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下載
  3. 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
  4. 第296章:受阻

第296章:受阻

作者: |返回: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TXT下載,穿越八零:軍少狂寵暴力妻epub下載

第296章:受阻

「也許是隊長給買的?」這話說出來,連秦建國自己都不相信。

陸悠一邊哄著要去外面找「豬豬」的紅燒肉,一邊說道:「算了,不管是從哪兒來的,邢鋒同志總歸不會害我們。」

是這個道理。

秦建國把飯菜端到桌上,問:「那現在還要不要喂她吃點飯?」

紅燒肉已經一歲多了,早在一歲以前,她就戒了奶,現在每頓都吃專門給她做的兒童餐。

住在海邊,又有著得天獨厚的飲食條件,紅燒肉的兒童餐可謂營養豐富、味道鮮美。

她不僅有個會出海、會養殖海產的親媽,還有個廚藝爆表的喬外婆。

跟同齡兒童比起來,紅燒肉的生活,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神仙日子。

陸悠拿著紅燒肉的專用木碗,裡面裝著色彩明亮的菜和飯,讓人食指大動。

「肉肉,吃飯啦!」她先裝了一勺子飯,遞到紅燒肉嘴邊,看閨女吃不吃。

顯然,她的行為也讓紅燒肉陷入糾結的情緒中。

「啊啊!」紅燒肉看了看勺子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又摸了摸還很飽的肚子,眉頭皺得緊緊的,一副拿不定的主意的小模樣。

見她這樣,陸悠心裡也就有了數。

她了解自己閨女的性格,如果紅燒肉是真的餓了,看到吃的,她早就張大嘴等著投餵了。

哪像現在,連吃飯還帶考慮的?

「行了,她現在不想吃。等會再看看,要是餓了,再喂她吃點吧。」陸悠放下勺子和木碗,將紅燒肉放在地上,讓她扶著沙發自己玩兒。

見美食離自己遠去,紅燒肉不幹了!

「麻麻!」她拍了拍沙發,很用了點力氣,「啪啪!」

「肉肉,怎麼啦?」陸悠和秦建國正在吃飯,對她製造噪音的行為見怪不怪。

這是小孩子想要獲取關注的舉動,很正常。

見爸爸媽媽都不搭理自己,紅燒肉撅起小嘴巴,一副很不樂意的樣子。

「麻麻……麻……麻……」清脆稚嫩的童音又軟又糯,還帶著上揚的尾音,甜得發膩。

陸悠和秦建國對視一眼,小兩口的眼裡都帶著笑意。

「肉肉……肉……肉……」陸悠學她閨女說話,連音調和停頓的時間都一模一樣。

咦……紅燒肉瞪大眼睛,烏溜溜的大眼睛里儘是好奇。

她面朝沙發,抓著沙發皮,一步一步往餐桌挪。

其實她已經學會走路,走的也挺穩當。但她小小年紀,行事作風就挺謹慎,在不確定自己能一次走到餐桌前的情況下,還是扶著傢具走路比較保險。

「媳婦兒,媳婦兒,你快看!」秦建國沖陸悠努努嘴,臉上帶著驚奇的笑容。

陸悠正要回頭,突然感覺到屁股後面涼颼颼的,她心下一驚,往下一看,正對上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

「麻麻!」紅燒肉可憐兮兮地喊了一聲,然後又用自己的小米牙,輕輕啃了陸悠的皮膚一口。

陸悠:……不能生氣!絕對不能生氣!這貨可是自己親生的!

「肉肉這是怎麼了,困了嗎?」她轉過身,將閨女抱起來,坐在她的大腿上。

紅燒肉的視野里,頓時出現了她念念不忘的飯菜。那一瞬間,她總算心滿意足,乖乖坐在麻麻的大腿上玩自己的手指頭。

陸悠:……

秦建國:……

小兩口大眼瞪小眼,實在不明白,閨女整這麼一出,到底是個啥意思?

望梅止渴?望飯止餓?

不對不對,她又不餓,要是真餓了,咋可能只看不吃?

大人和小孩的世界,天差地別。

饒是想象力豐富的陸悠,也無法理解此時此刻,她家閨女的想法和心情。

「啊,這些肉,都是我的啊!雖然我暫時吃不下,但這些都是我的財產,光是看著,就叫人心生愉悅啊!」

以上,就是紅燒肉這一刻的心理活動。

如果她能表達,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默默無聞。

此時的秦建國和陸悠並不知道,他們即將迎來一位思維奇葩想法奇特並且話癆的女兒。

等紅燒肉再長大一些,能夠清楚地用大人也能聽懂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意思時,這對年輕的父母才會明白,什麼叫災難。

然而此刻,看著軟軟嫩嫩糯米糰子一樣的小人兒,小兩口的心裡軟得一塌糊塗,恨不得將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他們的寶貝面前。

吃完飯後,秦建國有心去隊長那兒問點事,他人還沒出門,就聽見敲門聲。

「建國,吃飯了吧?」金如妍站在門口,手裡拎著一個大袋子。

「嫂子!我們剛吃完,您呢?」見到來人,秦建國趕緊將人請進屋裡,又親自給倒水泡茶。

金如妍見阻止不了,也就安心坐下。

聽到洗手間傳來陣陣水聲,她也沒問陸悠去哪兒了,很明顯,陸悠這會兒正在洗澡。

看到獨自坐在沙發上玩耍的紅燒肉,她跟她愛人邢鋒一樣,立馬抱上手了。

比邢鋒更直接的是,她的臉上帶著明顯的羨慕之色:「每次看到這小傢伙,我就想到海洋和海鷗。你說這倆孩子,到底隨了誰啊?我跟老邢都不是冷冷清清的性子,他倆倒好,八百年不來駐地一次,這是跟誰置氣呢?」

這話說著說著,就成了抱怨。

秦建國聽歸聽,卻是不怎麼發表意見的。

邢海洋和邢海鷗兩兄妹,他認識,也熟悉,以前見過很多次。這幾年見面的機會確實是少了,兩兄妹也確實不怎麼到駐地來。

倒不是像金如妍說的那麼回事,這兩兄妹的性格,也不是冷清。他們之所以不來,也是為了避嫌。

這事兒吧,還跟肖瀟有關。

再加上邢海洋和邢海鷗都是高智商人才,兩人現在正在京城念書。尤其邢海洋,明年即將去發達國家公派留學,學習更加深奧的知識。

這倆都是搞科研的,想法特別純粹,還真沒那麼多彎彎道道。

連秦建國都能想明白的問題,金如妍能不知道嗎?

她也就是看到紅燒肉,心裡挺盼著抱孫子的。

抱怨了幾句,她才言歸正傳,說明來意:「對了,這是別人送老邢的東西,我看了一下,都是孩子用的,咱們也用不上。我想著,紅燒肉正好能用上,就給你們拎過來了。」

「嫂子,既然是別人送給隊長和您的,您倆就用唄!哪能用不上?我們不要!」秦建國一看那口袋,就知道這東西不便宜,也沒敢收。

推辭了兩回,金如妍就不高興了,她沉著一張臉,萬分不悅地說:「建國,你這是拿我當外人吶?」

「哪能啊?我這不是……」秦建國剛想解釋,就被金如妍打斷。

「行了,別推了,這東西我既然拿過來,就斷沒有拿回去的道理。」金如妍抬手看錶,然後猛地站起身,「哎呀,時間不早了,我得走了!」

「肉肉,奶奶走了,快說『再見』。」臨走之前,金如妍又逗了紅燒肉一回。

許是聽懂了「再見」兩個字,紅燒肉揚起小胖手,沖金如妍揮了揮手。

「哎喲,真乖!」

金如妍心滿意足地走了。

陸悠在洗手間里就已經聽到了外面的動靜,她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卻沒想到,出來后,只看到放在桌上的大袋子,連客人的影子都沒看到。

「剛才誰來了?」陸悠邊擦頭髮邊問。

秦建國扶著要去爬凳子的紅燒肉,回道:「是嫂子,她說有人給隊長送了點東西,他們用不著,又給咱閨女拿過來。」

陸悠皺了皺眉,她咋覺得,這事兒有點不對勁啊。

她用毛巾將頭髮裹起來,伸手去看袋子里的東西。

「咦,這些東西……」她從袋子里拿出一個玻璃飯盒,打開一看,一股濃郁的奶香味迎面撲來。

飯盒裡,表皮潔白如玉的小方塊奶糕整整齊齊地躺在裡面。奶糕裡面似乎還摻了什麼東西,中心處隱隱透著淡紅的色澤。

她又看了看袋子裡面,還有好幾個這樣的飯盒。除此之外,還有印著外國文字的奶粉、零食等物。

不用問價格,光看這包裝,就知道東西價格不菲。

邢鋒同志是個很有原則的人,他絕對不會收這樣貴重的禮物。而金如妍同志,也不是那麼眼皮子淺的軍嫂,她犯不著為了這點東西,讓邢鋒犯錯。

所以……陸悠抬眸看了秦建國一眼,兩人的心裡,都有了預感。

秦建國沉默了幾秒,才說:「這人很細心,奶糕的保質期應該不長,他這是算準了紅燒肉的食量,這些量,正好夠紅燒肉吃到東西變質前。還有奶粉,零食,應該都是專門給孩子買的。」

「這些都是……都是……」陸悠聲音發澀,她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有說出口。

「豬豬!」就在這時,在爸爸的幫助下,終於爬上小板凳的紅燒肉看到奶糕,發出一聲驚嘆。「豬豬!」

「豬豬?難道,肉肉想說的其實是……」祖祖?

紅燒肉說話晚,一歲多點,也只會兩個字兩個字往外蹦。

直到現在,她還不會叫「爸爸」。當然,也有可能,她是故意不叫,而不是不會叫。

但她今天從軍艦上回來之後,就學會了新詞——「豬豬」。

起初,她和秦建國一致認為,紅燒肉這是學壞了,學會罵人。

現在,看到這堆明顯昂貴的兒童零食,再聯想到邢鋒不同以往的態度和行為……答案呼之欲出。

「別想太多,如果真的是……既然不來,自然有不來的原因。」秦建國輕拍陸悠的發頂,輕聲安慰道,「自海洋清潔隊的危機解除后,我們跟那邊的關係,你也知道。」

儘管秦建國說得含糊其辭,但陸悠卻明白他的意思。

她不是想太多,也不是心有怨氣,她只是擔心:「你說,他來這裡做什麼?會不會有危險?」

那個人,他的年紀畢竟也大了。她第一次見到他時,他的情況其實已經很不好了。

只不過,後來的他,也許是見到久違的親人,又重新有了活下去的慾望,才慢慢好了起來。

但情況再好,也比不上年輕人。

而現在,又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陸悠不得不懷疑,他的到來,是不是跟喬二妹有關係?

不得不說,陸悠真的是個極為敏銳的人。只是通過少量信息,就基本上把真相給猜了出來。

她能想到的,秦建國如何想不到?

可喬二妹一事,他本身也插不上手,除非上級指派任務,讓他協助。

事關TW,即使是秦建國,也不敢胡亂參合進去。他不怕惹禍上身,就怕一個不小心,破壞了別人的任務。

「放心吧,以他的身份,即使是上面的人,也不可能讓他接觸危險。我想,他這次過來,可能是確定喬二妹的身份。」當然,這只是秦建國的猜測,並不一定準確。

可能除了這件事,還有更重要的任務也說不定。

畢竟,喬二妹這個潛伏在國內幾十年的疑似TW的女人,並不值得讓杜少君去涉險。

「希望如此。」話是這麼說,可陸悠的心總是懸著,一直落不到實處。

她想,等明天,她還是去一趟長生市。

不管怎麼說,去一趟,總能讓她放點心。

「豬豬!」紅燒肉指著奶糕,一直重複地念著這兩個字。

看到這一幕,陸悠不得不感嘆,血緣的神奇。

聽自家閨女一直念叨那個人,秦建國不免有些吃醋,他捏了捏閨女胖乎乎的臉,抱怨道:「閨女誒,你咋還不會叫『爸爸』?來,叫『爸爸』好不好?」

「豬豬!豬豬!」紅燒肉一把拍掉她爹的手,又搖了搖頭,強調:「豬豬!」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總之,我是不會乖乖叫你爸爸的喲!

紅燒肉咧著嘴,得意洋洋地笑著。

第二天,陸悠將紅燒肉放到喬老娘那兒,她迎著朝陽,準備去坐第一趟船。

誰知,到了碼頭,卻遇到了麻煩。

穿著制服的劉向偉像是提前就知道她要出島似的,早早等在那兒。

看到她,劉向偉扯了扯嘴巴,皮笑肉不笑地說,「陸悠同志,早啊!你這是要去哪兒?」

「同志,我要去哪兒,用不著跟你報備吧?」陸悠眉頭一皺,心下有了不好的預感。

------題外話------

——

感謝晨曦靜悄悄贈送月票*1、感謝心妍寶寶贈送月票*4、感謝mountainsy贈送月票*4~謝謝大家,祝大家買買買愉快~

唉,雙十一是個多美好的日子啊,可惜,我要去醫院!金魚明天要進醫院,要在醫院住幾天,想想就恐懼啊!

回到頂部