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下載
  3.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全文閱讀
  4. 293:你除了嫁給他,還想嫁給誰?(3)

293:你除了嫁給他,還想嫁給誰?(3)

作者:艾依瑤


  宋羨魚知道視頻的事,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十點多。
  今天周末,顧欣顏和蘇玉琢早上七點多就到了醫院,對於婚禮當天沒照看好她,這兩人心裡是愧疚的。
  她們沒問宋羨魚後來發生了什麼,只慶幸她有驚無險。
  九點多的時候蕭愛跟著蕭讓眉過來。
  她只知道宋羨魚前天夜裡忽然先兆流產,現在在醫院保胎,也只當是與婚禮上蕭讓眉說的肚子不舒服有關。
  宋羨魚的事封閉得很好,知情人嘴巴又緊,外面是一點風聲沒有。
  雖然季司晨未遂,可新娘在婚禮上被新郎的哥哥擄走欲玷污,傳出去,外面那些人肯定要戳新娘脊梁骨。
  蕭讓眉帶了自己熬的烏雞湯過來,顧欣顏搶著幫忙盛了一碗給宋羨魚,蘇玉琢幫宋羨魚把餐桌支起來,又把細心地把餐巾紙拿到桌上,方便宋羨魚隨時用。
  季臨淵不在,氣氛比較放鬆融洽。
  蕭讓眉知道這倆女孩是心裡有愧,她脾氣不好,又自私護短,可昨天那樣緊迫的情況下,也沒把事情怪罪到這兩個女孩頭上,她們醒后還叫人送她們去醫院做了檢查。
  宋羨魚沒什麼胃口,又不想拂了好友與母親的心意,勉強喝了一碗。
  她剛喝完,蘇玉琢想幫忙去把碗勺洗了,蕭讓眉沒讓,讓女孩們一處說說話,自己拿了碗勺去衛生間。
  沒有請護工,白天蕭讓眉在這陪著,晚上季臨淵陪,有親近的人在身邊,比陌生人要好很多。
  蕭愛因為什麼都不知道,顯得最無所事事,在一旁打遊戲,界面忽然滑過微信來消息的彈幕,是一姐們發來的視頻,她沒理,一局遊戲結束,她點開微信。
  視頻的封面就十分勁爆,她沒點進去看,人已經跳起來:「媽呀媽呀!這是什麼?」
  「幹什麼一驚一乍?」顧欣顏拍著胸口「嚇我一跳。」
  「你們看!」蕭愛一點沒避諱地把手機送給那三人看,「程如晚跟季司晨,小魚你看。」
  顧欣顏看了一眼就撇開臉,臉上有些紅。
  蘇玉琢倒是淡定許多。
  宋羨魚是見過世面的,也比較坦然,不過很驚訝。
  與婚禮那天聽季司晨說跟程如晚有一腿的時候更吃驚:「這哪來的?」
  「朋友發給我的。」蕭愛說:「我問問她從哪兒弄來的。」
  低頭搗鼓一會兒,有答案了:「她說也是別人發給她的,視頻昨晚被人傳在網上,火得比幾年前優衣庫還快,現在已經被刪除了。」
  「不過網上雖然刪了,被下載下來的都還在,在朋友圈裡還是很火爆的。」
  蕭愛低頭看著視頻,「看程如晚這酒紅色頭髮,不是現在拍的,兩人看起來也比現在年輕許多……」說著,她驚訝地瞪大眼睛,「不會是她車禍之前,就跟季司晨搞在一起了吧?」
  宋羨魚沒說話。
  「這沒看出來,她居然會做這事。」蕭愛播放了視頻,邊看邊皺眉:「好噁心啊!」
  她手機里傳出一些不可描述的聲音。
  宋羨魚:「噁心你還看。」
  蕭愛肉肉的臉蛋上有些紅:「沒看過這個……」
  這話沒說完,蕭讓眉走出來,蕭愛一見她,趕緊把視頻關了。
  「我出去有點事。」蕭讓眉把洗乾淨的碗勺擱在柜子上,抽了紙巾擦手,「麻煩你們在這陪陪小魚,我出去辦點事。」
  顧欣顏與蘇玉琢應下,蕭愛討好問:「姑姑幹什麼去呀?」
  蕭讓眉看了她一眼,「少看點不健康的,否則告訴你媽,讓你媽收拾你。」
  蕭愛:「……」
  等蕭讓眉走了,蕭愛把視頻打開看完,才刪除。
  「十幾年前拍的,怎麼過了這麼多年才被傳上網?又是誰傳的?」蕭愛坐在沙發上,胳膊肘撐著扶手,雙掌托腮:「程如晚同時跟四哥和季司晨,那她車禍里流產的孩子是誰的?」
  這話問得宋羨魚一怔。
  忽而想起曾經有天晚上,她拿嘴伺候過季臨淵,當時也不知怎麼想起程如晚來,有些吃醋地問他跟別的女人在一塊,是不是也這樣。
  當時男人心情很好的樣子,說從未有過別的女人。
  那時她不信,因為先入為主地認定程如晚為他流過一個孩子,只把季臨淵的話當男人在床上對女人的甜言蜜語。
  現在她忽然有點不確定了。
  顧欣顏和蘇玉琢不知道程如晚和季司晨,聽蕭愛說了這麼多,仍是糊裡糊塗,顧欣顏問:「程如晚是誰?季司晨又是誰?」
  四哥她們倒是知道,每次季臨淵在的時候,蕭愛總是特乖巧地四哥四哥地喊。
  於是,蕭愛給她們科普了一番。
  說完,拿起茶几上的葡萄丟進嘴裡,含糊不清問:「明白了吧?」
  「所以說,沒準程如晚十幾年前流掉的孩子根本不是四哥的。」蕭愛吐出種子:「也許四哥壓根就沒碰過她呢……」
  說話間,宋羨魚手機響了,蕭愛看見屏幕上顯示的『老公』兩個字,後面大把的話一下子咽了回去。
  「我這邊忙完了,一會過去陪你吃午飯。」季臨淵聲音磁性醇厚,在電話里更多了一層神秘的男性魅力。
  「不用了。」宋羨魚嫣然一笑:「蘇蘇欣顏和小愛在這陪我,你忙你的。」
  季臨淵頓了頓,「那行,晚上我早點過去。」
  「嗯。」宋羨魚聲音輕柔甜蜜。
  「好好休息,什麼都別想,不管發生什麼,老公都在你身邊。」季臨淵不厭其煩地寬慰。
  掛了電話,季臨淵隨手將手機擱在大班桌上。
  正巧邵允推門進來,手裡拿著厚厚一疊資料:「你要的資料整理好了,這是季思源進公司以來所參與負責的所有項目資料,有些已經啟動,有些還沒啟動。」
  季臨淵接過來,隨意地翻看,他看的速度很快,走馬觀花一般,但看到重點地方,會停下來仔細閱讀,似乎對公司所有項目瞭然於心。
  「進展最快的項目已經打好地基,所有材料都運到工地……」邵允還在彙報情況。
  為了讓季思源快速成長起來,季老爺子讓季臨淵把不少規模不大的項目交給季思源負責,讓季臨淵手把手地教,又讓那些經驗老道的項目經理跟在後面輔助季思源。
  當然,所謂的規模不大,也只是與VINCI其他大規模的項目比。
  「尋個錯,把這些項目都停了。」
  季臨淵說得冷靜而理智。
  邵允以為自己聽錯了,這些項目對集團來說雖然都不大,但是一粒米不成飯,一袋米可以吃一兩個月呢。
  邵允:「能給我個理由嗎?」
  季臨淵掀起眼皮瞅向他,湛黑的視線,沒由來叫他心頭一緊,只聽季臨淵穩重又平緩地說:「集團不是試練營,不需要連個小項目都做不好的領導。」
  這話說得很含蓄。
  邵允卻一下子聽明白了。
  季臨淵終於要容不下季思源了。
  前段時間都在傳言,集團要易主,鬧得人心惶惶,一朝天子一朝臣,這話擱在公司里也適用,但季臨淵卻沒顯露出任何不安或是異常,一如既往地帶季思源,對待有可能顛覆自己的對手,這世上恐怕沒幾人能坦然面對。
  邵允一度以為季臨淵是真心帶季思源,現在看來,只是時候未到。
  如果季思源負責的所有項目,都因為他自己的原因停了,到時候整個董事會都將質疑他的能力,那些老狐狸,才不管你是誰的老來子,他們只在乎誰能給他們蛋糕吃,又是誰打翻了他們的蛋糕盤。
  「我需要點時間。」邵允說。
  季臨淵把資料合上:「動能動的所有關係,要快。」
  邵允皺眉:「這樣的話恐怕會留下把柄。」
  「我沒打算當好人。」季臨淵手肘撐著大班桌面,十指在嘴巴的位置交叉,語氣強勢又霸道:「我要他儘快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