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門梟寵纏綿不休下載
  3. 軍門梟寵纏綿不休
  4. 316我再給你生個女兒

316我再給你生個女兒

作者: |返回:軍門梟寵纏綿不休TXT下載,軍門梟寵纏綿不休epub下載

電話那端的張相思,在聽到郁平生聲音的那一瞬,終於卸下了所有的防備。

郁平生來了,她知道,自己不用再擔心了!

「相思。」

郁平生站在林超的旁邊,對著手機,柔情萬千的喊著張相思的名字。

「平生,我在,我和孩子都很好,別擔心!」

哪怕此時身上正被針線穿過皮肉,其實她已經痛到無力呼吸了,可是面對郁平生時,她卻依舊拚命在硬撐著。

因為她痛,他會比她更痛。

「嗯。」

郁平生知道,她此時正在承受著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公司這邊交給我,你放心!」

他又道。

「好!」

「我掛電話了,你先休息一會。」

郁平生臉上的神色有點恐怖,但對張相思說話的聲音,卻溫柔地膩死人。

「好!」

然後,郁平生就掛斷了電話。

他將手機遞給了林超,然後抬起頭,目光如寒潭一般,掃過張睿淵幾人,聲音宛如九尺之冰,足以冰凍千里。

「從現在開始,我將代替張相思,擔任相思集團董事長的職位。直到相思調養好身體,她願意回來為止。你們可有意見?」

董事們紛紛搖了搖頭,毫不遲疑,也不敢猶豫。

郁平生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很懾人,讓他們不敢直視。沒有緣由,莫名的不敢拒絕。

「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相思集團的代理董事長。」

郁平生一捶定音。

「我不同意!」

張睿淵猛得開口,大聲的說道

郁平生目光如箭直射張睿淵,冷冷的笑道:「你不配!」

「郁平生,你別忘了,我也是相思集團的股東。」

張睿淵在郁平生面前,可不敢像在張相思面前那般的囂張。

「在來的路上,我已經報警了。張語婷,葉嵐,柳瑩,張睿淵涉嫌蓄意謀害張相思,差點一屍兩命……」

「你這是誣陷!」

張睿淵很激動。

「張語婷眾目睽睽之下,故意去撞相思,這可是很多人都親眼看到的。葉嵐也是,故意推的老太太,讓老太太去撞相思……你們剛才一起唱的那一齣戲,觀眾可不少。現在卻想狡辯,是不是遲了點?」

郁平生的目光掠過張語婷,即便只是一眼,卻讓張語婷直發抖。

「郁平生,你含血噴人!我根本連碰都沒碰張相思,再說了,張語婷和葉嵐的行為,和我有什麼關係?」

張睿淵臉色鐵青,氣的不得了。

「呵!是嗎?那你還是去和警察解釋吧!」

說話間,就有兩名警察來到了會議室。

「首長!」

兩名警察看到郁平生先恭敬的敬了一個軍禮。

郁平生並沒有向往常一樣回一個軍禮,而是站著沒動,答道:「這裡沒有首長,只有受害者。」他微微一頓,然後伸手指向坐在一起的張睿淵和張語婷,又道:「我懷疑這兩位涉嫌謀害我的妻子張相思,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請首長放心!我們會立即調查清楚的。」

兩名警察站得筆直,答道。

然後,他們就走向張睿淵和張語婷,說道:「兩位,請隨我們走一趟。」

「我不服!你們這是以權謀私。」

張睿淵一拍桌子,猛得站了起來。

「同志,你別激動,我們只是請你隨我們回警局協助調查而已。」

「明明就是他在誣陷我。」張睿淵指著郁平生,大聲的道:「他這是以權壓人,以權謀私,你們互相勾結,官官相護,我要去舉報你們。」

「可以!」警察卻很淡定,「但在這之前,還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另外,有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脅,走正規程序報的警,我們受理案件,然後對嫌疑人進行取證調查。目前還處於調查階段,我們警方並沒有認定你就是兇手。現在,我們只是請你回去協助調查。但你如果執意不配合,那我們只能用非常手段帶你回警局!」

張睿淵沉吟了半響,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答道:「我願意配合!」

「我不去!」

見張睿淵同意了,張語婷頓時色變。

「警察同志,就是這個女人撞得我的妻子,在座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證。」

郁平生冷聲道。

「我可以做證,就是她故意撞的,我當時就在現場,我親眼看到了。」

林超站出來,指證張語婷。

「我沒有,他在撒謊!」

張語婷臉上全是害怕,情緒很是激動。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怕,她竟然轉身就要跑。

另位一名警察迅速的抓住了她,然後拿出手銬將她拷了起來。

「走!」

就這樣,張睿淵和張語婷就被警察給帶走了。

郁平生收回目光,轉而看向會議室的董事們,說道:「我很感激你們,今天在最後關頭還是選擇了支持相思。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會和大家一起共事,以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說話間,他就對著董事們鞠了一躬。又道:「至於張睿淵和張語婷,我暫且把他們當成公司的股東吧!你們剛才也看到了,他們被警察帶走了。所以,對於我將成為相思集團代理董事長一事,就當他們棄權吧!」

眾人一愣,還能這樣?這也太無恥了吧!

郁平生卻根本不管他們,臉上毫無異樣,又繼續說道:「相思還在手術台上,她和孩子都在等著我,我現在要馬上趕去醫生。所以,今天的董事會就暫時先到這裡。我在這裡以後的工作,還得請大家多多支持。另外,有一句醜話我先說在前頭。相思接任董事長的時間並不長,但這已經是在座的各位第二次逼她了。

誠然,她在這方面確實經驗不足,但是我奉勸你們一句,別欺人太甚。你們也別當相思好欺負,她把你們當前輩,敬重你們,你們別倚老賣老。別以為手上有點股權就了不起?你們有的,相思都有。你們沒有的,她也有。我想你們大約聽說過,我這個人是部隊出身,一貫奉行鐵血的手腕,可沒相思那麼好說話。所以,我奉勸各位好自為之。」

這一番話,恩威並施,直把董事們唬得一愣一愣的。

「林特助,你來收尾,我先走了。」

聲落,郁平生轉身往外走。

「是,董事長!」

……

醫院。

手術室的燈終於暗了,張相思從裡面被推了出來。

明槿舒和隋然最先迎了上去。

「相思!」

兩人異口同聲的叫道。

張相思臉色慘白,整個人彷彿剛從水裡撈出來一般。她對著圍著推車的眾人點了點頭,輕輕一扯嘴角,對著他們笑了笑。

「相思,你受苦了!」

明槿舒握住張相思的手,又開始掉眼淚。

「沒關係。」張相思拍了拍明槿舒的手,目光四處瞟。「孩子呢?我想看看孩子。」

替張相思主刀的那名醫生,將孩子送到張相思面前,說道:「孩子還不足月,現在必須要送到保溫箱里去。」

張相思深深的看了襁褓里那個弱小的糰子一眼,很想親親他,可是卻根本動不了。

「好!」

聲落,張相思又伸手拉住了那名醫生,問道:「孩子不會有事吧?」

「不會,你放心吧!」

「謝謝你!」

直到這一刻,張相思才落了淚。

那是幸福的眼淚,無論如何,她終究還是保住了這個孩子,還有相思集團。

「病人現在很虛弱,需要休息,先回病房。」

另外一名醫生說道。

「郁平生呢?」

張相思卻伸手拉住的手,問道。

「剛才他來過電話了,他已經在趕來醫院路上。」

「哦!」張相思微微一頓,又道:「槿舒,我好累,想睡覺。」

「你睡吧!我們都在這裡,你放心!」

明槿舒握著張相思的手緊了緊。

等她再低下頭,張相思已經閉上了眼。

毫不誇張的說,這中間不會超過五秒鐘。

她真的太累了!

……

一眾人將張相思送進了重症病房,醫生的意思是,張相思的話還需要觀察二十四小時。二十四小時之後,如果沒有異常,張相思就可以轉入普通病房了。

郁平生再回到醫院時,張相思已經進了重症病房。因為張相思睡著了,所以他就沒有進去了,怕打擾到她。

醫生說,她需要休息。

糟了那麼大的罪,怕是累極了吧?

明槿舒告訴郁平生,孩子因為不足月,所以被送到了保溫箱里。

郁平生去了保溫室,隔著玻璃看了孩子一眼。

很小的一隻,是個男孩。

他和相思的孩子,是相思千辛萬苦,九死一生生下來的。

光是想著,心裡就柔軟的一踏糊塗。

他站在外面,靜靜的看著這個小傢伙,心裡滿的彷彿要溢出來了一般。

過了一會兒,小傢伙突然就哭了起來。

雖然他才出生幾個小時,也似乎很虛弱,可是他的聲音卻很洪亮。

沒等郁平生去叫,就有護士進去了。

不一會兒,護士又出來了。

「他怎麼了?」

郁平生連忙問道。

「需要喂他喝一些水,奶瓶有準備好嗎?」

聞言,郁平生有點懵。

張相思是在那樣危急的情況入院的,怕是什麼都沒有帶吧?

「我馬上去買。」郁平生拔腿就跑,只是跑了兩步,又折了回來。「怕是不成,現在這麼晚了,母嬰店都關門了。再說新買的也沒有消毒不能馬上用。我這一來二回的,寶寶肯定等不了這麼久?怎麼辦?」

護士看郁平生這著急的模樣,就知道他是第一回當爸爸,笑了起來。

「你先別急,我這裡有消過毒的奶瓶,我先喂寶寶喝點水。晚一些,他怕是會餓,你去看看媽媽有沒有奶水,不然就準備一些奶粉。」

「好,我馬上去!」

郁平生轉身就往重症病房那邊跑。

一眾好友都守在重症病房外沒有離開,在張相思沒有完全脫離危險之前,他們自然是不放心的。

郁平生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對明槿舒說道:「槿舒,我要回家一趟,我得去把一些待產的東西拿過來。相思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母乳,我得先準備好奶粉……」

「雲中已經從家裡幫你拿過來了。」

傅雲中畢竟是這群里人第一個當爸爸的,自然也有經驗一些。

「哦!那真是太好了,謝謝雲中。」

「不用客氣。」

「見到孩子了嗎?」

「見到了。」

郁平生從傅雲中手裡接過收納箱,說道:「槿舒,我得先給寶寶送奶粉過去了。」

「好的!」

然後,郁平生抱著收納箱就跑。

「送個奶粉,幹嘛把那個大一個收納箱都抱過去呀?」

郁平生跑遠了,明槿舒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

傅雲中笑了起來,「平生第一次當爸爸,沒有經驗,有些手忙腳亂嘛!」

明槿舒卻是鬆了一口氣,「幸好,幸好相思和孩子都平安。」

……

直到第二天上午,張相思才醒來。

因為還沒有滿二十四個小時,所以她還不能轉入普通病房。重症病房是嚴格控制訪客的,所以只有郁平生一個人換上防菌服進去看張相思。

「老公。」

張相思看到郁平生進來,微微一笑,溫柔的叫道。

郁平生在病床前坐了下來,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相思,你受苦了。」

張相思卻只是搖了搖頭,問道:「你看到寶寶了嗎?」

「看到了,寶寶現在很好,你別擔心。」

郁平生答道。

「嗯。」張相思伸手握住郁平生的手,半晌之後,又問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呀?從手術室出來,寶寶就被送進保溫箱了,都沒來得及問。」

「男孩,謝謝你,相思。」

「那我們努力,下次我再給你生一個女兒。」

張相思知道郁平生想要一個女兒,可這一胎是個男孩,那就拼二胎好了。

聞言,郁平生愣了一下,頓時就紅了眼眶。

她因為生孩子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剛回來,吃盡了苦頭,痛不欲生。即便是他,現在都是心有餘悸,更何況是受過那樣酷刑的她?

可就在剛才,她卻還有勇氣對他說,下次再給你生一個女兒。

一個女人,得有多愛那個男人,才會在剛生下一個孩子,尤其是九死一生才生下這個孩子之後,還能鼓起勇氣再為他生一個。

「不生了,再也不生了。」

這一次,他就已經差點嚇破了膽,這樣的經歷,他真的不敢再想還有第二次。

「別怕,這次是意外。對不起,沒有保護好我自己和我們的寶寶。」

張相思懂郁平生,知道他的害怕。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和寶寶,也是我沒有照顧好你們。」

郁平生低下頭,根本不敢直視張相思的眼睛。

張相思的手指卻撫上了他的嘴角,擔心的道:「怎麼受傷了?怎麼回事?」

郁平生這才抬起頭,搖了搖頭。

「沒事。」

「是不是隋然打你了?」

張相思和隋然一起長大,自然了解他的脾氣。

「沒事,我也確實是該揍,他打得不重。」

「你幹嘛不躲開呀?」

張相思有些不高興的道。

郁平生沒有說話。

那種時刻,哪裡還能顧及到這些?

「我讓你擔心了,嚇倒你了,是吧?」

張相思伸手輕輕撫了撫郁平生的臉。

郁平生握住張相思的手,親了親。

即便郁平生沒有說話,但張相思卻能感覺到他的害怕。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別擔心。」

郁平生卻突然俯身虛抱住了張相思,依舊不說話,只是抱著她。

「郁平生,我在這裡,我不會離開你的。」

郁平生的臉頰貼著張相思的脖子,許久都沒有說話。等到郁平生抬起頭時,張相思那一片肌膚已經濕潤了。

郁平生哭了,不是那種滔滔大哭,而那著壓抑,無聲的哭泣。

「相思,你一定要好好的。從現在開始,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