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無良郡主要出嫁下載
  3. 無良郡主要出嫁
  4. 番外、媚珠金霄(5)

番外、媚珠金霄(5)

作者: |返回:無良郡主要出嫁TXT下載,無良郡主要出嫁epub下載

當天下午,金霄剛走,雲凈初就派人送了一份禮物進宮。

這份禮物,是從給靜妃的。

靜妃作為陳家女,又在宮中身居高位,還是未來的太妃,自然頗受人重視。

不過這個頗受人重視,自然不包括雲凈初。

平常人情往來,雲凈初不會忘記她,這是肯定的。

不過無事就往她那送東西,還是極少的。

靜妃一看到這份禮物就知道,雲凈初怕是有事要跟她談,而且很可能還是有事相求。

果然,第二日就聽聞了雲凈初去陳府拜訪的消息。

陳府,雲凈初也不是第一次來了。

陳家如今的當家人,是大房一脈,也就是陳媚珠的父母。

陳媚珠還有一個哥哥,如今正在朝中當差,職位雖然不高,卻十分有潛力,就等著資歷夠了,一路高升。

乍一聽聞雲凈初拜訪,為了表示對她的尊重,陳家夫婦急忙忙給兒子遞了信,讓兒子趕了回來一同接待。

陳家上下,一片鄭重的將雲凈初迎進了府,待眾人落座,陳家大房的當家老爺問道。

「郡主今日登門,不知有何吩咐?」

「吩咐談不上,只是有人托我辦一件事,我便來陳府走上一趟。」

雲凈初態度放的十分溫和,這還是讓陳府上下比較放心的。

聽聞昭陽郡主一向脾氣不好,而且她脾氣不好時,還經常各種落人面子,看現在這個情況,這位郡主應該沒什麼不高興的吧?

「郡主請說。」

雲凈初開門見山。

「我這次來,是為二小姐說親的。」

「哦?說親?」

陳家夫婦都起了興趣,女兒年紀也大了,該到了說親的年紀,並且,女兒還是京都盛名在外的貴女,有意提親的人無數。

只是,他們一直都決定不了這件事。

第一便是,女兒似乎對京都的公子,都沒有表現出有意的意願來。

第二,上門說親的公子,他們自己也不是很樂意。

如今的陳府,也不缺什麼名聲和勢力,聯姻什麼,完全沒必要。

不聯姻不看重家世的話,那提親人本人的才華和性格,就極為受夫婦兩人看重了。

而之前那些上門提親的人,就是在這方面無法讓夫妻兩人滿意。

「不知是誰家的公子?」

雲凈初笑笑,「不是誰家的公子,是我的師弟。」

「郡主的師弟?」

夫婦兩人對視一眼,眼神中頗有些遲疑。

這位郡主的傳言,他們也都聽的多了去了。

只是,郡主打從年少,就被送去江湖學藝,如果他們沒記錯的話,那郡主的師弟,應該都是江湖中人吧?

「是,我的師弟。」

竟然是來說親的,雲凈初也不瞞著,將金霄的大致情況都說了一遍。

「想必陳大人和陳夫人都清楚,我的師弟都是江湖中人,這位師弟也不例外。

他是我師傅收的最後一個弟子,相當於是我的小師弟。

能被師傅收入門,小師弟在武藝上的天賦十分不錯,並且,家世也十分不差,就是不在京都。」

前面說的再好也沒用,一句不在京都,就讓陳家夫婦很為難了。

他們就一子一女,兒子雖然不算文武雙全,卻也是個孝順乖巧的好孩子,如今在朝中當值,正一步步的往上爬。

讓他們最為驕傲的,便是這個女兒。

女兒從小就優秀,不管是詩詞歌賦,還是琴棋書畫,就沒有她不擅長的。

而且在人際往來方面,也受京都一眾貴女公子稱讚。

可以說,女兒毫無缺點。

這樣一個優異的大家閨秀,嫁去江湖?

這畫風怎麼都不對吧?

以女兒的性子,她能受得了江湖的打打殺殺?

能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是個只知道武力的野蠻人?

陳家夫婦兩個一想,就覺得不合適,連連搖頭。

「郡主,這……不合適吧?」

顧忌著雲凈初的身份,兩人的說辭還算很委婉了。

雲凈初聽出了她們話中的意思,顯然是因為金霄的江湖身份,不是很樂意。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雲凈初沒生氣,而是繼續道。

「陳大人和陳夫人莫要先急著拒絕,我先為你們說說具體情況。」

「我師弟呢,武功不俗,卻不是一個完全的武夫,他的文采也極為不弱,這一點,兩人可以放心。」

「另外就是,我師弟性子極為不錯,他可以保證,娶了陳小姐,必定不會另行納妾,江湖人終於粗魯了些,對待承諾卻是極為重視的。」

會武還會文?

也就是說,不是什麼都不懂的野蠻人?

陳家夫婦心裡稍稍滿意了些。

更滿意的還是雲凈初那句,江湖中人重諾,她那位師弟可以保證,不再另行納妾。

不納妾啊,這個可是很重要的。

陳夫人有些心動了。

以往那些年,京都里納妾成風,誰家不是三妻四妾?

就最近這些年,因著昭陽郡主的帶頭,京都里颳起了一陣不納妾的風氣。

雖如此,能做到的還是少之又少。

至少她就聽說過,有在成親之前,各種許諾的夫家,在成親之後,就我行我素,違背了當初的承諾。

當然,這話如果是昭陽郡主說出來的,她們肯定信任不會有人違背。

眼瞧著兩人有些意動了,雲凈初勾了勾唇,繼續道。

「第三,我師弟已經在京都買了宅子,依他的意思,他是希望以後在京都常住,當然,江湖他是必須要回的,可平常,他還是更喜歡京都。」

這點就是在告訴陳家夫婦,你們不用擔心女兒嫁的遠了。

眼看著說服的差不多了,雲凈初丟出了最後的重磅炸彈。

「最後一點,我為師弟來提親,這是師弟的意思,也是陳小姐的意思,我師弟與陳小姐,是情投意合,兩情相悅的。」

這話一出,陳氏夫婦面面相覷。

情投意合?兩情相悅?

他們怎麼不知道?

「如若不信,兩位可叫陳小姐上來一問。」

雲凈初篤定的態度,讓兩人不知道作何反應,想了想,還是陳父吩咐了下人去叫陳媚珠過來。

這會的陳媚珠,還跟金霄在一起呢。

下人來尋人,陳媚珠很快就應下了。

「好,我馬上就來。」

金霄拉住她的手,「我也一起去。」

師姐說,要他拿出滿滿的誠意說服陳家夫婦,他已經有了準備。

兩人來到正廳時,一瞧見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陳家夫婦就明白了。

還能不明白么?

這小子分明是把女兒都拐到了手之後,才叫昭陽郡主幫忙來說親的,他還怎麼拒絕?

陳父眯著眼瞪金霄,「你就是金公子吧,不知道你之前說的話,可當真?」

他指的是,雲凈初答應的那些條件。

金霄看了雲凈初一眼,雲凈初微微點頭,金霄跟著點頭。

「自然,我答應的事,會全部做到。」

「那好。」

陳父又看向女兒,「珠兒,你確定要嫁給他?」

陳媚珠咬了咬唇,偏頭看了金霄一眼,鄭重點頭。

「是,我要嫁給他。」

竟然認定了,還有什麼好矜持的?

認不認,她都認了。

陳家夫婦對視一眼,皆沒了意見。

「你們既然是兩情相悅,身為父母,我們也沒有棒打鴛鴦的道理,只希望你們兩個都記住今日的話,以後莫要忘記。」

「謝謝爹娘。」

陳媚珠道謝,金霄也大喜過望,「多謝叔叔叔母。」

陳家夫婦看金霄,多少還有些不順眼。

這小子太過奸詐,竟然先拐走了女兒,又找來了昭陽郡主說親,害得他們想拒絕,都不知道如何拒絕。

當然心中不滿,但對女兒的寵溺還是佔了上風,只要女兒喜歡,他們那一點不滿,也就全被壓到心底去了。

見到這個皆大歡喜的場面,雲凈初直接摸著下巴來了句。

「陳大人,陳夫人,我師弟和陳小姐的年紀也不小了,這婚期,不如定近些,如何?」

婚期還要定近些?

陳家夫婦尋思了一會,瞧著一旁女兒與未來女婿交握的手,沒意見了。

說起來,也差不多。

女兒也及笄了,成親早點也好早點抱外孫。

「那依郡主看,這婚期定在何時合適?」

雲凈初摸著下巴細想了想。

「就三個月後吧,正好九月,是個好時候。」

九月?這會不會太快了些?

從定親到成親,就三個月?

兩人還遲疑著,雲凈初已經拍板決定了。

「是個好日子,就選在九月十五吧。」

身份壓制,況且也不是別的事,夫婦兩人拒絕的話說不出來了,只能隨了雲凈初。

*

三個月的時間,緊趕慢趕,開始備起了婚宴。

金霄新買的宅子,很快就有下人打掃了乾淨,準備起了新婚需要的東西。

而金霄的親朋好友,也從江湖各地趕往了京都。

京都里,風閣一眾師兄弟再次齊聚。

司韶和蘇煙嵐的兒女,已經都有三歲了,鳳瑾還是孤身一人,不過身邊卻纏了個姑娘。

莫玄歌這個以前的小師弟,最近也走起了桃花運。

一眾師兄弟們,都在往好方面發展。

風漣看著自己一眾弟子,笑的合不攏嘴。

都有喜事好啊,都生了徒孫給他抱,小孩子越多越熱鬧,人老了,什麼都不喜歡,就喜歡熱鬧了。

就像現在。

白思楚窩在風漣懷裡,正扯著他的鬍子。

「師祖師祖,我要飛高高,快帶我飛高高。」

風漣一臉苦色,眼中卻瀰漫著笑意。

「我的小祖宗喲,快放開師祖的鬍子……」

「不放不放,我要飛高高!」

她才剛剛學武,學的還都是基本功,父親嚴厲,母親在學武方面並不怎麼管她。

以至於她現在一看見父親就發憷。

相比於父親,她還是更喜歡師祖。

師祖對她可好了,又會給她買好吃的,還會耐心教她各種暗器的使用方法,還能帶她飛高高。

風漣被她鬧得沒法,只好抱著人往外面飛去,繞著整個梁胤侯府,轉了好幾圈。

除了帶著她飛,風漣還放開她,控制著她自己飛,小姑娘玩的可高興了,還帶上了白思逸一起。

司韶的一雙兒女見此,要鬧著要飛高高,一群孩子圍著風漣,風漣暢快的笑聲就沒停過。

三個月的時間,轉眼飛逝,金霄和陳媚珠的婚期,很快到來。

這一日,京都里極為熱鬧。

在朝中已經穩固的太子云錦景,親自來了金府,為自己出嫁的表妹撐場面。

不僅如此,就連宮裡那位靜妃娘娘,都得了皇上的恩旨,特意出宮來了進府參加婚宴。

除了這些大人物,還有昭陽郡主、九公主、楊侯府、曾侯府、孫閣老府、魏閣老府等等……

可謂是權貴雲集。

來參加婚宴的,不是三品官階以上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有人暗嘆,除去幾年前昭陽郡主大婚之外,這或許是京都至此以來,最隆重的一場喜事。

婚宴開始,一襲大紅嫁衣的陳媚珠,被喜娘和丫鬟扶著款款而來。

金霄等不及的將人接過,牽進了大堂。相比於父親,她還是更喜歡師祖。

師祖對她可好了,又會給她買好吃的,還會耐心教她各種暗器的使用方法,還能帶她飛高高。

風漣被她鬧得沒法,只好抱著人往外面飛去,繞著整個梁胤侯府,轉了好幾圈。

除了帶著她飛,風漣還放開她,控制著她自己飛,小姑娘玩的可高興了,還帶上了白思逸一起。

司韶的一雙兒女見此,要鬧著要飛高高,一群孩子圍著風漣,風漣暢快的笑聲就沒停過。

三個月的時間,轉眼飛逝,金霄和陳媚珠的婚期,很快到來。

這一日,京都里極為熱鬧。

在朝中已經穩固的太子云錦景,親自來了金府,為自己出嫁的表妹撐場面。

不僅如此,就連宮裡那位靜妃娘娘,都得了皇上的恩旨,特意出宮來了進府參加婚宴。

除了這些大人物,還有昭陽郡主、九公主、楊侯府、曾侯府、孫閣老府、魏閣老府等等……

可謂是權貴雲集。

來參加婚宴的,不是三品官階以上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有人暗嘆,除去幾年前昭陽郡主大婚之外,這或許是京都至此以來,最隆重的一場喜事。

婚宴開始,一襲大紅嫁衣的陳媚珠,被喜娘和丫鬟扶著款款而來。

金霄等不及的將人接過,牽進了大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