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156章:旗袍和高跟鞋

第156章:旗袍和高跟鞋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156章:旗袍和高跟鞋

公安來了之後,袁大丫還想撒潑耍賴,但許主任的態度非常強硬,他絕對不會放過打了他還讓他丟了大臉的袁大丫。

眼看著袁大丫就要被帶到公安局去,楊芳用哀求的目光看著祁天明,「天明哥,我媽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商場先攆她出去,她才氣不過,真的不關她的事。你幫她做個證好嗎,我求求你了!」

不是故意的?祁天明差點被氣笑了!

雖然許主任確實有包庇許小麗的嫌疑,而許小麗對待顧客的態度也很差。但袁大丫呢?她難道真的沒有錯?

鞋子的價格貴,她可以不買。許小麗的態度差,她可以投訴。許主任如果真的包庇許小麗,她還可以再往上面投訴。

就算她不懂投訴,只想把事鬧大,撒潑耍賴隨便怎麼做,但她罵人罵得那麼難聽不說,還打人……祁天明不知道袁大丫為什麼突然表現得這麼蠢,畢竟從一開始,她用輿論向他施加壓力的手段,還是挺有頭腦的。

別看袁大丫表現得粗鄙又愚蠢,但不得不說,她這樣的厚臉皮在很多時候確實有用。至少,她能得到的好處就比別人多。

只要不遇上硬茬子,袁大丫的撒潑和厚臉皮,就能一直為她和楊芳謀取好處。

自從明白這對母女究竟打的是什麼主意后,祁天明的態度就變了,不再像前兩天那麼好說話。

楊芳還在苦苦哀求:「天明哥,我跟我媽千里迢迢來到這裡,人生地不熟……我們只認識你,只有你能幫我了!」

她說著說著,眼淚嘩啦啦流下來,淚眼婆娑地看著祁天明。

祁天明沉默了幾秒,最後還是答應跟她一起去公安局。

就算他對楊芳母女再氣也沒用,人是他爸媽叫過來的,要是真在這邊出了什麼大事,而他又袖手旁觀,撒手不管,這怎麼都說不過去。

問了喬老娘現在的住址,得知她現在就住在駐地的海島上,祁天明神色一變,眼裡帶著明顯的驚訝。

不過,這裡並不是說話的地方,他啥也沒問,跟喬老娘約定好:「喬姨,等我下次休假,就去島上看你。」

「好好,你忙去吧!」說完,她像是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趕緊拉住他,低聲囑咐,「要是這母女倆造的謠對你有啥影響,你只管來找我,還有……」

她又把朱玉玲和黃小麗的名字告訴她,想著萬一能用得上呢,畢竟這兩位也算是當事人。

等公安帶著人走後,商場恢復了秩序,許小麗目光獃滯地站在櫃檯前,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那雙鞋子,我們可以看看嗎?」陸悠用手敲了敲櫃檯,讓許小麗回過神來。

「當,當然可以,你,你看吧!」許小麗吞了吞口水,把混亂中丟在一旁的皮鞋重新取回來,放在陸悠面前。

這是一雙款式非常經典的平底黑色牛皮鞋,鞋頭的設計稍微帶著圓形,上面什麼裝飾都沒有,簡單,百搭。

喬老娘到了這個歲數,也不追求什麼花哨的款式,她覺得這雙鞋就很好。

她摸了摸鞋子的底部,柔軟又有彈性,這是連自己手工做的千層底布鞋也達不到的舒適感。

她想起以前,那時候她還很年輕,就算披著麻袋也不醜啊!但水嫩青蔥的年紀,哪個不想穿得鮮活明亮一點?

剛認識宋穆雲的時候,他說她長得好看,穿什麼都漂亮,她便信以為真。直到有一年,她遇到了鍾家小姐,也就是鍾舒。

鍾舒是新派小姐,打扮得很洋氣。她不穿裙褂,也不穿旗袍,穿的是領口帶著蕾絲和花邊的洋裝。她不穿布鞋,不穿繡花鞋,穿的是走起路來身姿搖曳的高跟鞋。

有一次,宋穆雲陪她去買鞋子,正好碰上鍾舒。她和鍾舒同時看上一雙鞋子,那時候宋穆雲是怎麼說的來著?

「嬌娘,你不適合穿皮鞋,這雙鞋子穿在你的腳上,看起來太不搭了。你還是穿繡花鞋吧,它更符合你的氣質。」

她以前一直認為,那雙漂亮的鞋子真的不適合她。後來,慢慢地,她就懂了。

不是鞋子不適合她,而是在宋穆雲眼裡,她配不上那雙鞋子。

喬老娘眨眨眼,笑著點點頭:「就要這雙,就要這雙吧!」

「同志,開票吧!」陸悠看了喬老娘幾眼,她直覺喬老娘心裡有事。

她想了想,又將目光放在貨架上的皮鞋上。

過了大概兩分鐘,她目光一定,眼裡滑過一抹瞭然。

她又讓許小麗把第二層最左邊那雙鞋取過來看一看,那是一雙非常華麗的高跟鞋。寶藍色的綢面上,點綴著幾粒色澤飽滿的珍珠,在燈光的照射下,透出流光溢彩的光芒。

也許是因為價格太貴,也許是因為外表太過華麗,讓許小麗直覺這雙鞋子不正經,不好賣。因此,她放在一個毫不起眼的位置,一直沒能賣出去。

聽到陸悠要看這雙積壓很久的高跟鞋,許小麗愣了愣,下意識地說道:「這雙鞋只剩下最後一雙,三十七碼的,要一百八十塊錢!」

一雙鞋子就要一百八,以現在的物價水平來看,確實算是奢侈品了。

只不過,自詡財大氣粗的陸悠同志,當然不在乎這一百八十塊錢。她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取來看看,要是合適,我就買了。」

「你真要買啊?」許小麗沒想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一天,這一老一小,哪個看起來也不像有錢人啊!

不過腹誹歸腹誹,經過剛才的鬧劇,許小麗也不敢再瞧不起人,她還真怕陸悠一虎起來,把自己給打了。

她小聲嘟噥了一句,把鞋子取下來,放在櫃檯上,但不讓陸悠碰。

「事先說好啊,這雙鞋子的鞋面是綢面的,裡面用的是羊皮。鞋子非常精貴,不好清洗,也沒一般的皮鞋耐穿。」

簡而言之,就是中看不中用!

喬老娘卻笑迷了眼睛,她看著櫃檯上放的這雙高跟鞋,不住點頭:「閨女買吧,這鞋好看,正適合像你們這樣的漂亮小姑娘穿。」

漂亮小姑娘……正在掏錢的陸悠動作一頓,她問喬老娘:「您也覺得好看?」

「好看,真好看!」喬老娘語氣肯定地說。

要是她再年輕個四十歲,說什麼也要買一雙。

陸悠眨眨眼睛,又問:「如果您是我,您會買嗎?」

她把數好的二十六張大團結放在手上,隨時準備拿去付款。

喬老娘不知道陸悠心裡的打算,她替陸悠理了理跑到臉頰旁邊的頭髮,眼裡帶著溫和的笑意:「我要是你,當然會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都說『女為悅己者容』,其實,真正的悅己者,是我們自己。」

「好姑娘,喜歡就買吧,不要在意別人的意見。你要知道,你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齊齊,不是為了取悅別人,而是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加快樂。」

「好,兩雙都要,開票吧!」陸悠拿著手裡的錢,沖許小麗揚了揚。

許小麗就跟見了鬼一樣,雙手哆嗦著給陸悠開了票,順便把兩雙鞋子裝起來,放在櫃檯上。

在陸悠付錢的時候,又有別的顧客過來,許小麗渾渾噩噩地拿鞋子,回答價格,開票,裝鞋子……機械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她是真沒想到啊,看起來又村又土的鄉下人,竟然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花了兩百六買鞋子!

兩百六啊!能頂她大半年的工資了!現在的有錢人都這麼低調嗎?

「大娘,鞋子買好了,咱們繼續買衣服去!」陸悠付好錢,把收據給了許小麗,拿走裝鞋的袋子。

對於陸悠的計劃,喬老娘沒有異議,她只要跟著走就行,萬事不操心。

接下來又看了好幾處賣衣服的櫃檯,可看來看去,款式就只有那麼幾種,沒有特別中意的。

最後還是喬老娘看她實在糾結,選了一件顏色素凈的的確涼短袖襯衫。至於褲子,她乾脆買了一塊布,拿回家自己做。

「大娘,你還會做衣服啊?」見喬老娘買了塊布,陸悠雙眼一亮,面帶驚喜地問,「那你會做旗袍嗎?」

「會啊,咋不會!咱們那會兒,女孩子從小就要學習縫衣服,很少有人不會做衣服。閨女,想穿旗袍啦?」喬老娘說完,就仔仔細細打量著陸悠的身材,邊看邊露出滿意的表情。

陸悠並不算高,大概一米六三到一米六五之間,她胯骨窄,肩膀也不寬,屬於小骨架。小骨架的女人顯瘦,就算身上有肉,看起來也是嬌嬌小小的一團。

雖然不高,但上半身和腿的比例很好,並不顯矮。陸悠臉小,五官精緻,頭身比不錯,看起來就更顯嬌小。

雖然看著小,可她該有肉的地方有肉,不該有肉的地方,絕對規規矩矩,摸起來還挺有彈性。她那一身肉,算得上是史上最聽話的肉。

在陸悠穿越以前,她的身材還沒有這麼好,至少皮膚彈性不如現在。自從鍛煉了這麼幾個月,無論是柔韌性還是協調性,都大大提升,曲線更顯流暢。

雖然陸悠對自己現在的身材還不算滿意,畢竟人穿越前可是一身的腱子肉。跟末世的自己比,差得太遠了!

可她這身材,在喬老娘眼裡,那真是太好了!

想穿旗袍?那就做!

「那我們先去賣布的櫃檯看看,要是有合適的布料,就買下來。等回去了,我就幫你量尺寸,做旗袍。」喬老娘對於打扮陸悠有著十二分的熱情,她說做就做,立馬拉上陸悠去了賣布的櫃檯。

現在的商場,買東西還是需要票。上次秦建國換回來的各種票還剩下一大堆,陸悠每次出門都記得隨身攜帶,以備不時之需。

剛才買鞋子買衣服,各花掉一部分票。現在要去買布,還得用票。

陸悠把身上的布票拿出來數了數,心裡大致有了數。

布料櫃檯前面圍滿了人,現在大部分人還延續著古老的傳統,衣服鞋子都要自己做。因此,商場的布料櫃檯生意最好。

還沒走到布料櫃檯,就聽見各種聲音。

「中間這塊紅色的布,給我扯兩尺!」

「我要最邊上那塊藍色的,我要三尺!」

「那塊黑色布,我要五寸!」

「五寸?五寸布能做什麼?」陸悠聽得目瞪口呆,五寸的布,能幹啥?當補丁嗎?

陸悠不會做衣服,也從未買過布料。在秦家,買布這種事一般輪不到她去做,都是張鳳霞一手張羅。

她還很不知道五寸的布能幹啥。

喬老娘正興奮地看著櫃檯上的布料,根本聽不到陸悠剛才說了什麼。

「閨女,你覺得這幾塊花色怎麼樣?」不等陸悠回答,她自己就在那搖頭,「不行不行,這兩塊顏色太素了,小姑娘穿著不好。」

沒想到,在買衣服鞋子方面速戰速決的喬老娘,到了賣布的地方,就跟患了選擇困難症一樣,磨蹭了將近一個小時!

要不是開船的時間就快到了,喬老娘估計還在糾結。

就這樣,買了足足五塊布料才離開的喬老娘,還是不太滿意:「商場里的布料花色太少了,適合做旗袍的也不多。就這幾塊布,質量好的顏色不好,顏色好的質量不行,咋就不能兩全其美呢?」

「大娘,暫時先用這幾塊布料做吧。等以後,布料的選擇肯定越來越多,到時候想要什麼樣的都能買到!」陸悠對吃很在意,對於打扮,就沒那麼在意了。

也是,末世生存為重,像穿衣打扮什麼的,也是有心無力。

有能力的,不會把用命賺來的錢花在無謂的東西上;沒能力的,想打扮也沒辦法。

就陸悠所知,生存基地里喜歡打扮的女孩子要麼是數得上號的異能強者,要麼依靠著有權有勢的人。

陸悠的審美能力已經定型,她也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更何況,她長成這樣,到底要怎麼打扮?還是別浪費錢了!

她對旗袍和高跟鞋並不感興趣,之所以提出要買,其實是給喬老娘買的。

她的六感十分敏銳,對於喬老娘的情緒變化,她早就有所察覺。

雖然她不明白,喬老娘既然看上那雙高跟鞋,眼裡也帶著艷羨和渴望,卻仍然選了另一雙鞋。

陸悠猜測,喬老娘可能是覺得那雙高跟鞋太貴,她不捨得買。

既然如此,那她就買下來,等下個月喬老娘過生日,再當作禮物送給她。

喬老娘在心裡計劃著旗袍的款式,她打算多給陸悠做幾套,這樣可以換著穿。

還有兒媳婦蘇喬,她年紀不小了,但氣質溫婉。平時都是穿著軍裝,也沒幾件便裝。

可女人哪有不愛美的,喬老娘打算給她做兩身旗袍,她肯定也很歡喜。

兩人各有心思,臉上均帶著溫暖的笑意。

陸悠和喬老娘帶著滿滿的收穫回了家,喬老娘抱著布料,陸悠拎著裝有高跟鞋的袋子。

兩個人,誰都沒有把心裡的計劃說出來。

接下來的日子裡,陸悠每天出海,喬老娘除了每天鹵一鍋菜,其他時間都在做衣服。

縫紉機是從宋解放之前的房子里搬過來的,蘇喬不怎麼會做衣服,這個大件一直放在家裡,還沒用過幾次。等喬老娘接手后,縫紉機也開始發光發熱,繼續它的使命。

喬老娘並沒有用縫紉機做旗袍,她先花了幾天時間,給宋解放和秦建國各做了兩套衣服,又把自己的兩條褲子順手做出來。

然後,才開始對著做旗袍的布料裁剪下手。

做旗袍的那幾天,她不再鹵東西。每天把家裡那一攤子事情做完后,就坐在院子里的樹蔭下,開始縫衣服。

半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這天,陸悠剛剛出海回來。剛剛走進家屬院,就聽見震耳欲聾的哭喊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