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169章:吸引力【五千字】

第169章:吸引力【五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169章:吸引力

「咦?」突然,陸悠驚詫的往於迎娣的方向看了一眼,臉上帶著疑惑之色。

剛才那一瞬間,她似乎感受到一種無與倫比的吸引力。就在那一刻,於迎娣於她而言,如同一塊美味的蛋糕。

她整個人散發出一種致命的香氣,像是在不停地誘惑陸悠:「來啊,快來吃我呀……」

「想吃,好想吃……」

漆黑的眼裡劃過一絲茫然,不過一瞬,陸悠很快回過神來。

她警惕地盯著於迎娣所在的方向,心裡的疑惑越來越濃。

「媳婦兒,你想吃啥?」秦建國以為陸悠餓了,他指了指不遠處的早點攤子,「那裡有賣早點的,我們過去看看。」

以前,碼頭附近並沒有什麼早點攤子。也是最近,突然冒出一家賣早點的,種類挺多,也方便。來往碼頭的人基本上都願意花錢買點吃的,反正也不貴。

碼頭人多,又只有一家賣早點的攤子,因此生意很好,老闆娘的臉上笑開了花。

賣早點的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妻,男人腿瘸了,走路一拐一拐。但他身姿筆挺,目光清正,即使身體殘疾,臉上也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怨色。

女人體型微胖,圓圓的臉型,笑起來滿臉和氣。她頭髮不多,規規矩矩地盤在腦後。身上穿著一件白底藍花的棉布短袖,面前還圍了一張用各種布拼成的圍裙,洗得乾乾淨淨,看起來就很令人放心。

陸悠和秦建國站在三輪車前,看著搭在車板上的幾口鍋。一個是煮麵煮粉的湯鍋,其他兩個上面放著蒸鍋,應該是包子饅頭等。

「小姑娘,要吃點什麼?咱家有肉包、菜包、饅頭、花捲,有麵條、米粉、餛飩……價格不一樣,但份量絕對足。」老闆娘笑眯眯地站在蒸鍋後面,她揭開鍋蓋,頓時霧氣上涌,整張臉都被水蒸氣籠罩在裡面。

秦建國問清楚陸悠想吃什麼,然後才道:「要十個肉包,十個菜包,五個花捲,五個饅頭……」

「呃……」饒是自認見多識廣的老闆娘也不由愣了幾秒,她看了看陸悠,又看了看秦建國,兩人身後也沒有其他人,難道是給別人買的?

「小夥子,你看看,我家的東西個頭都大,份量足。你們這是幾個人吃啊?」老闆娘怕秦建國買多了,特意問了一句。

「老闆娘實誠,生意肯定越做越好。」秦建國面不改色地說,「就我跟我愛人吃,我胃口大,吃得多。」

「嗨!胃口大好啊!胃口大,才長得壯,身體才好!」老闆娘動作利索地裝好秦建國要買的東西,笑呵呵地說,「你們還年輕,什麼都能省,就是在吃的方面不要省。」

秦建國身材高大又健壯,一看就是個能吃的後生!老闆娘自己也有兒子,她兒子跟秦建國差不多大,也被她養得壯壯實實。

聽秦建國說自己胃口大,老闆娘臉上都是贊同的笑容。

這年頭,日子越來越好了,有糧食吃,也有衣服穿,真是再好沒有了。能吃代表福氣,能吃的秦建國在老闆娘眼裡,那就是頂頂好的孩子。

至於陸悠……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就是太瘦了,肯定是平時吃太少。

老闆娘邊收錢邊想。

三輪車旁邊放了兩個小方桌,還有幾個小矮凳。有的人買了早點,乾脆就坐在這吃。

陸悠看到還有空位,趕緊拉著秦建國坐下。

這時候,於迎娣已經進了大門,往海邊走去。

陸悠發現了於迎娣,可於迎娣並沒有看到她。兩人在進出大門的時候完美錯過,於迎娣壓根就不知道,她想要找的人近在咫尺。

「建國,看這樣子,於迎娣應該要坐船去島上。讓她去嗎」陸悠咬了一口肉包子,盯著碼頭的方向問,「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吧?」

畢竟,於迎娣的腦迴路實在奇葩,她既然能幹出用藥粉勾引秦建國的事,早就突破了正常人的範疇。

張翠華和蔣小玲的三觀也歪,可這兩個人至少還要臉面,做不出勾人上床那種事。

於迎娣卻不一樣,她的思想似乎很開放,但這個開放,跟舊時女子的保守一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極端。

陸悠不知道的是,於迎娣上輩子是一家按摩店的女郎。那家按摩店挺豪華,裡面的女郎年紀不一,大的有三四十歲,小的只有十五六歲,非常混亂。

於迎娣在裡面確實也學到了一手按摩的技術,可這種技術並不獨特,隨便去一家街邊的盲人按摩店也能享受到。

可盲人按摩店按一次不到五十塊,去於迎娣那家店,同樣的服務,價格超過二十倍不止。

即使這樣,還是有很多男人趨之若鶩。

歸根結底,不是因為按摩店的女郎們手藝好,而是這家按摩店披著羊頭賣狗肉。

店裡的女郎們,不管年紀大小,上班前畫個濃妝,在昏暗曖昧的燈光下,看起來都很嫵媚漂亮。

再穿上暴露的工作服,袒胸露乳,超短裙堪堪遮住半個屁股。男人們到這裡來,不是為了按摩,而是為了……換言之,於迎娣上輩子的工作,表面上是按摩師,實際上是**。

再加上會按摩,花樣多,像於迎娣這樣的女人,比一般的坐台小姐更放浪,更懂得如何取悅男人。

重生后的於迎娣一心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她不想再重蹈覆轍,再次走上前世那條路,做一個人盡可夫毫無尊嚴的按摩女郎。

這一世,她想要清清白白地嫁人生子,過上另一種令人艷羨的人生。

正因如此,她才拚命地想要抓住秦建國。因為在她的印象中,在她的世界里,秦建國是唯一一個符合她想象的完美男人。

在這個世界上,肯定還有比秦建國更優秀、更深情、前途更光明、人品更好的男人,但那些都是於迎娣這種層次永遠無法接觸到的人物。

她不了解其他人,唯一一個扯得上關係的男人,就是秦建國。

在她看來,只要能嫁給秦建國,做他的女人,前世的悲劇就可以避免。而她,也能成為前世令她自己羨慕嫉妒恨的存在。

為了這樣一個目標,她願意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身體。

更何況,她最終的目的就是嫁給秦建國,早點把身體給他,這與她的目標並不相悖。因此,她做這種事的時候,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她憎惡前世的自己,實際上,她憎惡的不是擁有不光彩經歷的自己,而是因為這些不光彩所導致的一系列後果。

比如說:被人瞧不起,被人唾棄,與她想要的光彩人生失之交臂……

於迎娣這樣一個矛盾的女人,不可能因為一次意外,就真的對余忠明死心塌地。她之所以答應跟余忠明結婚,也是一種緩兵之計。

秦建國並未把於迎娣放在心上,不過,他也不是一個自大的人。既然知道於迎娣這人有點邪乎,他也不會沒有防備。

「暫時不用管她,看她到底用什麼方法入島。」秦建國三兩口吞掉一個包子,手指在小方桌上輕輕敲動,「島上的管理還不夠嚴格,之前留下的漏洞,這段時間接連暴發。」

「老領導對此事非常重視,他也想趁這次的機會,將……」後面的話,秦建國並沒有說出口。

東方艦隊正在進行權利的交替,邢鋒即將接手艦隊隊長一職。他這一步跨得有點大,看不慣他的人有很多,當然,前隊長也留下了一些問題。

這些事情加在一起,很容易出現問題。

邢鋒之所以給秦建國放假,不是真的讓他避嫌,畢竟蔣志文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不可能因為他去懷疑秦建國。

秦建國最近每天都要執行出海訓練任務,想要做點其他事,根本就脫不開手。現在正好有個借口讓秦建國休假,不用每天出海,他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幫邢鋒處理一些重要的事情。

陸悠瞭然一笑,其實,她也挺想於迎娣入島,畢竟……之前那一瞬間的奇妙感覺,讓她有點放不下心。

她想接近於迎娣,好好研究一下。

於迎娣並不知道,她現在已經被陸悠盯上了。

她現在很難受,特別難受,尤其是頭部,針刺一般的疼。可她去醫院檢查過,醫生說她根本就沒病,不僅沒病,各項數據都很好,代表她身體健康。

於迎娣很想甩那個庸醫一巴掌,就她現在這副鬼樣子,還叫健康?

她現在都不敢照鏡子了,很怕看見鏡子里又老了一歲的自己。

如今的她,比前世臨死之前的自己還要老一些。前世的她,四十歲的時候還去醫院打幾支玻尿酸,肉毒素,臉上一根皺紋都沒有!

而現在呢?她才二十齣頭,原本該是水嫩一樣的皮膚,卻跟脫了水的蔬菜一樣,乾癟暗淡。

她坐在沙灘上,摸著自己臉上粗糙的皮膚,乾草一樣的頭髮。再摸摸原本挺拔有彈性的胸部,現在也已經下垂得厲害。

於迎娣的心裡突然湧起一陣恐慌,她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這樣?

難道是因為最近跟余忠明在那事上鬧得太過?所以,她被榨乾了精力?

儘管於迎娣很不想承認,但她心裡明白,對於余忠明這個男人,她是滿意的。至少在房事上,她跟余忠明特別和諧。

那個男人,就像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讓她忍不住沉浸在每天每夜的歡愉中。

余忠明體力好,每天晚上都能來好幾次。當然,她也樂在其中。

可是,每當完事之後,看到自己愈發乾癟的皮膚,於迎娣的心,越來越沉。

再加上余忠明這個人除了在房事上與她契合之外,其他方面,她壓根就看不上眼。

余忠明是挺有錢,可他那點錢夠什麼用?他也確實有個親戚在昌州市政府當官,可那跟他有什麼關係?

他沒文化,沒能力,沒長相,他根本就不可能成為有權有勢的男人。頂多趁著改革開放的春風發一筆財,成為最先富起來的那批人。

可是,余忠明再能耐,能比得過掌握先機的她嗎?她要是想發財,利用她的先知,幹什麼不能掙錢?

她想要的根本就不是錢,而是權。有錢的人很多,可有錢的人不一定有權。而有權的人,想要錢還不簡單嗎?

在知道余忠明是扶不上牆的爛泥之後,於迎娣就生出了離開的心思。

反正她也跟了他一段時間,讓他白白睡了那麼久,真是便宜了他。因此,臨走前,她把家裡值錢的東西全都收進了空間,然後喬裝打扮一番,離開了縣城。

她以為,離開了余忠明,她身上的問題就能緩解。可她萬萬沒想到,離開青山縣之後,她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不知為何,她突然想要去找秦建國。對她來說,秦建國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他一定有辦法解決她的問題。

於迎娣打定注意,到時候,她會告訴秦建國,她擁有先知的能力。只要娶了她,就相當於提前知道未來幾十年的發展趨勢。

她相信,沒有哪個男人能夠拒絕這樣的誘惑。

是她之前想茬了,總是害怕別人知道她的特殊,怕自己被送去切片研究。其實,活著的她當然比死了更有價值,這樣淺顯的道理,她剛開始怎麼就沒想到呢?

要是秦建國知道她的價值,還會選擇遠離她,甚至把她送走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於迎娣看著一望無盡的大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要去秦建國的駐地,她一定要找到他。

她知道,秦建國的駐地就在一座島上。來之前丁東方就告訴過她,要想到島上去,必須要有認識的人。丁東方不在,可他的戰友還在啊。

於迎娣雙目灼灼地看著淺藍色的大海,眼裡閃爍這勢在必得的光彩。

知道於迎娣的去向,陸悠和秦建國就沒再過多地關注她的事。兩個人好不容易有了一天的時間,正打算好好逛逛長生市。

陸悠拉著秦建國,去商場給他從頭到腳買了一身。

然後又把家裡缺的東西置辦好,這次沒有去碼頭寄存,直接由秦建國拎著。對他來說,這點東西並不重,也不佔位置。

「建國,我們現在去哪裡?」買好東西之後,陸悠就把接下來的行程都交給秦建國。

秦建國並沒有辜負她的期望,帶她去逛了很多有意思的地方。長生市是海邊城市,這裡的建築風格比較雜亂,有各個國家的建築物,每個建築都可以買票參觀。

秦建國是軍人,陸悠是隨軍家屬,一個免票,一個半票,兩個人看了半天的西洋景,才花了兩毛錢,把陸悠高興的不得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陸悠原本以為秦建國要帶她去國營飯店吃飯。誰知道,他帶著她七彎八拐,來到一處偏僻的巷子,敲開了其中一扇門。

這個地方明顯是一處民宅,三合院的構造,院子不大,裡面有一口古井。三面都是房子,每間房裡都有人坐著等飯。

秦建國跟小老闆認識,那人是他戰友,前年退伍回家,本來是分配到附近的糖果廠上班。結果,這人幹了一段時間,乾脆把崗位讓給了一個親戚,自己跑出來開飯館。

當然,秦建國的戰友手藝並不好,他就是出了個地方,再負責經營。至於后廚的事,交給了廚藝不錯的退伍軍人。

這家店剛開張沒多久,秦建國還是第一次來。

進去之後,就見忙得暈頭轉向的小老闆急急趕來,看到秦建國,小老闆頓時激動得不能自已,「隊,隊長!您怎麼來了?」

「你這是吃飯的地方吧,你說我來幹啥?」秦建國攬著陸悠的腰,跟小老闆孔長征介紹道,「這是我媳婦,陸悠同志。」

「嫂,嫂子好!」孔長征撓了撓頭,嘿嘿笑了兩聲,看起來特別傻。

「這是我戰友,孔長征,你叫他傻子就行了。」秦建國揚了揚下巴,對陸悠說,「你看他,是不是又在傻笑?」

「長征,你好。」陸悠跟孔長征打了聲招呼,右手悄悄伸到秦建國后腰處,重重擰了一下。

秦建國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好似陸悠擰的不是他的肉,是死豬肉一樣。

孔長征領著秦建國和陸悠往後院走,推開一道門,後面又是另一番景緻。

「隊長,你跟嫂子先坐會兒,我去廚房叫他們燒菜。今兒中午,我跟隊長好好喝一杯。」孔長征咧嘴一笑,「要是那幾個小子知道你來了,估計連菜都不肯做了。嘿嘿!」

「既然放棄了穩定的工作,經營起自己的事業,就要好好做。我不著急走,等他們忙完了,再過來一起吃個飯。」秦建國坐在椅子上,義正辭嚴地說道,「你們開店沒有通知我,我也知道原因。我不會說什麼,但長征,你要時刻記住自己的初衷。」

「誒!隊長,我省的!」孔長征重重地點了點頭。

聽到外面有人在叫,秦建國趕緊揮揮手,讓他去忙。

「建國,這裡的環境挺不錯的。」陸悠環顧四周,後院比前院大多了,中間還修了一個小亭子,旁邊還有假山池塘。

她靠在欄杆上,看著清澈的池塘里悠哉遊動的魚兒,聞著沁入心脾的花香,神采飛揚。

後院花團錦簇,四季不敗,花叢中有幾條青石板路,通往各個方向。

陸悠想,要是家屬院的房子也有個這麼好看的院子,那真是再愜意不過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