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189章:聖地

第189章:聖地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189章:聖地

不只陸悠,就連秦建國,也面露驚駭之色,死死盯著駐地的方向。

「你剛才說的,就是……它?」秦建國擋在陸悠身前,看著不遠處憑空出現的一個黑乎乎的大洞。

這個大洞就在山腳下,緊緊挨著山壁,呈橢圓形,裡面黑幽幽的,隱隱透著不詳之感。

都說「好奇心殺死貓」,看到這樣一個詭異的黑洞,秦建國並沒有任何探究的興趣。

不過,洞的位置就在駐地所在的島嶼下面,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他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建國,我看到的洞口,應該就是它。」陸悠伸了個腦袋出來,看著黑黑的洞口說道,「不過,它為什麼突然換了位置?」

秦建國回頭,跟陸悠對視一眼,兩人的眼裡均帶著疑惑和凝重之色。

「我們現在只有兩個人,不宜冒然進去。先上去,等回到船上再說。」秦建國話音剛落,就聽到耳邊傳來一聲驚呼。

「建,建國!快看,快看!」陸悠指著洞口的方向,眼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秦建國趕緊回頭一看,就見原本有十幾二十平米大小的洞口,正在慢慢縮小。

平滑的洞口邊緣,出現了鋸齒狀的裂痕,微微地顫動著。

鋸齒狀邊緣顫動的頻率特別規律,有點像人體心臟的跳動,很有節奏感。

秦建國拉著陸悠的手,將她擋在背後,並做了一個撤退的手勢。

兩人腳步輕盈,就像漫步在雲端,在海底漫遊。

「嘩啦嘩啦……」一道一米高的海浪憑空而起,將秦建國和陸悠包裹在裡面。

浪花一卷,兩人瞬間離開了十幾米遠。

「建國,現在怎麼辦?它好像快要消失了!」陸悠驚疑不定地看著不斷縮小的洞口,與無聲出現的方式不同,洞口的消失十分高調,好似故意展現給陸悠和秦建國兩人看一樣。

陸悠覺得自己有點異想天開,海洋生物智商高也就算了,什麼時候,一個詭異的洞口也有了智商?

如果這個洞口不是出現在駐地底下,陸悠跟秦建國的想法一樣,她甚至不會多看它一眼。

這個星球上無法解開的奧秘還有很多,她要是對每個都感興趣,恐怕再活十輩子,時間也不夠用。

秦建國眉頭緊鎖,眼睛微微眯起來。

他「嘶」了一聲,眼底滑過一道暗光。

「怎麼了,建國?」聽到異樣的聲音,陸悠趕緊問道。

秦建國搖了搖頭,他看著洞口若有所思,好似有點茫然:「奇怪,剛才某一瞬間,我突然……突然……」

他揉了揉眉心,像是無法形容那一瞬間的感覺。對此,他有些費解。

「我突然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就像是……嘶,就像每次休假回去,快要走到家門口那種感覺。有點親切,又有點期待?」秦建國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病?

或者說,他是不是產生了什麼幻覺?

陸悠:「……呃,建國,你確定是這個感覺?」

「……」秦建國給陸悠遞了一個生無可戀的眼神,他沉聲反駁,「我不確定。」

「……」陸悠以手掩唇,遮住忍不住想要上揚的嘴角,「那啥,也許,這個洞把你當成它的孩子了。」

「你趕緊仔細聽聽,它是不是在呼喚著你,『孩子,我的孩子,你快回來,回到母親的懷抱來』……」陸悠乾笑了一聲,開了一句小小的玩笑。

誰知,她這話一出,竟讓秦建國臉色驟變。

「不是吧?難道……」真的有什麼東西在呼喚你?

陸悠並沒有說出後面半句,但她震驚的表情已經完全暴露了她的想法。

秦建國抬手輕輕「噓」了一聲,他閉上雙眼,集中注意力,去感受著剛才聽到的那道細微的動靜。

「吾兒……速歸……何時……歸來……」

「空間……同……化……聖地……等待……」

腦海深處,似乎有一道獨特的類似於聲波的振動源源不斷向他傳來。聲波斷斷續續,就像信號接觸不良,使他無法判斷對方到底在表達什麼。

最讓他震撼的是,他……竟然能夠理解這段聲波的意思!

儘管聲波的傳遞並不完整,可只要他接收到了,就一定能將這段聲波轉換成自己的語言。

這……如何不讓他震驚?

「建國?建國!」陸悠見秦建國就像失了魂一樣,她趕緊大聲叫道,「秦建國!」

「秦建國……秦建國……秦建國……¥%&*@¥¥%……」秦建國猛地睜開眼,直愣愣地盯著陸悠。

「媳婦兒?」他好似沒有完全反應過來,腦海中直到現在還在循環播放著陸悠的聲音。

只不過,在最初的「秦建國」三個字以後,他聽到的不再是人類的語言,而是一道獨特的聲波。

「¥%&*@¥¥%……」不知為何,秦建國非常確定,這段奇怪的聲波就是他的名字。

原來,他的名字用另一種奇特的語言表述,是「¥%&*@¥¥%」?

秦建國嘴角一抽,他有點尷尬地收回自己的視線,隨即輕輕咳嗽一聲,將自己剛才所經歷的奇幻之事,一一告訴陸悠。

「我剛才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也許用聲波振動來形容,更為準確。」秦建國沉吟了一瞬,繼續說道,「那段聲波斷斷續續,就像信號太差,或者距離太遠。它一直在呼喚我,不停地呼喚,讓我回家。」

「還有,它最後還傳遞了一個信息。不過,這段信息特別模糊,我不太懂它的意思。它的原話是『空間……同……化……聖地……等待……』,很奇怪,我竟然能聽懂它的意思。」

秦建國木然地看著越來越小的洞口,往常幾年加起來的經歷,竟不如今天一天來得刺激。

奇幻,奇妙,奇怪……種種情緒,在他心裡不停變幻。

起初,在得知自家媳婦兒擁有特殊能力的時候,他雖然意外,卻並不驚訝。

對於他來說,有沒有特殊能力並不重要。他更在意的是,媳婦兒的特殊能力跟水有關,而他的工作也和水有關,他們合該是一堆夫妻。

雖然媳婦的能力比較特殊,但他對此並沒有太大的擔憂。他知道國家有相關的部門,裡面也有特殊能力者。

但為了生活的安定,也為了媳婦兒的安全,他並沒有將這件事透露出去。當然,也提醒陸悠注意,最好不要暴露她的能力。

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家媳婦兒的能力,只對她自己有用。直到她拿出那顆神奇的珠子,拿著那顆珠子,如同擁有了水生物的器官和能力,可以在水裡自由行動。

對於這種完全超脫現實的感受,秦建國覺得非常奇妙。可新奇之後,他很快就意識到,這顆珠子究竟代表著什麼含義。

陸悠的特殊能力,並沒有帶給他任何壓力和恐慌。但這顆珠子的出現,卻讓他心情沉重。

如果可以,他當然希望將珠子貢獻出來。至少在任務過程中,他們將減少很多不必要的傷亡。

可這珠子不是他的,不管陸悠擁有多少顆這樣的珠子,他都不想去打她的主意。

他了解陸悠,如果這珠子對她並不重要,她不可能直到現在才拿出來。反之則說明,珠子對她而言,尤為重要。

他不可能為了一己私慾,請求她貢獻出對她至關重要的珠子。

更何況,珠子雖好,作用也很神奇,卻並不適合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下。

人人都有私慾,貪婪之心無處不在。

他和陸悠的想法,並不能代表所有人。他們的初衷很好,可誰也不會知道,當珠子被交出去之後,還會不會回到所有進行水下任務的隊員手裡。

秦建國相信自己的老領導,可他不敢相信其他人。他不敢拿陸悠的生命,去賭叵測的人心。

在感受過珠子的神奇之後,秦建國認為,即使接下來,他將要面對更加神秘的事情,也能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沒想到,他還是失算了。

「媳婦兒,你剛才叫我時,我也聽到了一段奇特的聲波。」秦建國皺著眉,試著從胸腔處,發出那道翻譯過來就是他名字的聲波。

可惜他試了好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陸悠面色奇怪地看著他,其實她有點懷疑,秦建國現在這樣,會不會是礁石的異能核珠帶來的變化。

不過這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明白,陸悠打算,等回到家后,再向他解釋「異能核珠」的存在。

「按照它縮小的速度來看,等我們把其他人找來,它早就消失了。到時候除了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之外,並沒有任何用處。」陸悠舔了舔嘴唇,她看著只剩下兩個人大小的洞口,遲疑地說道,「建國,要不這樣……」

陸悠湊近秦建國的耳朵,低聲說了一句什麼。

就見秦建國的臉上露出跟陸悠一樣遲疑的神色,隨即,他咬牙說道:「行!就按你說的去做!」

陸悠的意思很簡單,既然那個洞對秦建國的態度很友好,那他可以試著跟它溝通,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意外的收貨。

而她,則趁機靠近洞口,試探一下它的深淺。

這樣一來,陸悠即將直面危險,秦建國下意識就想拒絕。可不知是因為什麼緣由,他直觀地感覺到,洞口對他和陸悠,並無惡意。

它的出現,或許並沒有那麼多的彎彎道道。

或許,秦建國的骨子裡跟陸悠一樣,充滿了對未知領域的探索欲和求知慾。

她想要變得更加強大,他又何嘗不是?

「嘩啦……」

「嘩啦嘩啦……」

深藍色的海水就像一塊巨大的水晶,抬眼望去,滿目藍色,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瑩瑩的光澤。

透過湛藍的海水,看向遙不可及的天際。一縷陽光穿過海洋,直達海底。

秦建國眨了眨眼,在這一刻,他似乎感受到陽光照在身上的觸感,那麼柔和,那麼溫暖。

清澈的海底,美得令人心醉。

在陸悠還沒離開之前,秦建國率先行動。

他身體一動,整個人騰空而起,往洞口的方向游去。

他的水性本來就極好,再有剔牙珠和水膜的加持,更是如魚得水,自在暢快。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飄出了幾米遠,跟陸悠的速度不相上下。

站在洞口前,看著僅容兩個人通過的空間,秦建國略一思索,直接從身上摸出一個什麼東西,扔進了洞里。

「請問,你是誰?」秦建國試探地問了一句。

「建國,你不用說出來,直接在腦海中想象。你好好想一下,你要說什麼。」陸悠站在洞口的另一邊,向秦建國傳授經驗。

她剛才琢磨了一下,如果秦建國的變化真的跟礁石的異能核珠有關,那他是不是也能試著用意識去溝通。

當然,秦建國並沒有異能,他無法使用精神力。

但精神力與意識相連,如果她能用精神力跟海洋智慧生物溝通,那秦建國或許也能用意識跟它們交流。

其實,陸悠有點擔心異能核珠會不會對秦建國造成不好的影響。可面對這樣的變故,她暫時沒有辦法解決。

唯一的辦法,便是靜觀其變。

因此,她不僅要試探這個洞,還得分出一絲精神力,放在秦建國的身上,以防發生任何變故。

秦建國不知陸悠心中所想,他正試著用意識跟對方溝通。

用意識跟神秘生物溝通?這簡直有違他的信仰!

不過,再神奇的事都發生了,再多干點違背信仰的事,其實也沒什麼吧?

「請問,你是誰?剛才,是你在叫我?」秦建國一瞬不瞬地盯著不斷緊縮的洞口,在腦海里說出這樣一句話。

在他傳遞這句話的同時,一道稀奇古怪的聲波也隨之傳了出去。就跟同聲傳譯一樣,在他將意識傳遞出去的那一瞬間,聲波如同身體本能,一起傳了出去。

「@¥%……&**&%%¥%……」秦建國仔細記下了那段聲波的振動頻率,他突然覺得自己挺有語言天賦。

「呵呵……」秦建國不由自嘲地笑了笑,他給陸悠遞了個眼色,示意一切正常,讓她不用擔心。

秦建國忙碌的同時,陸悠也沒閑著。她散開精神力,肉眼不可見的水波紋頓時如潮水般,往洞口的方向涌去。

精神力化作條條細絲,一小部分圍繞著秦建國,在他腦袋上編織了一個防護網,將他的精神識海保護起來。

其他精神力細絲,如同靈活的小蛇,在洞口處游來游去。

倒不是陸悠不想直接探進去,現在情況不明,她也怕裡面有什麼古怪。冒然闖入,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建國,怎樣,有迴音了嗎?」陸悠一邊向洞口靠近,一邊用眼神詢問秦建國,看看他那邊情況如何。

秦建國一直皺著眉頭,就像遇到了什麼難題似的,並沒有接收到陸悠的眼神信號。

「吾兒,速歸!」

「吾兒,速歸!」

「聖地之門即將關閉,吾兒何以躊躇不前?」

「呵呵,你這孩子,小小年紀,警惕心倒是挺強。罷了罷了……」

「你,是誰?你在哪裡?聖地又在哪裡?」像是意識到對方即將離開,秦建國趕緊問道,「只要進入這個洞口,就能去往聖地?」

「想要進去,有沒有什麼限制?」

秦建國心中焦急,可他的語氣卻很穩重。他穩了穩心神,將他所有想要知道的問題全部傳了出去。

「吾兒……莫歸……聖……有變……滋滋呀……」就在秦建國將將傳出信息的那一瞬間,對方斷斷續續的聲波又傳了過來。

只不過,這一次就像最開始一樣,聲波斷斷續續。他好不容易翻譯過來,卻無法聽懂對方的意思。

莫歸?是讓他不要回去嗎?

可對方之前還在催促他,讓他「速歸」!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對方卻改變了主意,這讓秦建國有點摸不著頭腦。

不過,他眸色一沉,直覺對方應該出了什麼事。

對方傳遞給他的最後一句,提到了「聖」,是指「聖地」?

它是想說,聖地發生了變化,讓他不要再回去?

種種猜測只在一瞬間,秦建國收回思緒,正打算將他所知道的信息告訴陸悠。

下一秒,一道驚呼聲陡然響起。

「建國!消失了!洞口消失了!」陸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直守在這裡,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就在剛才,原本以並不算快的速度收縮的洞口,憑空消失了!

「消失了?」秦建國愕然抬頭,就見眼前是一塊凹凸不平、坑坑窪窪的山壁,上面除了幾個被海水侵蝕的小洞之外,什麼都沒有。

「媳婦兒,你聽我說,這事有點怪。」秦建國伸手摸著山壁,眼裡閃爍著莫名的光芒。「駐地的下面,也許真的隱藏著什麼。」

「就在剛才,它一直呼喚我,讓我進入這個洞口。進去之後,可以通往另一個地方,它稱之為『聖地』。」

聖地?陸悠突然想起之前礁石的反常行為,她一直以為,礁石是在找什麼東西。

或許,它不是在找什麼東西,它只是想要進入「聖地」。

礁石一直叫嚷著「回家」,對於一個吃貨而言,竟然還有比吃更加重要的事情。

除非,它對吃的執念並沒有那麼大;又或者,進入「聖地」之後,它能吃到更多的能量!

「聖地」究竟是什麼,它又在哪裡?

不知為何,陸悠的心底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她抬頭看向秦建國,見他似乎對「聖地」挺感興趣。她抿了抿唇,將自己的直覺說了出來:「建國,我總覺得,這個『聖地』……咱們還是別去深究了。」

「你說得對,這地方有點邪乎。但是,它所提到的『聖地』,很有可能就在駐地的下方。這對我們來說,太過被動!」秦建國搖了搖頭,並不同意陸悠的提議。

他當然知道,如果繼續查探下去,很可能發生脫離他們掌控的事情。

可他身為駐地的一員,面對近在咫尺的危險,不可能坐視不理。

當然,他也不會去逞什麼個人英雄,就算他想當英雄,面對未知的險境,他也沒有這個能力。

「今天應該找不到什麼答案,媳婦兒,我們先回去吧!」秦建國將手裡的剔牙珠還給陸悠,隨即拉著她的手,雙腿一動,整個人如同一道箭矢,往上而去。

「嘩啦……」

「嘩啦……」

------題外話------

——

感謝太陽天天天藍贈送鑽石*5、感謝金玉**小迷弟贈送守衛騎士*1、感謝金玉**小迷弟贈送月票*1、感謝135**8987贈送月票*4、感謝趙永麗贈送月票*1、感謝金玉**小迷弟贈送五星評價票~

ps:昨天換了輸入法,有不少錯別字,今天無法修改,明天改正。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