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221章:兩個都是你【五千字】

第221章:兩個都是你【五千字】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221章:兩個都是你

誰殺了喪屍王這件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晶核為什麼會在這裡?

陸悠用手摩擦著晶核,整個人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中。

「媳婦兒,現在咋辦?」秦建國也是第一次見到晶核,咳,他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這玩意兒呢。

沒成想,竟然這麼快就看到了實物。

「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先回去。」陸悠收起晶核,將這附近檢查了一遍,見沒有任何遺漏,這才跟秦建國離開了多重空間。

再次浮在海面上,望著熟悉的海島時,陸悠的心裡突然升起一抹懷念的情緒。

「建國,咱們回家了。」

清水大隊是家,清泉大隊是家,駐地,也是他們的家。

「是啊,總算到家了!」秦建國看向陸悠,正對上她滿是感慨的眼神,不由覺得好笑。

「媳婦兒,你說咱們今天要是回不來了,可咋整?」

「還能咋辦,只有繼續活下去,才有機會……」陸悠忽然一頓,秦建國這是在鼓勵她么?

他……知道了?

想到這裡,陸悠不免有些自嘲。

以秦建國的頭腦,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她說的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用夢境代替穿越,這解釋聽起來確實沒什麼漏洞。可秦建國畢竟是與她朝夕相處的丈夫,他的偵查能力比她還強,她騙不了他。

而她,也不想騙他。

就連她自己,不也差點被穿越前後的異樣迷了眼,繼而對自身的來歷產生了懷疑嗎?

「建國,你都知道了?」陸悠抬起頭,仰望著萬里無雲的藍天,銳利的目光似要穿透天際,看向遙遠的星河。

秦建國替她理了理濕答答的頭髮,眼裡帶著認真之色,「我不知道,但我已經有了猜測。」

「那你……」陸悠輕咬著下唇,語氣有點遲疑,「你害怕嗎?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卑劣?」

佔用了別人的身體,享受了親人和愛人給予的感情。她就像一個小偷,偷走了原本屬於八十年代陸悠的幸福。

「陸悠同志!」秦建國雙手扶著她的肩膀,讓她與自己面對著面。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帶著不容置疑的肯定:「國家有法律,道德亦有底線。而人做事,還要憑良心,只要做到問心無愧,就不要後悔。」

「如果我猜的沒錯,這件事……實非你所願。你的所作所為,其實並沒有錯。很多時候,善意的謊言,其實比真相更容易讓人接受。」

秦家還好,如果讓陸家人知道,此陸悠非彼陸悠,他們該如何承受這個事實?

陸悠將這個秘密深埋心底,其實才是一種大善。

是,她確實享受了陸家人對陸悠的疼愛,可她對他們的回報卻更多。

從一開始,她就沒有將自己放在一個掠奪者的位置上,她一心一意替陸悠承擔起屬於她的責任。

更何況……秦建國並不認為陸悠是一個外來者。

僅憑他的直覺來看,陸悠對陸家人的態度很自然,並不像外人,反而像……相處多年的至親之人。

或許,就連陸悠自己也不知道,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建國……」陸悠鼻子一酸,喉嚨發澀,聲音有點嘶啞,「你不了解我,其實,我一直都很自私。我從不覺得自己對不起誰,理所當然地接收現有的一切。」

包括你。

「陸悠同志,或許我並不了解你。可你有沒有想過,你了解你自己么?」

聽到這裡,陸悠默然不語。

「好了媳婦兒,別胡思亂想,咱們回家!」秦建國抱了抱她,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一句。

「如果你是卑劣的人,我比你……更加卑劣。」

他的心很大,可以裝下一望無際的海洋;同時,他的心也很小,只願將眼前人妥善安放。

如果陸悠同志一定要將自己放在一個對立的位置,那他願意同她比肩,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她是他的愛人,是他家小棉襖的母親,是能與他執手偕老的另一半。

他和她,命運早已連在一起,永不可分割。

他也……不願分割。

回到家屬院時,夕陽已經落下,霞光染紅了整座海島,像是給它披上了溫暖的外衣。

路燈已經亮起,茂盛的子蘿樹下,朱敬忠帶著他的同事正吃力地抬著水桶,給「祖宗們」澆水。

不僅要澆水,還要施肥。

隔了老遠,陸悠就聞到了糞水的味道,有點熏人。

她面不改色地打了聲招呼:「朱同志,又給子蘿樹澆水啦?」

只要太陽一下山,朱敬忠和他帶來的人就會準時出現,給每一棵澆水施肥,有時候還要捉蟲,真真是比伺候祖宗還要仔細。

為了讓子蘿樹結更多的果子,他們本打算向上級申請化肥。用化肥種出來的莊稼,增產效果很好。

可實驗室傳來消息,不允許給子蘿樹使用化肥!

為了保證子蘿樹吸收到更多的營養,朱敬忠也是操碎了心。他厚著臉皮向家屬院里種過地的軍屬請教,聽說農家都是掏糞漚肥,效果比化肥也不差什麼。

等朱敬忠了解清楚,這個農家肥究竟該怎麼弄之後,差點就想甩手不幹了!

直到那一刻,朱敬忠才感到萬分後悔,他千里迢迢跑到這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幹啥呢?

得罪人不說,每天還要干苦力。光這些也就罷了,到了現在,竟然還要去廁所掏糞!

朱敬忠趕緊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找幾個人過來,幫他掏糞。

可駐地這是啥地方?允許他找掏糞工嗎?

當然不允許!

朱敬忠本來就跟艦隊的關係搞得挺緊張,現在遇到困難想找幫手?沒門兒!

掏糞工最終還是沒能進入駐地,朱敬忠等人不得不親身上陣,干起了這份讓他噁心想吐吃不下飯的活計。

還真別說,朱敬忠這人雖然狂妄了點,可他做事還挺細緻。該怎麼澆糞,該澆多少糞,這些,他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並嚴格執行。

「是啊,都是為了科研!」朱敬忠皮笑肉不笑地說道,「聽說陸悠同志也來自農村,你對農家肥應該挺有研究吧?」

陸悠抿唇一笑,並不接他的話,反而贊道:「都說『干一行愛一行』,以前我還不能理解,現在看到朱同志,我真的理解到了!」

「對了,朱同志以前是做什麼的?」不等朱敬忠回答,她又說,「不管以前是做什麼的,反正現在絕對看不出來。朱同志真的是為了科研事業而獻身,將自己的一腔熱情都投了進去,著實令人佩服!」

朱敬忠嘴角一抽,這是說的什麼話?

說看不出他以前是幹啥工作的,那意思就是他現在看起來像個農民?

朱敬忠真的不想再跟陸悠交流下去,他再次感到後悔,當初為啥要犯傻,惹上這麼個煞星呢?

「秦隊長也在啊,抱歉抱歉,剛才沒看到你。」朱敬忠轉過臉,狀似不經意地發現了秦建國的存在,他伸出掏過糞的手,「秦隊長日理萬機,要想看你一眼,真是比登天還難!今天能在這裡遇到秦隊長,真是三生有幸啊!」

「朱同志言重了!我的任務確實重,每天早出晚歸,跟朱同志的上班時間重合,要想碰到,是不太容易。」秦建國就像沒聽懂朱敬忠浮誇的反諷一樣,抬手看了看錶,「時間不早了,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工作,再見!」

「不打擾,不打擾……」朱敬忠還想跟秦建國套話呢,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聽到陸悠的聲音。

「朱同志,你們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相信組織上也能感受到你們的誠意。為了組織,你們自願加班,無償奉獻,這種精神太讓人感動!不行,我必須向領導反映,不能讓你們當這個無名英雄!」

陸悠說完,轉身就走。

隔了好幾秒,朱敬忠才反應過來,卧槽!他被這煞星算計了!

本來他已經計劃好,再過段時間,他跟駐地的關係緩和之後,就請其他同志幫個忙。

不是他懶,是真的太累!

這座島上長滿了子蘿樹,關鍵是,有的樹只長枝葉不結果,就連在島上待了很長時間的老同志,也摸不清它的規律。

哪一年結果,那一年不結,它都沒個准數!

為了不錯過每一棵結果的樹,朱敬忠等人就必須給每一棵樹澆水施肥。

每一天,日出之前作,日落之後作!

這並不是說,中間這段時間他們就能休息。

不是!

他們還要運水,掏糞,漚肥,運肥。還得給子蘿樹鬆土,捉蟲……亂七八糟的事兒多著呢!

這也是朱敬忠現在夾著尾巴做人的根本原因,他有求於駐地,就不能再像剛來時那樣氣焰囂張。

他的計劃也頗有成效,至少家屬院的軍屬們對他的態度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

再加把勁,未嘗不能得到家屬們的幫助。

據他所知,早在多年前,駐地人手不夠,子蘿樹也是交給軍屬管理。

朱敬忠想得挺美,卻還是被陸悠打亂了計劃。

聽聽那女人說的話,什麼「自願加班」、「無償奉獻」,就算這是事實,也不能挑明了講啊!

她這麼一吼出來,他還怎麼維持自己「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為了人民,無私奉獻」的設定?

真特么操蛋!

「咚」地一聲,朱敬忠一腳踢翻了糞桶。

聽到身後傳來的動靜,陸悠嗤笑一聲,「我倒要看看,他能忍到什麼時候!」

「別看他性子急躁,氣勢又很囂張,做事雜亂無章,看似無腦,實際上……他走的每一步,都有嚴格的計劃。」陸悠看不上朱敬忠,秦建國卻有不同的看法。

「只不過,他最大的失誤並不是得罪了後勤部,也不是得罪了唐同志。」而是得罪你。

最後那句話秦建國並沒有說出口,可陸悠還是聽懂了他的未盡之言。

她佯裝生氣,作勢要打秦建國:「你的意思是我比唐同志更厲害,我就是個母大蟲唄?」

秦建國握住她的手,趁著天色的遮掩,輕輕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媳婦兒,我皮厚,小心把你手打疼了。」

「那我該打哪裡?」陸悠知道秦建國這是故意在逗自己,好讓她沒有心思再去想之前那些事。

她心下微暖,笑盈盈地看著他,語氣輕佻地說:「你渾身上下,哪還有皮不厚的地方?」

「有,當然有!」秦建國的表情特別正經,可他的眼底卻盈滿了笑意。

他將腦袋湊了過來,低聲問她:「媳婦兒,你肯定知道,我哪裡最薄弱?」

「去,沒個正經!」陸悠被他逗得臉都紅了,眼裡帶著罕見的羞意。

他說的那個地方,除了某個不可言說的部位,還能是哪?

這人,真是沒羞沒躁!

秦建國莫名其妙地看了陸悠一眼,「我怎麼就不正經了?媳婦兒,你這腦袋瓜里到底在想啥?」

「我渾身上下,最脆弱的部位不是嘴嗎?等到了家,你用變態辣椒做菜,務必把我的嘴辣紅。怎樣,這個懲罰重吧?」

陸悠:……用變態辣椒將他的嘴巴辣紅,這是什麼鬼懲罰?

別以為她不知道,他對辣椒的承受能力很強!

要不是怕影響到第二天出海,他能每天泡在辣椒罐里!

這叫懲罰?

陸悠不滿意,她斜睨著秦建國,視線落在他那張形狀好看的嘴唇上,「吃東西不算罰,換一個,回去掌嘴!」

「好的,一切聽從領導指示!」秦建國默默在心裡加了一句,「用嘴掌嘴,樂意至極。」

儘管看不出他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可陸悠對秦建國非常了解,僅憑一個眼神,她就知道他的意思。

對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陸悠心中一窒,他肯定又在琢磨什麼不純潔的事!

兩人走到家時,天色已經麻黑,家屬院里非常熱鬧,家家戶戶都在做飯炒菜。

望著一扇扇窗戶里透出的橘色燈光,兩人的心,也隨之安定下來。

這個點已經來不及做飯,好在家裡什麼都有,晚上正好下麵條。

「建國,你還記得當初,你回家探親那天的事嗎?」陸悠看著正在煮麵條的秦建國,臉上帶著甜蜜的笑容,「那天,你也是煮了麵條。當時的我,從未嘗過這麼美味的食物……」

「你就是那天……」來的?

怪不得,怪不得他覺得違和。

陸悠明明是十里八村最文靜的姑娘,可他剛看到她時,她的行為真跟文靜搭不上邊!

當時他還以為他媽騙他,後來又以為陸家人騙了他媽……實際上,沒誰騙誰!

「咳咳……是啊,就是那天。」陸悠清了清嗓子,表情嚴肅,語氣認真,「秦建國同志,我叫陸悠,來自一百年後的末世世界。當然,也許我所在的藍星,跟現在的藍星並不在同一個空間。」

末世后,藍星地貌發生了變化,很多陸地變成了海洋。山體發生變化,森林發生變化,植物和動物也發生了劇變。

末世世界的一切,都與末世前不同。

末世后,很多文化出現斷層,她想從有限的圖書資料上了解末世前的一切,也有點困難。

就算拿著圖片,也沒辦法跟末世后的世界對上號。她只能拿著有限的資料,從老人們的口中,拼湊出末世前的信息。

穿越以後,隨著她接觸的人越來越多,了解到的信息越來越多。與末世相比,有的信息能夠對上,有的信息卻不能對上。

因此,陸悠並不能肯定,這裡就是百年前的藍星。

她懷疑這裡是與末世世界平行的世界,這裡的一切都與末世往前一百年的情形相似,可因為某些原因,這個世界已經往不同的方向發展。

秦建國並不懂平行世界,可這並不妨礙他理解陸悠的意思:「你是怎麼過來的?」

「我……遇到了傳說中的喪屍王,喪屍王國的終極BOSS。那時的我,異能等級已經到達人類所知最高級,可還是被喪屍王PASS掉了。」

「再睜開眼睛,我就看到了江友華,他正騙我私奔。我把他暴打了一頓,然後,就遇到了你。」

既然說開了,陸悠不再有思想包袱,便將這一切都告訴了秦建國。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興許秦建國能幫她找出這其中的疑點。

鍋里的水開了,考慮到陸悠最近食量變小,秦建國只下了五斤麵條。

再加上肉菜和素菜,兩人各自都能吃到五六斤食物,今晚盡夠了。

麵條下鍋后,秦建國蓋上鍋蓋,轉過身來。

「你過來之後,除了行為方式有點變化,其他看不出哪裡不對。這是為什麼?」

他想知道,媳婦兒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按照她說的情況來看,也許她根本就不是佔用了陸悠的身體,而是……回歸。

陸悠不知他心中所想,如實說道:「我有記憶,完整的記憶。」

不僅有記憶,甚至還有感情。

這也是陸悠無法解釋的疑點,她本是穿越之人,卻沒有穿越以前的感情。穿越以後,她不僅擁有原身的記憶,還接收了她的感情。

正因如此,陸悠當初才能知道,原身對江友華的感情並不深刻。

自她接收身體后,理智回歸,那些原本對江友華生出的好感,也盡數消失。

聽陸悠這麼一說,秦建國的心裡也有了底。

他琢磨了一陣,重新組織好語言,將他的想法說了出來:「媳婦兒,你有沒有想過,其實兩個世界的你,都是你。」

------題外話------

——

前幾天狀態不好,更新好少~腫么都沒有小可愛催更啊~沒有催更,我就徹底懈怠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