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154章:情書

第154章:情書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154章:情書

張翠華跟小姑子回老家,蔣小玲說漏嘴,說過段時間還來。陸悠心裡

儘管天天都能看到大海,但對於在內陸城市長大的喬老娘來說,碧海藍天的魅力還是挺大的。

她指著船艙外頭,跟陸悠訴說著大海的一百零八種美。偶爾看到大型海洋生物游過,又激動得不能自己,一點不像個六十歲的老年人。

不過,看到海洋生物,陸悠眼裡的神色有點複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自從昨天跟紅海豚分別以後,她心裡隱隱有了點說不出來的危機感。

隔著布包摸了摸剔牙珠,感受到裡面傳來的水系能量,陸悠將目光同樣放在了浩瀚無際的大海。

既然有剔牙珠的存在,就肯定還有其他蘊含水系能量的載體存在,她不能把思路全都放在紅海豚身上。

萬一哪一天,紅海豚和她之間出了點什麼意外,她很容易陷入被動的境地,就像昨天……

喬老娘不知她心中所想,正跟坐在前面的張翠華說話。

張翠華和蔣小玲對喬老娘的態度都很好,畢竟喬老娘的身份不一樣,她可是宋解放的媽。

「大娘,您也出島啊?這是去市裡買東西吶?」張翠華回過頭,主動跟喬老娘搭話,「您兒媳婦不陪著一塊兒去?」

不等喬老娘說話,蔣小玲就先笑了,「嫂子你真是糊塗了,蘇喬姐還要照顧宋大哥呢,咋可能出島?」

誰不知道,宋解放的身體已經痊癒了,今天就去了艦隊。至於他的職位是什麼,這個倒是沒有傳出來,據說還在保密階段。

艦隊內部正在進行調整改制,具體怎麼改,怎麼分,這事肯定不能跟家屬說。

蔣小玲不知道,張翠華就更不能知道了。

喬老娘不直接回答,她就問兩姑嫂:「我看你倆拿著行李,這是要上哪去啊?」

「唉,還能去哪,回去唄!」張翠華嘆了口氣,她看了蔣小玲一眼,跟喬老娘訴苦,「還不是我那婆婆,她又病了!這不,叫我趕緊回去伺候她!婆婆生病,作為兒媳婦確實應該照顧她,可這不是不在她跟前嗎?」

「是啊,離得這麼遠也照看不到,多給匯點錢才是正經。」喬老娘打心底覺得張翠華太傻,這當著小姑子的面就說這些話,也怪不得她不討喜。

喬老娘覺得張翠華傻,可人家卻拿她當知心大娘啊!

聽到這句話,張翠華更是覺得自己沒錯,她神情激動地說:「大娘,您這話可真是說到我心坎上了!我這人,也就是不會說話,不會哄人,這點我知道。可我嘴巴不甜,該我承擔的責任,我真是一點都不敢推辭。我那個婆婆,真是三天兩頭都是病痛,我男人的津貼,大部分都給家裡寄回去了。」

「這回也是,你說這生了病就去醫院啊,叫我回去,我也沒法治病不是?」張翠華又看了悶不吭聲、同樣不樂意回去的蔣小玲一眼,面帶苦澀地說道,「我就說讓小玲先回去,看看咱媽,我還得照顧我男人呢!可家裡非得讓我回去,還說讓小玲留在這裡照顧她哥,您說這事……」

「這……」這就有點尷尬了,讓她說?喬老娘咋說?「興許家裡真的有事呢,你家孩子不是也沒帶過來,就在老家嗎?正好回去看看,別的不說,孩子肯定想媽。」

見喬老娘不接這個話茬,張翠華又把目光放在陸悠身上。

因著之前鬧過不愉快,陸悠跟張翠華以及蔣小玲的關係很緊張。這會兒見張翠華好似要跟自己談心訴苦,陸悠趕緊把臉轉過去,她可不想跟蔣志文家裡有任何牽扯!

「陸悠同志,你說說,要是你遇到這種情況,能回去嗎?」張翠華並不打算放過陸悠,誰讓她現在憋屈呢!

蔣志文最近正在跟她鬧離婚,她不同意,他就不跟她說話,也不搭理她。在那個家裡,她就跟個局外人一樣,看著兄妹倆有說有笑,她的心能好受嗎?

現在婆婆又以生病為由叫她回去伺候,她怎麼甘心呢?

家裡婆婆打的什麼主意,跟她做了這麼多年婆媳的張翠華一清二楚。那個面甜心苦的婆婆,心裡眼裡只有兒子!只要張翠華跟蔣志文鬧了矛盾,婆婆就會以生病為由將她叫回去,狠狠磋磨她!

她不想走,也不敢走,就怕回來了,蔣志文也不要她了。可她要是不回去,那就是不孝,不孝順婆婆,蔣志文首先就饒不了她!

要不是陸悠占著茅坑不拉屎,說不定蔣小玲跟秦建國這事就能成了!有她撮合這段婚姻,無論是家裡婆婆還是傲氣小姑子,都能高看她一眼。

到了那時候,蔣志文還敢對自己這麼冷漠嗎?

說來說去,都怪陸悠!

張翠華不敢生蔣志文的氣,也不敢惹蔣小玲,更不敢對婆婆有一絲一毫的怨氣。她將所有的不順,都歸結於陸悠。

這樣一想,她看向陸悠的眼神就帶上了怨恨。

陸悠真是覺得莫名其妙,幸好她有內部消息,知道蔣志文快要被調走了。以後再也不用面對思想這麼奇葩的一家人,真是可喜可賀!

「婆婆也是媽,媽都生病了,當然要回去伺候,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陸悠詫異地看了張翠華一眼,好似她說了什麼可笑的話一樣,「要是有工作,走不開也就算了。既然走得開,連自己媽都不願伺候,那才真叫狼心狗肺呢!」

陸悠說完還特意看了蔣小玲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蔣小玲頓時燥得臉色通紅,但她能怎麼說呢?她媽確實是裝病,所以她才不想回去。

回去幹啥?山溝溝裡頭,窮得連肉都吃不起!每頓都是稀飯窩頭,雜糧餅子,哪有現在頓頓精細糧,天天都有肉的日子好?

更何況,眼看著她哥馬上就要飛黃騰達,她作為妹妹也要跟著享福了。這個時候,她更不想回去。

聞著身上傳來的甜香,想到那瓶香水的價格,蔣小玲的心裡一陣火熱。

現在當務之急不是回那個山溝溝,而是更宋明顏打好關係!

前兩天,她去過一次宋家,天啊!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麼氣派的樓房,整整三層!

裡面的裝飾,更是蔣小玲從未見過的高貴逼人。那天她站在門口,連抬腳的力氣都沒有。她看著自己腳上的白膠鞋,再看鞋櫃外面擦得錚亮的高跟皮鞋,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小丑。

那一刻,蔣小玲暗暗發誓,她要做人上人!她要活成宋明顏那樣,隨便送人一瓶昂貴香水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而這一切,是秦建國這個小小的隊長無法帶給她的。更何況,秦建國那個莽漢也太不解風情了!男人嘛,都一樣,貪權又好色,可惜她拋媚眼給了瞎子看,秦建國根本無法欣賞她。

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將時間浪費在秦建國身上。

想起在宋家看到的那個英俊男人,他離開時回頭的驚鴻一瞥,蔣小玲的臉上帶著一抹嬌紅。

「嫂子,大娘和陸悠同志說得沒錯,媽想你了,侄子侄女也想你了!你回去一趟也好,免得成天挂念。」蔣小玲雖然帶著行李,可她並沒打算跟張翠華一同離開。

她打算去長生市找個房子住下,這樣才能離那個男人更近一點。

張翠華的眼裡閃過一絲惱意,她扯著大嗓門說道:「小玲,你說這話可真是傷了咱媽的心!要說媽真挂念誰,那肯定是你。你看看你,長這麼大,你下過地嗎?家裡的活兒你做過嗎?這都是爸媽疼你,才不讓你做。出來這麼久了,你要是再不回去,媽該著急了。」

「你沒聽陸悠同志說嘛?要是連生病的媽都不照顧,那真是狼心狗肺!」張翠華心裡很慌,她總覺得,要是不把蔣小玲帶走,肯定要出事!

她到現在還不知道蔣小玲已經背著她,跟蔣志文的曖昧對象勾搭在一起。她之所以要把蔣小玲帶走,就是不希望小姑子在駐地待太久,把家屬院當成她自己的家。

「嫂子,我到底要跟你說多少遍?」見張翠華冥頑不靈,蔣小玲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你看我連行李都收拾好了,能不回去嗎?可我好不容易來一趟,總不能空著手回去吧?再加上媽生病了,我有個朋友能弄到補品,我得在市裡待幾天,等拿到補品再回去!」

「嫂子,你對咱媽有怨言,我理解,畢竟你是兒媳婦不是親女兒。可你不能攔著我孝順親媽啊!你先回去又怎麼了?幾天你都不願意照顧嗎?」

張翠華張目結舌地看著蔣小玲,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蔣小玲認識有錢人這件事,張翠華也是知道的,畢竟她也見過那瓶據說只在華僑商店出售的昂貴香水。

難道,她真是為了補品?張翠華狐疑地看著她,心裡有些不確定。

兩姑嫂各懷鬼胎,陸悠在後面聽著這兩人互相暗諷,爭鋒相對,真是笑死了。

想到這兩人之前給她製造過的麻煩,陸悠眼眸一轉,突然起了個壞心眼。

等到下船的時候,陸悠走在張翠華後面,見她快要離開,陸悠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張翠華,你的錢掉了!」

「什麼?」聽到「掉錢」兩個字,張翠華條件反射往下一看,果然在地上看到一分錢。

她趕緊蹲下去撿,也不去想她的錢早就縫進了內褲里,壓根就不可能掉出來!

撿錢的時候,她並沒有注意到,陸悠把什麼東西塞進了她隨身攜帶的包袱皮里。

這一幕除了喬老娘,誰也沒看到。等人走了,喬老娘才問:「閨女,你剛才塞了啥東西給她?」

「情書。」陸悠如實回答。

「啥玩意兒?情書!」饒是喬老娘見多識廣,此時此刻,也忍不住震驚。「啥情書?」

「顧名思義,情書,當然是傳情的書信。」陸悠抿唇笑道,她只說情書,卻沒具體說到底是啥情書。

不是她不想說,而是這件事說起來,跟喬老娘還沾了點關係。

上次在華僑商店碰到宋明顏和蔣小玲,意外之下,她得知了宋明顏跟蔣志文的曖昧關係。

宋明顏臨走之前,交給蔣小玲一封信,陸悠猜測,那封信應該是給蔣志文的。

本來這事與她無關,她也不想關注。可誰讓蔣小玲覺得她好欺負呢?她當時就趁蔣小玲不注意,把那封信偷了過來。

為了懲罰張翠華之前干過的蠢事,陸悠本想把這封信悄悄塞給她。只不過,回去之後,她每天忙著出海打漁,就把這事給忘了。

要不是今天又碰到這兩姑嫂,估計還想不起來呢!

不過,今天再給也不遲,這個時機正好。張翠華現在對蔣小玲和蔣家都有怨氣,等她看到這封情書,才有底氣跟蔣家鬧。

她一天到晚想要破壞陸悠的家庭,陸悠就讓她也嘗嘗,家宅不寧的感覺!

張翠華的包袱里裝的都是吃的,最遲今天晚上,她就能看到那封信。她沒什麼文化,認識的大字並不多,但她肯定認識「蔣志文」這三個字。

裡面還有一些露骨的情話,張翠華東拼西湊,總能明白那是一封什麼性質的書信。到時候,她肯定會在火車上找人幫忙念信,也就知道了信的內容。

唉,她真是太善良了,不忍讓張翠華蒙在鼓裡。什麼叫以德報怨?這就是!

她絕對不會承認,她這是報復行為。

因為辦了這麼一件事,陸悠的心情特別好。

只不過,這樣的好心情並沒有維持多久。

------題外話------

——

感謝lkjhgfdsaz同志的月票、感謝lei敷衍的月票、感謝135**8987的月票、感謝ruby2004月票*5、感謝心心相印月票*2、感謝weixin9d074718f0的一捆催更炸彈~謝謝大家,鞠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