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快穿:拯救黑化男神下載
  3. 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4. 214 靈異妻(15)

214 靈異妻(15)

作者: |返回:快穿:拯救黑化男神TXT下載,快穿:拯救黑化男神epub下載

這一晚上接受了信息量太大,無論是席堯與自己微妙的關係,還是關於這一世的宿體其實還尚有呼吸,都讓寧寧一時慌了手腳。

但即使慌亂也只是一時而已,新的變化出現,儘管打亂了她的計劃,但不得不說,目前的情況對她而言才是最好的。

這也讓她確定了一件事。

即使有著各種這樣那樣的情報優勢,這個世界上依舊有許多未知的東西。

席堯的秘密暫且不談,在劇情中,這具身體是打從一開始就香消玉殞的,這一點毋庸置疑,而她來到這個位面的時間點,恰好是宿體出車禍之後。

如果只是普通人的寧溪,搶救不及時當場死亡是很有可能的,但換做她就未必了。

劇情里宿體有沒有變成鬼尚且不得而知,例數唐宓和江一航經歷的靈異事件,並沒有哪一件提及有寧溪出現。

所以,事實的真相很可能是,她來了,她靈魂出竅了,她的身體完好無損地留在醫院裡。

這就怪不得席堯會說她沒死了。

原本她都已經做好打算等陪席堯過完這一世就自殺來著……

「不過,植物人啊,這也不太好辦。」寧寧喃喃自語,「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哪個能救活植物人的腦科醫生吧,單憑醫學理論很難辦……也不知如果我到那裡,能不能成功『復活』?」

「所以,我這狀態應該算不上是鬼,準確來說,應該是生魂?」

席堯下意識瞥了眼她依舊飄離床鋪十公分原的裙擺。

半透明的身體,大半夜一不注意看到這一幕還真有點嚇人,饒是以席九爺強健的心臟,也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他看多了已經習慣這一幕,他是絕對無法在身邊睡了個不明物體的情況下,還能安心入睡的。

不過,無論她是人是鬼,他都已經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

只能她能好好地留在他身邊,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他都甘之如飴。

這一夜,一人一鬼各自佔據床頭一角,心思各異。

寧寧懷揣著滿腹心思望著月亮發獃了一晚上,絲毫沒有發現,背後的男人睡著她的床,枕著她的枕頭,蓋著她的被子,同時伸出一隻手探到她身後,若不看那布料每次都輕飄飄的穿過他的手心,乍一看如同他攬著女孩的細腰入睡……

席堯的生物鐘一貫很準時,天空微微露出一抹魚肚白,他就睜開了眼睛。昨晚和她的交談一瞬間流入腦海,他偏頭一看,發現她斜躺在床腳,縮在一條柔軟的小毯子里,蜷縮成一團,睡得正香。

餘光看到她的影子淺淺浮現,他知道這時候他能碰觸到她,但是手指動了動,還是忍耐下觸碰的慾望。

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這樣在心裡勸慰自己。

果然下一秒,她忽地一動,舒展著四肢,揉了繞眼睛爬了起來。她的眸子圓圓的,還帶著這個年紀的女孩特有的朝氣,只不過剛睡醒有些茫然,看起來霧蒙蒙的。

她轉過頭來,席堯一對上這雙眼,緩緩笑開。

「早啊。」

男人低沉的嗓音落入耳中很好聽。

清晨薄霧冥冥,眼前的男人劍眉星目,五官英俊,氣質漠然,眼神卻透出絲絲暖意。

揉了揉眼睛,她清醒了幾分,再看過去席堯撐起上半身靠坐在枕頭上,絲滑的薄被滑下去露出他肌肉緊實的胸口。深色的睡衣經過一夜休息顯得有些凌亂,他卻絲毫不在意,微微側過頭,掀開被子踩著拖鞋走到一旁,毫不避諱地當著她的面脫掉睡衣,開始換衣服。

「早……」

一個早字還沒說全,眼前線條流暢的裸背讓她瞬間清醒,下意識偏過頭不去看她,腦海中某人的好身材卻始終揮之不去,臉上一陣陣發熱。

之前以為他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她都把靈體凝實了,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和正常的女孩子沒有什麼兩樣,可這個人還是當著一個十七歲女孩的面換衣服,他是覺得他對她沒有吸引力,還是太相信她的自制力?

「早啊」寧寧氣血上涌,極力剋制住撲上去先啃一口的衝動,保持微笑聲音不變:「我說你啊,穿衣服之前能不能先打個招呼?」說著忍不住磨牙。

「打招呼?」席堯系扣子的大手微微一頓,眼底驟然多了些許戲謔的笑,轉過身來向她勾唇一笑,最上面的兩顆扣子還沒扣,隱隱能窺探到裡面誘人的胸線,「之前我見你看得津津有味,還以為你喜歡看……難道我會錯意了?」

寧寧嘴角抽了下,艱難地從他性感結實的胸膛上挪開眼,避開這怎麼回到都會證實她喜好男色的無解題。

劇情里的席堯不是這樣的,人前他冷漠無情,是高高在上說一不二的黑白兩道魁首。

後來喜歡唐宓的時候,也沒有這麼……這麼情色的一面,只說他成熟霸道,所有的溫柔都給心上唯一的女子。

寧寧默默撤去靈力,飄到空中看著席堯打電話叫來手下收拾房間。

這下是連她房間里所有的傢具一併搬走,看樣子是連她想回來的機會都不給了。

她不由反思自己,難道玉宸的分魂遇到她之後,不僅感情傾向發生變化,連性格都會變得不一樣嗎?

事實證明,席堯依然還是那個手段通天的席九爺,短短一天過去,他不僅拐回了心心念念的女鬼小姐,還將唐宓的請求都乾淨利落處理好了。

看著導演在李特助說了幾句話之後,就興高采烈地指揮著大傢伙搬家,連已經做好的場景布置都拆了,寧寧忍了一路,左右看看無人,終於問出聲:「你到底讓李特助跟導演說了什麼?怎麼一說他就同意離開了?」

說好的實景拍攝呢?說好的找不到第二家合適的學校背景呢?看導演的態度也不像是被威脅啊,倒像是拿了什麼好處。

唐宓顯然也很好奇,不過她不敢問席堯。

寧寧就沒這個顧忌了。

「這個啊?」席堯拖長了尾音,心情頗好地看著她亮晶晶的眼神,「也沒什麼,一個校舍而已,臨時請人騰出一棟空的,再花點手段做舊,一晚上的時間足夠了。錢,我有,人,我也有,要做到這一點對別人很難,對我來說卻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

……卧槽!拜倒在資本主義大佬的西裝褲下!

寧寧仰起頭崇拜地看著他,正要發表幾句誇讚他的話,卻見他伸出手放在她頭頂,虛虛攏了片刻,做出撫摸的動作,低沉溫柔的嗓音啞啞響起。

「不要去想那些不相干的事了,現在……跟我回家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