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200章:福利好,待遇高【五千字】

第200章:福利好,待遇高【五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200章:福利好,待遇高

花玲話音剛落,手心就翻出了一個巴掌大小黑乎乎的方匣子。

這是快艇的自動引爆裝置,早在她布置這個任務的時候,就已經留好了後手。

萬一,萬一發生意外,他們一小隊人也無法制住陸悠。她手上的東西,就是殺手鐧。

都是惜命的人,更何況陸悠還很年輕,又是極為難得的特殊能力者。

為了活命,陸悠只能妥協。

可千算萬算,花玲並沒有算到,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她的預料。

如果她遇到的是陸悠,或者是任何一個人類,她都敢保證,憑藉自己的底牌,她必定能夠得到戰利品。

然而現在……花玲渾身發顫地看著毫無動靜的四周,入目仍是白茫茫一片,耳邊除了「嘩啦嘩啦」的海浪聲,再沒有任何響動。

她的心一沉再沉……

可隨即,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眼裡迸發出一道耀眼的光:「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是她太過慌亂,以至於失了分寸,竟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

對方也許根本就不知道她手裡拿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花玲的心臟砰砰直跳,她用力吞了口水,潤了潤乾涸的喉嚨,「這是快艇的自動引爆裝置,只要我打開這個開關,這片海域就會炸開。到時候,誰也逃不掉!」

「如果你不相信,那大可一試!在我下水之前,早就做好了準備工作。你可以按照我說的位置查看一下,那個位置是不是放置了不可移動的漂浮物?」

對方一直不出聲,花玲也不敢掉以輕心。她穩住心神,將自己的底牌徹底擺在對方眼前。

「嘩啦嘩啦……」可任花玲說破了喉嚨,製造這一切的人也沒有給她丁點的迴音。

花玲忍不住懷疑,難道,這場詭異的大霧真不是人為?

不,不對!

據她所知,這片海域從未出現過任何這種情況。再者,這裡緊挨著東方艦隊的駐地,按理說,不可能發生這種怪事!

花玲眯了眯眼睛,此刻的她想了很多。

不管這場憑空生起的大霧是人為還是自然,她都必須要作出決定。否則,她就只能死在這裡!

如果是自然引起的霧氣,那麼……這片海域也許真的存在什麼秘密也說不定!

如果是人為,那麼……花玲猛地抬起手,她厲聲大叫:「既然你不願露面,那我們就一起去見閻王吧!」

說完這話,她立刻打開黑匣子,眼看就要撥動裡面的開關。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海面上的霧氣漸漸變得稀薄……花玲死死盯著前方,可她的注意力,卻放在自己的背後。

淡了,淡了,更淡了。

濃厚的白霧越來越淡,視線也越來越清晰,隱約可以看見不遠處翻滾起伏的海浪。

等白霧散盡的那一刻,花玲一頭扎進海里,與此同時,拿著黑匣子的那隻手,猛地按了下去。

「嘩啦……嘩啦……」平靜的海面上,除了浪花翻滾的聲音,再無其他動靜。

十分鐘以後,潛伏在海水中的花玲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怎麼可能!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沒有聽到海水炸開的聲音?

其實,她所謂的殺手鐧,只不過是在陸悠與礁石戰鬥的區域提前放置了炸藥而已。而這個炸藥,也沒有什麼自動裝置。

她手裡的黑匣子,只是一個信號發射器。一旦她發射信號,快艇的控制台就會接收到信息,從而引燃炸藥。

她的目標很明確:如果她得不到陸悠的戰利品,那麼誰也別想得到!

在海上起白霧之前,她的計劃一直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就算最後,陸悠的能力超出她的預料,又或者發生其他什麼變故,她都有辦法解決。

可是……人算終究不如天算!

花玲自以為算無遺漏,卻沒想到,自己甚至沒有跟對方打過照面,就徹底輸了!

她茫然地看著四周,眼前的環境對她來說極其陌生,這裡絕對不是駐地周圍的任何一片海域。

這是哪裡?

她孤零零地浮在水面上,直覺渾身發沉。

到了這一刻,她終於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切變故,很可能不是人為造成的。

沒有人,能夠擁有如此強大而又詭異的力量,將她從一個地方憑空挪到另一個地方!

「噓吁……噓吁……噓吁……」她抬起手,用力吹了三道哨音。

然而她的所作所為,仍是徒勞。

沒有人回應她,安靜而又空曠的環境下,唯有「嘩啦嘩啦」的海浪聲……

就再花玲陷入絕望的情緒中時,遠處的海平面上,一縷耀眼的光芒灑了過來。她半眯著眼睛看過去,一抹橘紅色的霞光,出現在海天相接的地方。

天,就要亮了。

一望無際的大海如同一塊深藍色的水晶,它包容萬物,也能……吞噬萬物。

看到眼前的場景,花玲深深地感受到,此時此刻的自己究竟有多麼渺小。

不知為何,先前昂揚的鬥志就在這一刻,驟然消失。

她真的有能力跟海洋對抗嗎?她真的能夠在海洋世界中,尋找到她追求的能量嗎?

「噓吁……」就在這時,一道微弱的哨音突然傳入花玲的耳朵里。

花玲的眼裡頓時迸發出驚喜的光芒,她的呼吸開始急促,心跳速度猛然加快,心情激動得無以復加。

她深吸了幾口氣,然後才將食指和拇指放入口中,吹出了一道聯絡的哨音。

「噓吁……」

等到出海巡邏的海軍同志們接收到幾百海里以外的救援信號后,已經快到上午十點了。

花玲等人被救援隊的同志們帶了回來,不過,救援隊並沒有入島,直接將人送到了長生市。

據回到駐地的同志說,花玲等人雖然都還活著,不過很多人都受了重傷。

他們在海里漂浮的時間太長,又不知身在何方,等大家匯聚在一起后,又遭遇了一條落單的白鯊。

可謂禍不單行。

如果是在平時,別說一條鯊魚,就算是一群,他們也不會搞得如此狼狽!

但是,在海里泡了整整一個晚上,又不停地遊了好幾個小時,他們的體力已經到達極限。

在這種情況下,遇到以兇殘著稱的大白鯊,花玲等人的下場完全可以預見。

正因如此,他們才不得不向駐地發射了求救信號。

一旦求助,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就無法瞞住任何人。

那艘一直在駐地附近遊盪的小型快艇,也很快被人發現。

直到出海巡邏的海軍同志們上了這艘快艇之後,才發現控制室的人正趴在台上呼呼大睡。

海軍同志們:……這是哪個單位的同志?太不敬業!

等把人叫醒,再經過審查之後才發現,這幫人竟然打的是嫂子的主意!

更加令人憤慨的是,這幫無法無天的人不僅想要強搶東西,竟然還敢生出害人的心思!

啥也別說了,人和艇都帶回去,直接交給隊長!

外面發生的事,陸悠即使沒有親眼見到,但也能猜到一二。

碼頭附近的海灘上,陸悠面對著大海坐了下來。在她的旁邊,穿著灰色制服的顧君華迎風而立,兩人一直望著海平面,誰也沒有開口。

過了好幾分鐘,顧君華才緩緩開口:「陸悠同志,合作愉快。」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陸悠的能力竟然高出他的認知。

顧君華眼神微閃,現在,他是真不知道陸悠的出現對特事中心而言,到底算好,還是不好?

儘管他早已知道,跟其他能力相比,五行能力消失的速度很慢,甚至不會消失。但與此相對的是,五行能力在最初的時候,很弱,很多時候只能作為輔助能力而存在。

就如蔣守,他是木系能力者。木系也是五行能力中的一種,對植物擁有一定的感知力和親和力。

換言之,擁有木系能力的蔣守,他只適合伺候莊稼。

也因此,蔣守很注重自身體能的訓練,他的行動能力,比很多特事中心的同志都強。

這也是顧君華當初堅持以特殊訓練手段代替外力的原因之一。

而陸悠的能力是少見的水系,跟木系一樣,水系能力者同樣擁有一定的親水性。

在海洋麵積佔據星球百分之七十以上面積的情況下,陸悠的能力很佔便宜。

在有水的地方,她比其他人適應更快。

顧君華調查過陸悠,自然知道她水性極佳,這也是水系能力者的一個顯著特點。

不過,在接觸陸悠以後,他發現她的能力比其他水系能力者更強大。

這也是他懷疑陸悠的能力其實是可以成長的原因。

五行能力的消失速度極慢,甚至不會消失。但迄今為止,五行能力者,他們的能力也並沒有增長的趨勢。

陸悠擁有可成長型的能力,這代表著什麼,顧君華並非不清楚。

可在他沒有確定陸悠是否藉助外力來增長能力的情況下,他打算隱瞞此事。

而他所有的考慮與糾結,都在昨晚的配合行動中,消失得一乾二淨。

聽到此話,陸悠微微偏過頭,嘴角輕輕往上揚起:「顧同志,合作愉快。」

「不過,顧同志的手段也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陸悠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眼底帶著一抹試探之意,「我這個人呢,愛好和平,最見不得打打殺殺的事。花玲同志的行為,我確實不大認可。但是,我原本只打算嚇唬嚇唬他們,根本就沒想過要傷害他們!」

「顧同志,你真的太殘忍了!」陸悠義正辭嚴地指責顧君華,就差聲淚俱下了。

顧君華:……到底是誰更殘忍?他只不過是引來了一條鯊魚,這並不算什麼!

畢竟,在他制定的特殊訓練計劃中,還有比這更加殘酷的項目。

顧君華認為,他在對待自己的同志時,始終在為他們考慮。即便,這些同志的觀念與他相悖,甚至已經打算背叛他。

反觀陸悠,她的行為才叫真正的殘忍。

她將這些同志直接困在海水中,並製造恐慌讓他們不停遊動,消耗體能。

在心理和身體的雙重打擊之下,花玲等人的下場,他完全可以預見。

沒有兇殘的白鯊相助,這些人怎麼會想到求助於艦隊海軍?不求助於駐地,他們又怎麼會主動將自己的行跡暴露出來?

顧君華始終認為,他這是在幫助特事中心的同志們改邪歸正。

好歹曾經共事一場,他實在不忍心看到他們就這樣累死在海里。

所以,他幫了他們一把,引來了一條兇殘的鯊魚。

「在這方面,我可比不過陸悠同志。」顧君華自謙地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雙雙露出不贊同之色。

「陸悠同志,我想請你再次考慮一下,加入特事中心,成為特殊能力者中的一員。」顧君華收斂神色,臉上的表情極為認真,「我知道,對你而言,特事中心沒有辦法在能力方面幫到你。」

「你擁有可使能力成長的特殊途徑……」顧君華還未說完,就被陸悠打斷。

陸悠緊緊皺著眉頭,問道:「顧同志,我冒昧地問你一個問題。」

「你請說。」

「恕我直言,難道特事中心的特殊能力者,並沒有升級的途徑?」陸悠的眼裡帶著若有所思之色,怪不得!

怪不得昨天晚上,顧君華會問出那樣一個問題。

顧君華沉吟了一瞬,隨即坦然承認:「是,特殊能力者無法升級。」

「陸悠同志,你可能並不了解特殊能力者的現狀。」既然要吸納陸悠這樣的人才,顧君華也不藏著掖著,將特事中心的情況說了出來。「十八年前,突然出現一批特殊能力者。他們的出現,立刻吸引了特事中心的注意。」

「在十八年前,特事中心已經有了特殊能力者的存在。不過,這些同志的能力,其實並沒有那麼誇張。大部分同志,他們是經受了刻苦的訓練,才擁有了極佳的行動能力。然而,特殊能力者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這一批特殊能力者,自從能力出現,就擁有極大的破壞力。無奈之下,特事中心只能吸納這批不是很服管教的『人才』。也幸好那個年代……」顧君華頓了頓,然後繼續說道,「自此以後,每年都有新的特殊能力者出現,能力千奇百怪。剛剛出現的時候,能力都很強大,可過了一段時間,他們的能力就會逐漸消失。」

「好在特殊能力者的數量並不多,只是極少部分。只要有能力者的出現,特事中心就會在第一時間找到他們。想必你也知道,很多人只想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特事中心作為國家單位,享受到的福利待遇比工人還好。因此,大部分能力者幾乎沒有猶豫,便同意加入,從此吃上國家糧。」

「隨著時間的流逝,特殊能力者的能力逐漸消失,特事中心成立了實驗室,專門研究能力消失的原因。研究表明,特殊能力者分為兩種,一種是極為少見的五行能力,比如陸悠同志的水系能力。一種是其他能力。」

「五行能力弱,消失的速度也很慢,但並沒有人不減反增。其他能力,一開始強,但隨著使用次數越來越多,能力也會越來越弱,直至消失。」

「顧同志,不僅僅是能力消失。十八年前的那批能力者,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吧?」聽到這裡,陸悠突然插了句嘴。

顧君華瞳孔一縮,他猛地閉上眼睛,說話的聲音發乾發澀:「你說的沒錯,他們都已經……犧牲了!」

「呵呵……」陸悠的眼裡帶著一抹輕嘲,她突然問了一句,「顧同志,天上不會掉餡餅,能力不會憑空出現,也不可能憑空消失。你們在使用能力的時候,究竟有沒有想過,它也需要充能?」

「充能?」顧君華倏地睜開眼,直直地盯著陸悠,「陸悠同志的意思是,能力可以通過外力補充?」

陸悠笑著搖了搖頭,她回過頭,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心底卻不如表面上那樣平靜。

為什麼,五行異能者無法通過食物補充能量?

其他異能者的情況她不知道,可身為水系異能者,她剛穿越時,也是靠吃魚增長異能。

陸悠並不認為她這種情況只是個例,在同一個天地規則的管轄範圍內,能量的產生和消失都是公平的。

如果她能靠吃魚補充異能,其他水系異能者,同樣可以。

如果不可以,那就說明——有什麼問題被她忽略了。

「顧同志,加入特事中心,這對我來說,有什麼限制嗎?」不知想到什麼,陸悠突然轉移了話題,「你也知道,我現在的身份是海軍軍嫂。為了我的家庭,我不可能離開駐地,也不可能三天兩頭不在家。」

「這一點,請顧同志理解一下。」

其實,陸悠更想問一句:「加入特事中心對我有啥好處?」

但為了維持她光輝的形象和人設,這句話只能強壓在心底。

不過,顧君華顯然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好領導,他立刻表態:「陸悠同志請放心,特事中心平時的事務並不多。可一旦有事,基本上就沒有小事。正因如此,我們單位的福利待遇也很好。」

「各種傷亡補貼都很高。」他默默地在心裡補充了一句。

------題外話------

——

感謝吃完再減贈送告白氣球*1、感謝ww336700贈送月票*1、感謝吃完再減贈送月票*2、感謝吃完再減贈送五星評價票*1~謝謝各位同志,群么一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