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202章:要干大事的后撈處【五千字】

第202章:要干大事的后撈處【五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202章:要干大事的后撈處

等把屬於張甜甜的行李徹底搬出蕭家后,張甜甜頭也不回地走出樓道口,心裡驟然鬆了口氣。

從今天開始,她不再是蕭家媳婦兒,而是張家女。

即便在別人看來,她是一個離過婚的婦女,可她還是為自己感到高興。

她現在的狀態,就像是脫離了層層枷鎖,重新獲得新生一樣。

直到這一刻,她才突然意識到:原來島上的空氣這麼新鮮;海邊的風景這麼美麗;駐地的同志們這麼可愛……

「唉,離了婚,你就是二婚頭,以後要想再找到像十田這種條件的男人,難吶!」就在張甜甜重新呼吸著新鮮自由的空氣時,她爹張海柱給她潑了一桶冷水,「這地方好啊!房子又大有乾淨,吃穿用度都不要錢,以後……」

「張海柱!你說的這是人話嗎?」見張甜甜臉色一黯,她媽楊育苗立馬虎著一張臉,朝張海柱披頭蓋面地罵道:「再好有啥用?我閨女能享受到不!甜甜被蕭家人打成那樣,你就不心疼?」

當爹的不心疼,她這個當媽的都快難受死了!

楊育苗難道不知道,離過婚的女人不好找對象?她難道不知道,蕭十田的條件好?

可再好又有啥用?她女兒都快被蕭家磋磨死了!

這樣的親家,就算坐擁金山銀山,她也不敢叫女兒繼續待下去!

都怪她眼瞎,當初咋就沒看清蕭十田這張老實人的臉皮下,包藏著打老婆的禍心呢?

要說夫妻干架這事,還真算不得稀奇。

可兩口子打架,那是兩口子的事!張甜甜在蕭家,那是被蕭十田按住讓蕭銅寶狠揍!

這種憋屈的事,擱誰身上都忍受不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自家媳婦下了面子,張海柱的眉頭皺成了「川」字。

「閨女也是我生的,我咋不心疼?可再心疼她,我也沒法給她找一個更好的對象!以後她這日子,可咋過?唉!」張海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開始為張甜甜的未來擔憂。

楊育苗還想說什麼,就被張甜甜拉住,「媽,我知道爹也是心疼我才這麼說。你們的擔心我明白,可現在的社會已經很好了,只要有手有腳,勤勞肯干,女人想要活下去,並不艱難。你們不用擔心我,我……」

張甜甜湊到楊育苗耳邊,低聲說了句:「我已經找到工作了。」

「真的?」楊育苗一激動,聲音突然拔高,「你沒哄我吧?」

張甜甜眼神一閃,她下意識地看了陸悠一眼,然後重重點頭:「真的。」

「那就好,那就好!」直到這一刻,楊育苗才算真的放了心。

她不介意閨女回娘家住著,她相信,家裡幾個兒兒媳婦,也不是那種狠心的人。

可閨女畢竟是離過婚的人,就這樣住在娘家,難免不會聽到什麼閑言碎語。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這種事,在很多地方都是常態,避免不了。

在楊育苗的心裡,她閨女已經夠慘了,被蕭家人使勁磋磨不說,現在又落個難聽的名聲。

錯的又不是她閨女,憑啥要讓她閨女去承受這一切呢?

可當媽的心裡這樣想,別人可不會這麼想!

楊育苗既心疼張甜甜,又為她的事感到為難。

現在好了,閨女有工作了!

甭管是啥工作,只要能在城裡待著,哪怕就是掃大街,那也算是吃上供應糧了。

有了工作,也就有了奔頭,更不用回去面對七大姑八大姨的異樣眼光。

對於現在的張甜甜來說,那是再好沒有了。

「那你得好好乾活,絕對不敢偷懶!甜甜啊,你也別想太多了,蕭十田那樣的男人,離了就離了!你現在又有了工作,先顧好工作,其他的,等過段時間再說。」楊育苗告誡女兒。

再多的話,她卻是不好說了,這裡也不是個說話的地方。

張甜甜跟蕭十田的事情已經基本確定下來,明天就去辦理離婚手續。

按理說,只要蕭十田不同意離婚,這個婚根本就離不了!

可誰讓他跟蕭銅寶欺負張甜甜的事被好幾個嫂子看到了呢,那天下午發生的事,早就傳遍了整個家屬院。

就算蕭十田的婚姻受法律保護,可他身為婚姻過錯方,駐地的領導也不會偏向他。

只要有領導開的證明,張甜甜和蕭十田的婚姻就能成功離掉。

又因這對夫妻中,有一方不願離婚,駐地也要走正常程序,先進行調解。調解不了的,再開證明,讓兩人自己去辦理離婚手續。

像張甜甜這種情況,就屬於無法調解,她咬死「離婚」不鬆口,倔強又執拗,跟以前那個性子軟和的張甜甜判若兩人。

成功搬離蕭家的張甜甜,暫時被安排住在衛生所的宿舍里。

張海柱和楊育苗只在駐地待了一天,見自家閨女情緒不錯,也找到了新的工作,老兩口也沒多待,第二天就離開了駐地。

他們壓根就沒問,張甜甜到底找的是啥工作?

也幸好沒問,要不然,張甜甜自己都不好回答。

「甜甜姐,你只管放心!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夠勝任這份工!」陸悠坐在張甜甜的宿舍里,口若懸河地向她保證,「別的活兒你不一定能幹,可出海打漁,這就是你的強項!另外呢,這事兒我也只能找你幫忙,在這島上,我想找個幫忙的人還真有點難,你就當幫我忙行不行?」

「你先干倆月,要是覺得實在不喜歡,你就不做。到時候,不管你是想回去也好,還是想去城裡找工作,也不耽誤事!」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張甜甜舔了舔嘴唇,她不是嫌這份工作不好,也不是擔心自己做不下來,而是,「陸悠,你,你不用為了照顧我,給我開這麼高工資,這不合規矩!」

「規矩?什麼規矩!」陸悠翻了個白眼,她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張甜甜,指著自己的臉問道,「甜甜姐,你仔細看看,我這張臉上是不是寫著『蠢貨』兩個字?」

「我又不是慈善家!」

「你不是慈善家,你是觀世音菩薩。」張甜甜小聲地接了一句。

陸悠:……

「好吧好吧,不管我是什麼,咱們先得把這攤子鋪起來!後勤部那邊人員緊張,最多只給咱們分配幾個人。這幾個人夠幹嘛?出海的任務,還是得壓在咱們兩個女人的肩膀上。」陸悠無奈地表示,她被後勤部坑了!

就在今天,唐苗子給她帶來了好消息——領導同意了她的計劃。

只不過,養殖計劃暫時還不能行動,這事關係到方方面面,必須要做一個完善的準備,才可以做。

在此之前,出海打漁的計劃隨時可以進行。

後勤部擁有一套完整的人事規則和現成的關係網,可人家憑什麼給陸悠啊?

當然,後勤部再坑,唐苗子也不可能真的把陸悠坑死。他把李東陽和龔偉雄等人分了出來,臨時組成了一個「後勤捕撈辦事處」,簡稱「后撈處」。

這名字……一聽就很坑人!

看著后撈處零零散散的幾個男同志,陸悠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中。

唐苗子以及艦隊的領導們,是真的打算跟她合作嗎?如果是,那他們的誠意到底在哪裡?

人與人之間,就不能再多一點點真誠嗎?

後勤部只給這麼幾個人,他們當中的大部分人,也從沒出海打過漁。讓他們出海打漁,陸悠真怕魚跳上來打他們。

這群人一看就不是干體力勞動的料子,陸悠眼疼了好一陣子,才給這些人安排了活計。

李東陽就不用說了,陸悠直接把最複雜的事情交給了這小子。

這麼一安排,后撈處的男同志們倒是個個都沒閑著,可最重要的任務——出海打漁這件事,卻還沒著落。

這事兒除了陸悠,還能交給誰?

好在陸悠從一開始就沒指望過別人,她早就做好了安排。

張甜甜還沒跟蕭十田鬧離婚之前,陸悠就觀察過她,對她的能力有了直觀的了解。

張甜甜擁有豐富的出海經驗,不僅如此,從她堅決要跟蕭十田離婚這件事就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很有主見,且非常執著的人。

她的執行能力很強。

陸悠現在缺的就是這樣的人才,有能力出海,經驗也很豐富。更重要的是,她會嚴格按照陸悠的要求去做,同時又擁有自己的主見。

簡直不能更完美啊!

要知道,陸悠捕撈海鮮的初衷,並不是為了濫捕濫撈賺大錢。

等水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報道出來之後,后撈處也會嚴格按照這個標準進行每天的捕撈作業。

什麼種類能撈,數量又是多少,這些都有嚴格的規定。

如果從一開始就沒有良好的規範,那麼後面就會越來越亂。

為了保證后撈處健康和諧的發展下去,這裡面的每一位同志,都必須擁有自己的底線。

陸悠並不想跟誰抗爭什麼,她只想用自己的能力,為這裡的海洋世界做點什麼。

她這麼做,也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

異能者的直覺以及心底有個聲音,正在不停地告誡她:保護海洋,就像保護自己的家園一樣。

身為曾經的強者,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她會按照自己的直覺辦事。

跟後勤部合作捕撈海鮮,這只是她的第一步。

海洋麵積太大,分佈在不同的國家。她現在只能在小小的一片海域里活動,甚至連自己國家擁有的海域都無法顧及,更別說整個海洋世界。

陸悠收回扯遠的思緒,將注意力放在張甜甜身上,等著她回答。

「既然你這麼看得起我,那我就不推辭了。感謝的話不多說,你直接看我行動吧!」張甜甜將裝滿糖開水的搪瓷杯放在桌上,眼裡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她認定陸悠是在幫助她,儘管對方並不承認。

可她現在確實需要這樣一份工作,別說出海打漁,就是讓她去打掃旱廁,她也願意干!

張甜甜覺得,這個島帶給她的感覺太複雜了!

她在這裡受過太多的委屈和不公,卻又體會到更多的溫暖和救贖。

如果非要用數量來劃分的話,她認為,她在這裡得到的愛,其實比付出的愛更多。

可過去一年,她付出的愛從未得到過回報,而她得到的愛,卻從未讓她付出。

從今往後,她也想要為自己的得到付出,她也想要做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人。

被幫助是一種幸福,可她更願意做那個幫助他人的人。

從這一刻起,張甜甜的心底突然升起了從未有過的鬥志。

跟張甜甜談好之後,陸悠便跟她約好第二天出海的時間。

再次回到家屬院時,就聽到黃綠草罵罵咧咧的聲音:「洗洗洗,洗個毛線!這水不要錢,肥皂不要錢,床單不要錢啊?老娘是來照顧我大孫子的,可不是過來給你當保姆的!」

「你小聲點,別讓你兒媳婦聽到了,小心她回頭就跟你鬧!」劉大媽在一旁勸她,「不是我說你,個人有個人的習慣,她愛乾淨也是好事,難道你更喜歡髒兮兮的兒媳婦?」

「誰喜歡髒兮兮的?可愛乾淨也得有個度啊!你看她這,天天打發老娘給她洗床單被套,好傢夥!這床單都要洗爛了!」自從後勤部改了規定,限定了每月領取生活物資的數量之後,黃綠草就開始看不慣她兒媳婦的作派了。

她本來就是庄稼人,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最見不慣兒媳婦資本家小姐的作派。

之前忍著不說,那也是貪小便宜的性格使然。反正這些物資都不要錢,可勁兒用唄,用到就是賺到!

可是現在,多用一塊肥皂,那就得多花一塊肥皂的錢。

不止肥皂,單位的便宜不能占之後,方方面面都要多花錢。

可福利沒了,兒媳婦的習慣還在啊!這幾天,看著消耗極快的生活用品,可把黃綠草給心疼壞了!

可兒媳婦家境好,說實在話,她兒子能娶到人家,那還真是祖上少了高香!更別說,人家還給老劉家生了個寶貝疙瘩,那可是大功臣吶!

黃綠草不敢當著兒媳婦的面罵,只能借著洗東西的空隙,跟劉大媽發發牢騷。

沒錯,自從不能再占單位的便宜之後,黃綠草單方面跟劉大媽好上了。她啥話都願意跟劉大媽說,劉大媽呢,在黃綠草貪不到組織便宜后,也覺得這個人沒什麼大毛病。

兩人還挺聊得來的,短短一個小時,她倆就成了無話不談的老姐妹。

劉大媽正在那跟黃綠草嘀嘀咕咕,看到陸悠,她頓時丟下自己的老姐妹,跟陸悠打起了招呼:「陸悠同志回來啦!」

黃綠草:……什麼老姐妹?都是塑料姐妹花!

「劉大媽,又在曬被子啦!黃大媽,又在洗床單啊?」陸悠笑咪咪地回應道。

不提洗床單還好,一提這個,黃綠草頓時也丟下老姐妹,跟陸悠吐槽:「哎,陸悠同志啊,還是你會過日子。我很少看到你洗床單,你家床單多久洗一次,一個月還是兩個月,不會是半年吧?」

陸悠:……

「遇到像你這麼節約的小媳婦,秦隊長可真有福氣!你這麼懂事,你婆婆肯定也放心,等你們有了孩子,也不用大老遠地趕過來。」黃綠草瞭然地看了陸悠一眼,打趣了一句,「你也是個有心眼的媳婦,要是真跟你過日子,你婆婆肯定算計不過你。」

陸悠:……

「誒誒誒!綠草妹子,你這話是啥意思啊?」看著沉默不語的陸悠,劉大媽誤以為她被黃綠草氣到了。

也對,就黃綠草那嘴上沒把門的性子,是個人都容易被她氣著!

劉大媽白了黃綠草一樣,聲音猛地拔高:「要我說呀,誰家娶了陸悠同志,那才真是祖墳冒了青煙!瞧瞧人陸悠同志,就算到了駐地也不忘家裡老人,每個月都往家裡寄錢寄東西。我要是有個這麼好的兒媳婦,真是做夢都要笑醒了!」

「要是這都叫心眼子,那我寧願跟這麼個有心眼的兒媳婦過一輩子!」劉大媽的聲音鏗鏘有力。

對於劉大媽的善意,陸悠表示接受。

家屬院里的大媽大嬸還挺多的,很多都挺八卦,嘴巴也碎。但要說有啥壞心眼,那還真沒有。

陸悠平時也不怎麼跟她們聊天,最多誰家有事,她要是有時間,就順手幫幫忙。

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家屬院里的大媽大嬸們,對陸悠的態度非常友好。

陸悠身體好,力氣也大,劉大媽經常請她幫忙搬個東西啥的。再加上陸悠跟食堂的關係好,而劉大媽的愛人,正是食堂的軍士長,管理著整個食堂。

有這麼兩層關係,劉大媽對陸悠那是相當維護。

「劉大媽,你就等著享福吧!」陸悠順著劉大媽的話,接著道,「凡事都是相對的,有你這麼開明的婆婆,就肯定會有我這麼孝順的兒媳婦。那斤斤計較的婆婆,肯定也只能跟心眼多的兒媳婦湊成一塊兒,你說是不是?」

陸悠說這話時,狀似不經意地瞥了黃綠草一眼,話里話外,意有所指。

劉大媽一聽,差點忍不住噴了一口。

見黃綠草的臉都綠了,劉大媽趕緊沖陸悠擺了擺手,「陸悠同志,你快忙你的去吧,咱們有空再聊啊!」

「行,那我先走了。」陸悠揮了揮手,特有禮貌地說了句,「劉大媽,黃大媽,再見。」

「她她她剛才那句話是啥意思?」黃綠草總覺得陸悠最後那句話是在說她,可人家沒有明著說,她總不能自己湊上去對號入座吧。

「趕緊洗你的床單,等會該回家做飯了。」劉大媽直接扭過頭,拿著拍子輕輕拍打棉花被。

經過兩位大媽的打岔,陸悠差點忘了一件事。

------題外話------

——

感謝小心心123贈送五星評價票*1、感謝QQ195**be7贈送五星評價票*!、感謝QQ195**be7贈送月票*1、感謝小心心贈送月票*1、感謝QQ82**6d6a贈送鮮花*1、感謝小心心贈送鮮花*1、感謝lovemiao贈送鮮花*2~謝謝各位同志的票票和打賞,祝大家看文愉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