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下載
  3.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全文閱讀
  4. 265:毫無疑問的男神

265:毫無疑問的男神

作者:卿不語


  他們的人叛變了……
  這頓騷操作不僅讓計算機系的人很茫然,就連其餘學院的都驚掉了下巴。
  而鍾墨可不管。
  能不能找到人都是別人的事兒,反正他要去看雲燁的表演。
  原來還在擔心雲燁突然有事兒會跟誰在一起,原來也是參加這個活動的啊?
  本來鍾墨對這個活動的定義是——煩人,無聊。
  現在也期待了起來。
  男神季本來就很火熱,再加上不少人知道雲燁可能要來參加的小道消息,位置更加緊張,都已經上升到找黃牛買票的地步了。
  不過這個難不倒鍾墨。
  他到了那裡,承辦方的人就趕緊給鍾墨找最合適的位置,都不用等鍾墨開口。
  鍾墨坐在最佳觀看處,手上還拿著從別人那裡順來的彩色棒棒,乖巧等待雲燁上台。
  不想看這些垃圾表演。
  雲燁怎麼還不上場呢?
  ……
  鍾墨這邊焦急的等待著,現場的看著還是比較津津有味兒的。
  能被學院給選出來代表學院男神的基本上都有兩把刷子,各種才藝表演,也是時不時引爆全場,迎來迷妹們的追捧和尖叫。
  最受追捧的還要數藝術學院跟體育學院。
  體育學院的那位肌肉陽光男,給大家來了一段武術表演,配上音樂,肌肉泵張,看起來滿滿的力量感。
  藝術學院那位唱了一首情歌,拿著吉他,深情款款,再加上本身俊朗的長相,唱功不凡,又是引來了各種尖叫聲。
  「藝術學院這次表現的確實可以,怪不得之前一直踩我們,這怎麼唱的這麼好呢?」
  後台,生科院學生會其它人也在暗搓搓的觀察著其它學院的表演,在藝術學院表演結束之後,有人開了口。
  語氣當中全都是羨慕嫉妒恨。
  「他是個音痴,唱國歌都不在音上的那種。」
  生科院學生會會長給雲燁做了解釋,又把那個人給招呼了過來。
  「你丫的就別羨慕別人了,你要是羨慕,你也去藝術學院啊,或者去尖叫,你現在還是咱們生科的人呢……搞什麼東西!」
  「我這不就是覺得他唱歌不錯嘛……生是生科的人,死是生科的鬼!」
  那人訕訕的笑了笑,果斷的歸隊,表示自己是忠誠的。
  生科學生會會長白了他一眼,最後望向了雲燁。
  「那個人確實挺厲害的,前段時間拿了一個比賽的總冠軍,別緊張,不要用什麼心理負擔。」
  雲燁似笑非笑的望向他。
  生科院學生會會長也覺得自己瞎操心。
  緊張?
  台上的人只是一個比賽的總冠軍,而面前的人,已經是影帝了啊。
  拿金鳳獎最佳男主角,人家都不緊張,怎麼會因為這個緊張。
  雲燁聽了聽歌聲,差不多已經進入結尾了。
  下一個就是生科。
  她拿起一邊兒裝著紙筆的東西站起來,拍了拍身邊學生會會長的肩膀,「你別緊張。」
  雲燁不是一個不會欣賞對手的人。
  台上藝術學院的人唱的確實不錯,主要是音色可以。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雲燁聽出他彈錯了幾個音。
  ……
  藝術學院歷來都是男神季有力的冠軍角逐選手,而生科這個墊底的,每次都會在藝術學院之後登台。
  有了藝術學院珠玉在前,越發的把本來沒有什麼特色的生科比的什麼都不是。
  都讓人懷疑是不是主辦方跟生科院有仇了。
  經過了前面三屆,之前甚至有人直接在學校的論壇調侃,遇到生科的節目之後睡了就行。
  但是這一次——
  不少人都坐直了身子,等待著主持人的介紹,鍾墨也是這樣。
  然後不負眾望的聽到了熟悉的介紹——
  「這一次生科院的參賽選手對大家來說可能是一個驚喜,高考成績748,僅僅語文扣除兩分考進帝都大學,是省狀元,也是一位演員,17歲已經拿到了獨立電影節,聖丹斯電影節最佳男主,前段時間更是獲得了金鳳獎最佳男主角……」
  女主持人說著語氣也很激動,俏臉漲紅,應該是雲燁的粉絲。
  之前給其他學院來參加男神的介紹通常比較簡短,就算有榮譽也是寥寥幾項,而像這樣的,還真的是頭一回。
  而且拎出任何一個來,都足以讓人為之側目。
  而那個人卻是全部擁有。
  不用主持人把名字說出來,大家就已經全部猜到了。
  畢竟這樣的人,除了那個人,還有誰?!
  原本以為這是一個小道消息,沒有報什麼希望,就是覺得萬一雲燁過來,沒有趕上就吃虧的心理。
  沒想到,居然真的!
  不少人表示要激動的哭了。
  ——「啊啊啊,雲燁!」
  ——「教主教主!」
  ——「教主我愛你!」
  鋪天蓋地的人都在喊著雲燁跟教主,聲音大的甚至讓人懷疑會不會把禮堂的屋頂給掀翻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什麼教。
  大膽的妹子更是直接示愛了,完全不顧及輔導員還有各個領導在場。
  鍾墨:「……」
  他聲音喊不過別人啊!
  那些女孩子們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這怎麼一個個跟哨子似的。
  鍾墨覺得耳朵都被旁邊人喊得一陣一陣的發疼。
  不能輸!
  鍾墨目光望向旁邊拿著喇叭,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靈機一動。
  三秒鐘之後,會場響起一聲超大聲的——
  「雲燁,我愛你!」
  拿著喇叭的鐘墨無視旁邊人詫異的目光,露出了一個得意的表情。
  呵,小樣,一個個跟他比誰的聲音大?
  來,比啊!
  ……
  主持人也沒想到現場這麼活躍,一時間整個人都愣在那裡,活動一陣中斷,不過這麼下去也不是一回事兒。
  於是旁邊的男主持人趁著這一聲巨大的表白,搞的不少人發愣的空檔開了口。
  表示不能影響活動的正常進行,大家稍微克制一點,一會兒本尊就會上台表演什麼的。
  大家也不是不明情況,不講理的人,雖然光是聽這個名字就已經激動的不行,甚至可以喊上幾個小時,但更想看到真人的好吧。
  於是大家都很默契的停了下來。
  剛剛還很熱鬧,現在突然一下子變得極為安靜,說起來那個場景確實挺不一般的,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當然,如果忽略掉一片憋紅著臉的話。
  女主持人繼續把沒有說完的詞往下說。
  現場的人都屏住呼吸,對雲燁要表演的東西,還是挺好奇的。
  會是什麼呢?
  對雲燁不熟一點的人首先想到的是古琴,畢竟雲燁當時就是憑藉著古琴演奏而出圈的,當時一段彈古琴的視頻,在網上那叫一個火。
  當時不少人還以為雲燁會成為新一代的網路紅人,沒想到都已經是影帝了。
  對雲燁稍微熟一些的會往別的樂器上想。
  比如簫。
  在《完美戀人》當中,雲燁還是演奏過那個的。
  雖然很短,但也能聽出來有功力。
  然後,主持人終於說到了——
  「請雲燁同學,給我們帶來書法展示。」
  書法展示?
  黑人問號臉。
  學生們有些茫然,剛才因為表演的可都是激烈的節目,雲燁這邊表演——書法?
  這個項目好像跟大家有些不一樣啊。
  而校領導在點頭了。
  雖然帝都大學崇尚自由,但不得不說,書法更和他們胃口。
  鍾墨甚至不加思考就已經開始鼓掌了。
  不管怎麼樣,也不管雲燁表演什麼,反正都是最棒的,就沒錯了!
  ……
  後面生科院的人搬上來桌子,以及投影儀,也告訴大家並沒有聽錯。
  雲燁確實表演的是書法。
  生科的人也是破罐子破摔了,不過即使沒想著奪冠,大家覺得排面還是要講究一點的。
  比如這個投影儀,就是講究排面的會長給搞來的。
  雲燁已經上台了,穿的清清爽爽,很是乾淨,沖著大家招了招手,就坐在椅子上,開始安靜的寫字。
  投影儀上可以看到她寫的每一筆。
  全場很安靜,任誰都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天會在禮堂里,這麼認真的看人寫毛筆字。
  不得不說,也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
  大概還是因為人賞心悅目吧?
  大家目光就像是X光一樣緊緊地盯著台上的人,目光熱切的像是能把人給吞掉一般。
  舞台跟觀眾席隔得有點遠,因此人只能看到大體的輪廓,而屏幕的鏡頭也都是朝著字,能看到的也就是手了。
  手指纖長,骨節分明。
  很好,能舔舔手也不錯。
  ……
  「生科居然搞書法,這真的不是在搞笑嗎?」
  「就算讓雲燁給彈個琴,也很好啊,這怎麼還弄上書法了?」
  「找了這麼強的援軍,還是沒用,生科果然是生科。」
  藝術學院主要幹事在一邊討論開了。
  為了增加競爭力,各個學院對表演的東西也都捂著,通常只有在正式開始的時候才知道對方學院表演的是什麼。
  在知道雲燁要來的時候,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畢竟雲燁是明星,人氣在那裡。
  然後就有了這麼一出。
  「挺好的。」
  藝術學院學生會會長鬆了一口氣。
  「就是仗著仗著帥,人氣高就這麼隨意,我看雲燁跟生科都挺飄。」
  「帝都大學可不都是追星族。」
  臉上也帶了點兒笑容。
  原本計算機學院有個鐘墨,他們沒有多大的勝算,現在雲燁又不按照套路出牌,在那裡寫什麼書法。
  天助他們啊!
  話音剛落——
  「卧槽卧槽,雲燁這個投票漲的超級快,要趕上咱們學院了!」
  有人捧著手機,叫了一聲。
  「什麼?」
  當場藝術學院學生會會長臉上的笑容給掛不住了。
  湊過去看投票數。
  男神季的名次是根據現場觀眾投票來決定的,之前一直都是比賽之後投票,後來也有選手跟觀眾表示之後投票實在是太浪費時間。
  這一屆直接用研發的一套系統,現場投票。
  在她們學院的人表演結束的時候,明明是他們的最高。
  而現在雲燁剛剛開始沒幾分鐘,票就快趕上他們學院了。
  「已經趕上了……」
  又是一聲絕望的聲音響起。
  就在剛剛,藝術學院學生會會長才看了一下,雲燁的票數就又上去了。
  而且票還在飛快的增長著,很快就遠遠的超出了他們一大截。
  「……」
  臉有點疼,被打的有點腫。
  ……
  其實也不能說光是追星,畢竟雲燁除了長相,實力也擺在那裡。
  至少很多路人,是真心實意的看雲燁的字,這才給投票的。
  從來沒想到居然有一天看字都會看的津津有味,每一筆都帶著特殊的韻味兒。
  原來寫一手好字,也這麼令人羨慕啊!
  已經有不少人是真的在認真的看字。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學生們大多就是覺得字真好看,老教授們就不一樣了。
  頻頻點頭,目光流露出欣賞跟欣慰。
  這樣的字沒有點年頭,功力,是完全寫不出來的。
  才藝展示沒有規定展示的是什麼,也沒有說多長時間,雲燁寫了兩大張宣紙,覺得差不多就放下了筆。
  而這個時候票數已經超出了第二高的藝術學院將近兩倍!
  而在這十幾分鐘已經被吐槽了很多遍的攝像機終於移到了雲燁臉上。
  一張精緻的,完全沒有死角的臉出現在大屏幕當中。
  雲燁像是捕捉到了鏡頭,本來在低著頭,然後朝著鏡頭一笑。
  溫柔又清爽,正是幻想中少年的模樣。
  那一瞬間,饒是帝都大學的學霸們也是變成了一群只會啊啊啊的文盲。
  沒辦法,當時腦袋都已經死機了,心跳又跳的那麼快,不啊啊啊,還能怎麼樣!
  「是不是可以下台了?」
  雲燁還是有點不明白流程,朝著大家招了招手之後,問向了等候在一邊的女主持人。
  ——「不行!」
  ——「不能下台,還沒結束呢!」
  ——「對對對,還沒結束。」
  雲燁帶著麥,雖然聲音已經壓低了,觀眾還是給捕捉到了,然後大家就開始瞎說了。
  女主持人也很機靈的跟上。
  「還沒結束,不能下台。」
  雲燁挑眉。
  要是還不知道什麼情況,那她也就傻了。
  現場學生熱情特別高,紛紛表示還沒看夠。
  她抬了抬手,剛才好亂鬨哄的現場就安靜了下來,也是成年人了,甚至有不少比雲燁年紀還大,這個時候居然不管男女,都跟小學生一樣乖。
  雲燁見大家停下來,毫不吝嗇的又露出一個笑容,她站起來試圖解釋。
  「但是後面還有別的學院沒有給表演完,所以……」
  不能妨礙後面學院表演。
  隨著她的話音,後台響起統一的「沒關係,再來個表演吧!」
  後面學院的人表示,他們沒關係。
  反正拿不到什麼好名次了,有雲燁在這裡冠軍都妥妥的,還爭個什麼勁兒?
  原本大家來參加這個男神活動其實大部分就是想在妹子們面前表現表現的,不過有了雲燁在這裡,基本上也歇下這個心思了。
  人家光是寫寫字,就已經把所有妹子的目光給吸引走了,後台剛才還給他們各種獻殷勤的學妹們也瞬間倒伐。
  人間不值得。
  還是佛系一點吧。
  ……
  無論是觀眾,還是後面的選手都表示雲燁再來一段。
  說到這個份上,雲燁再推辭就有點過不去了。
  她也不是什麼扭捏的人,本來還在思考表演一點什麼好,就已經有人拖著古箏上來了。
  「這是之前表演放在後台的,不是古琴,是古箏,可以嗎?」
  「可以,謝謝了。」
  妹子很是嬌小,拖著古箏看起來就累,雲燁接了過來,給她道了聲謝。
  雖然後面古箏發展的變化了一些,不過萬變不離其宗。
  雲燁彈古箏也不錯。
  而在雲燁結果古箏之後,妹子本來就很紅的臉,更是爆紅。
  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大聲喊道,「教主我喜歡你,喜歡你很久了。」
  「還有,你很帥,比電視里還帥!」
  不得不說妹子很有勇氣。
  畢竟光是台下的觀眾就幾千人,還有領導什麼的。
  於是一片掌聲。
  而鍾墨都已經快站起來了,整個人急的不行。
  靠,這咋回事兒,一個個的!
  雲燁先是一愣,隨後笑了。
  「謝謝喜歡啊,你也很可愛。」
  無比真誠。
  然後沒等大家八卦,雲燁下一句——
  「有好好學習嗎,最近成績怎麼樣?」
  這畫風簡直不能轉換的太快。
  女孩子的臉更紅了,笑了,「挺好的,學神,我也會更好好學習的。」
  附送上一個感激的目光。
  其實這種情況,女孩要是當眾表白承受的壓力還是挺大的。
  她倒不是那種喜歡,而是粉絲對偶像的喜歡,知道沒有什麼結果,就是單純的想要表達一下對雲燁的喜愛而已。
  其實在剛說出來的時候女孩就有點躊躇了,他都已經感受到不少人火辣辣的目光了,這還是在現實中,如果在網上更不知道會怎麼說。
  她也害怕會因為這個臨時起意,而成為被攻擊的對象。
  只是說了,她也不後悔。
  沒想到雲燁居然來了這麼一句。
  她能感受到雲燁這是在為她解圍。
  這下子沒有再耽擱,表白完,又得到了雲燁的維護,不用擔心被人攻擊,就像是做夢一樣手腳同步的下台了。
  ……
  雲燁光是坐在那裡,大家就已經覺得很有味道了。
  本來以為雲燁這次會演奏像那種古風古韻源遠流長的歌曲,沒想到雲燁居然來了一首節奏特別快的。
  整個曲子很熱鬧,手指飛快的在琴弦上撥弄著,只能感到手指在飛快的舞動,至於彈的琴弦,幾乎看不到。
  純屬炫技曲!
  氣氛瞬間就躁動了起來。
  音樂學院的人都要跪了。
  「媽呀,我這特么的學了這麼多年古琴,我感覺讓我這樣彈,夠嗆彈的出來啊!」
  「這是什麼歌,真棒。」
  「這可以說是專業級別吧?」
  「我以為雲燁彈古琴不錯,沒想到古箏也很擅長啊。」
  反差有點大,前面書法是慢悠悠的,修養身心,這裡古箏演奏的就很嗨了。
  古箏表現的元素比起古琴來,更多元一點。
  很多現代曲子也演奏的很好。
  也有那種比較燃的視頻。
  但是視頻跟現場表演還是不一樣。
  像這種炫技曲一般來說都不太敢拿到正式場合,畢竟這種純屬就是考驗演奏著的技術,消耗體力大,很受情緒的影響,一旦現場有什麼變化,就可能打擾到演奏者。
  這也是為什麼多半都是以視頻出現的原因。
  然而雲燁這是純現場!
  最可怕的是——
  雲燁本來沒有準備,這古箏大家都是看著旁人拖上來,雲燁才用的,可以說沒有準備。
  ……
  如果說一開始藝術學院的人還有點稍微的不服氣,覺得書法當才藝有點太牽強,現在那點不服氣也全部都消散了。
  這人的實力,是真的強。
  毫無疑問的男神。
  到底還有什麼,是雲燁不會的呢?
  男學生們更是想哭了,台上的人就是個變態,完全不給同胞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