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209章:岳父大人,對不住了【九千字

第209章:岳父大人,對不住了【九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209章:岳父大人,對不住了

莽撞去喬家做客,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計劃。

且不說喬二妹是否就是喬慧娘,如果她是,那喬老娘突然上門,很容易打草驚蛇,讓喬家梁產生警惕。

如果她不是,那喬老娘的行為就更加突兀了。

見喬老娘陷入兩難之境,陶青雲給她出了個主意:「大姐,要不這樣……我最近就住在家裡,你們要是不方便,我就幫你打探一下情況。」

其實打探情況,陸悠也可以找孔長征和賀平幫忙。

孔長征是本地人,以他的性格,交際面肯定不會太狹小。而賀平又是公安,他隨便找個借口,就能進喬家門。

可還沒等她把這話說出口,陶青雲就使勁沖她眨眼睛。陸悠一開始沒看懂他狀似抽筋的眼神,可後來她靈光一閃,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她暫時閉上了嘴。

就聽陶青雲還在那說:「你們肯定不住在城裡吧?我知道,要是讓你們住在我家,以大姐的性格肯定不願意……」

陸悠:……當然不能願意!這事兒擱在任何一個正常人身上,都不可能願意啊!

「這確實影響不好。不過,你們白天再來,就一點問題都沒有。這幾天呢,我隨時關注喬家的情況,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你!」

陸悠:……通知,怎麼通知?這人是要通訊地址還是電話號碼?

「這樣,我們約定一個時間,每天上午的十一點,準時在我家碰頭!我會把每天收集到的最新情況如實向你彙報,等時機成熟,你就去喬家找二妹。」

陸悠:……約定時間和地點碰頭,彙報最新情況,這話聽起來,怎麼有點像組織以前搞的地下活動啊?

還有,她已經第二次從陶青雲的嘴裡聽到「二妹」這個稱呼了。

一般人對並不熟悉的人,都會以全名稱呼對方。只有關係比較親近,或者較為熟悉的人之間,才會去掉姓氏,直接叫名字。

喬二妹沒有名字,大家都叫她「喬二妹」,陶青雲也是如此。可他因一時疏忽,脫口而出的名字卻是「二妹」……

喬老娘和陸悠對視一眼,兩人的目光里都帶著凝重之色。

告別陶青雲,走出別墅大門,喬老娘總算冷靜下來。

「閨女啊,幸好你陪著我,要不然……一時情急之下,我指不定會作出什麼糊塗事!」喬老娘回想起自己反常的情緒和行為,心裡有點后怕。

往常她還算是一個冷靜自持的人,輕易不會被情緒左右,繼而影響自己的理智。

可今天也不知怎麼地,一聽到疑似慧娘的消息,她就忍不住發慌。

她與親人分別了幾十年,這麼漫長的歲月她都等過去了,現在反而等不了了,這是為何?

也許,喬老娘自己的也意識到了。如果喬二妹就是喬慧娘,那她這些年……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呢?

喬老娘之所以急,便是這個緣故。

「大娘,您也別自責了。就算再急,您肯定也不會作出錯誤的決定。至於其他事……偶爾任性一次,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陸悠沉吟了一瞬,又說,「不過,陶大伯的話雖然不能全信,但大部分應該都是實情。大娘,建國有個戰友,現在轉業當了公安。要不,我們去找他幫幫忙?」

「會不會太麻煩公安同志?」喬老娘有點意動,可臉上卻露出遲疑之色。

如果能找公安幫忙,那自然事半功倍。可讓建國的戰友幫這個忙,會不會對陸悠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喬老娘倒是沒有想到別處去,她就是想,這人情再好,也有限度。

她今天花了這個人情,就得秦建國去還。

雖說秦建國這人品行好,跟陸悠處得也好,倆人平時好得就跟一個人似的。

可同為女人,喬老娘就不得不替陸悠多想兩分。

一看她這表情,陸悠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大娘,您就放心吧!這人雖然是建國的戰友,可我找他幫忙這事,一碼歸一碼,還用不上建國的面子。」陸悠給喬老娘吃了顆定心丸,「遇上我這麼好的嫂子,難道還不能讓他們看在我的面子上,幫點小忙?」

喬老娘被陸悠大言不慚的自誇噎了一下,她哭笑不得地說道:「要不是因為建國,人家哪兒認得你!你可別因為自己賺了點錢,就不把建國放在眼裡。夫妻之間,無論誰強誰弱,在感情方面,都應該處於平等的位置。」

「大娘,我可算看清您這個人了!原來你也重男輕女啊!得,建國是好男人,我就是那個壞女人,這樣總行了吧?」陸悠無奈地攤手,一副「我不跟你爭論」的模樣。

「你這孩子!」喬老娘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又好氣又好笑地說,「真是討打!我這都是為了誰?就是換成建國,我也這麼說。」

「閨女啊,你肯定在想,我連自己的婚姻都沒搞明白呢,又怎麼好意思站在這裡對別人指手畫腳?你先別急,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制止了陸悠想要說話的衝動,喬老娘伸出手,溫柔地替她理了理耳邊的碎發,「你們年輕人的想法,我都懂,也沒什麼不能接受的。」

「你宋大哥就一直勸我,要是再遇到合適的人,就找個伴兒,別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孤獨終生。其實,我跟淼淼爹之間,也沒有什麼至死不渝的愛情。我說句心裡話,這麼多年來,我還念著他嗎?念著,他畢竟是我孩子的爹啊!」

「可除了這個,幾十年的時間一過,我都快想不起來,當初嫁給他時的光景。時間是最可怕的敵人,也是最有效的傷葯。它能打敗天地間所有的生物,也能治好所有的心病。」

「在沒有見到淼淼爹之前,我依然將他當成我的丈夫,就好像我們從未分別過一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我們當初成親的時候,向彼此許下的諾言。既然承諾,就一定要守信!即使發生變故,讓我們暫時分別,可我依然會等,一直等下去。」

「直到……我死,或者誓言破滅。」

「當我在醫院看到淼淼爹的那一刻,我就在想啊,總算見到他了!至於之後的事,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遵守承諾,問心無愧!我對得起天,對得起地,對得起喬宋兩家的祖先,也對得起自己的堅持。」

「閨女,大娘並不是老古板。你別嫌我煩,我的婚姻雖然並不美滿,可我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經的事比你聽過的還多。有些話縱然不耐聽,可我不會害你。」

「我知道,大娘,我沒嫌您煩。」陸悠握了握喬老娘的手,給予她無聲的安慰。

喬老娘是真的把陸悠當成親女兒對待,才會對她推心置腹。

或許,在每一位長輩的心裡,子女的幸福,就是他們的幸福。

只要看到陸悠跟秦建國關係融洽,幸福美滿,她就感到由衷地高興。

她知道,無論是陸悠,還是秦建國,兩人都是好孩子!可夫妻之間的感情好壞,並不在於雙方的人品好壞。

就跟醬肉一樣,婚姻也是一門技術。

誰家都有自己獨特的秘方,來維持這段感情。如果沒有秘方,那就用心。

只要肯用心,不用秘方,也能做出美味的醬肉;只要肯用心,不論貧窮或者富貴,優秀或者平庸,兩口子的感情亦能由始至終。

見陸悠理解自己的意思,也沒真嫌她煩,喬老娘笑得見牙不見眼。

到了公安局,陸悠熟門熟路地走到賀平的辦公室門前,剛想敲門,就聽到裡面傳來壓抑的爭吵聲。

她動作一頓,本想直接離開,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賀平!你的直覺呢?我不相信你感覺不到,那個女人她有問題!她差點害死小麗!你現在放她一馬,就不怕她以後再幹壞事?」這個熟悉的聲音,是孔長征。

他嘴裡的「小麗」是誰,難道是黃小麗?

陸悠正驚訝著,就聽賀平沉聲說道:「孔長征,你以為這是哪裡?這裡是公安局,不是我家!如果僅憑直覺就能給人定罪,那這世上還有公平可言嗎?你要是覺得楊芳有罪,那就拿出證據來!沒有證據,我也沒有權利抓捕她!」

「證據?這麼明顯的證據就擺在眼前,你難道看不到?馬瘤子到底是什麼情況?你敢說,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提到過楊芳?呵呵!現在好了,那個女人她懷孕了,懷的還是馬瘤子的種!馬瘤子要保她,你們一個個的,就真打算放過她?」孔長征的語氣越來越激動,不用特意去聽,陸悠都能清晰地聽到裡面傳出的聲音。

她挑了挑眉毛,剛想敲門提醒一下孔長征,就聽到「嘭」地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在了地上。

「孔!長!征!我知道你對黃小麗有意,不過,請不要用你的私人情緒,妄圖影響我的判斷力。請你離開!」賀平的語氣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倒是孔長征,這小子就跟吃了火藥一樣,重重地哼了一口氣,扔下一句話就走了。

「賀平,我不屑與你為伍!」

「嘎吱」一聲,滿臉怒色的孔長征剛拉開門,就對上陸悠那張略顯尷尬的臉。

「嫂,嫂子!你怎麼來了?」孔長征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一張臉漲得通紅。

他撓了撓頭,結結巴巴地解釋:「那個,我,我跟平子剛在,在開玩笑呢,嘿嘿!」

氣過之後,理智瞬間回歸,孔長征頓時覺得臉燥得慌。

天,剛才那個比小孩子還要幼稚的男人,真的是他?

自從十歲以後,他就再也沒有跟誰放過狠話,用絕交這樣的借口來掩飾自己的氣憤。

現在的他,竟然還比不過十幾歲的孩子?

孔長征無力地捂著臉,不敢再看陸悠。

這事兒要是讓隊長知道,他還有活路嗎?

曾經被秦建國支配的恐懼再次湧上心頭,孔長征下意識地挺直脊背,整個人如同標杆一樣杵在賀平的辦公室門口。

聽到聲音走出來的賀平,看著堵在門口的孔長征,賀平眸色一沉,他不說話,直接動手。

像拎小雞一樣將孔長征丟開,惹來對方不滿的怒視:「賀平,你這人也忒小氣了點!不就是跟你開了點玩笑嘛,你還真生氣了呀?」

賀平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回了兩個字:「呵呵!」

「嫂子,你有事嗎?」賀平看向陸悠,意簡言賅地問。

跟陸悠打過幾次交道以後,賀平也算了解她的為人。

如果沒什麼事,她絕對不會到辦公室來找自己。

陸悠也沒搭理孔長征,這小子最近很可能在談戀愛,連智商都變低了。

不過,她也沒將孔長征排斥在外,直接當著他的面,跟賀平提了提喬家的事。

賀平眉頭一皺,他剛想說什麼,就見孔長征跳了出來:「嫂子嫂子!你要查喬家的事啊?是不是喬家出了什麼問題?」

「不是我要查喬家的事,我對喬家不感興趣,只想了解一下喬二妹的現狀。聽說,她原本就是喬家梁的妻子,喬家梁還是喬家的上門女婿。可他後來又娶了一門妻子,現在已是兒孫滿堂。雖說子孫都姓喬,可到底不是喬二妹親生的孩子,他們會不會贍養她,這個還真說不清楚。」

可這事跟您有什麼關係吶?

孔長征雖然沒有直接問出來,但他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陸悠忍不住賞了他一個暴栗,然後才將喬老娘懷疑喬二妹就是喬慧娘的事說了出來。

「那意思就是,您跟大娘現在就想知道,喬二妹住在哪兒,還想跟她見一面,我說的對不?」孔長征邊揉額頭邊問。

見陸悠點頭,他立馬打了個響指,「這事兒還不簡單吶!那姓喬的我認識,為人特別低調。不過就他那樣兒的,再想低調也低調不起來啊!他家的事我也聽說過,小時候我就看他不順眼,沒想到他還真不是個東西!」

陸悠:……她啥時候說過喬家梁不是個東西?現在只是懷疑!就算喬二妹真是喬慧娘,也不能證明喬家梁就是個壞人吧?

喬老娘帶有主觀猜測,擔心疑似喬慧娘的喬二妹過得生不如死,可陸悠卻不會。

在沒有接觸過喬家梁這個人之前,她不會人云亦云。

陸悠再次賞了孔長征一個暴栗,言辭警告他:「長征,慎言!」

「慎言」二字一語雙關,既是指之前孔長征責問賀平的事,也是指他剛才對喬家梁的評價。

孔長征偷偷瞅了賀平一眼,訕訕笑道:「嫂子,我知道錯了!那啥,這事兒你可別跟隊長說,我真是在跟他開玩笑!」

「你們之間的事我不管,都是成年人,應該知道自己在幹嘛。」陸悠抬起手,剛想拍拍孔長征的肩膀,就見他以極快的速度後退半步,躲開了她的襲擊。

陸悠頓了頓,態度自然地收回手。

「賀平同志,這事就拜託你了!」

「嫂子,您這是看不起我吶!有我這麼個本地通在這兒,你還找他……你就不用麻煩平子啦!這事兒包在我身上!」孔長征「啪啪啪」地拍著胸口,他向陸悠保證,「最多三天,我把他家那堆破事兒全給你打聽清楚!要是有喬二妹的消息,我立刻通知你!」

陸悠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問:「你最近不是也挺忙的嗎?我怎麼好意思耽誤你的時間?」

「再忙也不能誤了嫂子的事!」說完這話,孔長徵才覺得不對勁,嫂子這是話裡有話啊?

他試探著說了一句:「嫂子,我最近其實也不咋忙,還跟以前一樣!」

「哪能跟以前一樣啊?這談戀愛處朋友,最花費時間。行了,我知道你忙,這事兒你別管。你也老大不小了,談戀愛很正常!」陸悠以一種過來人的語氣說道。

其實,她跟秦建國壓根就沒談過戀愛!

穿越前,她沒時間談戀愛;穿越后,她就是已婚婦女的身份。

算來算去,她的戀愛經歷竟然為零!

陸悠:……不知道現在再來談一場戀愛,還來不來得及?

陸悠收回跑遠的思緒,對孔長征語重心長地說:「記住領導的話: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長征啊,你可千萬不能耍流氓啊!」

說完,不等孔長征反應,她就跟賀平道了別。

離開公安局之後,陸悠跟喬老娘也不打算逛街了。主要是喬老娘,她現在滿腹心事,也沒什麼興緻。

陸悠屬於經常往返於駐地和長生市的自由人,她進城的機會多著呢!

反正家裡也沒啥急缺的東西,乾脆就回吧!

兩人也沒坐車,直接走路過去。

在路上,喬老娘忍不住問她:「閨女,我這心裡咋那麼慌呢?」

就連當初跟宋穆雲和宋解放走散時,她都沒有像現在這樣心慌。

不知為何,她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喬二妹真是喬慧娘,也已經遇害了嗎?

越想,喬老娘的心就越慌。

她實在想不明白,自己對慧娘的感情竟然埋藏得這樣深!甚至超出了當年她對宋解放的擔憂。

喬老娘直覺不對,這不合理。

可情緒騙不了人,她的心,也騙不了自己。

「大娘,您這是自己嚇自己呢!」陸悠眼神一閃,她挽著喬老娘的手,同時散開一縷帶有迷惑效果的精神力,圍繞在喬老娘的身邊。

許是喬老娘對陸悠並不設防的緣故,這一次,她的精神力並未失效,對喬老娘的情緒起到了很好的安撫作用。

「你說得對,我這就是自己嚇自己!唉!這人吶,年紀一大,就容易多愁善感。想當年,我跟淼淼他們走散的時候,也很心慌,甚至絕望。可過後,我也慢慢地想通了。只要他們還活著,健健康康地活著,我就心滿意足了。」

「可現在呢,許是因為年紀大了,我這心理素質啊,直線降低!跟慧娘分開了幾十年,我從未像現在這樣,心慌得不得了!」

陸悠的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可她的心,卻一沉再沉。

她理了理思路,從剛進市場時,再到小吃攤上遇到陶青雲,他就跟閑不住的老太太似的,給她們講了一個故事……

如果沒有陶青雲,她們就不會知道喬二妹的事。

可陶青雲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陸悠想不明白。

等回到島上,她立刻就把這事跟秦建國說了。

從鍾舒開始說起,說到了祁天明和楊芳,又說到黃小麗和孔長征,最後才提起陶青雲,以及他向她們講述的喬家恩怨。

「陶青雲?這名字很特別啊,要是我聽過,絕不可能忘記。」秦建國冥思苦想,卻始終記不起陶青雲這個人物。

可按照陸悠的描述,陶青雲是在附近的島上工作。這附近大大小小的島嶼,除了艦隊的駐地,就只有當地務農的居民,並沒有其他單位。

更何況,如果陶青雲說的都是真話,那以他的文化水平,他應該是在艦隊工作。

東方艦隊肯定沒有這麼一個人,這點秦建國可以保證。

除了東方艦隊,同等級的還有南艦,可南艦的駐地離這裡挺遠的,應該不是南艦。

不是東艦,也不是南艦,那就只剩下——華夏艦隊。

華夏艦隊是國家第一艦隊,其餘的艦隊,都是它的下屬單位。

如果陶青雲真是華夏艦隊的海軍,以他的過往經歷和背景條件看,他應該不是默默無聞的角色。

況且,陶青雲的年紀看起來也不小,起碼有五六十吧?

就職於華夏艦隊、五六十歲、長生市人、有留洋背景的男同志……這個範圍已經很小了。

「明天我去問問,要是真能打聽到此人,那就沒事兒。如果,」秦建國眸色一暗,沉聲道,「找不到這人,或者說,我沒有許可權去找……」

「我知道了,建國。」不用秦建國說完,陸悠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找不到陶青雲這個人還好說,最多就是證明他騙了人。

可要是秦建國沒有資格和許可權知道這個人,那問題可就太大了!

如果真是這樣,以陶青雲的身份和位置,他為什麼要故意接近喬老娘和陸悠,向她們透露喬家的消息,並以此引起喬老娘的注意和懷疑?

「建國,我真是太心疼大娘了!」想到也許會發生的事,陸悠面露不忍。

秦建國嘆了口氣,將她攬入懷中。

「媳婦兒,如果事情真的走到那一步,那就不是你我想幫就能幫得了的事。大娘還好,她不會出什麼事,就是怕宋同志……」秦建國只覺渾身一冷,他下意識地拿了一件衣裳蓋在陸悠身上。

「建國,你現在就準備穿新衣服嗎?會不會有點厚?」看清楚蓋在自己身上的正是她給秦建國做的新衣服后,陸悠的心情總算緩和了一點。

只不過,駐地的溫度並不算低,暫時還用不著穿這麼厚的外套吧?

「等過年的時候再穿吧!」陸悠早就打算好了,她的處女作品具有深刻的意義,必須挑選一個好日子,作為它的首次亮相。

她覺得,過年這個時間就挺好,喜慶不說,溫度也合適。

再有,今年過年很可能回家。秦建國穿上這身衣服去走親訪友,那絕對要驚艷眾人啊!

「過幾天我再給你做幾身適合現在穿的衣服,這件,先放起來。」陸悠摸著自己的傑作,臉上帶著既驕傲又欣慰的笑容。

驕傲嘛,很好理解,天才都可以驕傲;欣慰,則是對秦建國審美的肯定。

熟悉這個時代之後,陸悠也意識到,她與這個時代的審美有點差異。

當然,這個差異並不算大。跟末世以前的時代比起來,這個時代的審美還算正常,並沒有低到扭曲的程度。

可再正常,還是沒有辦法跟末世比啊!

這個年代很奇怪,有的男性明明很弱很醜,可他們卻能找到很強很漂亮的女性作為伴侶。

這也就罷了,畢竟愛情不分美醜和強弱。

可又丑又弱的男性,竟然還會背叛既強又美的女性,然後再去找一個跟他們一樣丑的女性偷情。

這……陸悠倒不覺得這些男性腦子有坑,她懷疑,這些男性都很自卑,也有點自知之明,所以才會受到同一層次的異性吸引。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什麼樣的男人,就會被什麼樣的女人吸引,這無可厚非。

可讓陸悠深感無力的是,慘遭背叛的優秀女同志,竟然不願意放棄出軌醜男!

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源於時代的審美觀念。

就拿秦建國來說,他本人在陸悠眼裡,那是比基地第一帥還要好看的存在。

可在這裡,他好像並不是很受歡迎。

能夠看上他的女同志,基本上都是看中了他的潛力。

就像崔紅艷,她並不了解秦建國的工作情況,所以,她看他,就只是從他的外貌和家境開始看。

可惜,秦建國的家境一般,外貌……崔紅艷更看不上。

雖說沒有鶯鶯燕燕環繞在秦建國身邊,陸悠應該感到高興和輕鬆才對。

可自己優秀又帥氣的丈夫被人嫌棄,她也開心不起來啊!

唉!都是低級的審美觀造的孽啊!

陸悠為同志們的審美感到憂心,好在她認識不少審美在線的同志,更重要的是,秦建國跟她的審美完全同步。

「建國,你有什麼中意的款式嗎?告訴我,我來做。」陸悠用期待的目光看著秦建國。

秦建國:……

對上媳婦兒充滿愛意的眼神,秦建國的心軟得一塌糊塗。

他剛想脫口而出,說「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

話到嘴邊時,他硬生生地改變了話鋒:「媳婦兒,我不要你做。做衣服太累了,我寧願裸著,也不願讓你受累。」

其實真相是:「媳婦兒,你不做還好,你一做,我就是寧願裸著,也不敢穿啊。」

回想起早上在穿衣鏡里看到的那幅畫面,秦建國不由打了個冷顫。

他的心立刻堅硬起來。

「建國,我不累,我願意……」

「不,我不願意!」秦建國的眼裡滿是心疼之色,他義正辭嚴道,「你是我媳婦兒,是我的愛人,不是我的保姆,我只想讓你享福!」

見陸悠還想說什麼,秦建國眸色一黯,臉上帶著一抹受傷之色。

他垂頭喪氣地問:「媳婦兒,你是不是覺得我挺沒用?我在駐地待了這麼多年,可直到現在,我每個月的津貼也不多。而你呢,你才隨軍沒幾個月,卻掙了那麼多錢。我不如你,我給不了你享福的生活,我真沒用!」

「嘭嘭嘭!」秦建國使勁捶打著自己的胸口。

「建國!」陸悠趕緊抱住他的雙手,制止了他的自虐行為。

她真是沒想到啊,性格堅毅的秦建國同志,竟然也有這麼脆弱的一面?

可他的脆弱並不是懦弱,而是一種自責。

憑良心說,秦建國每個月的津貼並不算低。再加上出海補貼和任務補貼,各種各樣的補貼,他完全有能力實現自己的承諾——讓陸悠享福。

可陸悠有能力,也有自己的追求,他不可能為了所謂的男人自尊心,就禁止她發展自己的人生。

與之相反的是,他支持她。

他會在她並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幫助她;她成功,他高興,他自豪;她失敗,他給她安全感。

要不是為了找個借口,不讓陸悠動手做衣服,秦建國絕對不會提及陸悠掙錢的事。

他連身家性命都交給媳婦兒了,又怎麼可能去管她掙多掙少呢?

再說,他的借口也不全是借口,他是真心疼自家媳婦兒。

他連家務活兒都不想讓她干,又怎會讓她做衣服?

照他的想法,衣服嘛,有的穿就行。反正他每天都穿制服,在家就穿海魂衫,特別洒脫!

媳婦兒每天忙著掙錢,還要學習,偶爾也要給他做點好吃的……她都這麼忙了,還做什麼衣服啊?

「媳婦兒,我不求你有多麼賢惠,多麼能幹。只要咱倆心心相印,白頭到老,我死而無憾。」秦建國微微低頭,輕輕貼著陸悠的額頭。

他的聲音低沉,似帶著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讓陸悠忍不住沉醉其間。

「好,建國,我不做了,我答應你。」陸悠眼眶微紅,她再次感受到從心底深處傳來的悸動,那樣震撼,卻又那樣溫暖。

「我答應你,要陪著你慢慢變老,和你一起走到生命的盡頭。此生,來世,生生世世,我們都要找到彼此……」陸悠笑著笑著,就流下淚來。

秦建國用極為輕柔的力道捧著她的臉,在她的臉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吻。

他的眼底儘是虔誠的光芒,裡面清晰地映出陸悠的影像。

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稱。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綿綿,爾昌爾熾。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

「媳婦兒,我不敢奢望你的生生世世。上天將你送到我身邊,這已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願來生,」秦建國專註地盯著陸悠,灼灼的視線似要將她燃燒。

願來生……讓我去往你身邊。

秦建國嘴角一揚,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念著這句未盡之言。

「建國,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嗎?」陸悠抬起水光瀲灧的眼眸,輕聲問道。

「這個問題,你曾經問過我。說實話,我以前並不相信。」

他以前是怎麼想的呢?

前世今生?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他並不相信。

可他相信事實,即使是一些他無法解釋的事實。

「是前世今生,還是故弄玄虛,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沒有資格破壞我們的生活,我也不會讓她有這個機會。」

「就算……真的存在,也跟我們沒關係。一個人只有一顆心,一雙眼,只能裝下這輩子,只能看到眼前人。」

秦建國閉上眼睛,耳邊似乎響起了他當初回答陸悠問題時的聲音。

以前的他,並不相信什麼前世今生;而現在的他……

他猛地睜開眼,正對上陸悠探究的眼神。

看到這一幕,秦建國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話:「媳婦兒,不管有沒有前世今生,我都不在乎。我是個俗人,也是個粗人,沒有那麼多高深莫測的想法。我只知道,你是我媳婦兒,是比我自己還要重要的女人。」

不知是陸悠的錯覺還是什麼,她總覺得,秦建國說到「你」這個字時,突然加重了語氣。

「我不是神,我是人,只能看到眼前的一切,只會珍惜眼前的人。」所以媳婦兒,別再擔心,別有負擔。

陸悠將頭靠在秦建國的胸膛,聽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心底一片安寧。

「對了媳婦兒,還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秦建國摸了摸披在陸悠身上的大衣,臉上帶著依依不捨的表情,「咱爸的生日是不是快要到了?這件衣服我現在還穿不著,要不,送給爸穿?」

「你是咱爸的女兒,是他捧在手心裡疼愛的寶貝。他將你交給我,你今後的人生,都與我緊密聯繫在一起,我已經很知足了。你動手做的第一件衣服,應該送給爸!」

岳父大人,對不住了……

------題外話------

——

感謝包子來了贈送月票*2、感謝包子來了贈送五星評價票*1~么么~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