一些事情,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姐,我,我知道了。」

蘇狼露出感激之色。其實他並不是很清楚這些話的意思,卻能感到她對自己的善意和關懷。

他以前雖然孤單慣了,但這段時間和蘇紫雁他們的相處,卻讓他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打心底認可眼前的這位姐姐。

「以後你會慢慢明白的。」蘇紫雁微微一笑,「對了,剛才你在想什麼?」

「我,我在想原來很多人都會武功,像蘇天他們,還有剛才的幾人,似乎都很厲害。」

蘇狼這時神情有些沮喪,「我雖然力氣大,卻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相信像他們這麼厲害的人肯定還有不少!」

「原來是這回事。」蘇紫雁不禁啞然失笑,心裡卻有幾分欣慰,「這個世界很大,正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年紀還小,又沒有學習武功,自然是無法與他們相提並論。」

「姐~」此刻蘇狼的自信受挫導致情緒低落。

「好了,別擔心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蘇紫雁笑道:「對了,蘇狼,我準備送你去軍營,你願意么?」

「軍營?我去軍營幹什麼?我不會武功又不會打仗。」蘇狼愕然不解。

「不會不要緊,只要你願意去學習就好。」

「不,我不去!」

「什麼,你不去?」蘇紫雁沒料到他會拒絕,當下追問:「為什麼不願意去?」

蘇狼看她一眼,無比認真地道:「我要跟在姐身邊,姐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傻瓜!」心裡感動又無奈,蘇紫雁好笑地望著他,「你不想學武了?」

「去軍營能學武功?」

「對,你去不去?」

「……」蘇狼聽聞后卻並沒有什麼表示,反而再次沉思了好一會兒,最後終於鄭重的對她道:「姐,我想學武!」

「想學武功,你就去軍營,我會叫他們最厲害的人教你武功。」

蘇紫雁展顏一笑,「我告訴你,軍營里會武功的人很多,你別錯過機會,既然想學就好好學習。」

「好!」重重地點了點頭,蘇狼望著眼前的人,「姐,我學會武功后就回來,永遠保護你。」

「啊~」蘇紫雁聞言一怔,然後直接搖頭,「不!不需要你留在我身邊,保護我的人很多……」

蘇狼皺眉喊叫:「姐,我~」

「你聽我說。」快速打斷他的話,蘇紫雁緊盯著他眼晴,「蘇狼,我把你當成是親弟弟看待,並不是什麼下屬,我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我希望你可以走自己的人生路,擁有屬於自己的幸福,而不是當我的一個附屬品,你明白么?」

「不明白!」蘇狼搖了搖頭,「我只想跟在姐身邊!」

「你~」蘇紫雁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翻滾的情緒,「蘇狼,你聽姐姐的話么?」

蘇狼聞言怔了怔,點頭道:「聽!」

「你願意聽我的話,那麼,聽從我的安排,知道么?」

「去軍營?」

「對,一定要去軍營!」

「……」沉默了半晌,蘇狼點點頭,「好,我聽姐的安排!」

清遼城的天氣乾燥,就算是不愛打扮蘇紫雁也做足補水功課,她也不想自己變成了一個『黃臉婆』。

「咦,紫雁,你在抹什麼,香香的味道。」沈清韻邊詢問邊走了進來。

蘇紫雁又抹了一把潤膚露,邊問道:「清韻姐,你過來了,吃早餐沒有!」

「沒有吃,準備跟你一塊兒用。」

走到她旁邊坐了下來,沈青韻露出好奇之色,「瞧你這瓶瓶罐罐東西不少,已經長得美若天仙,也會花如此大的心思保養,看你很快變成絕世美女了。」

「世上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只要女人願意花心思保養自己,打份自己,都不會差。」

蘇紫雁抿唇一笑,「現在天氣乾燥,我只不過是抹了一些保濕潤膚的東西罷了,又沒弄什麼。」

「哦,這些東西是你自己弄出來的吧!」

沈清韻興趣勃勃地拿起一個小瓶子,「這是什麼,給我也抹一抹,我就知道你這鬼丫頭,有一堆的鬼點子,弄出好東西自己享受。」

「用唄,是我自己弄出來的。」蘇紫雁毫不在意。

「咦,不錯,抹起來很舒服,味道也很聞起來也很舒適,皮膚摸起來細膩又滑嫩。」

感嘆之後,沈清韻用幽怨的眼神望著她,「壞人,弄出好東西也不給我,太傷我心了。」

「少來這套!」蘇紫雁不雅地翻了個白眼,「這些東西不好弄,分量不多呢,我哪能四處送人,夠自己用就行了。」

「不行,我也要。」沈清韻理直氣壯地道:「要是我變成了黃臉婆怎麼辦?總之,你得弄一些給我。」

「正好,你變成了黃臉婆,叫歐陽無雙休了你。」

「他敢!」

「他不敢,你敢就行了,哈哈哈~」

「你這個壞丫頭,看我怎麼收拾你!」

「哈哈哈,有人惱羞成怒了,哎呦呦~」

「說,給不給~」

「哈哈,給,給還不成么,哈哈哈~」

兩女瞎鬧了好一會兒,才收拾好出來用早餐。

早餐簡單又豐富,包子,粥,餃子,酥餅……

兩人吃得很香,很快把肚子餵飽。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出去逛一逛?」沈清韻望著眼前的人含笑提議。

「現在出去逛?」

蘇紫雁一臉詫異,「我們進城的時候,見到街上根本沒什麼人,鋪子也沒怎麼開,有什麼好逛的?」

「你進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早上的時候比較熱鬧。」

沈清韻笑著解釋,「戰事已經過去一個月,老百姓早就安穩下來,現在大家都要過日子,城裡居住的人都要吃要喝要用的,沒有交易怎麼過日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