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赤壁之崛起荊南下載
  3. 赤壁之崛起荊南
  4. 第351章 奪取湖口

第351章 奪取湖口

作者: |返回:赤壁之崛起荊南TXT下載,赤壁之崛起荊南epub下載

此時水面上的攻勢也極為猛烈,龐統心知擊敗孫權之後,論水師自己已經是天下第一了,日後北伐中原雖然水師還能在前一階段發揮些作用,但等打過了豫州,水軍就將完全淪為運輸隊了。

至於曹軍手中那點輕舟水師,實在沒有被龐統看在眼裡。

因此對龐統來說,此戰過後水軍的重要性將會急速下降,故而龐統其實並不很在乎戰船的損失,揮軍衝殺的極為兇狠,便是看著好幾艘戰船在敵軍投石機的轟擊之下被擊沉,龐統卻也仍舊面不改色地命令眾船繼續靠近敵寨,加強進攻力度。

龐統不要命的進攻讓兵力減弱之後的蔣欽大感吃不消,自然無法再分出投石機和床弩去支援朱桓了。

朱桓只得依靠營寨中原本的箭塔、鹿角、壕溝等阻擋劉賢之兵。

此時石炮和大黃弩的第一陣齊射取得了極佳的效果,吳軍營寨之中兩座箭塔應聲被擊倒。隨後史阿的重騎前沖,來到吳軍營寨之前的壕溝之前,吸引了吳軍弓箭手的注意力之後復又撥轉馬頭,繞了一個弧線撤走了。

隨後便是魏延率軍沖了上來。眾軍中有一千人輕步兵手持櫓盾沖在最前,另有三百輕步兵扛著數十架雲梯衝在後面,其餘一千連弩手和七百板甲步兵在櫓盾的掩護下奮勇前進。

來到敵軍營前五十步的距離時,前排連弩手開始發射,將敵軍營壘之上的守軍一個個射殺在地,大大壓制了敵軍弓弩手之後,雲梯兵迅速前沖,將雲梯並排鋪在壕溝之上,瞬間形成了一道簡易的梯橋。

隨後雲梯兵後退,櫓盾兵、板甲步兵、連弩兵繼續上前,連弩兵自由射擊,壓制營中弓弩手。同時張任、塔利的石炮重弩和弓箭也在後提供掩護。眾軍努力奮戰,終於衝到了壕溝之前。板甲步兵立即踩著雲梯上特意加寬的木板衝過了壕溝,在魏延的親自率領下往吳軍營壘殺去。

後面的石炮、重弩見狀,當即停止了射擊,塔利則率領長弓手往前突進,準備靠前用拋射繼續為魏延提供掩護。

與此同時,劉賢將手一招,張嶷、張翼兩營飛軍也迅速前沖,往吳軍營寨殺了過去。

朱桓眼見敵軍殺過了壕溝,急忙催軍抵擋,一眾吳軍剛剛冒頭,便被後面的連弩兵一陣弩箭死傷慘重。朱桓無奈,只得叫眾軍後退數十步重新列陣,準備避開敵軍連弩。

果然,眼見吳軍退入了營壘之後,連弩手不再射擊,反倒是魏延率領的七百板甲兵費力地攀爬搬抬鹿角,砍開柵欄,隨後魚貫沖了進來。

在此期間,朱桓早命弓弩手照準魏延的板甲步兵覆蓋射擊了多次,但很可惜,除了幾具重弩因角度太好破開了板甲兵的甲胄之外,其餘箭矢射在板甲之上,都只發出了清脆的叮噹聲便即滑落在了一邊。

朱桓看的目瞪口呆,眼見弓弩效果不佳,而敵軍又沖了進來,當下朱桓咬了咬牙,命眾士卒衝上去與魏延之兵糾纏在一起,以長槍短刀對敵。

事實證明,普通長槍的硬度是無法刺破板甲的,奮力突刺之下,長槍不是順著光滑的板甲滑到一邊,就是脆弱的槍身折斷。唯有精製的精鐵長槍,由強壯的士兵奮力突刺,才能保證較大概率刺穿。而刀身頗厚的繯首刀若是劈砍的話也不能破甲,只有特意加厚的尖銳短劍在靠近之後,將板甲步兵撲倒在地,雙手持劍奮力向下捅刺才有可能刺穿。

在這種情況下,吳軍自然不可能是板甲步兵的對手,奮戰一陣,戰果寥寥,自己卻死傷慘重。而隨著塔利率領的長弓手趕到,不管不顧地用弓箭照著交戰雙方覆蓋射擊,吳軍瞬息之間再次死傷數百。

這樣的戰還怎麼打?朱桓心下哀嘆了一聲,當機立斷地率軍後撤。魏延率領的板甲步兵眼見敵軍撤退,欲要追擊,但卻負重太多,又交戰片刻,此時十分疲累,雖還能勉強作戰,卻是無力追擊了。

等到張嶷、張翼率領的輕步兵趕到,這才越過魏延之兵,繼續急速往前追擊朱桓、擴大戰果。

那折兵千餘,率領殘軍逃見蔣欽,訴說敵軍勇猛善戰,已經攻入營了。

蔣欽聞言大驚,失聲道:「你倚仗營壘堅守,居然連半日都沒有堅持住?」

朱桓也有些臉紅,吶吶地說不出話來。蔣欽見狀,也知道此時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眼見營寨已經保不住了,當下蔣欽當機立斷命令全軍登上快船,隨後一把火燒了營寨,眾軍打開水寨,沖了出去,直往鄱陽湖內逃去。

龐統見敵軍往湖內逃去,當下命呂介、胡濟率軍追擊,又命常雕所部配合陸上的劉賢之軍救火。

奈何蔣欽自從接到了孫權的命令,便早已準備好了放棄營寨,因此寨中備有許多柴草,火勢迅速蔓延。劉賢急令拆除部分營壘,阻擋火勢,卻也只保住了岸上的一般的營壘。水上營寨以及靠近江岸的部分營寨都被燒毀了,所有的投石機和大部分糧草輜重也都一併燒毀。

劉賢見此,心下極為不喜,轉頭見龐統率領常雕的水軍靠向岸邊,劉賢急忙上前與龐統見面,一番噓寒問暖的寒暄之後,劉賢問龐統道:「軍師,如今我軍奪了湖口,下一步是先取鄱陽,攻打南昌,徹底將孫權困死在柴桑城中。還是直搗黃龍,先取柴桑,活捉孫權?」

龐統沉吟道:「柴桑城被孫權經營了許久,城高池深,錢糧足備,恐非短時間內能夠攻破。不如圍住城池不攻,先去取了鄱陽、南昌等地,將柴桑變成一座孤城,再專心攻取。」

劉賢點了點頭,當下命史阿、張任領兵前去,與田豫、鄧展之兵一道圍城。隨後又對龐統道:「柴桑城東臨鄱陽,北臨大江,若無一支精銳水軍在水面上游曳,恐怕難以徹底切斷城中與外界的聯繫。還請軍師分撥一營水軍來重立湖口營寨,並監視柴桑。」

龐統想了想,道:「如今吳軍水師主力已滅,蔣欽、朱桓既然逃往鄱陽湖內,必是想要進入贛江或是其餘小河流內堅守。在狹窄的水道之上,樓船的作用並不太大。這樣吧,留胡濟所部水師游曳湖口水面,軍中大部分樓船也都留下。我只帶呂介、常雕兩營水師,領兩艘樓船,十二艘艨艟,以及其餘百餘艘大小戰船,跟隨大王征討南昌。」

劉賢聞言,大是點頭。

當日傍晚,追擊蔣欽、朱桓的呂介、胡濟回來,稟報說吳軍水師一路退到了贛江口。呂介、胡濟本想繼續追擊,只因天晚,故而只得暫時收兵。

劉賢、龐統聞言點了點頭,當下龐統宣布了胡濟留守,呂介、常雕繼續南下,與劉賢水陸並進,夾擊鄱陽、南昌的決定。

眾將聞言,都無異議,各自領諾。

當夜劉賢命火頭營殺豬宰羊,犒勞了全軍士卒,大軍休整一日。隨後各軍依照分派,各自出發。史阿、張任乘船渡過湖口,來到柴桑城下立起營寨,做出攻城之勢。胡濟也率軍一邊監視柴桑江面,一邊重建湖口水寨。

劉賢、龐統則自領魏延、張嶷、張翼三營步兵和三衛親軍,以及呂介、常雕兩營水軍,共計水陸大軍二萬餘人往南而去。劉賢準備陸路先取鄱陽,水路則先取水城鄡陽。

鄡陽城建在湖邊,隨著水位的變遷,周圍土地已經漸漸不適合耕種,城池已經快要廢棄了,龐統的水師輕鬆奪了城池,隨後便欲轉道往贛江而去,準備先在贛江口建立水寨,佔住這個要地。

不想大軍尚未出發,就見蔣欽、朱桓率領著四千水軍沖了過來,看其意圖,多半是想來救援鄡陽。

龐統急令呂介、常雕率領船隊迎戰。然而那蔣欽、朱桓遠遠看見鄡陽已被龐統奪去,敵軍水師又氣勢洶洶地殺了過來,頓時大驚,急忙領兵掉頭逃跑。

龐統催船急追,蔣欽、朱桓率領船隊不斷轉向,且戰且走,試圖擺脫龐統。不想慌不擇路之下迷失了路徑,竟然一路撤進了余水(今信江)之中。

龐統一路留心查看,眼見敵軍逃得十分狼狽,悶頭撤進了余水之中,當下遲疑了一下,對呂介、常雕道:「戰機難得!可留下兩艘樓船和十數艘小船封鎖余水口,其餘兵馬隨我追進去,今日務必全殲敵軍。」

當下呂介分兵一千五百人,領著兩艘樓船停泊在了余水口,其餘艨艟戰船和近百艘戰船盡皆前沖,往余水之中衝去。

一路追了數十里,忽見吳軍船隊都轉入一條名為西津水的直流去了。龐統不由笑道:「支流水小,吳軍戰船進入其中必定行不遠。」

當下龐統停下戰船,命哨船進入西津水查探。不過是哨船回報:「吳軍有兩艘大艨艟船進入支流十餘里后,因水淺而觸到了江底,船不能行。吳軍因此只得棄船,率領其餘小船繼續往上游去了。」

龐統聞言大喜道:「敵軍戰船擱淺,那就是說對方也不清楚這條水道的情況。也即敵軍預先沒有埋伏。既然如此,我又有何懼?」

當下龐統命將八艘艨艟停在西津口,只留數百槳手看守船隻,其餘戰兵盡皆傷了小船,沖入西津水中繼續追擊吳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