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199章:男人之間的約定【六千字】

第199章:男人之間的約定【六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199章:男人之間的約定

晚上這頓飯吃得賓主盡歡,陸悠和秦建國吃飽喝足后,就離開了唐家。

總的來說,今晚的一切都很順利。

直到……兩人走到家門口。

「誰……顧同志!」看著跟門神一樣守在自家門口的顧君華和水軍,陸悠和秦建國都懵了!

這是要幹啥?

不管人家想幹啥,人都站在這了,總不能不搭理吧?

身為主人,陸悠趕緊打開門,將兩人請了進去:「兩位同志請坐,這麼晚了,我們都不知道你們二位會過來……家裡都沒人。對了,顧同志,水軍同志,你們吃過了嗎?」

最後一句也就是客套話,陸悠順口問的。現在這個時間點兒,對方肯定是吃過了。

可誰知……顧君華非常自然地搖頭說道:「還沒吃。」

陸悠:……

「那,那還真是……太好了!」陸悠差點咬到舌頭,她本來想說「太巧」,想想又覺得不對。

為了避免讓客人尷尬,陸悠乾脆裝作自己也沒吃飯的樣子,反正以她的胃口,今晚確實吃得不是很飽。

「我們也還沒吃飯呢,正好一塊兒吃。」陸悠給兩人倒了水,正準備叫秦建國陪客人說話,她去廚房做飯。

就聽秦建國站在她身後說了一句:「媳婦兒,你不是有事要跟顧同志談么?你們先聊,我去做飯。」

他看得出來,顧君華明顯有事要談,但這個談的對象肯定不是他。

因此,他十分貼心地扮演了一個家庭煮夫的光輝形象。

再有,自家媳婦兒做的飯菜,怎麼能給外人吃呢?

顧君華和水軍要吃飯,那就吃他做的吧!

「秦隊長真是好男人的典範,陸悠同志有福了!」顧君華略顯清冷的眼眸里滑過一抹笑意,他很舒服地靠在客廳的沙發椅上,姿態悠閑,完全沒有一點身為客人的自覺。

這個人,絕對是顧東銘的親小叔沒錯了!

顧東銘每次到秦家來,那自來熟的姿態讓人恨不得打他一頓。

可人家顧東銘每一回上門來做客,都不是空著手來的啊!

再看顧君華和水軍,這兩人……他們真是一點身為客人的自覺都沒有啊!

陸悠趕緊收回思緒,這麼想著,好像她是那種見東西眼開的女人似的。

秦建國也不知道在廚房裡做啥吃的,搞得叮噹作響。

陸悠給兩人切了一個果盤后,就進廚房看了一眼。

「建國,你搞啥呢,咋那麼大動靜?」陸悠往案板上看了一眼,好傢夥,全是肉!

除了板上放著滿滿的肉以外,菜盆里已經放了一大半,各種各樣的肉都有,剁成碎肉,分不清啥是啥。

「咋剁了這麼多肉啊?」陸悠低聲問道,她看著心疼死了!

正在和面的秦建國露出神秘的微笑,他往裝肉的盆里瞥了一眼,毫不在意地說:「來者是客,必須好好『招待』!」

他將「招待」兩個字咬得極重,可陷入心疼情緒中的陸悠並沒有察覺到他的話外之意。

「也對,顧同志他們畢竟是兄弟單位的戰友,好不容易來一趟,合該吃點好的。」陸悠不敢再在廚房待下去,她怕自己不經意間暴露吝嗇的本質,這有損她光輝形象。「建國,我就是來看看你,你繼續忙吧,我先出去了!」

「去吧去吧,廚房裡油煙重得很。」秦建國心說,「你要是不走,我哪來的機會搞小動作?」

看著角落裡滿滿一籃子的紅辣椒,秦建國滿意地笑了。

客廳里,顧君華和陸悠已經說起了正事:「是我治下不嚴,才讓花玲起了不該有的心思。我鄭重地向陸悠同志道歉,並保證,此事絕對不會連累到你。」

「只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你的出行可能會受到一點限制。不過請你放心,這個期限不會太長。」

顧君華準備利用此次機會,直接將花玲等人從特事中心分離。

這個打算,其實並非心血來潮。

早在他帶隊去往羅里德群島之前,就已經產生了這樣的念頭。而那時候,花玲的所作所為,就已經預示了兩人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

花玲主張爭奪外力,而顧君華,則信奉自身。

兩人的觀點截然相反,想要繼續共事下去,除非某一方退讓。

作為領導,顧君華不可能退步。實際上,就算他不是領導,也會堅持己見,不會輕易退讓。

而花玲,她雖然只是顧君華的下屬,可她出身花家。花家掌控著實驗室的管理權,因特事中心的特殊性,實驗室地位超然。

擁有管理權的花家,同樣也有底氣跟顧君華叫板。

兩方誰也不願退讓,之後的局面,不難預料。

跟水軍一樣,顧君華也想再給花玲一個機會。都是曾經的戰友,突然反目,驟然決裂,這件事無論從個人感情上,還是從輿論上來講,都很難讓人接受。

顧君華絕不可能給自己留下把柄,就算要分離花玲等人,他也要站在輿論制高點。

特事中心的內部矛盾,陸悠並不感興趣。

就算知道花玲要找她麻煩,她也沒有放在心上,這種事,她在末世經歷了太多次。要是每一次都憂心忡忡,惶惶不可終日,那她也不可能成為基地有名的高手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真正的能人,怎麼可能天天去關注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在陸悠心裡,花玲頂多算得上「雞毛蒜皮」,她太弱了,並沒有資格成為陸悠的對手。

「顧同志,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危。不過,我相信以顧同志的手腕和能力,絕對不會讓任何意外發生。」陸悠微微一笑,給顧君華戴了幾頂高帽,然後才將自己的意思說出來,「更何況,在海洋世界里,我不認為花玲會對我造成什麼傷害。」

她的話外之意就是:她不可能為了一個花玲,而打亂自己的計劃。她該出海還是會出海,就算知道花玲埋伏在附近又怎樣?

剛剛升到三級的陸悠表示,在水的世界里,她已經有了自保的能力。

水系異能升到三級以後,陸悠可蓄水二十方,生機水五十千克。同時,她已經成功衍生出戰鬥技能,並對水進行塑性。

戰鬥技能的具體表現為:帶有鋒利效果的水箭、帶有迷惑效果的水霧,以及帶有爆破功能的水球。並且,水膜的維持時間大大增長,只要異能沒有用盡,水膜就不會破裂。

同時,三級是水系異能的第一個分水嶺,升到三級以後,還會衍生出一個輔助技能——異能同化。

為什麼說它是輔助能力呢?

三級以後,陸悠可以在水裡生存的時間同樣大大增長,變成了一周。不僅如此,她還可以在自身能量充足的情況下,對另一個生命體進行異能同化。

用通俗的語言來表達就是:她可以帶上任意一個生命體,在水裡生存一周。

只要這個生命體不離開她的身體範圍,異能同化就不會失去效果。

打個比方,現在的她,完全可以帶上秦建國在海里生活一周。

再講遠一點,當她懷孕后,深入海底世界,也不會對孩子產生任何不良影響。

等異能達到七級時,將會迎來第二個分水嶺。到了那個時候,水系異能者才會迎來真正的蛻變。

陸悠的自信讓顧君華愣了一瞬,隨即,他問了一個困擾許久的問題:「陸悠同志,你的能力,是可成長型的么?」

「顧同志,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陸悠是真不明白,難道還有什麼能力是不能升級……等等!

不能升級的能力?

陸悠陡然一驚,她不敢置信地望著顧君華,又看了水軍一眼,隔了大概兩分鐘,才壓低聲音問道:「顧同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在試探顧君華。

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陸悠不可能將自己的底子率先露出來。

異能者與異能者之間,可以相互感受對方的能量波動。

通過能量波動的強弱,可以大致判斷對方的異能等級。

其中,高等級的異能者可以很容易感受到低等級異能者的等級。反之,則不可以。

當初,在龍魂山遇到蔣守的時候,陸悠從他身上察覺到微弱的木系能量波。以此可以判斷,蔣守的異能等級較低,應該不到一級。

因為陸悠自己在穿越前與穿越后,異能發生了一點改變,所以,她不敢判定蔣守的等級。

她只能以自己為參照物,給蔣守一個較為準確的定義。

跟蔣守情況不同的是,她並未在顧君華、水軍和花玲身上,感受到任何能量波動。

要麼,他們的異能等級已經高出陸悠很大一截,或者擁有其他隱匿等級的工具;要麼,他們並不是異能者。

陸悠直覺,特事中心的同志並非以上任何一種情況。

這又是跟末世完全不同的情況,陸悠面色肅然,對此極為重視。

顧君華默然不語,他眼睫微垂,似是在思考什麼嚴重的問題。

水軍舔了舔嘴皮,他看了顧君華一眼,乾脆直言:「老大,你不是已經將陸悠同志當成自己人了嗎?既然如此,你還在猶豫什麼?」

陸悠:……什麼自己人?她還沒有同意呢!

不過,面對身材瘦而精幹,擁有極大力氣的水軍,陸悠並未露出任何不滿之色。

想了想,她還格外貼心地說了一句:「顧同志,既然你不把我當外人,有什麼難處你就說。要是能幫到你,我義不容辭。」

才怪!

好聽的話誰不會說?

反正,陸·狐狸·悠是絕對不會主動暴露自己的底。可對於揭露對方的底,她舉雙手贊同。

見此,顧君華無奈地嘆了口氣,臉上帶著一絲為難之意。

「老大,你要是不好意思說,那就讓我來說!」看到這裡,水軍還有啥不明白?

他自告奮勇,正準備說什麼,就聽到廚房傳來一個聲音:「媳婦兒,進來幫我拿一下碗筷,可以開飯啦!」

聽到這個聲音,水軍這才反應過來,他們今晚還沒吃飯!

「咕咕咕」的聲音應景地響了起來,水軍猛地垂下頭,耳朵紅得滴血。

顧君華倒是臉皮厚,他摸了摸胃部,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的期待和感激:「今天晚上,真是辛苦秦隊長!陸悠同志啊,我們給你添麻煩了!」

「顧同志,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也太見外了!」廚房門一打開,一股香辣的味道撲鼻而來。

秦建國端著一大盆白胖的餃子走了出來,他義正辭嚴地說道:「咱們都是組織的兵,是一家人!什麼麻不麻煩?一家人就不要說兩家的話!來來來,顧同志和水軍同志,你們趕緊過來嘗嘗,這是我最拿手的餃子!咱們青州人,就愛吃這個味兒!」

「不過,這味道也不是各個都能接受。我還煮了清淡的味道,你們要是不習慣,就換一種。」

秦建國熱情地招呼著客人,空氣中飄散著又香又辣的味道。

顧君華還好,水軍忍了好幾次,到最後實在憋不住,直接一個噴嚏打出來。

「阿嚏!」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自從打了第一個噴嚏,水軍就跟打開了噴嚏開關機一樣,不停地打著噴嚏。

「媳婦兒,快把廚房門關上,水軍同志聞不得這個味道!」秦建國趕緊說了一句,隨即面露懊惱之色,對水軍抱歉地說道,「對不起啊水軍同志……」

不等他說完,水軍就捂著鼻子搖搖頭,眼裡還帶著水光。

他瓮聲瓮氣地說:「秦隊長,這不關你的事。我平時也能吃辣,今天也不知道是咋回事,竟然連聞都聞不得!」

正在關門的陸悠心想:當然聞不得了,這個辣椒可是她從家裡帶過來的種子,結出來的果子當地名叫「變態辣」!

別說水軍了,就連她,炒菜的時候也不敢多放。一盤菜里放一個小辣椒,整盤菜都是辣的。

陸悠不知道秦建國到底賣的什麼關子,難道是他放錯了?

秦建國當然沒有放錯,準確地說,他壓根就沒有在餃子里放變態辣椒。

他畢竟是成年人了,怎麼可能作出這麼幼稚的事情?

他只不過是在煮餃子的時候,順便磨了點辣椒粉,然後又做了一罐辣椒油而已。

陸悠關門的同時往廚房裡一看,視線在一個裝滿紅色辣椒醬的玻璃瓶上停頓了幾秒。

然後,她才若無其事地關上門,目光隱晦地看了秦建國一眼。

幼稚啊真幼稚!沒想到成熟穩重的建國同志,也有這麼幼稚的一面啊!

感慨之後,她又忍不住想笑。

看著賢惠又熱情的家庭煮夫秦建國同志,怎麼看都覺得像是一個深閨怨夫啊!

等大家落座后,看著眼淚汪汪的水軍,秦建國也覺得自己挺那啥的。

他也沒想對這兩個不速之客怎麼著,他原本打算,包兩種味道的餃子,一種是豬肉餡兒的,另一種則是海鮮大雜燴餡兒的。

海鮮餡兒的呢,就用清湯煮。

今天家裡本來就沒打算開火,也沒有熬高湯。所謂的「清湯」,就是真正的清水寡湯。

而豬肉餡兒的呢,同樣用清湯煮,只不過,湯汁調料卻完全不一樣。

他用了陸悠秘制的辣椒醬,這種醬,是根據喬老娘提供的秘方,在此基礎上,通過再次改良而來。

那個味道,雖說比不上喬老娘做的千米飄香吧,可就算拿去城裡的大飯店,也絕對能夠引起老闆的購買慾望。

秦建國平時都捨不得陸悠下廚,因此特別寶貝她做的東西。

就這麼一罐辣醬,他省著吃,也能吃好幾天呢。

可家裡來了客人,陸悠肯定會拿出她的作品招待對方。

不是秦建國自吹自擂,但凡嘗過秘制辣醬的人,除非對其中的某種調料過敏,否則,很少有人不喜歡。

在別的事情上,秦建國也是一個大方的人。一旦涉及到陸悠,他就越來越有當鐵公雞的傾向。

換做其他熟人也就罷了,可顧君華和水軍是不速之客,更是敵人曾經的同伴。

於情於理,秦建國都樂意對他們吝嗇一番。

不想貢獻獨屬於他的辣醬,那就得從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讓對方討厭辣醬!

看著可憐兮兮、談辣色變的水軍,秦建國臉上露出勝利笑容。

陸悠:……幼稚,真幼稚!可為啥她看著如此幼稚的建國同志,竟然會覺得挺可愛?

水軍戰敗,只能老老實實地吃著海鮮餡兒的餃子。顧君華面不改色地吃完一碗清湯海鮮餃子后,又表示出對紅湯豬肉餃子的興趣。

對著這張跟顧東銘一樣厚的臉皮,秦建國想了很多。

作為顧東銘的隊長,別看平時秦建國老是對他一副特別嫌棄的樣子,可這也是把他當成了自己人的表現。

要不然,他管對方好壞死活,跟他有什麼關係?

也因此,他對顧君華的態度有些不滿。

不過,仔細一回想,秦建國又覺得,顧君華的態度不對勁。

他好像……在故意針對顧東銘。

秦建國對顧東銘的家庭情況比較了解,他並不認為,以顧家人的性格,真的會跟顧君華鬧出什麼齷齪。

如果真是這樣,那顧君華的態度就有點意思了。

「顧同志,這紅湯豬肉餡的餃子,可是東銘的最愛。聽說你們是親戚,這口味說不定也有相似之處。來,嘗嘗我的手藝。」秦建國立馬給顧君華盛了一大碗餃子,並跟他拉起了家常,「雖然東銘跟我差不多大,可我這心裡啊,還真把他當弟弟看!」

「他這人呢,表面上看著挺嬌氣,實際上,該他乾的事,他從不逃避!東銘臉皮也厚,跟誰都能玩得攏。可大家都不是傻子,要真是只靠著一張厚臉皮,誰搭理他?別看他嘴巴上不饒人,其實,他是個特別善良的同志。」

說到這裡,秦建國抬頭看了顧君華一眼。隔了大概兩秒,他突然站起身,從旁邊的鞋柜上拿了一瓶白酒過來。

沒有酒杯,大家用的都是搪瓷杯。

先給顧君華倒了一兩酒,再給自己倒,秦建國端起搪瓷杯,率先幹了:「顧同志,我敬你一杯!感謝你們顧家,為咱們艦隊培養了一位優秀的好同志!」

「你隨意。」他敬酒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給顧君華灌酒。因此,他幹得極為爽快。

顧君華抬起眼,精緻的眼眸里泛起了瀲灧水光。

他喉嚨微動,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最終,他鄭重地舉起搪瓷杯,向秦建國揚了揚,一口乾了!

可幹了之後,他又埋頭吃起了餃子,並未如秦建國如料,為了顧東銘跟他敬酒。

秦建國眼神一閃,那一瞬間,他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想,他或許理解了顧君華的意思。

「放心……」秦建國低低地說了兩個字,聲音低不可聞。

但他知道,顧君華聽到了,他也聽懂了。

只因在那一瞬間,顧君華的嘴角微微揚了揚。

兩個男人之間的約定,就這樣僅僅只靠一杯酒,一個眼神,便確定了下來。

而坐在旁邊的陸悠和水軍,對此毫無感覺。

在他們喝酒吃肉的同時,駐地附近的海面上,一艘帶有干擾系統的小型快艇悄無聲息地駛了過來。

甲板上的人全神貫注地掃視著周圍,不放過任何動靜。

「玲姐,這都已經快九點了,我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題外話------

——

今天第一更,祝小可愛們看文愉快~我愛你們~么么~

推薦好友天使的叛逆的文文《天降嬌妻:霸少寵上癮》

第一次見面,她被他當做驚喜給吃干抹凈。

第二次見面,她為了救他,慘遭蛇吻。

夏嘵,如假包換的天使,為了任務而下凡。

雷宇寒,炎門門主,利郁集團的總裁,雙重身份的他,是讓人聞之色變的人物。

然而,遇到夏嘵過後,他變得不再像自己

他說:夏嘵,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都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