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下載
  3. 名門豪寵:小妻PK大叔全文閱讀
  4. 336:別勉強自己做不願做的事

336:別勉強自己做不願做的事

作者:艾依瑤


  蕭硯的話,讓蘇玉琢臉色倏忽間變得冷淡。
  他像個看戲的人,一眼識破自己低劣的演技,一針見血地讓她無處可藏。
  「你怎知我說的是假話?」蘇玉琢看著蕭硯,似乎想說什麼,最終又什麼都沒解釋,神情帶上落寞,像不被他信任而生出了失望。
  她轉頭看向窗外,嘴角緊緊抿著,桌對面傳來蕭硯叫來服務員結賬的聲音,這個時間點,飯店已經空了下來,靜謐的氣氛緊緊纏繞在兩人之間。
  蕭硯結完賬,看向蘇玉琢,起身:「走吧,給你找個住的地方。」
  蘇玉琢沒有看他,視線落在玻璃上映出的淡淡長影,「我對你說過的每句話都是真的……」她聲音喃喃,像是說給自己聽:「你不信我,也是對的,我有什麼值得你相信。」
  蕭硯靜靜看著蘇玉琢的側臉輪廓,線條流暢,凸凹有型,長長的睫毛在空氣里卷翹著,垂肩的黑髮柔順地披在肩上,燈光將她的臉照得越發清晰生動,眉眼間流露著一股形容不上來的傷感和柔軟。
  他忽然憶起第一次見著她,也是差不多的情形。
  那是兩年多以前的時候。
  那會兒,蕭愛剛上大學,從來沒脫離過母親束縛的她選擇了住校,脫韁的野馬一般連著好幾個星期都不回家,那段時間正好余有韻忙得沒空管她,又不能完全放心,就托蕭硯得空的時候替她去學校看看蕭愛,順便幫她管一管。
  蕭愛在家裡,最怕這位三哥。
  某個晚上,八點多的時候,蕭硯辦事路過B大,想起來這事,就給蕭愛打電話,蕭愛說自己正和舍友在圖書館看書,她一向最不愛學習,蕭硯並不信她的話,就去蕭愛說的圖書館一看究竟。
  那晚蕭愛是什麼樣的表現,蕭硯現在回想,已經印象模糊,但她身邊那位看著窗外發獃的女生,他卻還記得清楚。
  他一直記得她的眼睛,冷漠而平靜,卻又像藏了很深很重的心事。
  之後去B大找蕭愛,陸續又見過蘇玉琢幾回,蕭愛別的舍友見著他,出於禮貌,都會拿微笑代替問候,只有蘇玉琢,從來一副目中無人的冷漠模樣,他不曾在她眼裡看到過其他的情緒。
  不知道是不是應了那句人以群分的話,蕭愛那些舍友中,他只記住了蘇玉琢一個。
  蕭硯素來心冷,對他來說,也僅僅是多記住了一個人。
  直到後來,他無意在醫院裡撞見她傷心流淚的一幕,他對這個女孩才多了些別的關注。
  那天。
  蘇粉雕出台時與客人發生了衝突,胳膊被客人用砸碎的酒瓶子傷到,情況挺嚴重,蘇玉琢得知情況,便將她送去京和醫院,想著又顧情長在,治療起來更放心。
  坐診的湊巧是程如玉,蕭硯過去找他的時候,他正在給蘇粉雕處理傷口,傷口皮開肉綻,血淋淋的,蘇粉雕整個過程一聲沒吭,倒是旁邊的蘇玉琢,哭得像是自己受了傷,她蹲在蘇粉雕身邊,不停地問說:「醫生你輕點,求你輕點……姐姐會疼的,你輕點……」
  蕭硯當時就站在清創室的門口,第一次從蕭愛這個同學眼裡看見其他情緒,那裡面都是對姐姐的心疼和愛。
  那一刻,他心臟有某個地方被觸動了,此後許久,那雙滿是淚水的眼睛都時不時出現在他面前。
  再後來,在夜場里遇到蘇粉雕被客人為難,他總不自覺想起另一個女孩為她心疼和流淚的樣子,想著如果那個女孩在場,肯定不忍蘇粉雕被這般對待。
  幾次為蘇粉雕解圍,不過是不希望那個女孩難過。
  卻沒想到……
  ……
  蕭硯把車停在一家酒店門口,車停穩的那一剎那,他的心緒全部收回,邊解開安全帶,邊看向蘇玉琢:「下車。」
  蘇玉琢跟在他後面進了酒店大門。
  「你也住這?」
  把身份證遞給前台登記,她轉頭看蕭硯。
  不等蕭硯回答,蘇玉琢餘光先瞥見從電梯那邊並肩走來過來的兩個人。
  宋羨魚和季臨淵。
  季臨淵懷裡抱著念念,兩人行色匆匆。
  蘇玉琢不知道為什麼,心下咯噔了一下,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躲在了蕭硯的身後。
  這次西林的新能源企業家峰會不止蕭硯來了,季臨淵和賀際帆、景博淵以及其他三個家族的企業負責人也都過來參加。
  七家企業去年合作建設了新能源產業園,這樣一年一度的行業重要會議,自然不能缺席。
  宋羨魚正好也有個廣告要到西林拍攝,就帶著念念一塊過來,計劃著兩人忙結束,在這邊玩兩天,誰知道到這的第二個晚上,念念忽然發起了燒,剛吃完的奶也吐了,當父母的自然心急如焚,匆匆就要帶念念去醫院。
  一樓撞見蕭硯,季臨淵與他簡單打了招呼,宋羨魚注意到蕭硯身後躲著個女人,露出一小部分的身形輪廓和衣服,有點眼熟,但她也沒心情去探究是誰,也是與蕭硯簡單招呼一聲,快步跟季臨淵離開。
  走出酒店旋轉門的那一瞬,她回頭又看了一眼。
  蕭硯和那女人已經朝電梯那邊走,蕭硯的身體擋住了宋羨魚大半的視野,卻也沒完全擋住,宋羨魚越發覺得眼熟。
  念念忽然哭起來。
  宋羨魚的所有注意力又轉移到孩子身上。
  ……
  電梯里。
  蘇玉琢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有種做了見不得人的事被身邊人撞破的緊張和難堪。
  「你在害怕?」蕭硯忽然開腔問她。
  蘇玉琢抿著唇不答。
  更多的事不知道說什麼。
  方才下意識的舉動,已經說明了,她將和蕭硯在一起,當做一件不光彩的事。
  在不經思考說出的話與做出的事最能反映一個人的真實內心,連日來所做的一切,在這一刻好似全部被打回原形,甚至不如最初。
  「明天我會讓人送你去機場。」蕭硯聲音清冷,聽不出是喜是怒。
  將蘇玉琢送到酒店門口,他停下腳步:「別勉強自己做不願做的事,省得將來追悔莫及。」
  蕭硯的話,像是告誡。
  蘇玉琢握著裝房卡的卡套,手心被卡套的邊緣劃得很疼。
  不知過去多久,蕭硯又說:「進去吧,好好休息。」
  蘇玉琢盯著他挺括的褲腿看了會兒,緩緩抬頭:「有些事,需要時間來證明,我不勉強你現在就信我。」
  說完,自己都覺得牽強,從包里掏出邀請函,想藉此掩飾尷尬:「這次來,是給你送邀請函,我現在是《中國商圈》實習記者,這你已經知道,總編希望我們能採訪到你,如果你願意,麻煩安排個時間,最好15號之前,25號我們要出刊。」
  蕭硯沒去接邀請函,瞅著蘇玉琢的拿邀請函的手,滾圓修長的指甲被莊重大氣的黑金色邀請函襯得越發柔軟。
  「我不接受採訪。」
  在蘇玉琢的殷殷注視下,蕭硯張嘴說了這麼一句。
  女孩並沒有多少意外或失落,像是對這個結果有所預料,但她還是把邀請函塞進他大衣的口袋,一面說:「再考慮考慮吧,就當是……因為我……」
  放完邀請函,蘇玉琢的手沒立刻離開蕭硯口袋的位置,甚至把手穿過他手臂和腰之間,人也往他身上靠了靠,額頭緩緩抵在他肩頭。
  「你跑了七家餐廳找我,是不是因為……你也放不下我?」
  「姐姐走後,我常常做惡夢,睡不好,你可不可以留下來……陪我?」
  最後兩個字,蘇玉琢說得艱難。
  心裡彷彿有另一個聲音在吶喊,勸她回頭,可她知道自己沒有回頭路。
  卻在這時。
  「老三,你這是……」蘇玉琢身後傳來一道驚訝的聲音。
  蘇玉琢身體輕輕一顫,她往後退了一步,沒有抬頭去看說話的是誰,低頭慌忙用房卡打開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緊張的緣故,房門怎麼也打不開。
  賀際帆意味深長地看看蕭硯,又看看被長發遮住臉的蘇玉琢,似笑非笑:「有你的,悶不吭聲就把妹子帶這來了,我不打擾你們了,繼續,繼續哈!」
  聽見對方輕佻的言語和漸行漸遠的腳步聲,蘇玉琢辨認出那是宋羨魚婚禮上見過的另一個伴郎。
  她忽然覺得自己不該走這一趟。
  正胡思亂想,一隻手從她手裡接走房卡,往感應處輕輕一放,門『磁——』一聲,然後那隻手擰開了門把。
  蕭硯把房卡插在取電卡槽里,漆黑的房間頓時燈火通明。
  蘇玉琢跟在他身後進了房間,蕭硯轉身,對上她灼灼的目光,房門在她身後緩緩合上,『咔擦』的門鎖聲,在寂靜的房間里異常響亮。
  「留下來陪我吧。」
  蘇玉琢再次說這句話,比第一次順暢了許多,「我一個人的時候,真的很害怕……」
  她雙手無處安放一般抱著胳膊,緊緊攥住外套的布料,顯得那樣單薄而無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就沒有那種不安的感覺……」
  蕭硯看著她,不語。
  許久,就在蘇玉琢以為他不會開口時,他說話了:「將來你會後悔。」
  都是成年人,蘇玉琢什麼意思,蕭硯豈會不知。
  他不會認為女孩叫他留下來,只是蓋著被子純聊天。
  「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會後悔?」蘇玉琢緊緊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語氣篤定:「我不後悔。」
  蕭硯忽地緩緩彎腰,蘇玉琢瞳孔里倒映著他越來越近的冷峻臉龐。
  下意識,她往後退了一步。
  後背頓時靠在了門板上。
  蕭硯在距離她方寸時停了下來,他的表情,始終沒有一點波動:「你會後悔。」
  「終有一天。」
  ……
  蕭硯終究是走了,蘇玉琢佇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半響,回神后虛脫一般順著牆壁緩緩下滑。
  會後悔嗎?
  以後,她不知道。
  但姐姐的仇不能報,她現在就後悔,每日每夜不能安心。
  ……
  蕭硯回到自己房裡,走去陽台,點上一根煙,裊裊暈開的薄霧模糊了他冷峻的眉眼,曾以為自己替蘇粉雕解圍,不過是順手而為的小事。
  沒想到……
  卻害她丟了命。
  蕭硯一貫心思縝密,有著敏銳的洞察力,羅剪秋和蘇粉雕那點伎倆,他並非一無所知,蘇粉雕突然被害,這背後因由,他豈會一點沒察覺。
  倘若將來蘇玉琢窺知真相,蕭硯可以預見她會有多恨他,更會為自己今日所言所行愧疚悔恨……
  長長吐出一口煙,蕭硯在護欄上磕了磕煙身。
  「老三?!」隔壁陽台傳來驚訝的一聲,「這麼快完事了?」
  賀際帆嘖嘖咂嘴,眼睛不正經地在蕭硯腰腹下方掃:「看你人高馬大,沒想到中看不中用,這才幾分鐘?看剛才那女的身材,換成我,至少折騰她兩小時,花樣不帶重複……」
  蕭硯懶得搭理他。
  賀際帆以為被自己說中了,越發來了興趣:「你一開完會人就沒影了,酒會都不去,原來是佳人有約啊?看你平時一副正經和尚樣,原來也吃葷?」
  「說說看,什麼時候勾上手的?不過那背影看起來有點眼熟……」
  ……
  另一邊,宋羨魚和季臨淵把念念送到急診,醫生給念念做了檢查,說是受涼引起的腸胃不適,孩子太小,醫生不建議給孩子注射治療,給她餵了點退燒的葯,讓在醫院觀察。
  病房裡,念念又吐了一回,沒多久便睡著了,體溫也漸漸降了下去,折騰了大半夜,宋羨魚已經昏昏欲睡,季臨淵讓她躺在念念旁邊:「跟著睡一會兒,有我看著,放心。」
  有季臨淵在,宋羨魚自然是放心的,她幾乎沾著枕頭就睡著了,迷迷糊糊被念念的哭聲驚醒,外面的天已經亮了。
  念念這會兒又生龍活虎起來,哭聲洪亮,一面嘬著手指頭一面哭,顯然是餓了,季臨淵正抱著她哄,並沒有因為孩子哭鬧就立刻叫醒妻子。
  「你怎麼不叫我?」
  宋羨魚心疼地給念念餵奶,不忘責怪一下當爸爸的不盡責。
  「看你睡得香,不忍吵你。」季臨淵給宋羨魚倒了杯熱水,順勢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溫柔低沉:「哪知你這麼快醒了。」
  宋羨魚聽得心裡暖和,笑著:「人家都是偏心疼孩子,你這爸爸跟別人怎麼不一樣?」
  季臨淵笑了笑。
  這是間單人病房,布置雪白簡單,這時候卻有著溫馨的味道。
  「你一夜沒睡吧?過來躺會兒吧。」
  宋羨魚抱著念念往旁邊挪了挪,給季臨淵騰出地兒來。
  季臨淵脫了皮鞋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