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無良郡主要出嫁下載
  3. 無良郡主要出嫁全文閱讀
  4. 349、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349、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作者:輕輕子衿


  有了雲凈初開口,平妃自然是不敢有意見,只是看著雲錦蝶打包衣裳,住進了梁胤侯府。
  住進梁胤侯府的雲錦蝶,徹底成了飛出籠子的鳥。
  第二天,收到消息的曾之懈,就找上門來了。
  年過二十三男子,身形越發挺拔,面容的輪廓也變得越來越硬朗。
  他上門還帶了禮物,交給了門衛之後,才求見了雲凈初。
  「表姐。」
  雲凈初應了,「來找小九的吧,她住隔壁的院子,去吧。」
  「多謝表姐了。」
  要不是雲凈初,他想見到雲錦蝶,估計真的要等到成婚那一天才行。
  雲凈初受了他的謝,目送著他離去。
  曾之懈從主院離開,就去了隔壁的院子,雲錦蝶已經聽說了他來,在等著了。
  兩人已經有一個多月未見,咋一見到,頗有一種久別重逢之感,當即就來了一個深擁。
  擁抱過後,兩人坐在院子里,說起了體己話。
  「娘在府里種了很多你喜歡的花,咱們成親用的東西,也都是娘一手準備的。」
  曾之懈還牽著她的手未放,一邊說著他們成親的事。
  聽見這話,雲錦蝶頗為感動。
  曾夫人對她,那是真的沒話說。
  都說曾之懈是曾侯府的寶,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她跟曾之懈一比,基本不差什麼。
  曾夫人跟她母妃比起來,同為母親,卻是兩種極端。
  一想到母妃,雲錦蝶臉上的笑意就不自覺淺了許多。
  「懈懈,對不起,聽說我母妃為難你了,那不是我的意思。」
  平妃不僅在宮裡時,對雲錦蝶事事插手,連曾候府那邊也沒放過。
  許是女兒要嫁去曾侯府,她也想彰顯一下自己岳母的身份,從曾侯府準備婚事開始,她就提了不少要求。
  比如,成親時,女兒鳳冠上鑲嵌的東珠,必須要是大小一樣的,不能大小不一,不好看。
  女兒梳妝用的胭脂水粉,包括花鈿,必須是要用青巧坊的,其他的不要。
  女兒嫁過去,拜堂成親,得先拜她。
  這樣的要求,數不勝數。
  也是曾之懈認定了雲錦蝶,曾侯府上下,也都很喜歡這個未來的女主人,不然就平妃這做派,再恩愛的夫妻,也得被她弄散了。
  「沒事,平妃娘娘也是為了你好,我和爹娘都能體諒。」
  這句話,可不是曾之懈說的場面話。
  而是曾侯府里,侯爺和夫人的確很體諒。
  曾侯爺是什麼人,那是一個臉皮子極厚,誰的面子也不會給的人。
  他位高權重,對後宮里的嬪妃,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
  平妃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們一家再清楚不過。
  正是因為清楚,所以才不會計較。
  她一個后妃,也就現在囂張一點,要求多一點,等女兒嫁到了他們曾侯府,平妃還能如何?
  再說了,他們一家認定的是雲錦蝶這個人,與她家中其他人無關。
  「伯父伯母實在是太好了。」
  雲錦蝶眼泛紅意,她的母妃,連她自己都受不了,曾家的人卻事事容忍,為了誰不言而喻。
  曾之懈捏她的臉,「什麼伯父伯母,那也是你爹娘,不對你好對誰好。」
  被他這麼一逗,雲錦蝶頓時破涕為笑。
  「是,是我爹娘,是我走運撿到了寶。」
  上天給了她一個不寵不愛她的娘親,卻還了一個寵她愛她的夫家,上天果然是公平的。
  這邊的兩人,甜甜蜜蜜的說著話,另一邊的主院里,下人也找上了雲凈初。
  「夫人,四公主的丫鬟求見。」
  四公主?雲錦晴?
  雲凈初有些狐疑。
  她與雲錦晴的交集,就在當年與白慕喻成婚的時候,雲錦晴前來祝賀過。
  後來雲錦晴成親的時候,她也去了,送了賀禮。
  除此之外,再無交集。
  五公主和六公主,也差不多都如此,都這麼多年不來往了,雲錦晴好端端的,怎麼找她了?
  「讓她進來。」
  沒一會兒,一個丫鬟就進來了。
  只是,這個丫鬟的模樣有些慘,臉頰腫的高高的,嘴角也撕裂了,一看就是被人打的。
  剛一進來,她就跪下了,聲淚俱下道。
  「郡主,我求你救救我家公主吧。」
  「你先起來說。」
  雲錦晴的丫鬟都求到她這了,想必不是什麼小事,到底是表姐妹,真的出了大事,雲凈初也不可能當成不知道。
  丫鬟沒起來,而是哭訴了起來。
  「我家公主,快不行了。」
  「公主跟駙馬爺成親剛開始那會,駙馬爺還對公主很是貼心,就最近兩年,駙馬爺在外面迷上了一個狐媚子,天天鬧著要抬回府中當姨娘,公主的性子郡主你也知道,自然是不同意的,就這樣,駙馬爺和公主變得十分不合,動不動就爭吵。」
  雲凈初聽的直皺眉。
  「你家公主身份尊貴,駙馬爺如何敢對你家公主出手?趙侍郎府的其他人就不阻攔?」
  開玩笑,堂堂一個公主,哪怕雲錦晴性子要強,喜歡攀比,對丈夫要求高,一個小小的侍郎府,還敢打公主?
  哪來的膽子?
  丫鬟哭的更厲害了。
  「他們就是敢,駙馬爺家中的長輩也是偏心的,每次都安撫公主,為駙馬爺說好話,可從來沒認真管過,甚至後來還勸公主,把那狐媚子抬回來算了。」
  「這次的事,就是駙馬爺一心要抬狐媚子回府,跟公主大吵了一架,才動手打了公主的。」
  這話聽下來,別說是雲凈初了,就連青梅都聽不下去了。
  四公主這人她也不喜歡,可不喜歡不代表,一個公主可以這樣被欺負。
  好歹也是皇室中人,太子、皇上、皇後會眼睜睜看著四公主被一個小侍郎府的公子打死?
  這個趙侍郎一家人沒腦子么?
  「走,你帶路,我倒要看看,這個趙侍郎一家,到底都是些什麼人!」
  雲凈初一拍桌,將白思逸交給了青梅,起身就朝外走。
  那丫鬟一陣激動,連忙在前帶路。
  幾人才出了院子,聽見聲響的雲錦蝶和曾之懈也跑過來了。
  瞧見幾人一副要出門的樣子,她好奇問道。
  「小表姐,這是怎麼了?」
  「沒功夫解釋了,你要是感興趣就一起來吧。」
  這已經不是一個人的事了,這關乎皇室中人的顏面。
  雲凈初看了兩人一眼,讓丫鬟繼續帶路。
  一陣緊趕慢趕,一行人趕到了所謂趙侍郎府。
  到了趙侍郎府,府門前大門禁閉,也不見守門的人,丫鬟一急,連忙上前敲門。
  「快開門,快開門,讓我進去!」
  大門內,毫無動靜,好似根本沒人聽到一般。
  丫鬟都快哭出來了,「他們必定是知道我去找救兵了,故意關門不讓我們進去看公主的。」
  雲凈初下了馬車,沉著臉上前,對於這種無賴的人,有時候武力比身份更好用。
  碰——
  一掌落下,大門四分五裂。
  大門內的人,終於被驚動了,一群護衛沖了出來,為首的人一臉兇狠。
  「你們是何人,竟然敢拆趙侍郎府的大門!」
  雲凈初冷哼,「從今天起,就沒有趙侍郎府了!」
  「信口雌黃!」
  那人不理雲凈初一行人,「這些人都是來鬧事的,都抓起來!」
  丫鬟急的臉紅脖子粗,「你們敢!這位可是昭陽郡主!梁胤侯府的侯夫人!」
  幾人都是一愣,那管家眼中恐慌之色一閃即逝,又梗著脖子喊。
  「什麼昭陽郡主,我聽都沒聽過,抓起來!」
  一群護衛,頓時蜂擁而上,丫鬟嚇懵了。
  趙侍郎府的人怎麼敢?
  曾之懈和雲錦蝶也沉了臉,在路上,他們已經知道了個大概,現在看來,這丫鬟一句謊話都沒說。
  這個趙侍郎府,哪裡像正常的樣子。
  毆打公主,估計對他們來說,也不算什麼了。
  曾之懈打了個手勢,暗中保護他的暗衛頓時現出了身形。
  看著眼前這群護衛,曾之懈眸色冰冷,嘴邊揚起一抹森然笑意。
  「別殺了,殺了多可惜,斷手斷腳就好,記得留條命。」
  「是,公子。」
  暗衛頓時朝著一群護衛撲去,另一邊,那些早一步出手的護衛,已經被雲凈初打趴下了。
  面前躺了一地的護衛,全是左腿斷裂,起不了身。
  而雲凈初,連頭髮絲都沒動一下。
  踏著躺在地上的眾人,雲凈初邁入了府內。
  「帶路,去找你家公主!」
  丫鬟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連連朝著某個方向跑去。
  雲凈初、雲錦蝶和曾之懈連忙跟上。
  趙侍郎府某個院子里,雲錦晴躺在床上,一身的血污,呼吸微弱,不知道是死是活。
  床沿邊,還有一個大夫正在救治著。
  知道床上躺著的是公主,大夫的手都是抖得。
  天殺的,趙家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了,把一個公主打成這樣。
  趙家不要命,也別連累他啊。
  這位大夫,不是趙家的人,只是附近一個醫館里的普通大夫。
  雲錦晴出事以後,趙家才知道怕了,連忙去找了大夫來救治。
  可都這樣了,不管救不救的好,事情都大發了。
  要不是趙家他惹不起,大夫早就跑了。
  房間外的院子里,趙家一家人這會都在這。
  一對年邁的夫婦,正在對著一個年輕男子怒罵。
  「你膽子怎麼這麼大,她可是公主,你也敢打?我們趙家還要不要了?」
  面對父母的指責,年輕男子心中有懼,卻又不甚耐煩。
  「我哪知道她那麼不經打啊,這不是沒死么?」
  趙侍郎氣的一口氣差點上不來,「她是公主,公主!她死了,我們全家就等著被砍頭吧!」
  年輕男子這才怕了,聲音不自覺弱了些,「我打都打了,那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先救好了,瞞著外面再說,以後你多哄哄她,多說些好話,別讓她把事情說出去。」
  年輕男子不滿,「那桃兒怎麼辦?」
  「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那個狐媚子,就是她都快害死我們一家了,你還惦記著人家!」
  趙夫人恨鐵不成鋼。
  以前有多喜歡那個桃兒,現在就有多恨那個桃兒。
  年輕男子癟癟嘴,又丟出一個重磅消息,「可是桃兒已經懷了我的兒子,你們的孫兒。」
  這下,趙家夫婦愣住了。
  趙家一家,對雲錦晴的態度這麼差,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最大的原因就是,無子嗣。
  雲錦晴嫁入趙家,已經三年有餘,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
  以前吧,看雲錦晴的身份上,還有她長得也不差,中年男子對她還是頗為喜歡的。
  因為走出去,誰都要喊他一聲駙馬爺,給足了他面子。
  可雲錦晴脾氣不好,老是要求他這他那的,還說什麼,別人的駙馬都是這樣的云云。
  日子一長,中年男子就不耐煩了,要不是看在她是公主的份上,他才不娶她呢。
  就這樣,他流連花叢,有了桃兒,而桃兒呢,善解人意,又會討好人,將年輕男子的心徹底勾了過去。
  一連兩年,年輕男子都在與桃兒廝混。
  開始趙家夫婦也對兒子的行為頗為微詞,可隨著時間過去,雲錦晴的肚子一直沒有消息,兩人也就不說什麼了。
  總不能,讓兒子為了這個公主,就沒了后吧?
  那個桃兒要是真能給趙家生個孫子,把她抬進府也不算什麼。
  如今,桃兒真的有孕了,趙家夫婦卻笑不出來了。
  要是換成之前沒出這檔子事,他們肯定喜笑顏開燒高香,可現在雲錦晴還不知道活不活的了,趙家都快沒了,還說什麼孫子不孫子的。
  趙侍郎一臉複雜,「先看看情況吧,要是公主沒事,你多哄哄她,把她哄好了,我和你娘再想辦法,幫你把桃兒娶進門。」
  「記住了,在公主沒哄好之前,你想都不要想。」
  被趙侍郎一頓數落,中年男子心裡悶著呢,好在還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沒有再胡來。
  「知道了,爹。」
  說完,他又想起了什麼。
  「對了,公主的那個丫鬟跑出去了,好像是去找人求救去了,不會有什麼事吧?」
  「沒事,她一個丫鬟,能找到什麼人?有身份的人也不一定會見她。
  等她回來,殺了滅口就是,這個消息必定不能走漏出去。」
  能在侍郎的位置上坐這麼多年,趙侍郎也是個狠心的,一條人命對整個趙家來說,根本不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